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尼瑪得多恐怖啊。

所幸不是敵人,不然自己還真就危險了。

姜超直接把手機給許如風看了,許如風也是一臉懵逼。

“我,我爹還沒死?!”

李青雲跟着就站了起來。

“不可能!當年老許的墓穴乃我親自點的,他下葬那天我也在場!怎麼可能是老許?!”

李青雲也有些激動了,當年的幾個老兄弟死的都差不多了,如今得知許長生還沒死,他能不激動嗎?

姜超又把手機遞給了李青雲,李青雲看了之後也是十分高興,可很快,他又破口大罵了起來。

“媽的,這個老許在搞什麼鬼,明明沒死爲什麼這麼多年都不來找我?躲起來一個人逍遙快活他怎麼想的?”

肯定要不爽啊,當年李青雲和許長生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兩人聯手不知道殺過多少妖魔鬼怪。

如今許長生還活着居然不找自己敘舊。

體會過這種感覺嗎?

身邊的朋友一個接着一個的死去,李青雲終日閒着沒事,最終只能跑去閉關xiū liàn。

以他的修爲,根本不需要xiū liàn了,既成不了仙,也不會馬上就死,還有個幾十年活頭呢。

太枯燥了!

許葉雯則是沒什麼感覺,打小她也沒見過自己的爺爺,如今得知爺爺還沒死,或者是死了之後又活過來了,她心裏反而覺得怪怪的。

姜超沉聲道:“許老家主應該是將自己煉化成屍妖了。”

李青雲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氣,表情變得極其複雜。

“他,他堂堂玄門正宗,養蠱一脈的嫡傳繼承人,既然將自己煉化成妖魔?!胡鬧!”

生氣。

非常的生氣!

明明就是人,爲了多活幾年居然把自己弄成這德行。

什麼狗屁玩意兒?!

難怪不來見我,他是不敢來見我!

姜超淡淡道:“李老家主息怒,並非所有妖魔都是壞的,人分善惡,妖魔也有好壞之分,許多地仙修行後都是爲了得到成仙,倘若他們作惡多端,又豈能成仙呢?”

這倒是,凡事都有兩面性,不能因爲他是妖魔鬼怪就一概而論,否則未免也太扯淡了。

李青雲雖然收起了怒火,但還是沒有什麼好臉色。

“可惜,可惜了呀!以老許一生所攢下的功德,死後就算成不了天神,高低也能去地府混個陰神噹噹啊,同樣是位列仙班,他怎麼就那麼想不開呢?”

宮三元要是聽了這話肯定會給他一記電炮飛腳。

你特麼以爲我沒許諾過他陰官職位?

我就差跪在地上求他啦!

他自己不樂意啊!

姜超大手一揮道:“行了,雖然救了雯雯的不是許老家主,但至少不是我們的敵人,我們現在應該加強對雯雯和霸霸的保護,不能讓她們落入敵人之手。”

本來就是,與其擱這兒磨嘰許長生,還不如好好商量應對計策呢。

說到這裏李青雲又一下站了起來。

“那霸霸現在會不會有危險?!不行,我得趕緊過去!”

姜超淡淡道:“李老家主多慮了,三眼和羅漢都在公司,老鬼和冥王也在,另外還有一個蘇小小,如此陣容,即便是李老家主也攻不破。”

“況且我們公司還擁有木頭的木神天國,只要有這個在,輕塵公司宛若銅牆鐵壁。最重要的是,黑衣人剛纔已經打草驚蛇了,現在絕對不可能採取任何行動。”

李青雲一愣。

“木神天國?!聽說這玩意兒一旦支楞起來就算陽火值高達5萬的頂級高手也無法攻破啊,沒想到木頭居然把這個藏在了你們公司,這什麼時候的事兒?!” 的確,即便王天祥已經死了,但他的光輝仍然照耀着輕塵公司,代代不息。≌

木神天國有多強?

這麼說吧,只要姜超不同意,那就是用挖掘機挖,這房子都不會倒,不僅如此,裏面還擁有各種各樣的機關能進行反擊。

裏面大到牆壁地板,小到桌椅板凳,裏面沒有一樣是不帶機關暗器的,這些可不是普通的機關。

暗器上都刻畫着符咒陣法,一旦開起來分分鐘就能要人命。

很牛逼噠!

“這事兒怎麼也得有二十年了吧,我也不大清楚,但木神天國絕對是輕塵公司最終極的保障。”

原本姜超有想過將戰場定在蘇洲,最好就在公司門口,這樣就能利用木神天國產生最大的效果。

可想了想又不對。

姜廣天也不是傻子,打仗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他怎麼會同意戰場在蘇洲呢?

後來將地點定在牛頭山姜超也算是滿意,雖然自己佔不到便宜了,但姜家和黑衣人也佔不到便宜。

那就行了。

咱們憑實力幹吧,誰贏了算誰牛逼。

“那等三天後咱們出去了,必須得把霸霸和雯雯保護起來啊。”李青雲說道。

姜超還是點頭。

“這是當然了,到時候直接然讓她們住在公司,另外我再調5名陰氣值在6000以上的妖精來保護她們,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姜超想的很清楚,只要給她們留個保護符就行了,當她們身在公司時受到攻擊,那些機關便會自動保護她們,簡直超牛逼。

許如風是放了心,可李青雲還有些耿耿於懷。

“讓妖怪來?這,這靠譜嗎?只聽說過妖精害人的,哪裏有妖精保護人之說?”

姜超不以爲然道:“當然有啊,李老家主在陝溪可能遇見的不多,但在東北地區也是有很多保家仙的,凡人給他們供奉,他們保凡人一家太太平平,安居樂業。”

能不能發大財啥的還是得看個人命理,但起碼不會出太嚴重的禍事。

平安纔是福。

李青雲皺眉道:“怎麼可能?你這不胡說八道麼?妖族都是xiū liàn以求成仙,不做壞事就謝天謝地了,怎麼可能做好事呢?”

姜超實在和他沒話講,李家的術法自成一脈,祖師爺是李淳風,術法法門中有武術、道術、主要還是風水術。

但有關出馬的就不多了。

八爺非她不可 出馬也就是出馬仙,有了修爲的妖族利用凡人的身子行善積德,有關這事兒李青雲是聞所未聞。

“你隨便找個朋友問問吧……”姜超無語道。

虧你還是一代宗師呢,就沒聽過南茅北馬?

南邊主要是茅山道術,北面主要是出馬仙。

李青雲的表情也有些奇怪。

“我,我的朋友都死光了……”

說着,李青雲還有些失落,當然失落啦,看着自己的朋友兄弟一個個地死在了自己的前面,這種感覺相當操蛋。

許如風開口道:“許老家主,小超說的都是真的,可能你在陝溪生活聽說的少,但出馬仙在東北地區還是很有名氣的,妖族中也並非都是邪魔,好妖還是存在的,這點不可否認。”

如此,李青雲還是選擇了相信。

也是,畢竟這世界大了去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也有很多。

“那行,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時候不早了,我先休息去了,對了,振海呢?”

姜超說道:“李家主不放心霸霸,所以睡在了公司,沒大事兒。”

“嗯。”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 皇海,上空。

因爲牛頭山是華夏最最東面的地方,如果按照陸路線路走的話要繞好大一圈。

反正都選擇飛了,那還不如直接跨海飛行,除了風大一點外別的也沒什麼。

“癩子,聽說你能用金剛蠱弄出zhà dàn來?真的假的?有這麼牛逼嗎?”朱鵬問道。

馬癩子躺在老鷹背上,用手撐着腦袋,架起了二郎腿,懶洋洋道:“我不告訴你,你上次想打我,我都記得。”

朱鵬也是暴脾氣。

“靠!這麼點破事你給我記到現在?!是不是男人啊!?太小氣了吧?”

馬癩子搖頭道:“不是,我是小男孩,我還沒成年呢,誰想打我,誰罵過我,我都記得清清楚楚,等你老了看我怎麼收拾你,我不騎在你頭上撒尿纔怪!”

朱鵬將手伸向了別在腰間的殺豬刀。

“有種你再給我說一句!”

馬癩子斜眼道:“有種你瞎嚇唬我一句,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扔海里去餵魚?聽說你不會游泳啊。”

朱鵬頓時心道不好,馬癩子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真要是把自己整死在這兒,自己可沒處伸冤吶。

“誰說我不會游泳?那都是外面的人瞎傳的。”朱鵬語氣緩和了許多。

馬癩子也見好就收,沒有將嘴賤的天賦發揚光大。

“哎,聽說你以前殺的人加起來得有三位數了?說說唄,都是爲什麼殺人呀?”

朱鵬不以爲然道:“年輕時不懂事唄,佔着點理兒就不饒人,脾氣也不好,一個不小心就經常dǎ sǐ rén。”

“你現在還小,可不能像我當年似的知道了嗎?世界上每一條生命都是珍貴的,我們在沒有得到地府授權的情況下,不能隨便將其殺害。”

馬癩子笑道:“那你殺豬地府還給你發許可證了?殺豬不算殺業嗎?”

朱鵬來興趣了,說道“殺”,這可是他的強項啊。他往老鷹被上一坐,要是能燙壺酒和二兩花生米就完美了。

“這你不懂了吧?殺業的本質其實是殺人,殺畜生雖然也會有殺業,但不是很大,爲什麼呢?”

“因爲但凡畜生,皆屬畜生道,這是三惡道之一,今生能被我殺,說明他前世幹壞事了呀,這是業報。”

“還是那句話,有因必有果。我刀法精湛,一刀斃命,也不會讓他們太痛苦的,趕緊消了業障好立即投胎。”

“而且我殺豬又不是殺着玩的,百姓們吃了我的肉,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可是行善積德呢。”

馬癩子不解道:“你說的一本正經,那你賣注水肉乾什麼?”

本章完 這事兒連姜超都不知道。№

那馬癩子是如何得知的呢?

當然是冥王啦。

每次冥王偷吃朱鵬的肉,都發現是注水肉。

注水肉對人體可是有很大的危害的。

首先是降低了肉的品質,不潔淨的水進入動物的肌體後會引起機體膨脹性的破裂,導致蛋白質流失多。肉汁中的生化內環境及酶生化系統遭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壞,使肉的屍僵成熟過程延緩,從而降低了肉的品質。

注水後易造成病原微生物的污染,肉面水質含病原微生物加上操作過程中缺乏消毒手段,因此易造成病原微生物的污染。

注水肉對人的潛在危害很大。不法分子往豬肉裏注入的往往是污水,並混入物質,使豬肉裏的纖維組織變性,不但肉質不好,易腐爛,口感差,而且營養價值大大降低。

還有一些屠宰戶經常使用舊農藥噴霧器給豬肉注水,而噴霧器裏的農藥殘留明顯。因農藥殘留濃度較小,吃了注水肉後一般不會立即中毒,所以往往被許多百姓所忽略。

注水肉這玩意兒除了能給賣肉的帶來利益以外,對買肉的老百姓沒有任何好處。

朱鵬一愣,臉上抽了抽。

“你放屁呢?!老子早就痛改前非了好嗎?我堂堂屠龍大仙,你居然說我賣注水肉?!你從哪兒聽來的!”

這個事情要是處理不當,被姜超知道了自己可就倒黴了啊!

姜超向來注重輕塵公司所販賣的產品質量,在這上面是不允許出任何紕漏的。

像馬癩子賣的字畫,或者王天祥以前做的棺材啥的,有點偏差其實都沒事,問題不大的。

但餐飲部和醫療部這兩個部門,姜超時不時地就會對產品進行抽查,一旦發現有問題直接開除,不會留半點情面。

如今馬癩子這麼說,豈不是等於要整死自己嗎?

馬癩子一臉不屑道:“咋的?敢做不敢認?你還是男人嗎?真是太慫了。”

看這解釋,朱鵬忽然不覺得馬癩子在信口開河,他仔仔細細地想了想。

最終還是搖頭。

入暮知歸途 “不可能!除了留給冥王吃的肉以外,對外銷售的肉我不可能幹這事兒!”

“老子一生什麼大風大浪沒經歷過?!我佔山爲王的時候你小子還沒出生呢!我怎麼可能爲了這點錢做違背良心之事?!”

馬癩子笑道:“還就是冥王告訴我的,怎麼?你都知道他準備吃你哪些肉了?”

畢竟肉鋪裏那麼多肉,朱鵬怎麼知道哪些會被冥王偷吃呢?

這可是個大問題。

朱鵬不以爲然道:“冥王懂個屁,他肯定挑最肥的,最重的。與其讓他出去偷吃,還不如我請客了呢。”

“不過他的胃口實在太大,我多打點水進去,能讓一頭豬的重量多三成,這樣他怎麼吃都夠了。”

“雖然注水,但我注的都是陰陽無根水,對冥王的修爲也是有很多好處的。”

“媽的,沒想到他得了便宜還賣乖,以後注點狗屎給他吃,草。”

馬癩子起身看了看下方,他們已經飛過了海域,下方是陸地,他們的目的地也快到了。

“喂,你這趟過來幹嘛的?”馬癩子問道。

之前去炸姜家祖墳,張順爻的天眼好歹還能幫幫忙,如今他們去設置陷阱,朱鵬似乎幫不上任何忙啊。

朱鵬也是皺起了眉頭。

“你蠢啊,姜家本來就不是好惹的,如今又加了一個黑衣人,他們強強聯手,董事長能想起來去設置陷阱,他們就想不起來了?”

“明白地告訴你吧,我是朱元璋的後人,雖然我不懂算命,但我懂打仗。他們肯定會這麼做,所以我們等會兒可能會遇到他們的人。”

馬癩子還真沒想這麼多。

“那怎麼搞? 總裁的暖心寶貝 就憑咱倆肯定打不過他們啊,要不我們現在回去吧?把大家都喊過來。”

馬癩子歲數不大,即便天賦極高,但經歷的事情還是太少,想事情根本沒有朱鵬這麼全面。

朱鵬冷笑一聲道:“滾吧你,輕塵公司的任務完成率從來都是百分百的。”

“你動動腦子想想,董事長想要安排陷阱,於是就派了我們兩個來,那麼姜廣天和黑衣人也想設置陷阱的話,會派誰去呢?”

馬癩子都快聽迷糊了。

“我他媽怎麼知道?!我要是連這個都知道的話,我豈不成了他們的人了?!”

朱鵬無語道:“他們肯定也會派手下的人去啊!所以真正牛逼的人是不會去的,這麼說你明白了吧?”

馬癩子一愣,緩緩地點了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