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間臥室中,除了楊暖暖之外就沒有其他人了。

阿king呢?他去哪了,阿king怎麼會把楊暖暖一個人放在臥室中不管不問呢?

臥室外“楊暖暖”鬼鬼祟祟的從旁邊的房間探出了頭,她四處張望了一番,發現沒人,她一下子竄出來。

“楊暖暖”動作熟練的打開阿king臥室的房門,她躡手躡腳的走進臥室中。

“楊暖暖”走進臥室中,當她看到牀上躺着的楊暖暖時,她嘴角揚起了一抹邪氣十足的笑意。

“原來真的是你啊。”“楊暖暖”看着牀上躺着的楊暖暖笑着道。

楊暖暖沉沉地熟睡着,雖然現在楊暖暖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睡着了一樣,實際上她還在昏迷中。

楊暖暖的身體受了很嚴重的寒傷,一時半會間楊暖暖的身體想恢復成常態,幾乎是不可能的。

假的楊暖暖看了站在牀邊看了一會真正的楊暖暖,沒有任何準備的假貨無聲無息的從阿king的臥室中離開了。

這一次,“楊暖暖”只是來看看被阿king帶回來的人到底是誰,現在她已經知道了是誰,所以“楊暖暖”也就沒有了繼續站在牀邊的必要了。

薔薇莊園外,阿king在黑袍人的保護下正快步的往莊園外走。

薔薇莊園內外有一片看似無邊無際的薔薇花海,這片花海無論春夏秋冬,一直都處於盛開的階段,從來都不曾凋零。

原本在夜色中悄然盛開的薔薇花在五分鐘之前遭遇了一場致命的打擊,無數的花朵凋零,無數的花枝被某些看不見的小鬼踩斷,踩爛。

龍少站在薔薇莊園的大門前,他氣勢洶洶,手中反握着那把寒魁刀。

龍少決的身邊站在金俊,金俊一身勁-酷的皮衣,雙手端着一把經過特殊加工的機關槍。

金俊知道了,他知道真正的楊暖暖,和那個和楊暖暖長相完全一樣的假貨現在都在阿king的家裏。

金俊來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帶走真正的楊暖暖,再讓龍少決把那個假貨殺死!

舉着槍的金俊道:“老大,阿king這龜孫子還不出來,是不是我們給的下馬威還不夠?

要不要我繼續加料,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豪門獨愛:腹黑冷少萌萌妻 “……”龍少決沒說話,他已經聽到了阿king的腳步聲。

阿king朝門口走,黑袍人寸步不離的守在阿king的身側。

走着走着,黑袍人腳步一滯,她擡頭望了一眼黑漆漆的天空。

黑袍人開口喊住了阿king:“你等一下!阿king,你等一下!”

阿king聞聲停住了腳步,他回頭看着黑袍人不說話。

黑袍人立馬從寬大的衣袖中掏出一顆剔透的水晶球,她雙手搓揉着那個水晶球。

一道七彩的光芒從水晶球的內部折射出來,漸漸地,剔透的水晶球便面多了許多模糊不清的畫面。

阿king沉默不語的看着黑袍人手中的水晶球,他知道肯定出事了。

兩分鐘之後,黑袍人把水晶球放回衣袖中。

黑袍人收起水晶球,她不緊不慢的走到阿king面前。

黑袍人擡頭看着阿king道:“剛剛我預測到了鬼王的死期,你想知道嗎? 我和反派大佬同歸於盡后 鬼王一死冥界打亂,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你想要王的寶座嗎?

如果你想要王座的話,我建議你現在立刻把楊暖暖還給龍少決,楊暖暖對你來說毫無價值,有她在,只會拖累你的前途。”

阿king看着黑袍人,他冷漠的笑道:“呵呵王座而已,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阿king說着大步走到門口,黑袍人則站在原地不動了。

黑袍人知道了阿king現在有讓龍少決離開的理由了,他有了能讓龍少決不動任何肝火離開的由頭了。

阿king人還沒走沒到門口,他手臂一揮,緊閉在一起的大門無聲無息打開了。

金俊看到大門打開了,他怪叫了一聲。

金俊手裏抱着槍大罵道:“我靠,你這個孫子終於敢露面了,我以爲阿king你變成了只會縮在龜殼裏的王八了。”

阿king根本就沒聽到金俊的身影,大門纔剛開,他的視線變撞上了龍少決的視線。

金俊雙手抱着槍,他把槍口對準了阿king的胸-口:“說,我大嫂現在在哪?”

良久之後,阿king嘴角勾起了一道淺笑,他邁腿朝龍少決走過去。

金俊見阿king不理自己,他也毫不客氣,立馬扣動機關槍的扳機。

“噠噠噠,噠噠噠。”

金俊對着阿king就是一陣急促掃射,阿king動都沒動一下,那些子彈在即將靠近阿king的時候猛地轉換了方向。

許多的特製子彈飄在阿king的身側,金俊看這場景,他憤憤不平地把機關槍扔在地上:“媽的,什麼破槍!”

“叮鈴哐啷。”的一陣清脆的響聲。

只見阿king舉起左手,他手在空中輕輕一撥,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子彈瞬間落地。

阿king走到龍少決面前,他看着龍少決冷漠地道:“我覺得你特別奇怪!”

龍少決道:“把楊暖暖還給我!!”

金俊走到龍少決的面前,他朝阿king走了一步:“對!快把我大嫂還給我們!!!”

阿king冷漠地說:“我知道真正的顧悠悠已經被你們帶走了,我們都知道鬼王還能活多久,龍少決,我真看不懂你到底在想什麼!

在你應該救楊暖暖的時候,你選擇了明哲保身,是我好心幫你救了她,要不然等你來,就算楊暖暖有十條命都不夠死的。

現在冥界即將大亂的前夜,你卻放下冥界的一切,跑到我這裏要人,龍少決你憑什麼,你有什麼資格來要人?

我拼死救回來的人,就這樣給你的我不是很吃虧嗎?

不要說楊暖暖是你的人,你們之間的關係說明不了任何問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楊暖暖被阿king救活了,雖然她的性命暫時沒有任何危險,可是想要徹底恢復仍然需要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

龍少決一回到帝都就查到了楊暖暖的位置,他片刻都不耽誤,立馬到了薔薇莊園。

在龍少決來薔薇莊園的半路上,金俊着急忙慌的趕來了。

龍少決和金俊到達薔薇莊園的時候,阿king還在幫楊暖暖療傷。

那個神祕的黑袍人以一己之力把阿龍少決和金俊擋在了莊園的大門口,由此可見這個只忠心於阿king的黑袍人也着實是很不一般,很厲害。

被攔着門外的金俊和龍少決誰都不是善茬,金俊的召喚了無數孤魂野鬼,那些小鬼們將阿king悉心栽種了十幾年薔薇花海大面積摧毀。

原本悄然盛開在夜色中的薔薇花,在這個最尋常的深夜,遭遇了一場致命性的摧毀。

阿king把楊暖暖從一個神祕的房間中抱進自己的臥室,他安頓好楊暖暖,便開始自我療傷。

在清水鎮的別墅中,阿king是用性命去和龍少決搶佔先機。

沒有任何意外阿king成功了,他搶在了龍少決的面前發現了楊暖暖,並且將她帶走了。

雖然阿king不過只比龍少決快樂三分鐘而已,可他就是搶佔了先機。

阿king沒有讓三年前的事情重新在他的生命中上演。

三年前和清水鎮的那一次幾乎是差不多的情形,阿king和龍少決的兩方人馬去搶誤入原始森林的楊暖暖。

阿king覺得楊暖暖這個小小的人類可有可無,有她沒她都一樣。所以他猶豫了,後退了。

只是一念之差,楊暖暖的這輩子便永遠打上了龍少決的烙印。

阿king是一個從來都不會想如果的人,因爲他不管做什麼都不會後悔。

一個從來都不會因爲自己的決定而後悔的人,怎麼會去假設一個完全不可能上演的如果呢?

可,在三年後,阿king再次遇到楊暖暖之後,阿king便時常開始構思如果了……

大約是在龍少決和金俊到達薔薇莊園之後五分鐘以後,阿king從別墅內走出來了。

與此同時,神祕的黑袍人再次得到上帝的指引,她預測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黑袍人讓阿king在冥界王座和楊暖暖之前做個抉擇,如果想要王座,那麼現在立刻就把楊暖暖還給龍少決。

把楊暖暖還給龍少決,這樣阿king會少很多麻煩。

但阿king選擇了後者,王座算什麼?

阿king走到了龍少決的面前,他看着龍少決冷漠的用言語打着龍少決的臉。

金俊按安靜的聽着阿king說話,阿king的話音剛剛落地,金俊忍不住的乾嚥了一口口水。

阿king說的理直氣壯,這樣一聽,金俊突然發現自己的老大好像還真他媽是個王八蛋。

阿king看着龍少決,他的嘴角上揚起一抹不屑的輕笑。

阿king冷笑着道:“龍少決是真的愛楊暖暖嗎?我看你最愛的可不是楊暖暖。

龍少決我有時候看着你就像是在看一個大笑話,你似乎真的忘記自己已經死亡的事實了。

你是鬼!最陰暗,最陰毒的鬼,光芒不屬於你,你爲了追求正!在冥界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笑話,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龍少決表情陰沉的看着阿king,金俊斜眼看了一眼;龍少決。

金俊那雙瀲灩着盈盈水光的桃花眼一眨一眨的,他嘴角一抽一抽的。

金俊的內心很糾結,媽的,聽阿king這樣一說,我還真的挺想嘲笑嘲笑我老大的!

可,可我當初一眼看準龍少決不就是因爲他的爲人,他的追求,他做事的態度和手段嗎?

金俊你不能笑,你千萬不能有嘲笑龍少決的想法,你現在要是想嘲笑龍少決的話,你就是在打自己的臉。

你知道了嗎?

金俊表情一定,他對着阿king大聲道:“呸!你這個內心陰暗的鬼!你以爲冥界的所有人都像你啊,整天想的都是在不見天日的冥界天日苟活。

我們是有追求有理想的人,我們就是要追去正義要追求光芒,怎麼着了?

你不服啊?”

金俊說話的態度很強硬,表情凶神惡煞的。

阿king掃了一眼金俊,他冷漠地的說:“是,我不服。”

阿king不服的是龍少決獨佔了楊暖暖,他現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楊暖暖困在自己的身邊!

金俊道:“不服你咬我啊!!!”

阿king視線一轉,他上下打量着身段妖-嬈,五官生的傾國傾城的金俊。

阿king打量了一番金俊,他問:“你確定?”

金俊你確定讓阿king咬你嗎?

阿king說話時的表情很認真,金俊看着煞有其事的阿king,他身體一抖,一種惡寒之感從心底涌上來。

金俊立馬改口大聲道:“不服你就憋着!!”

阿king冷冷地看着金俊,你還別說,他現在的氣勢真有點像霸道總攻。

金俊罵道:“他-娘-的,我說怎麼看不到你對女人感興趣,原來你是兔兒爺啊。滾開!離我遠一點!”

金俊雖然相貌長的雌雄難辨,但他骨子裏就是一個純爺們!

很純很純很純!

阿king不再理會金俊,他擡眼不屑的笑盯着龍少決。

絕情總裁惹舊愛 龍少決一直沒有說話,他的表情至始至終也都沒有發生變化。

龍少決眼神陰寒,他盯着臉上掛着笑容的阿king,他動嘴剛想說話,卻被阿king打斷了。

阿king道:“你也別說話了,我告訴你的楊暖暖現在就在我這裏,我剛剛纔把她救活。

你們隨時可以把她從這裏帶走,只要你們確定被你們帶走之後的楊暖暖還能繼續的活着。”

金俊問:“你對我大嫂做了什麼?”

阿king輕輕一笑,他反問道:“我對楊暖暖做了什麼?你說呢,你說我能對楊暖暖做什麼事情呢?”

距離龍少決身側大約有兩米的地方,一道銀光閃過。

左白帆從那道銀光中走出來,他眼神着急的走到龍少決身側。

左白帆道:“出事了!”

左白帆走到龍少決身邊耳聰目明的他簡單的看了一下現在的環境,他心裏已經把現在的所有情況都摸清了。 愛像泡沫,一觸就破 薔薇莊園外,四個男人站在兩扇半開着的大門前。

不需要多說什麼,他們的站位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

阿king形單影隻,龍少決的身邊站在金俊和左白帆。

左白帆纔剛來沒多久。

雖然左白帆纔剛到,但是他已經把現在的情況全部都摸清楚了。

左白帆走到金俊身邊,他暗暗地問金俊:“金弟弟,怎麼了,楊暖暖還沒被救出來?”

金俊壓低聲音回答左白帆:“恩,對,到現在我們連楊暖暖的面都沒見到。”

左白帆問:“怎麼回事,你麼不是已經來很久了嗎?”

金俊回答道:“這些事情一言難盡,一句話兩句話我根本就不能對你解釋清楚。”

左白帆一副我懂得表情,他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阿king冷笑着朝龍少決走了兩步:“龍少決你是我唯一的對手,我相信你應該很瞭解我……

楊暖暖現在就在二樓的臥室中,我可以陪你一去上樓,你可以把楊暖暖帶走。

諸神重啟 我絕對不會阻攔,只要你能篤定被你帶走的楊暖暖能活過半個小時,我非常歡迎你的把她帶走。”

阿king話裏的意思不言而喻,清晰可見,他在救治楊暖暖的過程中,對楊暖暖做了手腳。

而阿king所做的手腳就是讓楊暖暖在身體恢復前,絕對不能離開這棟別墅。

龍少決問:“你對她下毒了?”

阿king道:“呵!楊暖暖只是一個小小的人而已,我需要對她下毒?”

確實,如果阿king不想讓楊暖暖活在這個世界上,他有一萬種瞬間殺死她的方法。

阿king上句話剛剛說完,他立馬又道:“老鬼王已經在彌留之際了,既然你已經找到了真正的顧悠悠,爲什麼還站在這裏呢?

呵呵呵,看來你對你的追求和對楊暖暖的愛都是一樣的,這樣的話,我忽然有些佩服楊暖暖了。”

左白帆湊到的龍少決身邊,他壓低聲音道:“老大,我就是爲了顧悠悠的那件事來的。

顧悠悠在別墅中又哭又鬧,一直吵嚷着要去見她父親。

而另一個顧悠悠也已經回到了帝都,現在就在老鬼王的牀榻伺候着他。

據我們的人說,顧悠悠還從清水鎮帶回了一個怪人,那個怪人可能就是嚴錫。”

金俊問:“嚴錫沒死?”

左白帆回答道:“估計沒有,那老怪物可不一般。”

阿king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龍少決,他努力的維護着臉面上的正常,實則他的身體狀態此時非常非常不好。

阿king就站在龍少決的面前,他們之間所間隔的距離不超過一米。

龍少決突然上前,他揪住阿king的衣領,他手輕輕一用力,阿king撲通一下摔在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