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會兒,李麗終於不哭了。

她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啞着嗓子說道,“沒關係,就算以後小光只能待在槐樹裏,也不要緊的,我會一直陪着他。”

紅腫的雙眼,露出堅定的目光。

是呀,是人是鬼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自己能陪着他就好了。

從那天之後,只要一有空,李麗都會到老街的槐樹底下坐坐,或者帶着我,或者自己一個人。 跟李麗分手之後,我就打車回來了。

剛回到家門口,我又看見了唐家的那幾位長輩。

跟之前那幾次相比,顯然他們這次要拘束的多。

看着我從出租車上下來,胖大媽更是小跑着走過來,這幅恭敬的樣子,簡直讓我受寵若驚。

“小,小瑤是吧?”胖大媽朝我諂笑了兩下。

我點了點頭,胖大媽卻攔住了我。

“有事嗎?大媽?”我疏遠而不失禮貌地問道。

胖大媽指了指院子裏面,“那個,唐琅在家嗎?”

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她們又來找唐琅來了。

我不確定唐琅會不會在家,不過我想,他應該不會外出。

於是我點了點頭,然後開門。

胖大媽極其興奮地跟在了我的身後,而禿頂大叔夫婦,也只是對視了一眼,就跟了進來。

果然,唐琅還是跟以前一樣,坐在自己最常坐的位置上,不知道在沉思什麼。

我發現唐琅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像個活人一樣,可以很長時間坐在那裏,一動不動的。

他活着的時候,我總會誤以爲他是死人,可現在他死了,我卻又經常有一種他還活着的錯覺。

“哎呀,唐琅你在家啊,正好我們過來找你說說話。”胖大媽很自來熟地說道。

唐琅只是瞥了他們幾個一眼,然後面無表情地對我說道,“他們是你放進來的?”

放?他還真敢說。

胖大媽聽得唐琅的話,很不贊同地說道,“哎喲唐琅你說什麼吶,什麼叫做放啊?我們又不是阿貓阿狗的。”

禿頂大叔臉色不是太好看,不過他還是開口說道,“唐琅,我們來是找你有事情要談的,你現在方便嗎?”

唐琅可有可無地點了點頭,禿頂大叔才帶着大波浪阿姨小心翼翼地坐在唐琅的對面。

說實話,唐家人跟以前截然不同的態度,還是讓我挺不適應的。

最奇怪的是,禿頂大叔夫婦似乎有些懼怕唐琅一樣,可是胖大媽卻跟以前並沒多大改變,只是稍微收斂了一點而已。

這是怎麼個情況?

“什麼事兒?說吧。”唐琅還是一副生人勿進的冷酷表情。

大波浪阿姨緊張地看了唐琅一眼,緊接着又縮到了大叔的身後。

大叔雖然神色也有些慌張,不過他看起來稍微要好上一些。

“本來上一次來的時候就是找你說這件事情的,結果我們以爲你已經,”大叔沒有接着往下說,不過他要表達的意思不言而喻。

唐琅諷刺地看了大叔一眼,嗤笑道,“以爲我死了,所以要把我家給賣了?”

大叔被唐琅的話一噎,張張嘴愣是沒說出話來。

胖大媽搶着說道,“哎呀,怎麼能這麼說呢?當時說你‘死了’這件事情,是你三姑先說起來的,說要把房子賣掉也是你三姑說的,可跟我們沒多大關係啊。”

大媽說這話的時候,還瞟了一眼唐琅的身後,發現他身後有隱隱約約的影子,頓時就放下心來。

“是嗎?”

“那當然了,”胖大媽接着說道,“你是不知道,她還跟我們說,你爺爺以前拿走了家裏的寶貝,所以很有可能這次是讓你把寶貝帶回去的,可我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根本就沒有。”

胖大媽根本就沒察覺到唐琅的不耐,話閘子一打開就關不上了。

唐琅聽到胖大媽~的話,這纔多了點情緒,“所有地方?”

“那當然了,包括三樓的所有房間,你三姑都上去找過了。不過我們都沒上去,所以也不知道東西到底是不是被她拿走了。”胖大媽還在喋喋不休。

雖然唐琅表面上看着沒什麼變化,但是長期的相處,早就讓我注意到他身上每一個細節的變化。

此時他正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沒讓自己一個忍不住把這些人全都丟出去。

當然,我知道他爲什麼會這麼火大,胖大媽不是說了嗎?唐琅的三姑,也就是那個眼鏡嬸兒,竟然真的不顧我的提醒,自己一個人到三樓去了,而且似乎還不止一次。

這作死的節奏,真是想攔都攔不住。

禿頂大叔看着唐琅臉色十分難看,趕緊阻止了胖大媽~的絮絮叨叨,“大嫂,這都過去的事情了,你就別說了,我們今天是來談正事兒的。”

胖大媽還想反駁,只是看着禿頂大叔眼裏的警告,這纔不情不願地閉上了嘴。

沒有了胖大媽~的插嘴,禿頂大叔很快就將他們這一行的目的告訴了唐琅。

唐琅左手的食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打在扶手上,“你是說,是你們家主想請我去唐家一趟?”

禿頂大叔雖然對於唐琅的這種疏遠的稱呼有些不太贊同,不過他也只是皺了皺眉頭並沒有糾正唐琅的說法。

而胖大媽又不樂意了,“唐琅你怎麼能這麼說呢?那不也是你的本家嗎?論輩分,家主應該是你的二爺爺呢。”

“二爺爺?”唐琅冷笑,那三個字被他不輕不重地咬着,總給人一種暴風雨即將來臨的緊迫感。

胖大媽還想再說點什麼,看着唐琅的眼神,就連掛在臉上的笑容都僵住了,“大概,是這麼叫沒錯。”

“既然這樣,那請你們回去告訴我這位二爺爺,我肯定會去見他的。”唐琅的聲音讓人聽不出喜怒。

“接下來,你們跟我說說,當年我爺爺到底拿走了唐家的什麼寶貝。”唐琅看着眼前的三個人。

“這……”禿頂大叔一時語塞,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件事情纔好。

關於什麼寶貝的這種話,畢竟是他那三妹說的,至於真實性怎麼樣,誰也不知道。

“嗨!他哪知道這些啊,還不如我來跟你說吧。”胖大媽逮着機會就在唐琅跟前刷存在感。

“好,那你說。”唐琅示意了一下。

胖大媽又滔滔不絕地開始了。

又一次的長篇大論後,胖大媽口乾舌燥地說道,“總之,我知道的就是這麼多了。”

其實她這一堆話,總結起來無非就是,那寶貝跟家族的傳承有關,長什麼樣只有家主知道,不過要是誰拿到了這個東西,到時候肯定對競爭家主之位十分有利。而這一切,正是眼鏡嬸告訴她的。

而且他們上次回去之後也問過家主,對於這件事情,家主沒有表態。不過大家的猜測是,眼鏡嬸說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聽完了胖大媽~的話,唐琅沉思了一會兒,這才輕聲說道,“原來如此。”

唐琅的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打在扶手上,“叩,叩,叩,”直接敲的人心慌慌。

其他三人正襟危坐地看着唐琅。

過了一會兒,唐琅才從自己的思考中回過神來,他看了看那三個人,問道,“還有別的事嗎?”

禿頂大叔趕緊說道,“沒,沒有了。”

“那既然這樣,你們可以走了。”唐琅擺了擺手,就下了逐客令。

胖大媽聽得唐琅的話,頓時就不樂意了,“哎,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我好聲好氣地跟你說了這麼多,你說你這一整天不溫不火的也就算了,怎麼,問完話了就要把我們打發走嗎?”

唐琅挑了挑眉,“那你想怎麼樣?”

胖大媽眼珠子一轉,說道,“怎麼說,我們也是你的長輩,你難道不應該招待招待我們?”

我不理解胖大媽這是什麼樣的心態,明知道唐琅很不待見她,卻還是孜孜不倦地往唐琅跟前湊。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唐琅一定非常非常想拍飛這個胖大媽。

禿頂大叔一看唐琅的臉色不對,趕緊拽着胖大媽往外走,“那個,既然沒什麼事,那我們就走了。”

說完就示意大波浪阿姨一起拽着胖大媽往外走。

唐琅也不管這禿頂大叔是真要離開,還是故意這麼做企圖讓唐琅開口挽留他們,唐琅就想老僧入定一樣,又開始閉目養神思考人生了。

就在這個時候,院子外面卻衝進來了一個人,我一看來人,心說,嘿,這小子,竟然出現了。

“爸媽,還有大伯孃你們都在啊。”唐麒一進來就咋咋呼呼地。

禿頂大叔看着久久不出現的兒子,也停下了腳下的動作,他拍了拍唐麒的肩膀,說道,“你小子,怎麼那麼久都沒消息啊,你知不知道,我跟你媽有多擔心你?”

唐麒撓了撓頭,傻笑道,“嘿嘿,那不是臨時有事嗎?再說了,我又不是第一次這樣,你們不都習慣了嗎?”

大波浪阿姨看着唐麒,上去就拍了他後背一下,“我說你這個臭小子,你心裏還有沒有我這個媽了?說走就走,說來就來,你真不讓我省心啊你。”

唐麒倒也沒說什麼,老老實實地聽着父母的嘮叨。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這一幕特別刺眼。

回頭看了一眼還在閉目養神的唐琅,我頓時有些泄氣,被他們家親戚這麼一打岔,我所有的想說的想問的,現在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我剛轉過身準備上樓,就聽見身後唐麒咋咋呼呼地喊道,“小瑤。”

說完,他三步並作兩步地蹦躂過來,可剛一進門,我就看見唐麒忽然像炸了毛一樣,滿臉戒備地看着唐琅。

他一把將我從唐琅的身旁拽了過去,同時還做出了隨時攻擊的姿勢,他沉聲問道,“哪裏來的厲鬼?” 緊隨在唐麒身後的三人一聽,頓時大驚失色。

“我滴媽呀!”胖大媽更是嚇得直接癱倒在地。

大波浪阿姨更是衝過來使勁地拽着唐麒,甚至還想捂住他的嘴,“別說了。”

而禿頂大叔的表情也很奇怪,似乎他早就知道了一樣。

我這才明白過來,爲什麼之前一直跟胖大媽一唱一和的大波浪阿姨,這次竟然這麼的安靜,沉默中還帶着隱隱的恐懼。

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因爲他們夫婦早就知道唐琅死了。

我忽然想到了之前唐麒曾經跟我說過的話,他說,在他們來之前,他的爺爺早就告訴過他們了。

這所有的事情聯繫起來,不得不讓我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一想到這個,我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只希望,他們不要真的跟我想的那樣。

唐琅倏地睜開雙眼,然後掃了唐麒一眼。當他看到唐麒還拽着我的手臂時,臉色忽然一沉,“你還不過來?”

唐麒用力地拽住我,頭也不回地盯着唐琅,“小瑤你別過去,這是一隻鬼。”

唐琅冷笑一聲,抱着手就這麼靜靜地看着我。

我拿開了唐麒的手,然後一步一步地朝唐琅走來。

“小瑤,你!”唐麒惱恨地瞪着我。

我抱歉地說道,“對不起,我還是選擇跟他一起。”

“你!”唐麒恨鐵不成鋼地樣子,讓我產生了一絲絲的羞愧。

我想,唐琅會明白我的愧疚是因爲什麼,而唐麒同樣明白。因爲,如果他跟唐琅成爲了對立面,我們之間大概是連朋友也做不成了吧。

而我,從頭到尾只會選擇唐琅。這無關乎他到底是人是鬼。

而是……

禿頂大叔卻上前一步,他看了我們兩個一眼,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我果然沒有猜錯。你纔是關鍵。”

說罷,他還指了指我。

我不明白他所說的關鍵是什麼,但是這並不妨礙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臉上的算計。

我緊張又愧疚地看着唐琅,可唐琅並沒有責怪我的意思,他只是清清淡淡地看着眼前的這幾個人,說道。“我還是挺佩服你的膽量的,明知道我早就是死人,卻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

禿頂大叔雖然依舊緊張,但卻沒有了之前那種侷促不安的感覺。

他看着唐琅說道,“也沒有什麼好怕的。畢竟,我說的都是實話,不是嗎?不過,既然話也挑明瞭,那我不妨告訴你,如果你不想重蹈當年你爺爺的悲劇,最好還是到唐家一趟吧。”

唐琅點了點頭,“我會考慮的。不過,你的目的又是什麼?”

禿頂大叔只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什麼也沒有說。

唐琅輕笑,“我明白了。我會幫助他當上家主之位。”

禿頂大叔卻搖了搖頭,“不,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哦?”唐琅有些詫異。

而我也很奇怪地看着他,這大叔雖然看起來挺忠厚老實的樣子,實際上他經常會露出一種算計的表情。既然他不是爲了讓唐麒當上家主之位,那又是爲了什麼呢?

禿頂大叔抿了抿嘴,然後直視唐琅的雙眼,“我只希望,如果將來唐家有什麼事情的時候,你能放他一條生路。”

“你憑什麼就認定我會放過他?”

禿頂大叔一愣,指了指我,“不管怎麼說,你不在的時候,他也幫過小瑤不是嗎?”

唐琅卻只是意味不明地看着禿頂大叔,眼中的諷刺意味不言而喻。

禿頂大叔咬了咬牙,從懷中掏出一張符紙,明黃色的符紙上面,畫滿了鮮紅的符文。

就算是我這種外行的人看來,都覺得這張符紙看起來似乎很高大上的樣子。

只是拿符紙來送給一隻鬼,怎麼看都很滑稽有木有?

禿頂大叔把符紙放到了茶几上,“這是一張金剛符,不用我多說,你也應該知道它的威力如何。”

唐麒死死地盯着那張符紙,眼睛都快拔不出來了。他結結巴巴地說道,“爸,這,這真的是金剛符?”

禿頂大叔點了點頭。

“這東西,不是隻有爺爺才畫得出來嗎?而且我還記得爺爺說過,要畫這樣的符紙,得耗費很大的心血才行。所以爺爺一共就只畫了兩張而已,怎麼?”唐麒傻兮兮地看着他爹。

禿頂大叔臉上有些不太自然,他惱怒地瞪了兒子一眼,“不該問的,不要亂問。”

“爸,你該不會是偷,不是,拿了爺爺的符紙吧?”唐麒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父親。

禿頂大叔惱羞成怒,一拍他的腦袋,“臭小子,你爹這麼做,還不是爲了你?”

唐麒捂着腦袋嘟嘟囔囔的。

我怎麼覺得這一刻的唐麒其實也挺蠢的呢?很明顯禿頂大叔根本就不願意多說,他卻依然不依不饒地究根結底。 “啊?爲什麼要請假?”我愣了一下。

話剛說完我頓時就明白過來了,他這是要去唐家的意思嗎?而且還要帶着我一起去?

“那個,爲什麼要帶着我去啊?”我雖然明白他話裏的意思,但是我想不通爲什麼要帶着我啊。

我再怎麼說也只是一個路人甲而已吧?

如果不是租了唐琅的房子,我甚至跟唐家人連認識的機會都沒有好嗎?怎麼就跟我有關了?

唐琅看着我,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猶豫的表情,於是我問道,“怎麼了?”

“算了,到時候再說吧。”唐琅說完,就又閉上了眼睛不願意搭理我了。

我剛想問個清楚,我的手機忽然響了。

拿出手機一看,竟然是之前租房子的那個老婆婆打來的。

我趕緊接起來,“喂,婆婆。”

婆婆在那邊問我有沒有時間,說她打開了包裹,發現裏面的東西很奇怪,讓我幫忙過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這裏我不得不說一下,婆婆常年都是自己一個人居住,據說她有一個女兒,只是我從沒見婆婆提過,也沒見過她口中的那個女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