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戲又不是我導的。

收視率撲街了,你總不能怪我吧?

就算要怪,主要責任也不在我。

陸十三這樣想道。

陳墨和衛安靜也沒意見。

編劇和導演都說好,他們能有什麼意見。

確定了主要演員之後,後面就要正式開啟拍攝的準備工作了。

一部電視劇,在開拍之前,要做的準備工作還有很多。

除了劇本之外,還要準備演員的服裝,確定演員的造型,以及準備好拍攝需要用到的道具,以及場地等。

這些都需要時間。

好在,衛安靜雖然當影視公司老闆的時間不長,可她對自家公司的業務,卻是非常嫻熟。

道具?

馬上準備。

場地?

馬上預約。

演員造型?

馬上確定。

只是一個電話的功夫,衛安靜就將拍攝電視劇的前期準備工作給安排完畢了。

「因為這部劇是都市劇,道具和場景都是現成的,不像武俠劇仙俠劇,要做各種各樣的兵器,要做各種各樣的古代場景。所以,道具和場地這方面,準備好不用多長時間,大概一周內就能搞定。」

衛安靜一邊吃著陳墨帶過來的點心,一邊說道:「至於演員的定妝照,這個交給導演和編劇。我公司有專門的化妝師和服裝指導,讓導演和編劇去跟她們商量決定就行。」

「嗯!那大概什麼時候能開拍?」

「兩周之內就能開拍了。拍攝周期在三個月左右。後期製作要半個月,然後開個發布會,後面再宣傳宣傳,就可以上線了。」衛安靜說道。

「上線?我們不是在電視台播嗎?」陸十三疑問道。

「不上電視台,就在視頻網站上面播。」衛安靜搖頭,說道:「電視台的審核太嚴苛,而且流程比較長,宣傳也比較費勁,還不如直接深耕互聯網。現在這年頭,還有多少人會守在電視面前追劇的,都用手機電腦了好吧!」

陸十三想想也是,就沒再多說什麼。

陳墨倒是有些舉一反三的道:「那如果能夠爭取到電視台播放,我們依舊還是能賣網路播放權啊!能多一條門路總是好的啊!」

「電視台審核嚴格,流程時間太長。另外,我們這部劇一沒有大牌明星,二沒有流量明星,三還是小公司的小製作。大電視台是不會要的,小電視台又沒法賣多少錢,與其這耽擱那耽擱,還不如不整這些。」衛安靜解釋道:「反正只要電視劇還算可以,保本是OK的。」

「嗯。」陳墨點點頭,隨後又看向陸十三,淡淡道:「聽到了沒有?督促你手底下的人,給我好好乾!還有,那些在集團里還沒有正式工作的,全給拉過來當龍套。」

「知道了。」陸十三應了一聲,可心裡卻很不舒服。

丫的,這表演變臉呢!

對那衛安靜一副和顏悅色,心平氣和的模樣。

跟她說話,就兇巴巴的,甚至兩句話沒說完,還要掐她脖頸,弄死她。

簡直了。

難道她就不是女人嗎?就不需要呵護嗎?

非得做你的女人,你才能溫柔對待?

陸十三心裡很不是滋味,可以說是怨念十足。

可同時又下定了決心,要好好改變自己。

至少,先把穿衣打扮的品味給提高。

看看那衛安靜,臉上的妝容乾乾淨淨,沒有半點花俏。穿著也很素雅,緊跟時尚潮流,又不顯得妖艷,再搭配那精心整理過的髮型,簡直就跟電視劇里走出來的女主角似的,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都沒有死角。

再看看自己。

雖然不再像以前那樣濃妝艷抹,但化妝技術一般般,什麼腮紅啊,打陰影啊,眼妝啊,都沒有。把臉蛋塗得再白,又有什麼用!

陸十三打定主意,等衛安靜公司那邊的化妝師過來之後,就過去討教討教,學學怎麼化妝。

穿衣打扮的話,這個反倒簡單。

多看看韓劇那些女主角的裝扮,學著她們打扮就成了。

亦或者學學衛安靜,以及明雨卿,項採薇那些人。

畢竟陳墨這廝就好這口。

通過觀察那些跟他相處得很好的女孩的著裝打扮,再照著她們的打扮,來打扮自己,這不就正中陳墨的胃口么!

陸十三不求陳墨能像對待衛安靜項採薇那樣對待她,只求這廝不要動不動就掐她脖頸,說要弄死她就行了。

到了這個時候,陸十三早就沒了以前當蛇幫大佬時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氣勢了。

纏綿-強歡成性 那時候,她就是個流氓頭子,可以為所欲為,根本沒人敢招惹她。

當時的狼幫虎幫青龍幫,跟蛇幫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她做蛇幫大佬舒服得很,完全不用擔心這個擔心那個,只需要「橫行霸道」就成。

直到碰到了陳墨。

陸十三並不後悔自己做的選擇。

要是當時沒有答應陳墨金盆洗手的話,那迎接她的只有兩個結果。

一,坐牢。

二,被之前得罪過的人給撕碎。

所以,能得到這個結果,陸十三慶幸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後悔呢! 兩周后,電視劇就正式開拍了。

陸十三作為投資人,又是第一次參與電視劇拍攝,自然要緊跟現場。

免得到時候電視劇撲街,被陳墨給賴上。

不管怎樣,她都要盡心儘力才行。

當然,陸十三進了片場,第一時間找的不是導演,也不是編劇,而是化妝師和服裝道具組,讓她們教教自己如何化妝,怎麼打扮。

誰知道,等陸十三化完妝,再換上時尚麗人的服飾時,導演和編劇驚為天人,非要讓她當女主角。

陸十三哪裡會拍戲,更不想跟自家的小弟一起演戲。更更主要的是,這戲裡面,男女主角是有吻戲的。

這是陸十三最沒法接受的。

她可是蛇幫大佬,是三墨集團的總裁,跟下屬一起拍戲,還要拍吻戲,這多尷尬啊!

「陸小姐,你的性格和氣質非常符合這個角色。如果你答應出演的話,效果絕對會更好。」導演李光明看著陸十三,笑呵呵的,語氣和善,看起來對她非常滿意。

「我沒演過戲,而且工作還很多,一整天忙得很,沒那功夫。」陸十三擺手拒絕。

「那陸小姐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們劇組可以配合,等你有空的時候,我們再拍攝你的戲份和鏡頭。」李光明越看越覺得陸十三跟這部戲的女主角很契合。

演技先不說,但陸十三和顏值和氣質,絕對要強於原本定下的女主角。

「我什麼時候都沒空,我不演戲。」陸十三再次拒絕。

李光明滿臉遺憾,也不好再勸。

假假陸十三也是總裁,哪裡是他能夠勸得動的。

正在這時候,衛安靜走過來了,她顯然聽到了兩人的對話,走過來張嘴就對陸十三說道:「陸總,我覺得你可以試試。」

陸十三汗顏。

她以前只想當流氓,現在只想當總裁,真沒有逐夢演藝圈的想法。

「不用了,我不演戲。」

「試試看吧!」衛安靜上下看了陸十三一圈,說道:「你的條件很不錯,恰好又適合這個劇本,工作就先交給秘書去辦,實在沒法推掉的工作,我們劇組也會配合你的,耽誤不了你。」

「不不不,我不會演戲。」陸十三連連搖頭。

「陸總,我做電視劇,可不是沖著賠錢去的。」

衛安靜表情認真地說道:「這部劇投資只有三千萬,預算比較緊張。按照我們劇組規劃,是要把大部分的錢,用在服裝,道具,以及場景上面。至於演員,演員的演技當然很重要,但也並不需要出神入化,只要鏡頭和台詞導演說OK,那就沒問題。這幾個擔當主演的人,形象都在及格線以上,但還不夠驚艷。陸總你就挺不錯的。」

陸十三滿臉無語。

這平時也沒這麼多人誇她啊,今天突然圍過來一群人,誇她形象好氣質佳,非讓她去當明星演戲……她要有這個潛質的話,幹嘛還當混混這麼多年。

早就去當大明星了。

「我給陳墨說說,把你的工作暫時先交給別人。」衛安靜說著,就打給了陳墨。

當衛安靜掛斷電話后,陸十三的手機就響了。

陳墨打來的。

「陸十三,為了收視率,也為了三墨集團,演個戲很難為你嗎?」

「我不會演戲。」陸十三嚷道。

「就試試唄!要是導演說你不行,你就是想上場我也不讓啊!」陳墨說道。

我和相公都重生了 「不試,這裡面有吻戲,你讓我跟下屬演吻戲,這不是存心讓我難堪么!」

陳墨想想也是,便又道:「那換個男主角,五十萬片酬以下的男演員,你挑個鐘意的。」

「不要。」陸十三斬釘截鐵地拒絕。

「大姐,這部電視劇我可是投了兩千萬啊,你別給我找麻煩成不成。演戲嘛,就逢場作戲,拍個吻戲有什麼,也就輕輕碰一下,意思意思罷了。要是拍得過火了,我還怕過不了審了。」陳墨說道。

「你投了兩千萬,我也投了一千萬的好吧!」

「你那一千萬是三墨集團的,是你自己掏的腰包嗎?」陳墨停頓了一下,又道:「陸十三,你該不會還是個那啥吧?」

「哪啥?」

「就……就是你交過男朋友嗎?」

「當然……」陸十三語氣頓時弱了下來,「沒有。」

顧總說的我愛你 「沒跟男人kiss過?」

「你問這個幹什麼!」陸十三隻覺得自己臉上仿若火燒。

陳墨也沒追問,而是語重心長的說道:「拍戲而已,看開一些,先試鏡,看看導演怎麼說再說。萬一試鏡之後,導演不喜歡你的表演呢,那你跟我扯這些,不是白費功夫么!」

陸十三想想也是,而且心中也有了主意,頓時點頭答應。

陳墨樂呵呵的掛斷了電話。

「我答應了,不過我沒學過表演,不會演戲,只能盡量去做了。」陸十三回頭,對衛安靜說道。

「先試鏡吧!」

衛安靜領著陸十三,去見了導演和編劇。

角色合不合適,她這個製片人說了不算,導演和編劇說了才算。

只要導演覺得OK,就沒有問題。

導演李光明笑著給陸十三遞過去一個台詞本,說道:「陸總,您在劇中的角色,是個刁……脾氣比較火爆的千金小姐,這裡頭有幾句台詞,您給來一段?」

陸十三看了一下台本,覺得台詞也沒有什麼難度,這就開始念了起來。

語氣……當然用的是平時說話時候的那種口氣了。

甭管台詞是什麼語氣,反正她沒學過表演,也不會演戲,就只會用自己平常說話時候的口氣。

這下,導演編劇包括衛安靜,都知道她不會演戲了吧?

只要他們說自己不行,那陳墨也沒有話講。

聽完了陸十三的台詞,導演李光明和編劇陳戶山都瞪大了眼睛,一副錯愕的樣子。

「再來一段?」李光明試探性的問道。

「可以。」

陸十三很爽快地答應了,再次開始念台詞。

一段台詞念完,陸十三呼出一口氣,笑盈盈地看著李光明和陳戶山,說道:「我表現得怎麼樣?」

「好,表現非常好!」編劇陳戶山率先叫了起來,瘋狂鼓掌。

「啊?」陸十三愣住了。

「陸總,我就說這角色跟您很合適,看了這段表演,我更加堅信,由您來飾演女主角,是再好不過的人選了。」導演李光明也是情緒激動,對陸十三滿是讚賞。 陸十三都驚呆了。

她就是把台詞隨便那麼一念,這就合適了?

難道這份劇本,還是為她量身定製的不成。

不能夠啊!

這下完了啊!

「我……我根本就沒演技……」

「陸總,你是我見過最有靈性的女人,如果您不做生意,去做演員的話,肯定會紅。」李光明說道。

「……」

陸十三對這種彩虹屁,向來是嗤之以鼻的。

但此刻,卻是有些無言以對。

正當她琢磨著怎麼推辭的時候,手機鈴聲又響了。

拿出來一看,果然是陳墨。

再看衛安靜那邊,剛放下手機,顯然是剛剛跟陳墨打完電話彙報情況。

「聽說你試鏡通過了,導演和編劇都很滿意。」陳墨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我就是隨便演的,這導演和編劇有問題,你說他們會不會是敵方派來的細作。」陸十三立即解釋道:「我隨便念兩句台詞,他們竟然都拍手叫好。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

「他們都是衛安靜的人,可以信任。」陳墨說道。

「那你什麼意思,該不會是真的想讓我演戲吧?」陸十三道。

「試鏡通過了,導演和編劇都說你好,那就由你主演了。」陳墨頓了頓,又接著說道:「陸十三,這電視劇我投了兩千萬,公司還給你掏了一千萬。你要是讓我這三千萬打了水漂,那可就不僅僅是讓你拍戲這麼簡單了!」

「你……」

「放心,只要你好好拍戲,我不會虧待你的。」陳墨也不給陸十三辯解的機會,說完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姓陳的,你等等!」陸十三叫道,然而電話那頭早已傳來忙音。

「導演,我要推薦一個人,他要是不演,我也不演。」陸十三氣沖沖的對導演李光明說道。

……

確定了新的男女主角之後,劇組正式開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