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葉浩初,尹仙月等人走去了隊伍的最前面。

而走在尹仙月後面的齊案眉和霍有雪,頓時挨的葉浩初近近的,好像只有這樣她們才能有安全感一樣。

見此一幕的葉浩初,微微一笑。

然而,站在葉浩初後面的楊雪梨撇了齊案眉她倆一眼,自己總感覺這兩個浪蹄子對老葉有意思!

「哼!」

想到這裏,楊雪梨不禁對葉浩初冷哼了一聲!

「……」

這一下,葉浩初就有點懵逼了。

雪梨這娘們又怎麼了?本會長又哪裏得罪她了?

算了,不想了,女人嘛!總有幾天心情不好的時候!

葉浩初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你們幾人跟我來吧。」

說完后,徑直走入洞窟,進入後殿,隨後在後殿的最深處,發現了一處大裂縫!

「嘶~!」

「我的乖乖!」

眾人驚訝的看見眼前的這一幕,眼前的這個深淵可不是原先他們遇到的那些深淵能比的!

這道刀劈斧削般的巨大縫隙,正好位於瓶肩,由於山體歪斜,山縫便斜貫下去插入瓶腹的前端,裂縫上寬下窄,深處亂雲流動,古松倒長,從高處看下去目眩腿麻!

葉浩初自下仰望高處,則是峭壁聳立,似乎只要是山風稍大一些,便可輕易將瓶頸前端懸空的山岩從山體上刮斷。

這古瓶狀深裂開來的山體,就如此將斷未斷地懸了無數歲月,傾斜懸空的山體之下,便是峰林重疊的峽谷溝壑,無論從哪個方位來看,瓶山的山勢都是險到了極致!

這條大裂縫可以說自瓶山上部的瓶肩開始,切斷了半個瓶山,大裂縫的岩壁上岩石的顏色也逐漸變深,同遭都是垂人深澗里的紫藤,藤上生滿了奇花異草,石隙的泥土裏則滿是雜草。

在山陰一面的盡頭,那一部分是瓶頸和瓶肩銜接的地方,往上便是山巔瓶口,是一處終年不見日光的邊壁,各種叫不出名目的奇異植物卻是越來越多,顯得頗不平常。

葉浩初指了指深淵邊壁,笑道:「松枝藤蘿生得蒼鬱虯勁,更有奇珍異草為伴,乃是武將冢的墳脈。而元墓想必就在附近。」

所謂墳脈,在四脈秘術中都有提到。墳上植物的生長狀態俗稱「墳脈」。

「墳上草青青,棺中是弱冠」

這句話意思是說如果墳頭上的草又青又嫩,墓中所埋的肯定是年少夭折之人;

「墳頭草,生得雜,土下必有病亡人」

草色雜亂枯黃或光禿禿,那墳里葬的死者,一定是染病而亡;

那些曉勇善戰之人的陵墓附近,則多是蒼鬆勁草!

眾人對葉浩初心服口服,陳金水激動道:「既然咱們尋得了元墓位置了,我們趕快下去吧!」

「來人!準備繩索!」

尹仙月早已迫不及待了。

她此次前來的目的,便是看看元墓裏邊是否有赤丹神珠,如今費盡千車萬苦,她新月飯店又死了不少的棍奴,現在終於尋到元墓蹤跡,她再也無法多等了。

「是,主人!」

那兩個棍奴立刻應道,隨後他們兩人開始準備東西了。

很快,眾人就有驚無險的下到了深淵底下。

葉浩初下來后,看着前方的虎頭石門,吩咐道:「叫人把這石門推開!」

「你們幾個,把石門推開!」胡八一立馬招呼眾人。

幾個九門人走到門前,開始推門。眾人也是緊緊的盯着。一旦出現意外,他們便是衝上去。

胖子見眾人都有些緊張,忍不住的問道:「老葉,你說這石門後面不會有啥大恐怖吧?」

葉浩初自然知道胖子是什麼意思,笑道:「那你說呢?」

「這我哪知道!但按胖爺來說,裏面應該都是寶貝!」胖子小聲嘀咕。

隨後眾人看着逐漸被推開的虎頭石門。

「轟隆!」

幾分鐘后,虎頭石門被打開,一股極其詭異的陰風吹了出來。

把幾個推開石門的九門人嚇得趕緊退去。

葉浩初眉頭一皺,氣勢爆發出來,同一時間,眾人也立馬把槍端了起來。

然而,又是幾分鐘過去了,虎頭石門裏面卻是沒有任何動靜。

見狀,葉浩初招了招手:「安全,可以進去!」

「走,走,都快進去!」聽見葉浩初都這麼說了,窺視裏面寶貝的陳金水早就急不可耐了。

確認沒危險之後,眾人也都鬆了一口氣,拿着手電筒,往虎頭石門裏走去。

葉浩初拿出龍鱗匕首跟在其後,現在沒危險,可不代表裏面沒危險!

很快,眾人便是全部進入虎頭石門,到達了另一處地方。

「嘶~!」

眾人都是打量了一眼整個地方,隨後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得不說,相比前面的所有見過那些宮殿。眼前這個地方才是最壯觀,最震撼的!

待眾人點好火把之後,所有人都震驚了。

就連見過精絕古城和獻王墓里財寶的胡八一等人都瞪大了眼睛。

陳金水更是哆嗦個手,激動的渾身顫抖:「這……這……我不是在做夢吧?」

夢境,只是一個想法,絕不可能實現,而現在,陳金水這般認為,可想而知,眼前的這一切是有多麼的震撼!

即便是身價百億的尹仙月,此刻,也是瞪大了兩個漂亮的眼睛,微張嘴巴。

其餘的齊案眉霍有雪她們就更加不用說了,都呆在了原地。

在眾人眼下的,是一個金碧輝煌,滿地都是明器珠寶的巨大宮殿,比那無量殿大了不少,但又比天宮小了些許。

珠寶,明器等一系列名貴東西,多到擺滿了整個宮殿,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出金光閃閃,晶瑩剔透的光芒。

「發了,發了,哈哈,會長!」眾人那是一臉興奮,明器讓眾人忘記了先前的恐懼了。

「我就說吧!這後面絕對有寶貝,胖爺果然說得沒有猜錯。」

胖子說完瞅了葉浩初一眼,然後眼珠子就緊緊的盯着滿地的寶貝,再也離不開了。 ,

第577章

三個程序猿,感覺太刺激了,太有成就感了。

他們和宋三喜一起,同時按了ESC鍵,退出網路和程序。

宋先說的對,這很有儀式感。

隨著網路和程序的退出,所有的帳號,以及在境·外形成的相關虛擬地址,都消失了。

很多媒體網站、論壇什麼的,高層都感覺很震驚。

這特馬的沒派出記者啊,怎麼回事?

他們的網路技術組都懷疑,被人黑進來了。

但追查,什麼也查不到。

不過,高層還是高興的。

管他馬的黑不黑呢,這也算是事實中的事實,咱的單位工作能力還是很強的嘛!

三個程序猿,和宋三喜一起,愉快的享用了天賜大酒店的午餐。

各自帶著十萬塊,開心的回返公司,繼續他們的工作。

對宋先生,死心踏地。

那個女程序猿還說,下次有這樣的事情,宋先生一定通知我們啊,隨叫隨到,太刺激啦!

倆男的,也表示非常願意和宋先生合作,能學到更先進的網路技術。

宋三喜則笑笑,表示有機會的時候再說吧!

下午,他便去辦理永紅鄉特色葯種植產業的工商手續什麼的。

這個手續,在2010年,還是繁瑣的。

但,給張紅松打個電話,有他的安排,這事就真是好使多了。

到下午五點,一切搞定。

宋三喜暗自滿意,明天正式可以去永紅鄉,和鄉上籤約了。

簽約成功,馬上就能拿著土地合同,去謝青荷的信用社貸款。

貸款到手,先全力啟動對天星的競拍。

喜教父做事,就是這麼步步為營,水到渠成。

拿到手續之後,還和張紅松一起,單獨吃了個晚飯。

相談,甚歡,自是不提。

回家的路上,宋三喜還是給李正剛發了一條消息,挺簡短。

「李叔,我親叔,啥也不說了,咱心裡,記著呢!」

沒一會兒,李正剛回了條信信,倆字:「收到。」

宋三喜一看這簡短的回應,覺得有趣。

李叔,還是一個說話挺有內涵的人吶!

他,居然沒表現出親疏遠近,也沒透露什麼內幕,真內斂著呢!

但,宋三喜並不知道,這次事件,鬧的是相當相當的大。

天黑子,王文洪,一身的疲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