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塔影並非他物,赫然就是李浩然封竅內的青銅塔。

「我靠!這都能行……」

看著喚出塔影的狗蛋,李浩然心神一動,覺得他對於狗蛋和青銅塔的功用,似乎還不了解。當下也不去勸阻狗蛋,徑直退後了一步,他要看一看,狗蛋到底如何來殺巫蠻祭祀。 第四百二十章殺雷戰

「哼!區區一個魂體,竟敢和老夫叫囂!也罷,老夫正缺魂力,若是抓了你,煉化融合,也抵的過老夫的損失,或許老夫還能夠更近一層!」

巫蠻祭祀看著眼前的狗蛋,身上的氣機一動,化作了一張大網,徑直越過了前方的狗蛋,將李浩然禁錮在了原地。

這張大網乃是天地元氣之力聯合古蠻之力形成的一種束縛之網,李浩然越是掙扎,束縛他的網越是縮小,讓他不敢有半分的動作。

「老匹夫,為何要困住我?莫非你以為憑藉你武將的修為,還對不了我?」

李浩然愣了片刻,這才開口喊道。

前方的巫蠻祭祀冷冷一哼,沉聲說道:「若是普通蠻武,我豈會畏懼!你既然連我的七色香都擋得住,想必你肯定有更為厲害的毒物,我若不妨,待會兒你趁機用毒的話,老夫豈不是便宜了你!」

言罷,巫蠻祭祀也不多說,那枯瘦的大手化作了一隻利爪,朝著前方的狗蛋抓來。

這一爪之中,帶著一股令人畏懼的精神之力,更有一股來自於武將的強大威壓和意志。這股力量,更是讓空氣變得粘稠起來。

咔嚓!咔嚓!

院落的地磚在巫蠻祭祀契機引動之下,寸寸斷裂,從碎裂的地磚內生長出了一根根的藤條植物,這些植物化作了一座天地囚牢,將李浩然和狗蛋困在了內中。


這種囚牢李浩然以前見過,不過兩者並不相同。

眼下巫蠻祭祀施展下的這一座,透漏著一股生機之力,且整個囚牢都是由藤條構成,且還帶著一絲淡淡的綠色光芒。


這是一種劇毒植物!

「冥頑不靈的傢伙,可真是讓人惋惜啊!」

狗蛋冷冷說著,抬手將他手中的那道幻影拋上天空,雙手忽地捏了一個劍訣,輕輕的點在了巫蠻祭祀抓來的大手指上。

砰!

狗蛋如同幻影一般,在劍指接觸到巫蠻祭祀的時候,他化作了一道空氣,讓巫蠻祭祀從他的身上穿過。

強大的力量,打在了空氣中,引起了陣陣氣爆,狂猛的空氣,吹的李浩然如同歪倒的葫蘆一般,搖搖晃晃的四處行動。

「鎮、封、殺!」

巫蠻祭祀先是一愣,接著正待他轉身,再一次施展精神之術,要攻擊狗蛋的時候,狗蛋的聲音如同是天道之音一般,響徹在這個院落裡面。

三個字如同炸雷一般,迴音久久。

聲音響起,懸浮在空中的青銅塔影嗡然一震,忽地從踏底之下生出了一個漩渦,漩渦中出現了無數透明的頭,這些手將空氣攪動,徑直朝著巫蠻祭祀纏去。

這一切發生在瞬息之間,巫蠻祭祀才剛剛走出兩步,整個人就被這透明的小手抓住,接著他愣在了原地,那一雙泛著濃濃殺意的眼睛裡面,更是漸漸的失去了光華。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力量……我……」

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的李浩然,忽然發現巫蠻祭祀的靈魂正被一點點的從巫蠻祭祀的體內拉出。

狗蛋的手始終掐著劍指,且他的眼中也始終看著巫蠻祭祀。

就這般,巫蠻祭祀在一陣陣的吼叫聲中,被徹底的拉扯進入了青銅幻影之中。

砰!

失去靈魂的巫蠻祭祀到底身亡,沒有了任何的氣息。

懸浮在空中的青銅小塔忽地一震,跟著狗蛋也在眨眼之間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束縛李浩然的天地之網,在失去巫蠻祭祀的控制之後忽然消失,唯獨囚困他的囚牢還在,不過這個囚牢已經失去了靈氣。

嗡!

「……這麼快就吞噬完畢了……」

李浩然活動了一下手腳,剛剛來到巫蠻祭祀身前時,他體內一震,不由失聲說道。

狗蛋的效率也是極高,竟在進入封竅之後的幾個呼吸之間,將巫蠻祭祀的殘魂絞碎,補全了巫典。

轟!

也在這個時候,院落周圍的牆壁轟然碎裂,一道剛猛的電光將院落內的藤條囚牢絞碎。

「大膽,鳶尾!你竟敢暗殺我部祭祀!」

雷戰的聲音如同炸雷般的在略顯驚訝的李浩然耳中響起。

抬頭之時,李浩然這才發現, 一醉婚迷

且在這些人的對面,雷戰冰冷的看著李浩然,眼中帶著一抹必殺之意。

「我就說,巫蠻祭祀為何會突然到來!原來這是計謀啊……顯然,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就想要幫你除掉我……我明白了……」

李浩然毫無畏懼的看著周圍的一切,淡淡的說著。

雷戰如此動靜,只要不是聾子,自然不會發現不了這裡的事情。 我是高手 ,一定不會任由雷戰胡來。

這也就是李浩然的底氣。

聽著李浩然的話,雷戰冷冷一笑,沉聲說道:「死到臨頭,還不自知!來人,將他給我拿下,若有反抗,殺無赦!」

冰冷威嚴的聲音響起,周圍近千人的蠻族士兵和強者,身形一動,就要朝著李浩然這邊殺來。

「住手!」

正在此危機時刻,圖部和鄭普緩步走來,在他們身邊還跟著一個頭緒花白得的老者。這個老者穿著一身破舊的衣服,身上沒有半點的氣勢流露出來。

話音落下,眾人紛紛扭頭看去,待他們看清是圖部的時候,也都停了下來。

雷戰露出了一抹奸計得逞的壞笑,看著圖部說道:「怎麼?阿公你想要包庇他么?我們可是親眼所見,他殺了巫蠻祭祀的!」

「是啊,阿公!鳶尾殺了祭祀大人,這個仇咱們必須得報啊!」

「我可以作證!」

「我們都可以作證!」

接著,周圍的士兵你一言,我一嘴的說著。

看著眼前目露寒光的雷戰,圖部一嘆,他沒有看其他人,而是帶著一抹惋惜的說道:「這樣做值么?」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雷戰聽的一愣,眉頭微微皺起,心中泛起了一抹不好的想法,而他的雙手,則是悄然放在了腰間的刀柄之上。

圖部見此又是一嘆,眼中泛著一抹不舍:「暗害奇彩,勾結魔族,妄圖剷除部族阿公……雷戰啊!雷戰!你做的這些,對得起我么?對得起生你養你的雷電大部么?你太讓我失望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了!不錯,我是陷害了奇彩,也答應了落雲大部的要求,可我沒有勾結魔族!我親愛的老師,你不覺得你的問題很幼稚么?我雷戰是註定要成為帝王的人,你卻要將我禁錮在這個池塘裡面,我不甘心啊!」

雷戰身上氣勢勃發,一躍超越了武侯,達到了武王的實力。

且他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讓周圍所有人都覺得泰山壓頂一般,稍微軟弱一些的人,已經忍受不住跪在了地上。

不過,雷戰的這股威壓,並未給李浩然照成任何的壓制,也沒有影響到圖部他們。

「你隱藏的可夠深的!怎麼?你這是要直接殺了我么?」

圖部感受著雷戰身上的氣息,心神一動,立馬知道以往雷戰恐怕是隱藏了修為,今日徹底釋放出來,無外乎是要殺他奪權,以武震懾人心,藉此機會殺掉一切他不喜歡的人,將雷電大部握在手中。

雷戰點了點頭,他看著圖部,眼中帶著一抹火熱的殺意,手中的刀已經慢慢的抽出:「不錯!殺了你,我就可以得到我要的一切!」

相對於李浩然來說,雷戰更想要殺的還是圖部,這才是他真正的敵人。

圖部搖頭一嘆,並未在說話,而是扭頭看了眼身後的白須老者,以古蠻之力行了一個大禮。

「他是誰?」

見到圖部行禮的李浩然和雷戰,心中同時響起了一個聲音。

相比李浩然的震動來說,雷戰則是心頭莫名的一慌,他有一種感覺,倘若此刻不逃的話,定在也走不了了。

可他又不知道這股恐慌來自於哪裡,眼前的老者么?可雷戰並不認為來源於此……


「我明白了!」

白須老者開口說道,他的話如同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的聲音一般,聽在人的心中,讓人有一種舒服的感覺。

話音落下,雷戰心頭一跳,正要轉身之時,白須老者身形一晃,一掌印在了雷戰的胸口。

砰!

一股元竅破裂的聲音響起,雷戰體內忽地飛射出了無數道彩色的光芒。而雷戰更是在這股力量之下,徑直軟到在地,獃獃的看向了空中,嘴裡面不斷重複著:「為什麼……為什麼……」

將雷戰一掌廢掉之後,老者身形一晃,化作了一道白光,沖入了九霄雲團之中。

周圍的眾多蠻族身體一輕,紛紛抬頭看向了空中,心中泛起了一抹濃烈的慌亂和震驚。

而李浩然更是看的心神巨震,他不由喃喃說道:「他到底是什麼修為?」

「我給過你機會,你卻沒有給我機會!」

圖部走到了雷戰身前,看著已經失去支撐的雷戰,沒有任何猶豫的抬手一揮。

轟!

雷戰的身體一顫,被這股力量轟成了爛西瓜。

「雷戰圖謀不軌,有違祖訓,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今日我代部族祖輩,施以滅刑!……如今大部危機來臨,爾等可願可我剷除部落毒瘤,還我雷電大部安寧……」

接著,圖部抬頭看著周圍跪了一地的蠻族士兵,沉聲說道。 第四百二十一章荒淵啟,魔道開

「我等願意追隨阿公,還我大部安寧!」

眾多將士紛紛抱手,恭敬的喊道。

圖部見此哈哈一笑,徑直朝著前方走去,在走過眾多將士的時候,在前方的空中飛來了十幾個人,這些人從空中落下,徑直跪在了圖部身前:「啟稟阿公,雷戰的親信盡數絞殺!」

聽著這幾個人的話,場中眾人心頭一涼,他們這才發現,原來圖部先前的話,不過是試探之話,一個個暗暗慶幸,幸好自己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好!這些人都受了雷戰的蠱惑,讓他們平安回家吧!」

圖部一笑,接著說道。


這個時候,鄭普已經來到了李浩然身邊,他告訴李浩然,阿公圖部派出了兩個武侯級的強者,外出截殺前來的落雲侍者,還派出了五個武侯去了荒淵。

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李浩然心情輕鬆了許多。

噠!噠!噠!

此刻,天色已經徹底的黑了下來,可雷電大部之內卻是燈火通明,在內寨之外的道路上,傳來了一震馬蹄聲。

馬蹄聲頗為急促,讓剛剛安靜下來的眾人,不由心頭一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