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兒,純元仙子正懸浮在半空之中,她的背部竟然生出了一對如蝴蝶一般的巨大翅膀,時不時地拍動幾下。

林沐雨正被她掐住脖子,面色蒼白,看上去情況並不是太好。

聶無雙則站在地面,仰視着半空之中的純元仙子,因爲擔心傷到林沐雨,不敢貿然出手。

而就在離聶無雙沒多遠的地方,躺着一個人,是蕭飄然。看樣子似乎受了很重的創傷。

見到肖遙,純元仙子很是驚訝,

“你……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逃?”

肖遙淡淡一笑,

“你也太小看我,我需要逃麼?不怕告訴你,你的同夥楓林老仙,已經玩完了。”

純元仙子愈加震驚,

“怎麼可能?你居然能夠擊敗老仙?”

肖遙聳了聳肩膀,冷冷地說:

“信不信是你的事,反正,我勸你趕快放人,你要是敢傷害沐雨,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哼!休要威脅本仙子,若是當真動手,本仙子先讓她魂飛魄散!”

純元仙子說着,似乎加大了掐林沐雨脖子的力量,林沐雨的表情顯得愈加痛苦,並且扭動了幾下身體。

見此情形,聶無雙立刻壓低聲音對肖遙說道:“肖遙你先別惹惱她,我覺得她已經瘋了。”

瑪了個蛋!

碰到個不怕死的貨!

肖遙趕忙將木精石高高舉起,對純元仙子說道:“你不就是要聶無雙的元陽之氣麼,剛纔聶無雙將他大部分真元靈氣都已輸入到這木精石當中,只要你放了沐雨,我就將木精石給你。”

看到肖遙手裏的木精石,純元仙子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聶無雙則很是驚訝,

“肖遙,木精石怎麼會在你手裏?”

肖遙笑了笑,說:“我既然擊敗了楓林老仙,自然得幫你將木精石給拿回來,這玩意兒畢竟蘊藏着你的真元靈氣呢。”

他說到這,又話鋒一轉,

“不過,我現在只能先拿這玩意兒救了沐雨再說,還請聶大公子你不要見外。”

聶無雙點頭道:“救人要緊,只要救下芊芊,我損耗些真元靈氣算不得什麼。”

純元仙子立刻大聲說道:“快把木精石給我。”

肖遙說:“你只要放人,我便將木精石給你。”

“哼!本仙子若是當真放了人,又如何鬥得過你二人!你放心,本仙子只要得到了木精石,並安然離開此地,自會放人。”

肖遙轉頭看了看聶無雙,聶無雙衝他微微點了點頭,示意他按照純元仙子的話做。

肖遙定了定神,大聲說道:“好!我就先將這玩意兒給你,你可得說話算話。”

他說完,運用意念移物技能,控制木精石朝着懸浮在半空之中的純元仙子飛去,眼看木精石離純元仙子越來越近了,純元仙子看起來很是激動,鬆開了原本掐住林沐雨脖子的手。

在肖遙看來,這是一個機會,因爲純元仙子的注意力似乎完全放在了木精石上。

不過,若是現在動手,還是有着極高的風險,畢竟純元仙子不是一般人,而是7級妖仙,修爲比肖遙要高不少,哪怕是出其不意地先發制人,他都沒有把握將她擊倒,更沒信心從她手裏將林沐雨救下來,

所以,還得聶無雙相助才行。

肖遙悄悄向聶無雙使了個眼色,誰知聶無雙卻皺着眉頭衝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冒險。

瑪了個蛋!

這傢伙既然不敢動手,那就沒辦法了,老子一個人也搞不定對方啊!畢竟她手裏還有人質呢!

肖遙有些無奈,爲了林沐雨的安全,只得忍住,沒有貿然出手。

木精石飛到了純元仙子面前,純元仙子立刻伸手,一把抓住了木精石,滿臉都是欣喜的神色。

肖遙正欲開口讓她放了林沐雨,她卻忽然帶着林沐雨朝洞外飛去,肖遙立刻嚷了起來:

“哎!你TM得到了木精石怎麼不放人呢!?”

“哼!本仙子安全後,自會放人!”

說話間的工夫,純元仙子已經飛出了洞外,聶無雙立刻追出了洞外,肖遙正欲去追,聽到一旁的蕭飄然發出一陣呻吟。

他立刻上前,將蕭飄然扶起來,關切地問道:

“蕭飄然,你怎麼樣?”

“我……我沒事,你……你快去追,一定要……要救我妹妹……”

瑪了個蛋!

這兩人還真是,一個惦記妹妹,一個惦記心上人,都是不要自個兒命的主。

肖遙不忍丟下蕭飄然不管,於是取出三清鈴,召喚出了一位金甲神將,他將蕭飄然交給金甲神將照料,又叮囑了金甲神將幾句,便運用乘風御氣技能,飛出了洞外。

剩下金甲神將站在蕭飄然身旁,看着他遠去的身影,一頭黑線,

要知道,金甲神將怎麼也算是正神,而蕭飄然只是勉強達到低級妖仙而已,現在居然讓他一個正神來照看一名低級妖仙,實在是大材小用。

可問題是,肖遙手裏的有三清鈴,既然他是搖了三清鈴將他召喚出來的,他便不能違抗法令,只得老老實實地守護着蕭飄然。

肖遙飛出洞外,聶無雙與純元仙子已經不見了蹤影,他一番查探,發現他倆已經飛出很遠,而且,是往那棵萬年巨樹的方向飛去。

難道純元仙子對楓林老仙還抱有希望,所以想借助楓林老仙對付聶無雙?

其實純元仙子本身就不是善茬,肖遙曾經見識過她的本事,上回聶無雙是祭出了法寶玲瓏明月,纔將純元仙子擊敗。

但這回,聶無雙已經消耗了大量真元靈氣,只怕未必敵得過純元仙子,而要是純元仙子再得到楓林老仙相助的話,那他恐怕更是難敵。

想到這,肖遙立刻朝着萬年巨樹的方向飛去。

誰知剛飛了沒多遠,下方密林之中忽然傳來阿祁的聲音:“哎!主人我好不容易跑過來,你怎麼又飛回去了呢。”

? 肖遙低頭一看,密林之中有一個熟悉的身影,便是通體雪白的阿祁!

哎,

這傢伙還號稱千古第一奇妖呢,老子真是不得不吐槽一下它的速度,尼瑪實在是太慢了,老子都飛幾個來回了,它這一趟都沒跑下來。

肖遙放慢速度,將手朝着萬年巨樹方向一指,衝下方的阿祁大聲喊道:“去巨樹那兒!在那兒回合!”

說完,便以極快的速度往前飛去。

阿祁長嘆一口氣,不得不掉頭,繼續穿梭於楓林之中。

肖遙很快趕到了萬年巨樹旁,此時聶無雙與純元仙子正處於對峙狀態,聶無雙再次祭出了玲瓏明月,衝純元仙子厲聲喝道:“純元仙子,你已經得到了我的真元靈氣,快把芊芊放了!”

“哼!我得安全離開這裏,纔會放人!”

純元仙子說着,衝身後的萬年巨樹大聲說道:“老仙,快幫我打開虛空之門!通往混世魔域的虛空之門!”

瑪了個蛋!

原來她之所以飛到巨樹這裏,是想讓楓林老仙送她離開,

等等!

混世魔域是什麼鬼?

這念頭剛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耳畔傳來系統提示:“混世魔域是混世魔王的地盤,也是衆魔族聚集之地。”

聽了系統所說,肖遙不由得心頭一怔,

什麼情況?這妖女帶着聶無雙的真元靈氣,不是自己享用,而是要去找混世魔王?

純元仙子連喊了幾聲,巨樹並沒有任何反應,純元仙子有些惱了,厲聲喝道:“老仙,你可別忘了,此物是獻給魔王大人的,若是魔王大人怪罪下來,只怕你擔待不起!”

魔王大人?

該不會是指混世魔王吧?

臥槽!

聽她說這話的口氣,難道並不僅僅只是與混世魔王沆瀣一氣,而是已經淪爲了混世魔王的僕從?

可問題是,她不是花溪仙境的仙子麼?又怎麼會臣服於混世魔王呢?

肖遙正感到奇怪,原本平靜的巨樹有了動靜,枝葉開始大幅度搖曳起來,而且許多樹葉從樹上飄落,飛舞在半空之中。

就在離純元仙子沒多遠處,出現了一股旋風,那股旋風捲積着漫天飛舞的樹葉,漸漸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我的弟弟才不是老狗 而在那漩渦之中,一個黑洞正逐漸顯現出來。

見此情形,肖遙心頭暗道不好,

瑪了個蛋!

通往混世魔域的虛空之門即將開啓,純元仙子要是帶着林沐雨就此穿過虛空之門,逃去了混世魔域,那就麻煩了。

那尼瑪可是混世魔王的地盤,那林沐雨……,不!還有林沐曦,她倆恐怕都是九死一生!

想到這,肖遙立刻運用御劍術技能,催動震木之精。

眼看黑洞已經形成,純元仙子正帶着林沐雨飛向黑洞,肖遙一聲大喝,擡手朝着黑洞一直,一道綠光迸射而出,擊中了黑洞。

幾乎與此同時,純元仙子已經帶着林沐雨鑽入黑洞之中,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黑洞居然變作無數樹藤,立刻將純元仙子纏了個結結實實。

而林沐雨則被其中一條樹藤纏住腰身,已經和純元仙子分開了來。

純元仙子奮力掙扎,高聲怒道:“老仙,你竟敢暗算本仙子!待本仙子稟報魔王大神,定將你斬草除根……”

聶無雙見此情形,立刻揚手一指,一縷金光飛射向林沐雨,將被樹藤纏繞住,掉掛在半空之中的林沐雨身體完全籠罩了起來。

金光託着林沐雨的身體從半空之中緩緩落下,肖遙與聶無雙立刻一齊走上前去,

不過林沐雨並不認得聶無雙,一把撲進了肖遙的懷裏,並帶着哭腔說道:“肖遙哥哥,你終於來了,我……我好害怕。”

看得出來,她應該是嚇壞了。

肖遙擡手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安慰道:“沐雨你別害怕,有我在呢。”

他說這話的時候,看了一旁的聶無雙一眼,聶無雙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極其失落的神色。

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心上人撲倒另一個男人的懷裏,而且對自己幾乎視而不見,恐怕任誰都會感到失落。

不過,這可怪不得林沐雨,畢竟這是她前世的事,她根本不記得。肖遙算得上她唯一認識的異性,在她眼裏,也是她的男友,哪怕有名無實。

林沐雨緊緊依偎在肖遙懷裏,身體還在瑟瑟發抖,

肖遙輕撫着她的身體,乾咳道:“咳咳!那個……,沐雨,其實你應該謝謝這位聶大公子,要不是他捨身相救,你只怕已經被女妖帶到混元魔域去了。”

聶無雙立刻表示:“不必言謝,這倒是我應該做的。”

他嘴上這麼說,眼睛充滿期待地看着林沐雨,多麼期待她能夠轉頭對自己說聲謝謝。然而林沐雨並沒有任何表示,甚至沒轉頭看他一眼,依然緊緊依偎在肖遙懷裏。

肖遙衝聶無雙笑了笑,說:“聶大公子你可別見怪,沐雨很少與人接觸,而且又受到了極大的驚嚇,所以纔會這樣,等她情緒穩定一點就好了。”

“我當然不會跟芊芊計較……”

聶無雙正說着,頭頂上方傳來純元仙子的聲音:“老仙,你快把本仙子放開!你……你到底要作甚?”

肖遙與聶無擡頭一看,只見被無數樹藤纏繞住的純元仙子正被緩緩放下來,

“奇怪,楓林老仙怎麼會忽然幫我們對付純元仙子呢?”

聶無雙正感到納悶,一道人影閃現在了他們三人的跟前,肖遙扭頭一看,是一位發須雪白,滿臉都是褶子的老頭。

老頭雙眼深凹,手裏拄着一根歪歪扭扭的木杖,看起來怕是得有百八十歲了。

聶無雙見到老頭,臉色微微一變,立刻身形一閃,擋在肖遙與林沐雨面前,再一揚手,手裏多了一柄三尺長劍,他將劍朝老頭一指,厲聲喝道:“楓林老仙,你想如何?”

瑪了個蛋!

原來這就是楓林老仙!居然還敢來,找死麼!肖遙不敢怠慢,立刻催動震木之精,正欲出手。楓林老仙居然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畢恭畢敬地說道:“參見上仙。” 楓林老仙的舉動令聶無雙吃了一驚,

他轉頭看了看肖遙,壓低聲音問道:“肖遙,這……這是怎麼回事?”

肖遙也是微微一怔,隨即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想必這位萬年樹妖,是被自己給打服了。

不過話說回來,他尼瑪不服纔怪,畢竟,現在震木之精在老子手裏呢!

肖遙定了定神,挺着胸膛說道:“算你識時務!念在你迷途知返,過往造的孽,我暫時不追究你,但你若是再助紂爲虐,可別怪我老賬新賬一塊算。”

楓林老仙連連點頭,

“不敢!不敢!”

見楓林老仙對肖遙畢恭畢敬,聶無雙愈加吃驚,他又衝肖遙追問道:“我說肖遙,你到底對楓林老仙做什麼了?”

肖遙淡淡一笑,故作神祕地吐出了四個字:“釜底抽薪。”

“釜底抽薪?”

聶無雙聽得雲裏霧裏。

他實在有些想不明白,

要知道,楓林老仙乃是木仙元老,幾乎已經位列仙班了,即便是他,與楓林老仙相鬥也沒有必勝的把握,那麼肖遙到底對楓林老仙做了什麼,才能使得這位木仙居然在他面前如此誠惶誠恐。

他雖然很想知道,但見肖遙似乎並不想多說,也沒再多問,只是肖遙在他心目當中,又增添了幾分神祕。

肖遙擡頭看了看還掉在半空中的純元仙子,轉頭對楓林老仙說道:“你先把她弄下來吧。”

重生紅樓之環三爺 “是!上仙。”

楓林老仙將手裏的木杖朝着純元仙子一指,純元仙子立刻從半空中快速落下。

就在她的身體快要落到地面的剎那間,停住了,她的身體依然被密密麻麻的樹藤纏繞着,動彈不得,身體懸停在距離地面不過半米的空中,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她托住。

純元仙子怒不可遏,衝楓林老仙喝道:“楓林老仙!你這個混蛋!要是讓魔王大人知道……”

她話還沒有說完,楓林老仙將手裏的木杖朝她的身體一指,纏繞在其身上的樹藤立刻像蛇一般遊走,看起來似乎纏繞得更緊了,她立刻發出“啊!”的一聲慘叫,

與此同時,原本那張十分貌美的容顏竟然變得十分猙獰,不但雙眼血紅,而且張開的嘴角竟然露出兩顆尖長的血牙。

見此情形,肖遙不由得吃了一驚,

瑪了個蛋!

重生之異能閨秀 她這模樣,怎麼看起來有點像僵族呢?

這念頭剛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一旁的聶無雙驚道:“你怎麼會擁有僵族血牙!?”

純元仙子並未回答,只是大聲慘叫着,肖遙忙對楓林老仙說:“你別纏繞得她太緊,不能把她弄死了,我還有事情問她。”

“遵命,上仙。”

楓林老仙又將手裏的木杖朝純元仙子一指,纏繞在其身上的樹藤稍微鬆開了些許。

聶無雙走上前去,將依然被純元仙子握在手裏的木精石奪了過來,

隨即又伸出一隻手,一把抓住她的下巴,稍稍一用力,她不得不將嘴張開了來。

聶無雙盯着她嘴角兩顆血牙仔細看了看,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