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很符合華夏人的特性,畢竟,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可是為人之道啊!

俗話說,誰會那麼無聊,沒事找事呢?

「咳咳,好了,對著女生耍橫,這不是男人所為,快給我停下。」

劉若龍看不過眼,乾咳兩聲阻止,那個男生這才在狠狠瞪了那兩個女生一眼后,退了回去。

不過這麼一來,就算事情最後平息了,但卻讓劉若龍覺得面子丟大發了。

可不是嘛,這才剛剛懟上呢,自己這邊的人就已經開始窩裡橫了,這要是傳出去,肯定會被人笑掉大牙的。

但事情既然不發生都發生了,那麼自己這個做老大的,就務必要想辦法將負面影響降到最低,把剛剛丟掉的面子統統都給找回來!

只是,劉若龍想的太天真了。

如果對方是個普通人,興許最後會服軟,甚至還會給劉若龍賠禮道歉。

但,對方是林飛,那就不一樣了。

凡是認識林飛的人都知道,他最擅長的事情,也是最喜歡乾的,就是扮豬吃老虎,最後狠狠地將對方的臉給打腫。

很顯然,劉若龍的臉還沒有被打,所以按照林飛的行事風格,劉若龍的臉距離被徹底打腫的那一刻,不遠了。

「林飛~」

孟菲驚叫一聲,掙脫了劉若龍的魔掌控制,忽然如同乳燕入懷般撲到林飛的懷裡,並且緊緊抱著,那小鳥依人般的模樣,立刻惹得旁邊一眾男性同胞嫉妒不已,恨不得自己就是林飛,能夠被校花孟菲給緊緊抱著,光是被那兩團驚人柔軟給擠壓著的爽感,也夠刺激的了。

林飛也是男人,而且還是個血氣方剛的正常男人。

被一個如花似玉、身材火辣勁爆的大美女這麼緊緊抱著,能沒反應嗎?

如果真的沒有,那才叫真正有問題呢!

「菲菲,別怕,有我在……」

強忍著體內早已沸騰不已的氣血,林飛柔聲安慰道,作為一個男人,他自然要保護身邊的每個女人,這是他的天職!

不過,林飛這個自認為理所當然的舉動,卻徹底讓劉若龍妒火中燒,頃刻失去理智。

「卧槽,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

劉若龍低頭看了一下四周,剛好發現右邊不遠處有一根不知誰丟在那兒的小板磚,立刻跑過去撿起來拿在手上,接著一個轉身順勢一扔,搬磚立刻像一顆剛剛發射的子彈般,呼嘯著劃過半空,朝著林飛的面門砸去……

「啊?林飛,小心!」

孟菲反應最快,也被這一幕給嚇到,當即驚叫著大聲提醒林飛。

劉若龍其他的小弟也被正在半空中飛行的這塊板磚給嚇了一跳,但旋即卻是顯得一陣興奮不已,甚至有人還趁機起鬨,狂喊狂叫起來,給劉若龍吶喊助威。

不過那兩個女生卻是一臉擔憂,可能是因為她們都把林飛當成金城武,出於迷妹的心理,不想林飛受傷,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神情。

但是,她們這次學聰明了,不會再想上次那樣做的太明顯,免得被其他人發現,少不了挨訓。

「嗯,知道,菲菲,別怕,一塊爛磚頭,奈何不了我。」

誰料,林飛連頭都不回,眼看著板磚就要砸到他了,卻依舊一臉淡定,還反過來安慰起孟菲來。

孟菲急到不行,看著眼前那塊板磚似乎越來越大,就連呼嘯著的聲音都能聽到,她突然間也不知從哪裡冒出的勇氣和力氣,猛地抓住林飛雙臂,作勢就要推開。

林飛知道孟菲的意圖,感動之餘,卻是立刻一個反手回來按住孟菲,淡淡一笑說:「菲菲,真的請放心,如果我連一塊磚頭都高不定的話,還有何面目做人?」

話是這麼說,但也要看是那一種磚頭不是。

一個正常人,按照常理來講,又怎麼可能敵得過一塊正在半空中高速運動著的板磚呢?

即便是個高手,在對方出其不意的情況下,你想躲真的很難!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林飛是鐵定要挨這一記板磚的時候,林飛忽然出手了。

只見,他依舊是逼格十足,頭也不回,而僅僅往後伸出左手,姿勢慵懶至極,一點都沒有驚慌的意思。

接著,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林飛那隻看似隨意伸出的左手,竟然一下子就把剛好飛來的板磚給精準無比地接住,並且還是用拇指和食指夾住,一切看上去都那麼地自然,就好像一點威脅都沒有這般。

「什麼?不可能!」

「他……他是怎麼做到的?」

「徒手接板磚,神人啊!」

「絕了,居然連頭都沒回!」

頓時,一大片眼鏡紛紛落地,驚呆了眾人。

尤其是劉若龍,那神情簡直就跟見了鬼似的,滿臉不可置信……

(本章完) 劉若龍頓了頓。

「飛哥,能不能給我看看那視頻,剛才沒看太清。」

林飛聞言眉頭一皺,這小子想看自己給他看的視頻,難不成有什麼陰謀?

不過自身實力才是根本,也是他林飛自信的所在,因此自然不怕他耍什麼花招。

「喏,給你。」

林飛把手裡丟給劉若龍,一副滿不在意地樣子。

「多謝飛哥!」

劉若龍手忙腳亂地接過手機,嘴裡還小聲說著,不過在其低頭的瞬間,眼中卻流露出一抹凶光。

但劉若龍萬萬沒想到的是,他自認為隱藏的很好,但終究是沒有逃得過林飛的眼睛。

不過林飛只是冷冷一笑,並未將其拆穿。

劉若龍打開手機里的那條視頻,再次看到這段清晰無比的監控錄相,他暗自叫苦不迭,後悔自己做事不小心,竟然把把柄落在林飛手上。

不過,也僅僅如此了!

忽然他眼中凶光一閃,手指快速閃動想要點擊刪除。

「快了,就快好了!」

劉若龍心中暗喜,看來姜還是老的辣,自己只是略施手段就讓林飛這傢伙中計,看來日後對付他還要用智取啊。

如此想著,他手上的動作更快,然而就要點擊確認刪除的千鈞一髮之際,忽然覺得手指一麻,接著便動不了。

原來是林飛見他眼中凶光閃爍,猜測出他的想法,所以早做了打算,在關鍵時候射出一道白芒限制其身體動作。

感受到自身的變化,劉若龍一驚,知道這可能是中了林飛的道,不過眼看成功在即,他怎麼甘心放棄?

只見劉若龍一咬牙,眼中光芒大震,低吼一聲,整個手臂突然突破束縛,重重地點在『刪除』二鍵!

接著,頁面上顯示刪除成功,數據清空。

見自己成功刪除證據,劉若龍忽然哈哈大笑,面容猙獰。

「哈哈,林飛你沒想到吧,百密一疏終究是讓我得手了,現在我看你沒了證據還怎麼要挾我!」

一旁的林飛從他手裡拿過自己的手機,見他得意的模樣也是輕輕搖頭嘆息。

「怎麼樣?後悔了吧,和我斗,林飛你還是再回到幼兒園學上幾年吧!」

看他如此瘋癲,林飛又是嘆息。

劉若龍見林飛如此平靜,似乎覺得哪裡有些不對。

「林飛,你為什麼不生氣,不憤怒?」

似乎沒見到林飛應有的反應,劉若龍有些不自在。

林飛則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他,接著把手機頁面調到相冊一頁,隨後找到最近刪除,再點擊確認恢復。

當林飛把這一切展示給劉若龍時,頓時讓其眼睛瞪得如牛眼一般大,接著更是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啊啊啊,我不甘啊!我他媽怎麼就忘了還有雲相冊恢復這一茬!」

劉若龍大吼大叫,悲傷的像是死爹死媽了一樣。

「怎麼樣,現在你老實了吧?」

林飛看向劉若龍,不過眼中寒光閃爍。顯然也是動了殺心。

其實這也難怪,自己屢次給他機會,沒想到這劉若龍卻不懂得珍惜,既然如此那也怪不得自己心狠手辣。

如此想著,不過他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看著劉若龍。

「你……說吧,你到底想怎樣。」

劉若龍徹底絕望了,他已經發現自己無論如何努力都不是林飛的對手,還不如老老實實按照他的要求做。

暗帝的禁寵 林飛聳聳肩,不置可否。

「我還是剛才那句話,要是不想讓李佳藝知道這件事,立馬刪除那張帖子,並且當眾宣布這是個誤會!」

終於,劉若龍垂頭喪氣,算是徹底服軟。

他拿出手機,登陸學校網站賬號,隨後當著林飛的面刪除了那張點擊已經超過了一百萬的帖子。

做完這些事後他小心翼翼地看向林飛,生怕他不滿意。

林飛點了點頭,示意他接著做。

一旁的李佳藝見二人低估半天,劉若龍還一副情緒極不穩定的樣子,心中不免有些焦急。

大牌寵妻是辣妹 他走上前去,看向劉若龍。

「若龍老弟,你趕緊讓林飛給我下跪啊,怎麼還嘮嗑起來了呢?」

聽了這話劉若龍心中苦澀,看了看一旁已經意識到什麼的小月一眼,最後沖李佳藝開口道。

「佳藝老哥,現在有點小麻煩,今天的事就當個誤會吧!」

「什麼?今天的事當成誤會?」

李佳藝聽了這話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著劉若龍,心道這傢伙腦子是被驢踢了嗎?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要說這事誤會?

他忍不住仔細看了看劉若龍,見他沒什麼變化才不可置通道。

「老劉你是不是被林飛洗腦了啊,要不就是有什麼難言之隱,要是真的如我所料,你告訴我,我們哥倆兄弟同心其利斷金,一起解決了!」

李佳藝這話豪氣干雲,聽得在場不少人都暗自佩服。

劉若龍心中苦笑,自己的確是有難言之隱。

不過要是真的告訴了李佳藝,恐怕到時候就不是哥倆兄弟同心其利斷金,而是哥倆為愛相親相殺,反目成仇了。

因此為了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這事還是不要告訴李佳藝為好,只是這樣的話只能暫時聽林飛的話了。

接著劉若龍搖頭道。

「佳藝哥,今天林飛是不可能向你下跪了,你就當這是誤會吧!」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今天你得把話說清了!」

李佳藝忽然臉色陰沉,他原本興高采烈地過來想要接受林飛下跪道歉,沒想到這個關鍵時候卻出了這事。

「這……」

劉若龍也不知該說什麼是好,不過他已經下定決心,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林飛把自己給李佳藝戴綠帽的事說出來。

農家喜事之旺門佳婿 最後他露出一副決然的神情,猛地沖眾人喊了一聲。

「諸位,今天這事是個誤會,林飛不會下跪道歉,大家散了吧!」

此話一出,全場寂然。

今天這事是個誤會?

「卧槽,老子在這裡看了半天戲原來是個誤會?」

「姓劉的你開什麼玩笑,你今後是不是不在京城大學混了?」

果然,片刻之後就因為劉若龍的話就引起了一陣喧囂。

今天這事由於太過勁爆竟然吸引了幾千人前來觀看,原本還算寬敞的籃球室此刻被擠得水泄不通。

然而此時因為劉若龍的一句話徹底沸騰起來。

(本章完) 劉若龍臉色發苦,他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

原本以為今天林飛是必跪無疑,奈何人算不如天算,自己的把柄竟然落在他的手裡。

不過想想自己給李佳藝戴綠帽的事要是被他知道的後果,頓時讓其感到一陣不寒而慄。

別看李佳藝現在和自己稱兄道弟,可他知道那傢伙一旦火了絕對是翻臉不認人的主。

記得前不久因為一名同學得罪了他,後來竟被其施展手段生生逼退學。

雖然自己身後也有些勢力,但卻不是李佳藝背後李家的對手,自己要真和他反目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因此,這也更堅定了他將這件事給隱瞞到底的決心。

「各位,我說了這是個誤會,你們還在這裡幹什麼?都散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