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鐘,是先天靈寶!

多寶道人終於動真格的了,就在這一刻,對面所有鬼尊以下的強者,都捂着耳朵,倒了下去,剛纔的三個鬼尊強者,也是再一次吐血。

就在這一刻,整個天王宗,二十多個鬼尊強者,全部都出來了,顯然他們的狀態,都不大好,唯一還湊合的,就是之前那個副宗主,那個地鬼尊了。

“住手!”

他一陣憤怒的朝着多寶道人衝過來,但這顯然沒有任何的用處。

“蚍蜉撼樹!”

多寶道人一巴掌朝着他扇了過去。

(本章完) 從表面上看,這僅僅是簡單的一巴掌,但其實多寶道人到底用了多少力氣,只有他自己知道。

地鬼尊是強,但我想說的是,就算是天鬼尊,道鬼尊,在多寶道人的面前,也不會有什麼作用的。

就這麼一下,這個副門主,直接被扇了回去。

所有人裏面,我估計他是最慘的一個了,直接被打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了。

“還有誰不服的?想跟我試試?”

多寶道人在這邊叫着,卻是沒有一個人再敢上來了。

“快,快去請門主,還有太上長老出來!”

果然不愧是地鬼尊級別的強者,接了多寶道人一下,居然還能夠說話。

不過,他也就只能說完這麼一句話了,因爲下一秒鐘,他就直接暈了過去。

“還有誰,想跟我試試?”

多寶道人霸氣的站在我們的面前,對着對面天王宗的說道。

“這位道友,手下留情!”

就在多寶道人一陣囂張的時候,突然,一道洪亮的聲音進入了我們的耳朵,緊接着,好幾個高階鬼尊的氣息,朝着我們這邊釋放出來。

要是平常,我們早就嚇尿了,但是現在有多寶道人在我們的身邊,大家安定的就像是在自己家裏一樣。

“你們幾個小傢伙,總算是有知道尊老愛幼的了!”

多寶道人的心情看起來好了很多。

“讓我手下留情沒問題,不過,你們天王宗的人,欺負了我的徒弟,這個事情,總還是要有個交代纔是,不然你們天王宗,總覺得我好欺負!”

來着似乎是感受到了多寶道人的恐怖,所以變得有些戰戰兢兢的。

“請問您是?”

“我道號多寶,這麼多年,都沒有出來了,現在的小朋友,似乎都不怎麼認識我了!”

多寶道人嘆了一口氣,對着他們說道。

對面天王宗的門主,一臉茫然的樣子,他們的太上長老,也有些不知所謂,但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天王宗裏面年紀最長的以爲太上長老,突然開口了。

“您就是當年在分寶巖,分走了大部分寶物的,多寶道人?”

多寶道人本來是有些無聊的的,一聽到這個話,整個人就是一陣的精神。

“沒錯,沒想到啊,都這麼久過去了,居然還真的有小朋友認識我,真難得!”

多寶道人說着,話風卻又是一轉。

“既然認識我,那你也自當知道我的做事風格,這次的事情,你說怎麼辦吧?”

“既然是您的徒弟,我們天王宗,定然給您一個交代!”

“太上大長老,

這是在我們天王宗,我們堂堂超級宗門,爲什麼要給他們道歉?我們……”

就在這個時候,太上大長老對着剛纔開口的長老突然就是一巴掌。

這一巴掌,不光是把它給打的愣住了,把我們所有人也給打的愣住了。

“給多寶上仙道歉!”

“對…對不起,多寶上仙!”

這位鬼尊級別的強者,整個被嚇傻了。

多寶道人看到這個情況,整個人就鬆了一口氣。

“你們這個態度,還是不錯的,不過,你們得罪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徒弟,所以,最應該的是給我的徒弟一個交代!”

多寶道人居然把主動權讓給了我。

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啊。

對面那位太上長老親的臉色有些發黑,但他還是強行忍着各種不爽,對着我問道。

“那個,林星前輩,今天的事情,是我們天王宗錯了,請您原諒,有什麼要求,或者我們能夠爲您做點什麼,儘管提,只要您開口了,我們一定全力滿足你!”

“前輩?”

我有些愣住了,我什麼時候變成前輩了。

“沒錯,我的師祖爺爺,曾有幸在分寶巖的外圍,仰慕過多寶上仙的風采,您是多寶上仙的徒弟,所以按照輩分來說,自然是我的前輩了。”

聽到這個話,我整個人的精神瞬間就來了,這位太上長老,應該是整個天王宗輩分最高的存在了,我都是他的前輩了,那麼其他這些小雜魚,不也統統都是我的晚輩?

有一個牛逼的師傅,就是爽!

“咳咳,那就先把你們宗門裏面那個污衊我的什麼少主,給我帶上來吧,明明是我救了他,不然他就死在修羅族手上了,而他活着回來之後,居然不知感恩,誣陷我跟修羅族勾結。”

“去把那個欺師滅祖的東西,給我帶上來!”

太上長老一聲怒吼,也不等其他人動手了,宗主帶着幾位長老級的強者,馬上就衝過去,把那個傢伙給壓了過來。

“林前輩,孽徒在這裏了,任你處置!”

天王宗的宗主有些極不情願的對着我說道,顯然,前輩兩個字在他的嘴裏說出來,是很有點困難,但他最終還是屈服了。

“天王宗的少主!”

我看了看被壓上來的這個傢伙,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你叫萬安邦?是麼?”

“沒錯,我就是萬安邦?”

所有的一切,他在下面都是看見了的,此時此刻的他看着我,整個人都是一陣的顫抖。

“天王宗是什麼下場,現在就看你的了!”

我淡淡

的對着萬安邦說道。

萬安邦也知道,現在該是他拿出誠意的時候來了。

“林前輩,對不起,是我有眼不識泰山,不應該污衊你,是我錯了!”

“林前輩也是你叫的?”

我朝着他就是一聲呵斥。

這次我被追的跑了這麼大的一個圈子,都特麼跑到了西域聯盟去了,八成就是和這個狗日的有關係,現在要想讓我對他有什麼好臉色,那還真的是不可能了,今天,這傢伙就算是不死,我也要讓它掉下一層皮來。

“我….”

他看着我,咬着牙。

“林大爺,林祖宗,對不起,都是我錯了,我……!”

“光說你錯了,沒有用,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你錯了,我們在等着你的行動!”

萬安邦看着我,眼神之中的那種憤怒,幾乎要把我給吃掉。

大家都是聰明人,我相信我的話,他是能夠聽懂的。

“我該死,我不是人!”

躊躇了半天之後,萬安邦終於還是妥協了,他朝着自己的臉上,就開始扇了起來。

如果要是在人間,這算是一種非常解氣的方式了,甚至在陰間這種弱肉強食的世界,這也是對另一個人一種徹底的侮辱了,但是對我來說,這還遠遠不夠。

“行了,被演了,我們來點徹底的吧,既然你沒有誠意,我就幫你一把,我以後,不想再看到,一個有修爲的你,在我的面前蹦!”

聽到這個話,對面的萬安邦,整個人都傻了。

“你…你別太過分了!”

“我是不是過分,你自己心裏清楚,你污衊我勾結修羅族,甚至把我逼出東域聯盟的時候,有沒有感覺自己過分?”

被我這麼一說,萬安邦整個人徹底的傻逼了,但他還是有些不甘,朝着天王宗的宗主那邊爬了過去。

“師傅,救我!”

天王宗的宗主,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

“安邦,我會照顧好你的家人的!”

看到這個態度,萬安邦整個人都傻逼了。

“你們?我對天王宗忠心耿耿,到頭來就是這個下場,好,我萬安邦今日資費修爲!”

萬安邦看着我,那眼神之中的怒火,不知道衝多遠去了。

不過,再怎麼憤恨,他的修爲還是一點一點的消散了,鬼帝,鬼王,鬼將,直到鬼兵,最後消散於五行。

“林前輩,這下你該滿意了吧?”

那位太上長老看着我,臉色複雜的說道。

“滿意?還行,處理了萬安邦的問題,我們再談一下賠償的問題吧!”

(本章完) “賠償?”

一聽到我這個話,對面所有人看着我的臉色,全部都變了。

那樣子,就像是看到什麼極端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我當然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

我們的人都給你道歉了,也自廢修爲了,你居然還要賠償?

咳咳,不過那些都是他們的想法,一點都不管我卵事,找他們要賠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反正他們天王宗,我是已經確定得罪死了的,既然已經得罪死了,那不如就得罪的更徹底一些好了。

“小師弟,佩服!”

就這個時候,地藏王偷偷的給我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對面天王宗的那些傢伙,看着我是火直冒,而這邊,多寶道人卻是哈哈大笑起來。

“沒錯,林星,你說的對,我們多寶門人,就應該有你這樣的風範,打了我們的人,只是資費修爲,難道就想了事了,當然要賠償,不光是要賠償,還要狠狠的賠償,不然的話,我手上的寶物,可是不長眼睛的!”

說着,多寶道人的手上,又翻出了一個後天靈寶出來。

雖說是後天靈寶,但這玩意一拿出來,大家也都知道威力驚人了,這東西,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縮小了的山,我極度懷疑,這是不是翻版了廣成子手中的翻天印。

果然,我剛剛這麼想,一旁的多寶道人,就開始解說了。

“之前跟廣成子打過,被他的翻天印給我砸了個跟頭,回去以後,我研究了好幾百年,也做出來了這麼一個玩意,結果一直沒用上,我感覺今天是個好機會,可以讓我試試這個印到底好不好用。”

廣成子不是特別的出名,但翻天印這個法寶,可是榜上有名的,聽到多寶道人這個話,對面天王宗的人,全部都被嚇到了。

“賠償,我們肯定賠償!”

拿着豐厚的物資,我們總算是出了天王宗,這次的竹槓,很是敲的滿滿的,光是敲來的東西,都裝滿了我整整一個須彌戒指。

這天王宗,我們是已經收拾完畢了,當然這不是重點,按照多寶道人的意思是,只要是欺負了我的宗門,我們一一都要照顧一遍,下一個目標,當然就是雷王宗了。

雷王宗和天王宗的距離有點遠,不過沒關係,有多寶道人在,這些距離對我們來說,都不算什麼。

我們已經離開了天王宗很遠了,而此時此刻的天王宗裏面,真的可以用一句整門皆衰來形容了,所有的人,都是一陣有氣無力的樣子。

天王宗的宗主,看着修爲全散的萬安邦,整個人就是一陣的憤

怒。

“媽的,那個叫林星的小雜種,老子總有一天,要廢了你!”

“對,廢了他!”

“廢了他!”

我在他們天王宗積怨很深,幾乎是所有人,都同意了這個說法,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從太上大長老那邊,傳來了一聲冷哼。

“我勸你們,還是打消這樣的想法。”

聽到太上大長老的這個話,天王宗主也是有些火氣了。

“太上大長老,那個多寶道人,到底是什麼人,值得你爲他這樣,讓他踩着我們整個天王宗的頭上拉屎。”

“多寶道人也是你叫的?”

太上大長老對着天王宗主就是一個白眼。

“要叫多寶上仙,我告訴你,早在上古時期,多寶道人就已經是超越道鬼尊級別的強者了,你們要慶幸,今天來的只是他的一個分身,要是來的是他的本尊,我們整個天王宗,早就不存在了。”

“不能吧!”

聽到這個話,所有人都被嚇住了。

“我什麼時候騙過人,你們自己想想吧!”

說着,太上大長老拂袖而去。

另外一邊,我們則是已經到了雷王宗。

天王宗的底蘊,比雷王宗還是要深一些,雷王宗的人態度也沒有天王宗那麼的好,所以此時此刻的雷王宗,真的是倒大黴了。

多寶道人沒有再溫和的用錘子,而是直接用了他做的那個被他叫做翻地印的東西。

他把這東西,朝着天上一丟,這貨直接變成了一座山的大小,然後死死的朝着雷王宗砸了過去。

連續三下,第一下,整個雷王宗的護山大陣,全部破裂,第二下,雷王宗的建築,全部都被夷爲平地,第三下,整個雷王宗,死傷慘重。

我本來以爲,我們這樣,應該算是報仇完了,誰知道來勁了的多寶道人,還沒有過癮,他並沒有放過雷王宗剩下的這些傢伙,又用翻地印給他均來了幾下以後,這才揚長而去。

本來雷王宗是我們大陸上,非常宏偉的一個超級宗門的,但是現在,整個宗門卻是變成了廢墟。

走之前,多寶道人當然是又給了他們警告,讓他們不要隨便來招惹我。

最後,多寶道人還帶着我,親自走了一趟東域聯盟。

東域聯盟的高層,是由所有的超級宗門聯合組成的,超級宗門之間,一直都是互通有無,天王宗栽了,雷王宗完了的消息,早就已經傳遞到了他們所有人的耳朵裏面,現在在他們的眼裏,我和師傅多寶道人,儼然就是兩尊恐

怖的存在。

不過還好,我們這次來,並不是來挑戰整個東域聯盟的,東域聯盟也十分的配合,按照我們的要求,撤消了關於我的通緝令,並且對整個事情進行了澄清。

我發現,有時候事情就是那麼的簡單,只要有絕對的實力,什麼東西都得向你屈服。

這下我的事情,算是徹底的辦完了,多寶道人也要回西域聯盟去了,畢竟他的這一個分身,還要掌管小西方教,臨走之前,不放心我安全的多寶道人,又給我塞了兩件很強勢的後天法寶,並且告訴我使用方法。

“徒兒,師傅我就先走了,有什麼事情,記得再叫我,多寶門永遠是你堅實的後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