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陣子,顧東站起身來。

那高大的身板,充滿了精氣神。

剛才還跟要垮了一樣,這會兒,滿血復活,打了雞血似的。

「阿龍,準備鮮花,我們去探班劇組!從現在起,我要和有容,重新戀愛,一切從頭開始!」

「相信未來,一切都會美好的!」

「失去了中海的事業,但,我不會再失去她了。」

「我要,以後每一個清晨,睜眼醒來,看到的都是她。」

「我的眼裡,也只有她,永遠的唯一。」

阿龍有些鬱悶,暗說這詞兒,跟我說也這麼帶勁?

還是跟蘇有容說去吧!

門外,高小玲正好要來說個事。

一聽到這深情的告白之語,高小玲心頭氣堵。

想想也沒什麼大事,氣的扭頭就走了。

既然宋三喜和蘇有容離了,她的那什麼任務,也可以不執行了吧?

反正,她要說的就是這事。

而且,宋三喜這人,真不好追,也不好釣。

辦公室里,阿龍咳嗽了一聲。

正想說點啥,顧東一笑,「咋,阿龍,感冒了嗎?」

「呵呵,沒。顧少,我只是覺得,蘇有容和宋三喜剛離,你這就去了。會不會,讓別人說閑話?」

顧東眉頭一收,嚴肅道:「閑話?真的愛情,害怕閑話嗎?」

「那倒不至於,只是咱還是把兩人因何而離婚,搞清楚了再說吧?對於你的重新追愛行動,應該也有所幫助的。」

「搞清楚什麼?一定是宋三喜那人渣,對不起有容」

說著,顧東一摸腦門兒,點點頭,「咦?阿龍,說的也有些道理啊!成」

他掏出手機來,「我給宋三喜打個電話,問問他再說。」

但這時候,宋三喜已經關機了。

畢竟,宋三喜早上才新買了手機,現在知道自己離婚的事,都保不了密了。 再等到回過神來,竟已是兩個小時后~

劉逸飛甚至根本無法去回憶這兩個小時里自己究竟經歷了怎樣的狂亂與熱情,這是他前世今生兩輩子的痴迷,是他念念不忘的人兒。

望著對方安靜枕在自己臂彎里的俏臉,這一刻,劉逸飛只覺得無比的滿足!

什麼橫跨遊戲、影視、電子競技圈的戰爭聯盟?

什麼揮軍百萬、橫掃天下的王侯將相?

什麼開城拓土、俯視天下的雄心霸業?

都是狗屁!都是浮雲!

我要的就是這一刻這一秒,要我愛的人和我永遠在一起,要生死都不能再將我們分離!

想到動情處,劉逸飛忍不住又將唇印在了江箬依的額頭,卻是忽而聽得閉目的美人傳來「噗嗤」一笑~

「誒?還沒睡?」劉逸飛驚詫道。

「這話該我問你才對吧?以前你可是能睡得很,折騰完就跟個死豬似的雷打不動,有時候我小聲喊你都喊不行呢~」

江箬依似乎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忍不住輕輕一皺鼻子眯眼笑到。

「額……有……有嘛?」

劉逸飛都尷尬了~

可能在江箬依的記憶里,他們二人之間上一次親熱是在兩年前,但在劉逸飛的印象里,那恐怕都得有小十五年的「歷史」間隔了!

十五年啊!如果動作麻利的話,孩子都上高中了!那哪還能想得起來啊……

「怎麼沒有?就你這個大懶豬最能睡!有時候晚上想跟你聊聊天都沒機會,你說你究竟怎麼辦到的?每次居然一沾床就著?今天倒是難得啊,玩了一天遊戲都不累的么?」江箬依還以為劉逸飛想賴賬,煞有介事說道。

「額……這事也不能完全怪我啊,誰讓我們男同胞負責體力勞動,消耗大呢?累了還不許休息怎滴?你這心可比黑心老財還狠啊!」

「去你的~沒個正經……你現在是真不睡么?要不睡的話咱們想想後面怎麼辦唄~」

「後面?後面還有什麼好辦的?當然是辦正事啦!

我都計劃好了~明后兩天咱們就去市裡到處玩,這邊好多好吃的呢,咱們先都統統刷一遍!到了周日晚上咱們就找個溫泉度假中心去泡個澡放鬆一下,下周一就先去把結婚證領了!這回再不給你這媳婦轉正,我媽過年又該給我嘮叨了!

我給你說啊,我媽可說過好多次了……」

「誒呀!你!你這人!胡說八道什麼呢!我跟你說正經的呢,什麼結婚呀~

我是說後面咱們倆的生活工作計劃啊!

你現在也有些錢了,確定真的打算繼續玩遊戲下去嘛?還有我的工作啊,反正現在研究生是念不下去了,我也該趁早打算起來……」

劉逸飛卻是盯著江箬依的臉看了會,忽而開口道:「聊真的?」

「廢話!當然是真的了!我這人都過來了,你還想跟我打馬虎眼啊?」

「那……你這個小倔驢是不是也該先給我交代一下你的情況啊?

之前學校那邊究竟怎麼了?怎麼突然好好的就出事,還連念了一半的研究生考試都放棄了?當初你可是很堅定要念下去的。

之前你可答應我的,我不干涉你,等你自己解決完了問題再跟我細說……我這可都擔心你好久好久了,每天茶不思飯不想的,白天工作晚上著急上火睡不著,頭髮更是大把大把的掉……

好媳婦~你就當可憐可憐我,好歹把事情說明白啊,要不然我這心裡總是七上八下的~」

說著說著,劉逸飛還裝起可憐相來,逗的江箬依咯咯直笑。

等笑也笑夠了,鬧也鬧夠了,江箬依才緊緊抱著劉逸飛,將她這段日子以來遇到的情況一點點說明……這一夜,對於二人來說,都是一個漫長的夜……

「真的不用我陪你出去玩么?你怎麼說也是第一次來我這,儘儘地主之誼總是要的吧?」站在公寓門前,劉逸飛卻似乎並不想出門的樣子,抱著江箬依又耍起了無賴。

「誒呀~你又要耍賴皮啊!昨晚不是都決定了么?咱倆要一起為咱們的將來努力啊!你得去好好的尋求更好的發展機會,今天可是周六,不是有你說的那個什麼戰役么?那個是有特定的限制時間的吧?錯過了也是很可惜的!」

「可是……可是老婆大人都過來了,我就想陪你一起啊,偶爾錯過一次戰役也沒什麼……」

「那怎麼行?昨晚才做的決定你現在就要反悔嗎?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那你就是不把咱們倆人的未來放在心上!我還怎麼有勇氣相信你的那些承諾啊?

我可是都決心要跟你一起進那個遊戲了,難道你這麼快就要辜負我對你的信任嘛?我的小飛可不是這樣的人啊!」

「額……可……可我就想和你在一起啊……」劉逸飛繼續淚眼汪汪裝死狗。

「誒呀!我人就在這呀,又不會跑!你晚上回來不就看到我了?你現在乖乖去幹活,晚上回來了咱們一起去吃飯看電影好不好?你昨晚可是答應了晚上要帶我去吃好吃的!你現在在這拖拖拉拉的,耽誤了時間晚上回來晚了……你這個傢伙是不是想說話不算話啊?你再這樣我可真的要生氣了!!」

似乎是為了狠心趕劉逸飛出門,江箬依還不輕不重地踹了他一腳。

「那……那寶貝一個人在家會不會無聊?要不你可以出門去購物啊!你剛來,總有點什麼東西要買的吧?我把賬號許可權給你,你想買什麼就去……」

「去去去~我把學校的東西都搬過來了,哪裡會缺什麼呀!而且既然決定了也要進那個遊戲,我可是也想好好努力一把的!

你不是說有很多知識可以提前記憶,提高進入遊戲時的積分評價的么?我會好好在家看書溫習的~

我可是學霸你忘了?就算是玩遊戲,我也要成為遊戲里的學霸!你不是說遊戲里也有學者型的施法者職業么?決定了,我可以做一個法師支援你啊!」

「額……可是媳婦啊……法師是塔樓的職業啊,你老公我可是正宗堡壘陣營的戰士……」

最終,嘮嘮叨叨又死皮賴臉的劉逸飛還是被江箬依從「家」里趕了出來,興奮無比地一邊哼歌一邊趕去網吧。

【戰役戰役~趕緊把麻煩的戰役搞定,晚上早點回家帶媳婦去吃好吃的!嘿嘿嘿~~~】

一進入戰役,劉逸飛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自己背後的異常觸感——正是被自己背在身後的「貪婪」長劍!

貪婪的大小形制不適合別在腰間,就只能這樣做一個劍鞘背在了身後,如果是別人的話,伸手從背後拔劍的動作估計做起來都費勁,但劉逸飛倒是熟練得很,反手就在清脆悅耳的劍鳴聲中將貪婪拔到眼前細細觀看。

相比普通模式下被召喚出現的複製體,戰役模式中的貪婪劍本尊看著更加細膩生動,劍身上還有一種暗沉的紅與黑交織的奇異花紋,彷彿鐵與血的交融,給人以無與倫比的強烈視覺衝擊力!

單論賣相,這把「貪婪」的價值便要再飆升一截,就這麼拿著上街劉逸飛還真有點擔心怕被人搶了去……

劉逸飛這邊正因為這把神兵利器的出現而美得冒泡呢,屋子外頭忽而就傳來了達思吉的喊聲:「隊長~你準備好了嘛?徵兵應該已經開始了,咱們去晚了會不會排不上號啊?」

「來了~」劉逸飛應了一聲,將貪婪插回到身後的粗布包裹的劍鞘中,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門。

二人來時本身就沒帶太多行李,大概把自己帶過來的東西收拾乾淨了,把屋子和一應工具整理了一番,這就正式鎖門離開了這處洛達汗借給他們暫住的小屋。

用劉逸飛對達思吉的話說,這次徵兵他們二人一定成功,這裡也就再沒有回來的必要了~

而後二人早早就進了城,一路輕易就找到了徵兵所的所在——與當初劉逸飛在威克斯小鎮上趕早報名時遇到的冷清景象不同。

哪怕此刻時間尚早,明月城的徵兵所外也已經排起了長長的隊伍,從周邊各地趕來的精悍青壯們或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大聲議論,或是一言不發的默默排隊,場景熱鬧的有些出人意料!

二人排進隊伍后才得知,由於這次應徵的是正式士兵(入伍即一階),不是民兵那樣的半吊子,所以報名后還要經過幾場簡單的考核,那些實力實在太次的會被當場刷下,除非有明月城本地民兵畢業合格憑證,否則其餘地方的證明一律不管用~

「居然有考試……呵呵,小達思吉啊,有信心嘛?」

如果是「幾個月」前的話,達思吉這樣被自己的魔鬼隊長詢問肯定慌得不敢作答,畢竟這可是大城級別的入試考核,難度根本不是他這種小地方出來的小屁孩能想象的~

不過換了如今……

達思吉也不說話,卻只是無比堅定地看了劉逸飛一眼,隨後默默點頭。

劉逸飛下意識一邊眉毛一挑,暗道自己這個小跟班總算是有些樣子了,然而仍舊還是忍不住想逗逗他。

「真的這麼有信心?我這裡可有一封來自布倫特教官的不記名介紹信呢~原本就是給你預備的,如果你擔心有個萬一什麼的,或者到時候這玩意兒能幫你一把哦~」

說著,劉逸飛還掏出了那張已經有些皺巴巴的介紹信在達思吉眼前晃了晃。

這是當初劉逸飛和布倫特達成交易時的條件之一,也就是他離開威克斯小鎮時擔心日後萬一有個意外什麼的。

後來直到達思吉展現出還算不俗的戰鬥天賦前,他也是打算將這玩意兒用在達思吉身上……只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達思吉的實力提升速度倒是真的超出了他的意料,也算是不小的驚喜了。

而面對劉逸飛再三的「誘惑」,達思吉卻依舊沉得住氣,輕笑著對劉逸飛道:「班長,您對我的悉心指導,我一刻不敢忘也不會忘~您曾經跟我說過的話我也都記得!

我想,要是您費盡心力花了幾個月訓練我,到頭來我卻連一場小小的新兵入伍考核都無法通過,這樣無能的部下,也是沒有資格追隨您的吧?」

「啊???小鬼你說什麼???」

達思吉話剛說完,一聲不陰不陽的呼喝卻陡然從他身後傳來。劉逸飛抬眼望去,原來是排在達思吉身後的那人聽到了達思吉的說話,突然就自己跳了出來。

「……哪裡來的臭小鬼也敢在這吹牛?你知道明月城的新兵入伍測試有多難么?這裡多的是考了幾年都報不上名的猛人!瞧你個小鬼長得跟豆芽菜一樣,也敢在這裡……」

說就說吧,那人也不知是想找茬還是怎麼滴,居然直接伸手就去推搡達思吉的後背。

還不待他碰到達思吉後背呢,另一隻格外粗大有力的手掌已經繞過達思吉的肩膀先一步捉住了他的手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