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有很多的房子,每一處房子的大門口都有士兵守衛。他們穿着墨綠色的軍裝,手裏握着槍,各個身材高大,嚴陣以待。

不過當陳鈺回去之後,他們的態度就變了一副模樣。

原本還一副特別嚴肅的樣子,再看見陳鈺之後,臉上的緊繃表情頓時就變成了恐慌。


他們好像都很害怕陳鈺的樣子,一個個都目光閃躲,但是又忍不住小聲議論。

“天吶,我沒看錯吧?是二小姐回來了,完了完了,咱們的美好生活就在今天要結束了嗎?”

“我甚至可以想象接下來幾天大家要遭受這樣的噩夢了…”

“蒼天啊,爲什麼讓二小姐這麼快就回來啊?讓他在外面多玩一段時間不好嗎?”

“好不容易期盼到二小姐出去歷練的時候,沒想到她這麼快就回來了…”

他們這些人議論的聲音並不大,可是也並不小,恰好周宇就聽見了。

周宇靠近陳鈺耳邊問她:“你不是說你在家裏地位挺高的嘛?怎麼大家都好像不太喜歡你回來的樣子啊?”

陳鈺回過頭,一臉狐疑:“是嗎?”

她立刻就掃視周圍那些人,然後不緊不慢地問了一句:“聽說你們都不太喜歡我回來啊!來來來,你們告訴我誰不希望我回來的大聲的說出來,我一定好好的獎賞你們!”

那些人一聽頓時就嚇得跪下,並且十分整齊的喊道:“恭迎二小姐回家!親,二小姐不要聽信他人讒言,我們都一直期盼着二小姐歸來!我們對二小姐的思念,猶如那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二小姐,如是再不回來,我們都要肝腸寸斷了,嗚嗚嗚…”

“……”

周宇再度無語。

一直跟在旁邊的那個西裝男子,只是忍不住偷笑。

他說:“其實他們之所以不希望二小姐回來,是因爲害怕。二小姐以前在家的時候說實話挺刁蠻任性的,別說是他們了,老大都怕她…”

“說什麼呢?誰怕我了?”陳鈺立刻就瞪了他一眼。然後他就趕緊住嘴了。

說完之後,陳鈺又趕緊向周宇解釋:“周大哥,你別聽他們瞎說,他們冤枉我,咱們在一起相處那麼長時間了,我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嗎?”

周宇仔細想想,確實。陳鈺的性格確實挺好的。也不像這些人說的那樣啊!

反正他們各執一詞,周宇暫時也分不清到底誰說的是真的。

不過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陳鈺對他絕對是真心的。

周宇他們來到了陳家大堂,去見了陳鈺的爸爸,陳鋒。

初次見面的時候,周宇着實是嚇了一跳,因爲陳鋒坐在輪椅上,頭髮斑白,臉上滿是皺紋,可是就是這麼一個看起來瘦弱不堪的人,卻是擁有一股相當強大的氣場。

讓人看一眼都感受到了一股無盡的威壓。

對方的聲音有些滄桑,但是卻雄渾有力:“鈺兒,你可算是回來了,這麼長時間不回家,讓家裏人多擔心啊!”

“爸,你們纔不擔心我呢,你看看外面那些人,看見我回來了,就感覺看見鬼了一樣…哼!”

陳鋒笑了笑,對身邊一個人揮了揮手:“去每個人罰跑20圈!繞着城市跑,跑步完不用吃飯了。”

“是!”

聽到這番話,周宇頓時就好像明白了什麼,或許大家害怕陳鈺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可能就是因爲陳鋒太寵她了吧,但凡她有點什麼事,她來跟陳峯告狀,那下面的人就完蛋了。

陳鈺也不搭理陳鋒說的話,而是幹忙對周宇做了一番介紹:“爸爸,這位是周宇,他是我最好的朋友,這一次歷練,多虧了他一直保護我,不然的話,我可能就沒辦法活着回來見您了。”

陳鋒微微擡起頭,注視着周宇,道:“不錯,一表人才,多謝你了,小夥子,多謝你一直護着我女兒。你想要什麼獎勵都可以給我提出來,無論是什麼我都可以滿足你。”

“真的什麼都可以嗎?”周宇大膽問道。

“當然。”

周宇猶豫了一會兒,慢慢看向陳鈺,道:“如果我想要她呢?”

他說的是陳鈺這個人。

這話一出,不只是陳鋒,就連陳鈺都驚訝了一小會兒。不過陳鈺卻並不生氣,反而有些竊喜,又有點害羞的低下頭。

她這細微的小動作,全被陳鋒看在眼裏。

本來周宇已爲陳鋒應該會生氣,但是事實上並沒有。陳鋒迴應得很淡定:“這個要求雖然有點過分,但是既然鈺兒同意的話,我是沒意見,只是我們家族有點特殊,你想要她,還得經過家裏幾個老頭子的同意。”

“爸…我什麼時候同意了呀?你說,我是不是你充話費送的?”陳鈺嘟着小嘴質問。

這個時候旁邊那個帶着金絲邊眼鏡的西裝男子吐槽了一句:“二小姐,您如果是老大充話費送的,那麼我猜老大一定是充了幾百個億的話費,才能得到您這樣的配送…”

“……”陳鈺臉色漸漸沉了下去,“你什麼意思啊?別以爲咱們從小一起長大,你就可以對我無禮嗷,小心我讓你也跑圈去!”

“不敢不敢…我是說二小姐身價高!”西裝男子趕忙認慫。

陳鋒道:“你這丫頭,一回來就讓這裏增添了許多的笑料,快去見見家裏幾位老爺子吧!對了,帶上週宇,不過至於你們能不能夠得到老爺子們的祝福,我就不好說了,自己把握吧!”

“謝謝爸,那我們先走了,晚些回來看您。”

“陳叔叔,告辭。”

陳鈺拉着周宇小跑着離開,西裝男子跟在身後。

走出門外,周宇才湊近陳鈺身邊問了一句:“剛纔你們說的老爺子是什麼人啊?”

陳鈺想了想,說:“可以說是…我爸爸的師父吧,他們幾個很少走動,最年輕的一個今年都已經154歲了…而且脾氣不太好,一會兒見了,你別說話,我來應付就好。” 聽到陳鈺說到年齡的時候,周宇差點被嚇得摔倒。他還從來沒見過活那麼長的人,而且就這還是年齡最小的一個,那其他的該有活了多久啊?

跟着陳鈺出去之後走了,大概兩個多小時,周宇才發現在她們這巨大的別墅羣裏面,中心位置竟然還有座高山,這座山好像是純天然那種,特別高,特別陡峭,上山的路只有一條類似天梯一樣,特別的細小,感覺走在上面都有一定的危險。

陳鈺說:“我那幾位他爺爺他們不太喜歡熱鬧,所以在很多年前,他們是住在深山老林裏的,可是我爸爸就非得想要把他們接到家裏來,便在我們這個市區中心讓人搬了一座山過來。”

“搬山?”

聽到這個詞,周宇再次震驚不已。感覺自從知道了陳鈺的身世背景之後,他就被各種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刷新着他的眼界。

“對啊,你一定覺得我們所處的這座山特別真實吧,其實原本這裏是一大片的平地荒原,是我爸爸花了三年的時間,讓人把附近的山脈全都給搬過來了,最後堆積而成這座山,因爲都是找了世界上各種能工巧匠建築而成,所以在外人看來,這座山還是挺真實。”

他們一邊閒聊着,已經爬到了半山腰的位置。真正上去之後,周宇才發現這三路天梯雖然看起來很陡峭,但真正走在上面之後,就會發現,其實這每一次的山路都做好了,絕對的安全措施。而且因爲這座山太大,遠處看出去就感覺之路跟山的對比很細小,真正到達之後纔會發現原來不是這天梯太小,而是這座山太大。

自從半山腰以上就走,早有着各種雲霧繚繞,讓人感覺如同進入了一片仙境一般。

又走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樣子,他們看見了一棵高大無比的松柏,這棵松柏目測最少有個五米開外,特別的高在樹梢之間,彷彿有許多的霧氣籠罩,但是上面卻又十分的清晰,霧氣很稀薄的樣子。

陳鈺指着那棵松柏說道:“這是我四爺爺種的,他對種植一些樹木花草特別有與衆不同的見解,聽說他可以在各種環境下面種植他所想要種植的一切都可以存活的特別好。”

看見這個松柏之後,就代表他們距離到達陳鈺四爺爺的住址不遠了。

他的四爺爺住的地方比較簡陋,是一座看起來很簡陋的土磚房。

雖然簡陋,但是這周圍卻十分的乾淨。門前有許多的青草,但是這些草並不是長得雜亂無章,而是頗有規律,一塊一塊的分佈,草叢中的花姑朵也是整齊有序的排列,這個屋子雖然看起來很簡單,也很簡陋,牆壁上有許多的裂縫,可是裂縫從遠處看去,竟然像一副美輪美奐的畫卷,感覺這裏的一切就如同藝術一般。

在這個屋子的後邊,好像還有個小院子,院子裏面有一顆特別巨大的風樹,上面的葉子,隨着周圍的狂風舞動,時不時低落幾片,以至於那整個院子都佈滿了各種枯萎的楓葉。

陳鈺拉着周宇的手一邊跑進去,一邊喊道:“四爺爺,鈺兒回來了,我來看你了,而且我還帶了我最好的朋友回來哦。”

他們進入了院子,然後就看見一個頭發斑白,穿着一身灰色袍子的老人在那裏打掃庭院。

這個老人面容十分的慈祥,若不是他滿頭白髮,連眉毛和鬍子都白了,還真的讓人看不出他是100歲老人,因爲他的皮膚看起來依舊很鮮活細膩,就如同中年男人一樣。

他看見陳鈺兩人立刻就放下了手中掃帚,然後小跑着過來,仔細地端詳着陳雨的模樣:“鈺兒,真的是你啊,你可算是回來了,你都不知道我跟你其他幾個爺爺都要急死了,都怪你那個無情又冷血的爸爸,說什麼要讓你去外面參加歷練,你這纔多大呀,就是歷練要真的出了事,我們幾個老傢伙絕對饒不了他!”

“好啦好啦,別生氣了啊!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平平安安,完好無損。”陳鈺一邊說着在他面前小轉了個圈圈。看起來活潑又可愛。

這個老人家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番陳鈺真的沒事之後才注意到旁邊站立許久的周宇。

“這位帥小夥是?”

周宇立刻主動自我介紹:“爺爺您好,我是陳鈺的好朋友!”

“哦?好朋友嗎?”

老爺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許久。

看着兩個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突然老人家對陳鈺說:“丫頭啊,你看我這個院子,每天就被這大風颳的到處都是樹葉,我都打掃了半天了,還是整不乾淨,可累死我這把骨頭了,你能不能幫幫爺爺?”

“好啊好啊,我來吧!”

陳鈺剛纔們說卻被周宇打斷:“鈺兒,你還是扶爺爺回去休息吧,這裏風大,這點小事讓我來就好了,我保證一會兒的功夫就給你們整理乾淨。”

聽見這話,老人家雖然表面上沒有說什麼,但是他暗自裏卻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一邊湊近陳鈺說了句什麼悄悄話,然後兩個人就回去了。

周宇其實也是想找個機會好好表現一番討老人歡心,但是他萬萬沒想到,這院子裏的楓樹葉竟然會源源不斷的往下掉落。

他好不容易打掃了乾淨一塊區域,這大風一起,又是一大片楓葉下來。

楓樹很大很大,站在樹下往上看一眼看不到頂,楓葉也是密密麻麻,很是密集。按理來說這麼密集又茂盛的楓樹,不應該頻繁掉落葉子纔對,可是這棵楓樹古怪得很。

風一吹,葉子便如同紅色的雪花,飄落而下,掉得滿地都是。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約莫半個小時左右,屋子裏傳來了老人家的詢問之聲:“小夥子,你忙好了嗎?若是實在掃不淨,就算了吧,回來喝茶,別累着了…”

對方的話語中充滿了關心,可是周宇總覺得哪裏不對勁。

雖然他暫時也說不出具體是什麼,就是有這麼一種感覺。

他發現有一點很奇怪,來的時候,他明明看見院子裏很乾淨了,有些葉子,也只是少數。可是經由他來打掃之後,他發現這院子裏的落葉好像越來越多…


一開始他還以爲是錯覺,時間一長,他便很確定,這不是錯覺,就是落葉變多了。

周圍有風聲呼呼作響,可是,他卻感受不到風的微涼。

他擡起頭,仔仔細細的觀察着樹梢,樹梢在不停的搖晃。終於,他發現了,樹梢上邊有一根幾乎透明的細線,而這細線連接的地方,則正是陳鈺和老爺子那屋子。

在這一刻,周宇總算明白了,原來,這便是一個考驗。這老爺子這是故意在給他使絆子啊,而且還是無形的考驗。

換作一般心思不太細膩的人,還真就發現不了。

周宇笑了笑,既然找到了問題的源頭那就有辦法了。他爬上了樹梢,把那細線牽到了別處,再開始打掃院子,不過幾分鐘,這裏便乾乾淨淨。

雖然四周依舊有風,可還不至於把楓葉盡數吹落。

周宇對着屋子裏喊道:“爺爺,陳鈺,我掃好了。”

這時,老爺子在陳鈺的攙扶下出來,輕輕拍了拍手掌,讚歎道:“不錯不錯,年紀輕輕,卻也不急不躁,心細如髮。我這一關,算你過了,我想,鈺兒以後跟着你,定然不會讓她受委屈,這丫頭,我就交給你了。”

聽見這番話,周宇差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有種幸福來的太突然之感,這麼簡單就考驗過了? 陳鈺歡快了跑了過來,拉住周宇的手,湊近耳邊小聲說道:“爺爺說他跟欣賞你哦,咱們可以走了,再往山上走,去見其他幾位了。”

“嗯,好…”

對於陳鈺的話,周宇還是很信任的。

臨行之前,老爺子還特意交給了周宇一個錦囊,對他說:“遇到真正解決不了的麻煩時再打開,可保你逢凶化吉,收好。”

說完,他便回了屋子。

這個老爺子給人一種很慈祥的感覺,不過周宇接觸之後卻知道他並不簡單。真正的高人,往往都是表現得極爲普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