過往的場景不斷變換,越來越快,她呼吸好急促。他的聲音出現在場景之外好幾次,她想醒卻醒不過來。

在漫長的黑暗中,他不停奔跑,好不容易看見前面有個人,她上前去問她,要怎樣自己才能醒來。背對她的女人回眸,只看著她笑。那女人的面容那樣清麗,沒有一絲雜質,她只笑,卻沒有聲音……

安蘇晗從暈眩中醒來,努力看清天花板,發現在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病房外傳來沐微少有的高八度音調:「你怎麼能這麼欺負她,她回來后瘦成這樣你都不思考原因的嗎?你,包括你們慕家虧欠她太多……」 慕妍向老太太告別,說是遇上老同學,打算去古鎮山上轉轉,所以要先走。

慕老太太心不在焉也沒留她,慕妍即刻收拾好行李出了悠庄。

在外拐彎處上了黑色邁巴赫,心疼的看了一眼被她折磨一晚上的男人:「小白,真對不起。你的唇明天上班沒關係吧。」

白褚寧微微一笑,柔和的光芒照得她睜不開眼:「沒事,女朋友蓋了章,別人也就沒機會了。」

慕妍因他的話而灼紅了臉。

為避免遇上慕家親朋,兩人去稍遠的上山玩,晚上再返回。

凌雅在客棧房間醒來的時候已是中午,她不知道自己怎麼回的房間,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她是撲到慕景沛懷裡的,所以……她身上的吻痕應該是他留下的吧。

都怪慕廷堯手腳慢,她都摔了杯子那麼長時間,這人才去斷電。跟他合作真是與豬合作無異。

突然想到什麼,她艱難起身去牆腳練倒立。

一個小時后,她把自己收拾完畢去找慕老太太。保鏢攔住她的去路。

凌雅一臉藐視的看向保鏢:「放肆,不知道我是雅小姐嗎?在老宅也沒人敢攔我。」

保鏢沒有被她的話嚇到,彷彿知道她會這麼說:「今天由我送凌小姐回去,就不用驚動老夫人了。你繼續留在這裡,有的事可就馬上真相大白了。」

凌雅一聽便知,他是慕景沛的人。

心虛的她沒有再與旁人接觸,收拾好行李離開悠庄。

原本想打聽慕景沛的事,但起床后沒見到他,想必他現在應該是很火大的吧,所以讓保鏢直接把她送走。

她現在要做的只能是忍耐,半個月後她有足夠的籌碼嫁進慕家。

這樣想想,她心情好多了。

回到崐港市,保鏢沒有把她送去慕家老宅,而是在凌家別墅門口停了下來。

凌雅一臉詫異:「為什麼送我來這裡?」

「這才是您的家。」保鏢語氣生硬,就算用敬語也不帶情感。

她終於明白,有人要趕她走:「你到底是誰的人?老夫人發現我沒有回老宅會找我的。」

「您在老宅的東西,一會兒會有人給您送回來。把您送回家的職責我已盡到。」保鏢沒有順著她的問題回答,而更像設定好說話程序的智能機器人一般。

說完,他拿出手機,拍下一張凌雅站在凌家門口的照片:「不好意思,凌小姐,我的任務完成,這張照片給主子交差。」

做完自己的事,保鏢離開。

剩下頗有些生氣的凌雅站在別墅門口。

想到半個月後,她沒那麼氣了,自己托著行李箱進了別墅。

只是慕老太太回到老宅后因為沒見到凌雅,所以給她去了電話。凌雅在電話里很委屈的告訴她,自己被人送回了凌家。

老太太很關心昨晚的事,凌雅在電話變得羞澀:「奶奶你別問了,我最近都不敢穿短袖出門了。」

側面回應老太太,她的事成了。

慕老太太掛斷電話,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早上孫子沒有給兩位老人家打招呼就直接走人,明顯是因為什麼事不高興。

慕老爺也發現凌雅居然沒有出現在老宅,便問老太太緣由。慕老太太直接隱去下藥的事,而是告訴老爺子凌雅也是慕家的人了。

慕老爺子心下一沉,對慕老太太說扔出一句冷冷的話:「你糊塗!」 老宅新上任的唐管家告訴慕老爺子,凌雅不會再住在老宅,她的東西已讓人打包送去凌家。

慕老爺子何等聰明的人,打量幾眼唐管家后出門找朋友下棋。

自從上次搶從孫的事後,沒幾天張管家就告老辭職,這個姓唐的在慕家年頭也不少,但以前一直默默無聞。如今看來,小兒子已經被大孫子甩的更遠了。

這幾年身體大不如前,慕老爺子把能放手的都放了出去。兒孫的事自己管不了他們一輩子,只是孫兒直接把凌雅攆走的動作已明確他的態度。凌家晚輩比他們的爺爺,人品上是差遠了。這件事,凌家還指不定怎麼鬧。

想著想著,老爺子不禁嘆了口氣,最好不要鬧騰得見不到重孫。

想到過敏的父親,慕邇凡站在廚房門口,看著那個忙碌的背影,小心翼翼開口:「媽媽,剛剛和同學聯繫,小胖子生病了,能做份清淡又有營養的便當嗎?我想明天幼兒園的飯菜他一定吃不慣。」

小傢伙簡單的想法,過敏應該吃清淡的吧。

安蘇晗停止手上動作,回頭看了小傢伙半響,掩蓋了眸底細碎的微闌:「可以。」

兒子對父親上心,看破不說破。

第二天一早,小傢伙拎著小食盒愉快的和母親告別去了幼兒園。姜非霜的車停了下來,沒有要走的意思。安蘇晗看了一眼,什麼也沒說直接去了Adunt創投。

今天是沐微第一天到Adunt創投,得鄭重對待。

YOR集團總部,白褚寧在28樓見到慕Boss的時候,一時間不知道該把目光往哪裡放。

上下嘴唇的結痂,脖子上還未淡去的咬痕,白褚寧好想問問姜非頴:特助小姐也喝葯了?

姜非頴走進他,嬉笑道,卻是一番調侃:「你是要和慕總步調一致么?」

白褚寧靦腆的咬咬還未消腫的唇:「哪有,上火而已。」

姜非頴笑得居心叵測,白褚寧瞪他一眼:兄弟不要做了!

慕景沛目不斜視去總裁室,路過他時留下一句話:「今天例會,你主持。」

所以,慕Boss是不打算與下屬同甘共苦了。

姜非頴同情的對他一笑:「咬成這樣說上火,不是敷衍么。來時路上,慕總本打算取消今天例會的。」

白褚寧有些驚悚:「慕總知道?」

姜非頴很輕鬆:「不知道。不過見你今天形象挺好,又不說真話,所以……小白……」最後兩個字,故意模仿那晚電話里慕妍的口氣。

白褚寧恨不得將他抽筋扒皮,只可惜自己沒有身手。

中午,姜非霜把小傢伙送到YOR總部。

小傢伙打開自己的便當,烤鱈魚塊,雞蛋卷和花椰菜,滿滿的vitamine。

他很好奇的盯著爸爸手裡的便當,難道也是一樣的?

慕景沛的便當色澤更鮮艷,蜜汁叉燒,雞蛋卷,魚香豆腐加小青菜。

他愣了愣,續而發自肺腑一笑。

他就那麼缺蛋白質么,還是在暗示什麼?

知道他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她沒有棄他不顧。知道他胃口可能受影響,她做了一盒開胃便當。

安蘇晗,你確定一年後要分開? 父子倆開啟午餐時間。

小傢伙有心事,看了父親好幾次,但見到親爹正陶醉的吃著午餐,還是等他享受完再說吧。

「有事?」慕景沛停下吃飯的動作,看向他。

好厲害的爹,頭也沒抬也知道他有事問。小傢伙對親爹的崇拜又多了些。

不過接下來話題有些沉重。

「爸爸,你會給我找后媽么?」這個問題從悠庄回來后,一直困擾著他。

「怎麼這麼問?」這麼小的孩子知道后媽的定義,難保不是有人教他。

「那天我和媽媽都看見了,一個阿姨很喜歡你。你會和她在一起嗎?」慕邇凡很認真的問。

「你媽媽也是這麼認為的?」

慕邇凡認真的想了想:「不知道,她沒有說。」

「如果有別人喜歡你媽媽,你會不會這麼問她?」這個問題慕景沛很想知道。

但是慕邇凡覺得親爹這回問得好深奧:「媽媽只喜歡我,爸爸有意見嗎?」

慕景沛:「……」

他能說有嗎?

「高橋叔叔很喜歡我和媽媽,但媽媽沒說喜歡他。」為了證明親媽只愛他,慕邇凡舉了一個足以挑起事端的例子。

「哦~」慕景沛捏著筷子的手緊了幾分,「高橋叔叔是誰?」

「媽媽的在英國讀書的同學,一個很喜歡幫忙的叔叔。之前租的房子不太好,總這裡壞那裡壞的,所以他常來幫我們修理,連材料費也不收的哦,還喜歡我和玩。後來媽媽租了好一點的房子,他就來的少了。」

大概在英國那段時光,這個男人給他的記憶是愉快的,所以慕邇凡的反應很雀躍。但是慕景沛聽著有些扎心,更有些……醋意。

「趕緊吃飯。除了你和你媽媽,我不會喜歡別人,以後別胡思亂想。」

小孩和大人的思維完全不同:「爸爸只喜歡我們,那以後我有弟弟妹妹了,爸爸也不喜歡?」

慕景沛著實讓兒子給噎到:「誰教你的?」

「蔚姨姨說的,媽媽漂亮又有自己的事業,會有很多人追的,以後我會有弟弟妹妹,但是沐姨姨說,單身最好,把爸爸也涼在一邊才是最好的。」

在親爹面前,一把幹人等全賣了的慕邇凡心安理得的繼續品嘗母親的好手藝。

「以後別去瀾園了。」慕景沛壓了壓心中要竄出的火焰。

要生,只能給他生,別人想都不要想。

一頓飯吃完,慕邇凡不知道爸爸為什麼不喜歡瀾園,不過他挺喜歡父親的回答,只喜歡他和媽媽。

想到和父母一起住的時候,還有爸爸可以給他洗澡,多美好的日子。要不想想什麼法子讓爸爸一起住?

「想什麼?」安蘇晗走神的本事遺傳在兒子身上,慕景沛不禁揉揉眉心。

小傢伙一邊拿上清洗好的食盒,一邊找借口回答:「電腦的運行內存太小,我在想怎麼說服安女士給我升個級什麼的。」

就這點事,慕景沛拋出條件:「晚上叫你媽媽一起來吃飯,然後我們去買。」

小傢伙睜著雪亮的眸子跑向親爹,依舊是衝刺帶跳躍地上了慕景沛的身,啪嘰在親爹臉上親一口。

慕景沛頓覺午後的陽光無比燦爛。 然而今天是沐微任職CEO第一天,晚上自然有飯局,受不了小傢伙的撒嬌,安蘇晗詢問白褚寧后,把公司聚餐地點選在碧私廚,和慕景沛預定同一個地方,兩邊都能兼顧。

小傢伙因為要守約,堅持不在安蘇晗與同事訂的包間里等,而是一個人坐在慕景沛預定好的包間里,哪怕一個人他也願意。

安蘇晗不放心的兩邊跑,看了看時間已快七點,沐微和同事這邊已經開吃許久。

小傢伙的性格一如她般執拗,堅持要等。按照她對慕景沛的了解,他應該是不會輕易遲到的人。

安撫好小傢伙,安蘇晗關上包間門,正想給失約的人去電話,沒想白褚寧來了。

見到白褚寧前來,安蘇晗心中一片瞭然,沒有等他說話,而是再次打開包間的門。

她走進去,在小傢伙面前蹲下來:「寶貝,你爸爸公司里突然有事走不開,很急的那種,要不我們就不等了,跟媽媽去沐姨姨那邊吃好嗎?」

慕邇凡似乎不願相信:「我們晚餐后還有計劃的,他不會不來。」

何止是安蘇晗,連白褚寧都覺得心疼,但慕總真不是故意爽約的。

「是你爸爸親口告訴你的?」安蘇晗看了一眼白褚寧,問小傢伙。

「是。」慕邇凡不開心的應了一聲。

安蘇晗摸摸他的頭:「那就相信他吧,他一定會找時間彌補你的。現在跟媽媽去吃飯,好嗎?沐姨姨在等你,還有芯星也來了。」

照這麼說,親爹是不會來了,但慕邇凡不是悲觀的小男人。

神醫毒后種田忙 「芯星!」小傢伙眼睛亮了,丟下母親跑去隔壁。

安蘇晗皺了皺眉,這麼快就有了女朋友忘了爹媽了。

「特助小姐……」白褚寧知道安蘇晗沒有聽他解釋的意思,但還是得說。

安蘇晗似乎也覺得慕景沛對孩子爽約的事不能遷怒到別人,於是她站住對他笑了笑:「白助理既然來了,也別走了。飯點時間已過,和我們一起吃吧。」

白褚寧心中因安蘇晗的素養而小小的驚訝了一下,「慕總不是故意不來,只是琪小姐突然在家裡發狂,慕總只能先回松宸郡處理。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他知道這件事不是電話里解釋就行的,所以讓我來一趟。」

黑道少爺:老婆欠調教 「琪小姐?」安蘇晗冷笑了一聲,她很納悶是什麼執念能讓這位琪小姐裝五年的病嬌,「你真的不用再說什麼。慕琪天生腦子有問題,又流落在外十幾年,他自然應該對她多上心。」

「你還是那麼善解人意。」白褚寧由衷誇獎。

所以,小少爺年紀不大,舉止間也會不時流露出淡淡的雍容閑雅。

在不知道慕總為什麼不來的情況下,她會主動找理由維護父親在孩子心中的形象,而且在慕琪這件事上,似乎也沒有以前……

下一秒,白褚寧知道自己某些看法錯了。

「男人都很理性,特別是有點小成就的男人,只相信數據。希望這位琪小姐好自為之。呵……」

就連祁封笙也只相信兩張白紙上的鑒定結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兩人雖不對盤,但某些性格很相似。 安蘇晗沒有再說什麼,兩人若無其事的去了聚餐的包間。慕邇凡已經坐在芯星旁邊,小嘴吃得很歡快。

白褚寧越看越感覺姜非頴沒戲。

沐微作為主角,杯盞交錯不可避免,安蘇晗也因莫董事長的身份,不得不小酌兩杯。

席散,紀司機已經聽后差遣等在門口,白褚寧會意一笑:「紀律師什麼時候開始做兼職的?」

「老白,你了解我這人心軟,人家姑娘一個人在這裡,是應該多關係照顧。何況,受不了她在電話里一個勁兒求我……」

靠在車邊的紀時遷正滔滔不絕的炫耀著,只見白褚寧身後鑽出一個臉蛋微紅的女子:「說仔細點,我怎麼求的,描述不生動今晚讓你求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