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門,看見這幫學生一個個還睡的跟死豬一樣,陳默上去挨個叫道:「醒醒,都快點起來!」

陳默這邊剛叫醒兩個學生,那邊坐起來的學生晃晃腦袋又躺了下去,氣的陳默連拉帶拽,費了半天勁,總算給這幫學生仔都叫醒了。

學生們一個個睡眼惺忪的走了出來,伸著懶腰問道:「老師,我們這麼早就要出發嗎?不吃完早餐再走嗎?」

陳默翻著白眼說道:「就知道吃,少吃一頓餓不死。」

「啊…可是不吃早飯,真的會很餓啊…」

陳默無奈,從包里掏了一塊肉乾扔了過去。

「咦?鹿肉乾不是吃完了嗎?這是什麼肉啊?」

「狼肉。」陳默面無表情的說道。

「狼肉?噫…這肉能吃嗎?」學生們很抗拒。

「狼肉補五臟,養虛勞,御風寒,暖腸胃,填精髓,好東西怎麼不能吃。」陳默解釋道,接着又說道:「行了,邊吃邊走,昨天咱們才走了二十公里的路,今天必須要走二十五公里,那樣後天就能趕回基地市,你們也不想在野外繼續風餐露宿了吧。」

「不是吧…二十五公里的山路…」

「求放過啊,老師…」

學生們一個個哀求道。

陳默不為所動,指揮學生們收拾行李,馬上出發。

這一上午的路途還算平坦,不需要在爬什麼山,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在山頂過的夜。

其實邊城這邊的山本身就不怎麼高,百十米的高度在南方充其量也就算是個山包。

臨近山腳下的時候,走在前方探路的陳默一擺手勢,示意隊伍停下。

學生們這兩天也都算是習慣了,一個個都貓著腰隱蔽著。

方言小聲問道:「發現什麼了?」

陳默伸了半個腦袋瞅了一眼,小聲說道:「前面有一群野豬,兩頭成年野豬帶着一群小豬崽,我們還是不要招惹,讓它們先過去。」

學生們聽了,一個個都很好奇,伸著腦瓜子想看看野豬長什麼樣。

「哇…小野豬好可愛。」徐燦燦說道。

「可愛?你瞅瞅那兩隻大野豬,可愛嗎。」孫岩打擊道。

「噫~」

看着那兩隻成年的黑色野豬造型,就像兩個小型裝甲車,龐大厚重的身軀,頂着一對半米長的獠牙,背部披着那剛硬濃密的針毛,一看這長相就是不是好惹的主。

「老師,我聽老人說山裏是一豬、二熊、三老虎,是不是這野豬最厲害?」劉智明問道。

陳默說道:「這句話其實並不是這三種野獸的實力排名,而是它們對人類危險程度的排名,野豬的數量要比后兩種要多,在野外會經常碰到,而且它們的脾氣非常暴躁,遇見人類在周圍,會主動發起攻擊,所以危險性要比后兩種要高,這也是為什麼老人經常會說一豬、二熊、三老虎了。」 夜晚漸漸降臨,柳浩然一個人靠在病床上,一臉凝重的看著自己的手掌。

他在和人打鬥的時候,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力量消失殆盡。

要不是自己速戰速決,現在已經不是躺在這裡,而是躺在太平間了。

他閉上雙眼,全神貫注把力量凝聚在自己的雙手之上。

在睜開眼睛的時候,柳浩然看到了自己的手掌之間有一股青色的氣體,雖然很淡。但是他看的很清楚。

柳浩然張大嘴巴,很是震驚。

「這是……」

他似乎是覺得自己的力量比以前更加厲害了。

柳浩然回過神來,雙手一握。青色的氣體頓時消失不見了。

他自己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體質,為什麼每次受傷以後,都感覺自己的力量強大了不少呢。

柳浩然想了一夜也沒有什麼結果,只好作罷。

不過這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

翌日,柳浩然醒過來的時候,蘇紫曦已經來了。

蘇紫曦本想昨天晚上過來的。卻被許晴給攔住了,怎麼也出不來就沒有過來看他。

所以一大早的就過來看他,見柳浩然睡得很香,就沒有打擾。

「你怎麼來的這麼早?」柳浩然看著她問道。

蘇紫曦微微一笑,「我不放心你,就過來看看,我特意讓人給你做了雞湯,喝點吧。」

說著就把雞湯給倒進碗里,餵給他喝。

「我自己來。」

「不行,你現在是患者,我一定要照顧好你。」蘇紫曦打斷他接下來的話,這種事情一定是自己當妻子的親力親為最好。

柳浩然拗不過她也就隨她了。

但是被人照顧的感覺還真的很不賴,他上輩子是怎麼想的,怎麼就不想找一個媳婦呢?

眼看就要喝完的時候,安薇兒和傑爾夫兩個人出現在在門口的位置。

「柳先生。」傑爾夫率先開口,叫了一聲。

安薇兒卻傻傻的站在那裡,在那一瞬間,安薇兒心裡很嫉妒蘇紫曦。總覺得那個喂湯的姿勢很刺眼,恨不得一把推開她。

可心裡的那抹理智拉回來她的情緒。

「你們來了,坐。」柳浩然指了指旁邊的椅子,示意他們坐下。

其實柳浩然從把他們送到醫院以後,就沒有時間過去看他們,自己受傷了,他們倒是過來看望他。

安薇兒和傑爾夫坐了過去,傑爾夫看著他的氣色很好,道:「柳先生。現在還挺好的吧。」

「嗯,都挺好的,估計再等兩天就能出去了。」

柳浩然回應道,其實他現在就沒有事情了,傷口也都癒合了。

不過現在他說要出院,蘇紫曦一定不會同意,只好作罷。

「好端端的怎麼出事了?」安薇兒關心的問道。

「誰也都會發生意外,人沒事就行。」柳浩然並不打算和他們說實話,畢竟他們的關係也沒有好到無話不說的地步。

蘇紫曦從進來開始就沒有說話。她知道安薇兒是好意,可是見她看柳浩然的眼神就很不對勁。

所以她對安薇兒一點好感都沒有。

安薇兒知道柳浩然沒有說實話,一絲苦澀湧上心頭,也對,他們的關係沒有好到那個地步。

對她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此時余泰立早上起來的時候,就看到了消息。在樹林里發現了不少的屍體,這些人他都是見過的。

不是他派去的還有誰。

余泰立氣急敗壞的把桌子上的茶杯都給摔了。

「這群廢物。」

傭人見他這樣都不敢上前,自從他胳膊被廢了以後,整個人就暴躁不安,誰也不敢輕易開口。整個家裡都是壓抑的很。

余泰立撥出電話,不等對方開口就怒吼著,「你們是怎麼辦事的,那個混蛋現在安然無恙。」

「你還好意思說,你怎麼沒有和我說這個人是一個高手?」

余泰立冷哼一聲。眼底一陣譏諷,「現在是在怪我嗎?你怎麼不說你的人都是廢物呢,這麼多人干不掉一個人。你還有臉說。」

對方的人聽到他的話。沉默片刻。

余泰立見他不說話,火氣更大了,「怎麼不說話?心虛了嗎?」

「不。這個人絕對不是表面上的那麼簡單,這次要小心一點。」

余泰立氣的臉色都變了,憤怒的吼道:「我還是就告訴你,這次的錢我不會給,因為這是你們的失誤。」

「余先生,還真的是會做生意。」

「呵,和你們比起來還差點,還說什麼警察都找不到你們,現在好了,人都被殺了這麼多,難道你們就不會報仇了是嗎?」

余泰立已經拿出很錢了,不可能再找這樣的廢物。他就不信了,這個世界上還沒有能夠幹掉柳浩然的。

陰冥殿的人解決不了,他就去找其他的人,總有能夠成功。

現在已經不單單是因為蔣星的事情了,而是他和柳浩然之間的仇怨。

對方仰天一笑,覺得這個余泰立簡直就是痴人說夢。「余先生,你我都是有生意上的交易,我和柳浩然之間是有過節,但也是我們之間的,你也想要我出手,你另外拿錢,不然很快新聞上就會報道你的事迹。」

余泰立聽言知道這是在威脅他。

「你……」

「別著急,我們這次出馬一定會成功的,余先生,錢最多就少收你一點,不然我們可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的。」

余泰立也不說話,直接就把手機給摔了。

這個混蛋,敢威脅他。

但余泰立也知道他們一定會再出手,既然是收了錢就一定會辦事,他們也損失不少人手,也不會就此罷手。

相信這次派出去的人一定會很厲害。

柳浩然看著太陽落山了,夕陽照進病房裡,有一種莫名的憂愁感。

蘇紫曦見他發獃,走過去笑道:「看什麼呢,這麼入迷。」

「紫曦,你一會就回去休息吧,晚上不要過來。」

柳浩然依舊是看著窗外,他心裡隱約感覺今天晚上不會太平。

陰冥殿的人都死了,見沒有人回去復命,他們定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會就此作罷,一定會再回來找他算賬。

蘇紫曦不解,「為什麼?我在這裡陪著你不好嗎?」

柳浩然轉過頭,臉色露出一抹笑意,「我一個人就行,也不是什麼大事,要不是你堅持我現在就已經出院了,你回去休息,明天早點再過來看我。」 第2812章

慕安安看向顧書卿,認真的說道:「或許我們應該改變策略,不再一味的研究解藥,而是,從源頭入手……」

話剛落下。

會議室的門忽然被打開了。

顧醫生和慕安安幾乎同一時間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