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都還不願意麼難怪聽一樓生意越做越大而且實力也越來越強”

辰夜再度笑了聲道:“四枚丹藥外加神兵一件諸位幫個忙吧”

“嗡”

帝曉江對辰夜等人的來歷越來越好奇了儘管這四個人都很不凡可是肯一次性拿出這麼多好東西來也不是尋常人可以做到的

不是沒有而是真有些捨不得如此看來他們想得到的消息必定也是很驚人了

做生意講究討價還價而更注重一個心理誰的需求更大那麼另外一方就可以坐地起價能將價格咬得死死的

辰夜這三句話固然是拿出了珍貴的東西但同時也顯示出了心中的急切身爲生意者聽一樓的人自然不會不瞭解這種心態故而聲音傳了進去後依舊寂靜無聲着

辰夜劍眉一挑道:“看來聽一樓果然很不凡不屑我這些東西這筆生意應該很難做下去了但我已經來了就沒有回去的道理好話都說盡價碼也開了既然這麼瞧不起人”

“擢離前輩拆了這聽一樓”

話音傳出帝曉江不免驚震了一下他自認都夠大膽的了沒想到還有人比他更大膽

擢離也是眉頭一皺不過對於辰夜的話他現在絲毫不會猶豫

“嘿嘿擺好大的譜啊”

玄禹卻是冷笑了聲率先暴射了出去其人猶若一輛坦克般身體直直的向着大門撞了過去

“大膽”

怒喝聲現一道能量匹練兇狠的衝擊了出來

“滾”

玄禹冷冷大喝鐵拳如山怒砸了下去

“轟”

能量漣漪暴涌而開玄禹那壯碩的身軀微微的顫抖片刻便是再度的衝了前去

“小輩狂妄”

顯然是沒有料到玄禹的實力與修爲有着很大的出入終於半空之上一道蒼老身影現出袖袍揮動強大能量撕裂了空間席捲而來

然而這道能量纔剛剛出現空間中擢離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那足以裂山碎金的能量便在身子之前猶若冰雪遇見了烈火般快的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以擢離爲中心整個聽一樓所在地便是被強大的空間之力強行的封鎖而下

“尊玄高手”

那出現的老者神情頓時爲之一變

即便是在中域尊玄高手依舊是無法忽視的力量聽一樓儘管勢力強大卻也不敢說可以不將尊玄高手放在眼中

“蓬”

便在這個時候那扇大門被玄禹硬生生的衝撞開來

щшш ttk an c○

“各位如此行徑太不將我聽一樓放在眼中吧”

自那聽一樓深處三道光芒快的席捲而來最終化成三道身影呈三角形將擢離包圍而進赫然是三大尊玄高手

不愧是聽一樓不愧是中域的勢力這要是放在其他四大地域中聽一樓只怕已經能夠獨霸一域之地了

“聽一樓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以前沒有人這樣做不代表以後沒有人敢做”

對於聽一樓辰夜當真是一點兒好感都沒有爲了得到消息只能來到聽一樓卻不意味着一定要低聲下氣

既然聽一樓將弱肉強食的真理揮到極致那麼自己的行事只會更加簡單了

“一位尊玄高手還拆不了我聽一樓給老夫拿下他們”

擢離正前方那白老者厲聲喝道

“可能不止一位尊玄高手的”

望着自聽一樓中閃掠而出的衆多高手辰夜淡淡一笑旋即紫萱一步跨出磅礴氣勢如平地而起的高樓般霍然涌動半空之中

聽一樓諸多高手臉色爲之一變那帝曉江同樣臉色變了一變貌似自己是要與她打上一架來着這打的過嗎

然而當紫萱氣息散之時帝曉江敏銳的捕捉到了一絲極其隱晦的氣息頓時他的雙眼大亮進而整個人都有種躍躍試的衝動他實在太想與紫萱交手了

包括爲的白老者在內此刻眉心俱是凝重了起來對方倆大尊玄高手聽一樓並不忌憚太深然而那紫衫女子卻是如此的年輕居然就有着尊玄境界的修爲

這意味着什麼

這在告訴聽一樓等人紫衫女子潛力極其可怕今天固然不懼他們可最多數年時間就會現今晚的舉動會給聽一樓帶來怎樣可怕的敵人

敵人自是不能放過卻沒有人認爲自己做到可以將這女子留在這裏

“幾位朋友面生老夫自認我這聽一樓並未得罪過你們如果是得罪了你們的朋友與親人請明示老夫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白老者沉聲道

聞言辰夜不由大笑了一聲擢離說的一點兒都沒錯果然是有着一定實力聽一樓就不敢妄爲

這一笑的意思衆人似乎明白了當下聽一樓的高手個個惱怒不已

聽一樓存在許多年了儘管也曾經有過高手前來找麻煩卻從未像今天這樣能夠存在即是有着生存的手段

“這樣就生氣了那是不是我拆了聽一樓你們會瘋的”

辰夜淡然的一笑隨即對着某一方抱了抱拳道:“公子聽一樓的人已經出來了您要買什麼消息現在可以問了”

那個方向正對着帝曉江也是因爲帝曉江一張臉陰沉的都快要滴出了水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總裁的變身情人 “公子您不是很要緊的嗎怎到這個時候了還猶豫不決呢您不是說過聽一樓信譽良好絕不會說他們不該說的話嗎”

一衆聽一樓的高手這時才順着辰夜所望方向看過去那裏帝曉江身影快的出現在他們視線中頓時包括白老者在內此刻都是忍不住眼瞳緊了一緊

細小的變化自然逃不過辰夜等人的關注這便足以說明帝曉江來歷甚爲不凡

“就你話多”

帝曉江狠狠瞪了辰夜一眼可這時他似乎沒有了其他的選擇當下走上前對着那位白老者抱拳笑道:“白樓主不好意思了實在有緊急之事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聽一樓樓主白雨遲目光一冷道:“既然帝公子大駕光臨讓人通報一聲便是了何必搞出這樣大的陣仗太不叫我聽一樓放在眼中了吧”

聞言帝曉江淡淡笑道:“沒辦法聽一樓財大氣粗大有店人欺人之感四枚極品丹藥外加一件神兵都還無法進入聽一樓大門那麼本公子也只能這樣做白樓主還請勿怪當然瞭如果你硬要怪罪那也由得你去但在此之前先將我們想知道的消息告訴我們要不然回去後本公子沒法交代的”

白雨遲雙眼陡然一緊旋即沉聲道:“那麼請吧”

“多謝”

帝曉江也不客氣便是馬上向着聽一樓中走去

辰夜四人緊隨而至這帝曉江背後勢力果然不同凡響偌大的聽一樓竟然也要受之威脅而沒有半點脾氣

客廳中入坐後白雨遲馬上問道:“但不知帝公子想知道什麼”

帝曉江看了身後的辰夜一眼後者輕聲一笑凝聲道:“我家公子想知道倆個消息其一龍族所在地其二邪帝殿的邪心種不知道你們可有所瞭解”

此話一出在場的其他人再度驚了一驚

帝曉江已經知道辰夜他們所問之事必定不同凡響所以未免怕自己聽到了震驚以免讓聽一樓的人看到而起了什麼懷疑所以已經是低着頭可在聽到這話之後仍然是忍不住轉頭看向過去

無論是龍族還是邪帝殿都是這世間中最爲強大存在之一尤其後者剛不久前才鬧出了偌大的動靜那般威勢足以威懾天下所有勢力

但未料到這幾個陌生人要打聽的竟然是關於這倆大勢力的消息

客廳沉寂了許久許久後白雨遲才沉聲說道:“帝公子你該知道我聽一樓有聽一樓的規矩”

“這一點白樓主請放心只要給出了消息價錢方面會讓你滿意的”帝曉江平靜了下來平平的說道

白雨遲擺擺手道:“不是這個意思而是我聽一樓歷來都有個規矩要想生存平安的生存下去那麼不該說不能說不敢說的我們都不會說這其中就包括龍族所在地與邪帝殿的消息”

“聽白樓主這話中的意思我家公子想知道的倆個消息你聽一樓都有所耳聞了”辰夜突然問道

白雨遲微微一怔道:“這個你不需要知道”

頓了片刻白雨遲再道:“帝公子不好意思幫不到你的忙天色不早了你請回吧”

帝曉江攤了攤手隨即看向辰夜他也很想知道這個年輕人爲什麼要打聽龍族和邪帝殿而被明確告知不做生意後後者又有什麼樣的手段

如果接下來還是打着他帝曉江的牌子那這個年輕人的重視度也到此爲止了

“若是我一定要知道呢”辰夜走上前淡淡道

白雨遲臉色微寒目光越過辰夜看向他身後之人喝問:“帝公子這是你的態度嗎”

“你們聊着我找地方睡覺去了”

帝曉江笑了聲起身快步的走了出去

隨着帝曉江消失在了夜色中整個聽一樓的氣氛陡然凝固了起來

辰夜手心中頓時出現倆個小玉瓶以及一樣物品那物品散着濃濃的靈性以白雨遲等三人尊玄境界修爲能夠感應的到那樣物品乃是件神兵

辰夜隨即道:“如果這些東西還不夠換樓主的消息除卻渾元之寶我拿不出來外其他的東西都可以商量”

“年輕人你似乎沒有聽明白老夫所說之話啊”白雨遲頓時冷聲道

辰夜笑道:“白樓主的話小子聽的很清楚只不過生意而已所謂不敢做也只是價碼出的還不夠白樓主是不是這個意思”

白雨遲道:“話是沒錯富貴也是險中求但明知事後會是死路一條那麼就算是渾元之寶老夫也不會稀罕”

辰夜點了點頭道:“的確一些不該說不能說不敢說的話是不要說免得惹禍上身不過聽一樓在這世間中得罪的人一定很不少了說難聽一點固然你們認爲可以得罪的是無論如何也動搖不了你聽一樓然而白樓主應該聽說過一句話一時的動搖不了不代表一生都無法動搖同樣的道理即便那些人動搖不了也不意味着還有別的人做不到”

白雨遲雙眼頓寒:“年輕人你在威脅老夫”

“談不上什麼威脅實話而已”

辰夜淡淡道:“不妨老實的說一句我同樣也是你們惹不起的人白樓主不相信的話可以試上一試當然瞭如果試過之後我們纔得到想要的消息那就對不起了聽一樓只怕什麼也不會得到屆時我們之間也不可能會有和平共處的可能了”

“年輕人你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高了一點吧”

白雨遲怒極若不是顧忌着對方有倆大尊玄高手他已經動手

“白樓主不要生氣實話自然是難聽一點的”

辰夜笑了聲旋即正容道:“白樓主應該知道無論是龍族還是邪帝殿都不是普通人能夠惹得起的即使惹得起如無太大關係平白的也不敢惹我也是一樣所以白樓主大可安心的與我做這筆生意除卻這裏的人外不會有再多的人知道今天晚上的交易”

說話間辰夜將自己所拿出來的東西放到桌子上再道:“這些是定金白樓主儘管收下沒有人知道龍族下落也不會有太多人知道邪帝殿的消息所以只要白樓主肯說隨便說我可以保證聽一樓日後所得到的將會更多”

以白雨遲爲的聽一樓三大尊玄高手不由相互看了一眼眼瞳當中皆是流露出一絲凝重

在辰夜說話的時候他的一身氣息終不在隱匿着淡淡的散了出來白雨遲三人立即感應到了對方的真實修爲

如此年輕的皇玄高手以及同樣年輕的紫衫女子這倆個人未來的成就當是極端的可怕而另外那個撞破了大門的年輕人亦是有着一身不俗的實力

他們都是這麼年輕也就意味着潛力驚人

這世間中最可怕的有倆種人一種是已經很強大的高手另外一種人便是他們對面的年輕人

第一種人他們連惹的念頭都沒有而第二種人雖然敢惹但一定要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惹了之後能夠保證將這些人永遠得留下如果不能就別惹

很明顯對方四人哪怕傾盡聽一樓全部力量都未必能夠留得下來只要有一人活着離開便能預斷來日聽一樓會面臨大禍

許久之後白雨遲不由苦笑了聲道:“年輕人你說的都有道理然而老夫身爲聽一樓樓主勢必要爲整個聽一樓負責還往你莫要爲難我們”

聞言辰夜冷冷一笑道:“聽一樓開在中域靠的是販賣消息爲生聽一樓做的越大也就意味着會有無數人前來購買消息這些人中不可能都是你聽一樓惹得起的人既然聽一樓到現在依舊如日中天白樓主別告訴我這是你們的運氣”

“這”

白雨遲三人頓時遲疑了下來

“所以白樓主和氣生財吧”辰夜淡然道

再度猶豫了許久之後白雨遲咬咬牙關道:“你們是否可以保證所得到的消息絕不會有除卻你們四人之外的第五人知曉包括帝曉江”

“我可以告訴白樓主無關之人絕對不會知道今天晚上的談話內容”辰夜正色道

事關紫萱安危辰夜又怎會不萬分的小心如無必要的話就算是遇見了葉爍等人他都會隻字不提免得他們擔心

“請問你們想知道的是什麼”白雨遲再問

“第一龍族的所在地第二關於邪帝殿邪心種的消息”

“請稍等”

話落之時白雨遲猛地揮了揮手其左右倆旁的倆個尊玄高手立即身影消失在了客廳之中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萌寶通緝令:天價俏逃妻 客廳大約安靜了半個時辰左右聽一樓倆大尊玄高手纔再度出現各自手中有一張白紙交到了白雨遲的手中

接過了白紙白雨遲本欲遞給辰夜手到半途又馬上收了回來看了看後道:“先說龍族的消息”

“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了龍族在世間中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箇中原因是什麼諸位既然來問了想必也是明白的老夫就不必多說”

白雨遲道:“常人都以爲龍族之地是在世間某一處隱蔽的地帶其實不然據我們得到的消息龍族早在無數年前自虛空深處開闢了一方獨立空間作爲棲身之地所以準確位置我聽一樓也無法得知唯有一點線索”

“這天地但凡出現異常情況的時候越是天地異像越大龍族高手現身的機率越大至於要如何辨認出誰纔是龍族之人那就不是我等所知道的了”

辰夜點了點頭這個消息和線索值得重視當年大戰龍族也是其中的主力固然損失慘重最終不得不隱忍了下來但以三足火龍和青帝的關係龍族始終無法做到置身之外

所謂天地異像自然是有了不得的東西出現不提其他幾位大帝的傳承如果瘋魔倆口子還沒有前往龍族之地那麼青帝的傳承龍族絕對是不願意落到別人手中的

“接下來就是關於邪帝殿的消息了”

白雨遲聲音更加凝重:“比起龍族邪帝殿無疑要更加強大同時也更加的隱祕如果不是最近時間邪帝殿所造成的巨大動靜只怕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恐怖的勢力存在”

“因此對於邪帝殿的消息我們知道的確實不多老夫只能把知道的盡數告訴你們”

“迄今爲止我們能夠確定的只有倆點其一邪帝殿深不可測殿中高手無數是真正的高手”

白雨遲掃了眼辰夜四人隨即再道:“另外一點根據邪帝殿最近的幾次大舉動我們判斷出邪帝殿高手每一次行動都是有着特定之性也就是說目標已經鎖定隨後給予致命一擊這樣也說明邪帝殿儘管強大卻還不能肆無忌憚”

“至於你要問的邪心種抱歉我聽一樓聞所未聞”

這句話辰夜相信邪心種乃邪帝殿極其隱祕的手段儘管聽一樓消息靈通除非和邪帝殿有極深的關係或者是領教過不然不可能會知道

如果要是知道很詳細的話聽一樓只怕也有着很大嫌疑了

而關於白雨遲對邪帝殿的評價大部分辰夜等人都是瞭解唯有那一點邪帝殿高手的行動都是有着特定性如此看來邪帝殿已經在提前進行着翦除他們認爲的日後必定會成爲敵人的勢力了

東域無盡之海妖族昊天宗神軒門從擢離和昊玄二人的表現上已經能夠看出三大勢力與邪帝殿之間有着很深的糾葛

利用凌霄殿與絕冥宗逼自己出來也僅是其中一個原因了

想了一會後辰夜再問:“白樓主我想再知道一件事以你的認知如今這世間中能夠有資格與邪帝殿爲敵的勢力是那幾個還請白樓主告知”

聞言白雨遲笑了聲道:“這不是什麼祕密中域地界人所共知的四大級勢力而已其中之一帝公子所在的帝之一族另外三大勢力分別是天之族沐之一族以及柳之一族”

“這四大勢力分東南西北立於中域猶若擎天之柱俯瞰天地蒼生”

聞言辰夜四人眼瞳微微一縮沒想到這帝曉江背後的能量竟是如此之大難怪年紀輕輕一身修爲是如此的強悍也難怪這聲名不弱的聽一樓在帝曉江面前半點脾氣也不出來

帝曉江出現在中域南部想必帝之一族鎮守的正是這方南部大地

“不知諸位還有什麼要問的”片刻後白雨遲問道

該問的都已經問了辰夜正欲起身準備告辭時候擢離卻突然問道:“不知道如今這天地中是否還有麒麟一族的消息”

辰夜和紫萱神情的顫不提辰夜便是紫萱這一段時間來對於擢離也是十分了解後者來歷極端不凡

而今一聽麒麟二字倆人恍然大悟尤其辰夜曾在一線天中見過擢離真身頭頂日月腳踏星辰不正是對麒麟的形容嗎

天地有神獸龍鳳麒麟

無怪乎面對真龍威壓擢離絲毫不爲所動同爲神獸擢離又怎畏懼真龍之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