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床是由石頭製成的,其表面卻異常的光滑,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粗糙。

這樣的舉動是為了和安皓軒商量接下來的對策。

而隔壁的艾德森,抓著欄杆就死盯著安浩軒和達里奧,在那裡說一些他聽不清的話。

「我們要不再和那個叫艾德森的人多多交流一陣子,我覺得他的口中應該可以獲取很多的情報。」達里奧把臉扭向安浩軒那邊,對他說。

「的確,在我們這個地方了解的事情多的,而且還經常和我們交流的,就只有艾德森他一個人了。」安浩軒也覺得這個人可以提供許多珍貴的情報。

兩個人達成一致,他們一起轉到艾德森的方向。

正好艾德森此時已經冷靜了下來,他詢問著,「你們為什麼會被抓到這個地方來?這種問題我還從來沒問過你們。」

此後,安浩軒便把他的真實經歷給說了出來。他和自己的同伴乘著白鯤來到了這裡,被襲擊了。

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已經被關在了這個房間裡面。

「你們可算是太冤了,竟然這樣就被抓到這種鬼地方來,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艾德森閉上了眼睛,微微搖晃了幾下腦袋。

進到這裡面的人都不會有什麼好的下場,這是艾德森所得出來的經驗。實際上在這個地方的人是各種各樣的都有,甚至可以說,因為犯錯而進來的人少之又少。

絕大部分還是因為違抗國王的命令,因此被關了進來。

——如上便是艾德森對安浩軒和達里奧解釋的事情。

了解了情況后,他們對這個地下管理所的認知又有了加深。

不過這又引發了安浩軒的另一種思考,既然呢,這個國王像艾德森說的那麼強大,為什麼還會有這麼多的人敢於違抗國王的命令。

這就說明了國王在相當一部分人的心中是完全沒有什麼好印象的。

在這個地下管理所每一個房間,彼此相隔了幾米遠,這樣也是為了防止兩個房間里的人互相傳東西。

安浩軒走上前去,靠在欄杆的前面,他與艾德森相對視。

「其實我一直想知道艾德森你是怎麼懂得這麼多的?一直以來,我們對於這個地下管理所的了解都是來自你的描述。」

「你什麼意思?懷疑我嗎?」

「當然不是這樣的,只是很好奇你為什麼能懂這麼多?」

然後選將身子扭一扭,發現四周除了艾德森沒有一個人會跟他們搭話。不僅如此,其他人就如同丟掉了靈魂一樣,癱坐在床上面一動不動。

「我?我為什麼知道這麼多?原來只是這種問題啊,那我就現在告訴你們吧。其實我在幾年前就已經進來了,在這個地方待的比較久。也不是一直會被關在某個地方,在這期間我也被調走了好幾十次,見到過不少的事情。」

聽完艾德森的這番話過後,安浩軒備受震驚,他完全意想不到,艾德森竟然在這裡待了這麼久了。

而縱觀下去,在這裡恐怕他是沒有朋友的。他一個人孤獨的在這裡活了幾年,安浩軒就不明白了,支持他繼續將日子過下去的動力是什麼?

安浩軒帶著自己的疑問,準備問艾德森本人。

艾德森聽到安浩軒的問題之後,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哀傷。他的眼神有些躲閃,將頭稍微挪動了一點。

隨後他才正視著安浩軒,道:「你想知道為什麼我可以忍受住寂寞,一直待在這裡嗎?」

「我在聽,請你接著說。」

「一切,都是為了我的妹妹啊!」艾德森將頭仰起,緩緩道來。

安浩軒:「妹妹?她是發生了什麼意外嗎?」

艾德森從袖子里拿出來一張紙條,上面寫滿了奇奇怪怪的符號。他告訴安浩軒,每想念一次妹妹,就會在上面畫一個符號。

安浩軒遠遠看過去,發現那裡竟然寫滿了!不僅如此,他可是找盡了所有的空隙,以至於現在完全無法支持他繼續寫下去了。

「這個國王有一個很瘋狂的目的,他想要長生不老,然後一直統治這座島嶼。但這終究是一種想法,直到那一位鍊金術師到來之前,都是這樣。」

安浩軒問:「那後來呢?你的意思是後來一切都改變了?」

艾德森告訴他,事實的確如此。後來,有一個鍊金術師被綠茵之地流放,他陰差陽錯地順著河流來到了這座島嶼。

當然,他和你們的經歷一樣,同樣被炮擊了。

當國王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他不平凡。

甚至,國王只是看了一眼,就認出了那人的鍊金術師的身份。

在那一天,國王竟然破例把關進地下管理所的人給放出來了。而放出來的人,正是那一位鍊金術師。

此後,鍊金術師一直都在國王的身邊。貌似就是他,在一直為國王嘗試著煉製長生不老藥水。

經歷了許多的嘗試,許多的失敗,鍊金術師發現年輕的女子的頭髮之中似乎有一種神奇的物質,可以用來研究。

此後,國王就像瘋了一般開始全島搜尋年輕女子。

而艾德森的妹妹,就是因為這樣子被抓走的。當時艾德森就在旁邊,他親身體會到了國王那壓倒性的強大,完全打不過國王。

也正是如此,艾德森因為攻擊國王被抓進地下管理所。儘管,他並未傷到國王分毫,而自己都被國王打得半死不活。

——艾德森的話語之間,夾雜著絲絲哀怨。

安浩軒就此聽完了艾德森訴說曾經那段不堪回首的記憶。

他注意到,當艾德森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原本管理所那些死氣沉沉的人,都突然轉頭過來看向艾德森。

安浩軒可以發現,那些人個個都是怒目圓睜。

「說的好!那該死的國王,搶走了我的女兒!」

「還我姐姐!」

此後,管理所之內洋溢著大家的埋怨。

安浩軒在內心感嘆,這所謂的國王,原來連大家的信任都沒有取得。 原來凰瀾的目標是李明月,等到凰九厲反應過來,那暗鏢已經直直的朝著李明月身邊襲去,李明月則放大了瞳孔,

在那千鈞一髮的時刻,說時遲那時快,凰九厲伸出手臂一下子擋住了那暗鏢,只是那暗鏢卻進入到了他的血肉里。

「哈哈哈————」

凰瀾發出一陣笑來:「真是沒想到啊,九王爺竟然有如此的胸襟,為了救一個女人也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王爺!」

李明月淚眼婆娑,扶著凰九厲的身體,那暗鏢深深的扎進凰九厲的手臂,足足有幾寸,如今凰九厲的衣袖上都是血,將李明月嚇了一跳。

「凰九厲,你可知我的劍上有劇毒,就你現在這個樣子,我輕而易舉就能讓你死!」凰瀾道。

「廢話那麼多……」凰九厲捂住自己的手臂,他現在感覺渾身使不上力氣,全身也如同被螞蟻叮咬一樣。

凰瀾:「呵,我看你還蠻橫多久!」

凰瀾拿起劍揮舞著,凰九厲則持劍抵擋,只是他渾身無力,眼前也開始出現了白花,手上揮舞劍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鏘~」

凰九厲手裡的劍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凰瀾則順勢而為,拿著劍直直的沖了過去,他現在很興奮,異常興奮,想到凰九厲就要死在他的劍下,他就興奮的不得了。

從小身邊的人都將他和凰九厲攀比,他自知自己愚笨,什麼都比不上凰九厲,但是他卻一直都在努力,可是換回來的卻還是旁人的侮辱。

「夫子誇獎了又怎樣,還不是在九弟後面……」

「這次表現的很好,只是你還需要繼續努力,九厲可一直都在你前面的。」

「你怎麼什麼事都做不好,你看凰九厲,你要是有他聰明一半,你母后就不會在這冷宮裡,你要記住,太子必須是你的,不然你母后死不瞑目。」

於是乎,母后死後,他便更加奮進了,他費盡所有心機,將一舞女獻給了皇帝,又收買了宦官,在皇帝面前說些凰九厲的壞話,更請來了巫祝,說凰九厲是天煞孤星,打算以他的兵力去謀朝篡位。

他謀劃了多年,這一次他終於要親手殺了凰九厲了,殺了凰九厲,殺了父王,然後當皇帝。

他現在已經在期待自己當皇帝以後的事情了。

「母后,兒臣馬上就要當皇帝了!」凰瀾興奮的手持著劍向凰九厲刺去。

「王爺!!!」在李明月的叫喊中,一把劍橫在了凰九厲面前,擋住了凰瀾刺來的劍。

在李明月驚愕的眼神中,尹無雙愣了一眼凰九厲:「我還以為王爺大婚之日逃婚來幹什麼呢,原來是捨不得美嬌娘啊!怎麼,戰無不勝的王爺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

李明月攙扶著凰九厲道:「王爺為了救我中了毒,姑娘不要責備王爺,都是我的錯!」李明月說著便拿手帕擦著眼睛的淚水。

尹無雙看了一眼凰九厲手臂上的傷口,竟然傷的那麼深,一個堂堂王爺竟然為了救一個女人將自己搞成這副鬼模樣,這女人還真的是個禍害。

「你還真是個禍害!」尹無雙譏諷著李明月:「把我老公扶到一邊,照顧好他,我要開始裝逼了!」

又看著面前的凰瀾,翻了個白眼:「力氣如此的小,你那劍怕是還沒有我的重吧!」

「你就是尹無雙,你不是……」凰瀾有些看不透。

「我猜你是想說,你不是跟我一夥的嗎,怎麼會站在凰九厲身邊,」尹無雙搖搖頭:「喂喂喂,誰願意當你的棋子啊,我嫁給凰九厲也可以實現榮華富貴,而且我老公那麼帥,我才不願意當你這個醜八怪的棋子呢!」

凰瀾惡狠狠的說道:「你……你難道就不怕我誅你九族?」

「你說啥呢,弟弟,」尹無雙掏掏耳朵:「誅連九族?那你去誅吧!」尹無雙想想凰瀾的話就想笑,她那個尹府,待她連狗都不如,她早就想讓她們無家可歸了,這愚笨太子還真襯了她的意。

尹無雙強忍著自己的笑意,她好像看到尹天荷和尹青山無家可歸,流落街頭的樣子了。

實在是忍不住了,尹無雙便哈哈大笑起來,那可真的是好玩啊。

看到面前的尹無雙根本不把他當回事,凰瀾徹底怒了。

「瘋女人,今日就讓你人頭落地——」凰瀾怒一聲,拿著劍向尹無雙身邊襲去。

尹無雙則微微閃身,一腳將凰瀾踢倒在地。

這武丹還真不錯,一顆就能讓她有這樣的能力。

待凰瀾想要站起來之時,尹無雙則快速的伸出腳踩到了凰瀾的後背上,讓他無法站起來。

「弟弟,你這武功水分還真大,要是不用這種下作手段,一百個你也打不過凰九厲吧!」尹無雙嘲笑著,不知不覺腳上的力更加重了。

「你這個瘋女人,我可是太子,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了!」

「我好氣啊!您竟然威脅我,」尹無雙抬起腳大力的在凰瀾的身上踩了幾下,就差沒在他臉上踩了,這凰瀾還是長的丑,要是長的帥,她真的想在他臉上啪啪踩幾下。

「瘋女人,瘋女人!」

尹無雙拿著劍抵在凰瀾的咽喉上:「你再說一句,信不信我讓你一劍封喉,你信不信,我就這麼輕輕一揮,你的喉嚨就會彭的噴出血來,一會兒你就會全身衰竭而亡,好不好玩?」

「你……」

凰瀾立刻閉上了嘴,他現在還不想死。

「把凰九厲的解藥拿來!」尹無雙伸出手:「解藥交出來,給你留條小命!」

「沒有,那是玉恆花的毒,是蠻族的毒,我只有毒沒有解藥!」凰瀾語氣很平淡。

「什麼!」尹無雙又將劍抵住了凰瀾的脖子:「你敢說沒有,我讓你現在就斃命,而且還讓你死的特別慘!」

叮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