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妮子竟然將難題甩給了自己,這是故意的吧?

葉風一陣無語!

……

德蘭心情大好,她自認為找到了一個絕世難題,甩給了葉風,這下肯定能讓她很是為難一陣子了,到時候,也許他自己放棄了,主動讓自己走了呢?

走出房間,到了樓下,跟柳如煙等人接觸了一下。

「蘭蘭,快來吃點水果!」

柳如煙看見陳蘭下來,便招呼了一聲,她們剛從水果園裡採摘了一些葡萄過來,還特別的新鮮。

德蘭點點頭,走了過去,坐在沙發上吃了起來,這一吃,頓時就滿嘴清香,頓時讓她捨不得放下了。

「這個葡萄味道……為什麼和外面的有很大區別!」

德蘭忍不住問道。

「這個啊,是小風他培育出來的,使用的是秘法,和一般的肯定不一樣了!」

柳如煙笑了笑,「這些事情你應該知道的,可惜你沒有恢復記憶。」

一提起記憶的事情,德蘭的興緻並不高,不過眼前這個水果的味道,卻是讓她有點著迷,乾脆一直吃了起來。

「別著急,除了葡萄還有別的呢,芒果,菩提,你都隨便吃,都是不要錢的!」

柳如煙看著陳蘭的樣子,笑了笑,說道。

「他這裡怎麼什麼都有,全是吃的!」

陳蘭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要說起這個啊,還是因為你帶來的福氣呢!」

柳如煙大腦一轉,忽然說道。

什麼?

因為我?

德蘭一陣懵逼,有點疑惑。

「之前咱們村子只搞蔬菜的,還是你說,想要吃點水果,讓小風在村子里種植果樹,這不,他就種植了,才有了後來的這些水果,我們也是因為你才吃到的!」

柳如煙的話雖然說的簡單了點,但意思全都表達了出來,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在說:葉風因為對你的寵愛才研究的果樹。

這話一出,德蘭吃著葡萄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

「怎麼不吃了啊!」

柳如煙笑了笑問道。

「沒什麼,我想出去走走!」

德蘭忽然覺得在這個別墅里,一直都有自己的印跡,即便她想不起來,但旁邊的人都會一個一個的告訴她,讓她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行啊,要不我陪你過去吧!」

柳如煙也一口答應了下來,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走走吧,反正村子就這麼大,沒事的!」

德蘭婉拒了,然後便獨自一人走出了屋子。

「不用管她!」

柳如煙剛準備跟在後面看看,卻被葉風給攔住了,直接說道:「讓她一個人出去走走吧!」

「她這個情況就沒有什麼辦法了嗎?」

柳如煙忍不住問道,她看著陳蘭的樣子,實在是不習慣,要是長期這樣下去,那還得了?

「辦法是有,如果她不願意,那也不行,而且任何辦法都是有兇險的,最好的辦法,是讓她不再抗拒這個事情,記憶是封不住的,但她自己不想記起來,那誰也沒有辦法!」

葉風淡淡的說道,「再給她一點時間吧!」

「那好吧!」

柳如煙也沒有辦法了,葉風都這麼說了,那就說明確實沒有辦法了。

……

德蘭一個人走出了別墅,在村子里四處轉了起來,雖然還想不起來這村子的情況,但她為人聰慧,堂堂教會聖女,又是又修為在身,自然也不怕什麼。

不過走出去之後,村子里的人看到她,一個個的都走上來搭話,還特別的熱情,搞得她也很是尷尬。

到處走著,很快便到了一個魚塘里,正有一個女子在餵魚,樣貌還很出眾。

「蘭蘭,你怎麼自己一個人跑出來了啊?」

陳美霞一陣意外,連忙問道,雖然她現在不負責搞這個養殖了,但也經常過來幫忙照看一下。

「你是……美霞姐,對吧?」

德蘭仔細的想了一下,她這點記憶還是有的,便問了一句。

隱婚100分:神祕老公不見面 「對的,我是!」

陳美霞點點頭,臉上帶著笑意。

「這裡都養的什麼魚啊?」

德蘭走上前,看著池塘里的魚游來游去,便問道。

「就是普通的鱸魚、鯽魚還有草魚!」

陳美霞隨口說道,「晚上我帶一條鱸魚回去,你肯定喜歡吃!」

「你怎麼知道?」

德蘭見她說的那麼肯定,便隨口問了一句。

「這還用說嗎,以前啊,你最喜歡吃的就是鱸魚了,一開始魚苗剛長大的時候,你每餐都做鱸魚的,當時你偶爾還來廚房幫忙呢!」

陳美霞笑了笑,說道:「還讓小風每天過來捕魚,當時啊,搞得葉風滿身都是泥,笑死我們了!」

這話一出,德蘭一陣無奈,看來她不管走到哪裡都避不開這些話題啊。

「怎麼了?」

陳美霞看著蘭蘭的樣子,便擔心的問了一句。

「沒事,我……我先走了!」

德蘭說了一聲便轉身走了,沒有在這邊停留。

這一次,她沒有在村子里溜達,而是直接去了石頭山,這大山裡,總沒有人再說了吧!

想到這裡,她順著山路走了過去。

石頭山和以前已經大不相同了,沿著水泥路走,是一條坦途,可以一直走到半山腰上,沿途還修建了花壇,種上了風景樹。

「好美的話!」

德蘭看著黑金玫瑰花,忍不住讚歎道。

「姑娘,你是來旅遊的嗎?」

這時,一道聲音在背後響起,德蘭回頭一看,卻是一個她不認識的人。

「是啊,過來玩玩!」

德蘭點點頭,隨口說了一句。

「這花你可要好好看看,名氣大著呢!」

那女子也是笑了笑,說道。

「好啊!」

德蘭點點頭,她能看的出來,眼前這人似乎不認識她,不過這樣更好,也免得這人再說起她以前的事情,到時候就不好了。

「對了,為什麼在這個村子里還能種植這種鮮花啊?」

德蘭一時好奇,便問了一句。

「是這裡的村長發明的,是為了一個人發明的吧,反正是叫黑金玫瑰!」

何玉華隨口說道,「這傢伙簡直無所不能,真的是絕了!」

又是葉風?

德蘭一陣無語,真是無孔不入啊,走到哪裡,都能聽到有人在誇他!

「那你在這裡是做什麼的!」

德蘭索性將話題扯到了別的地方。

「我啊,來研究香水的,正好可以給你試一試!」

何玉華說完,便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金色瓶子,說道:「這是我們做完實驗之後的成品,你可以看下!」

香水!

德蘭接過來,將信將疑的噴了一點在身上,頓時便有一股清香傳來,還特別的好聞。

「好香,這個香水名字叫什麼啊?」

德蘭好奇的問道。

「叫做有毒香水!」

何玉華隨口說道,「它是我們思蘭研究院研究出來的!」

啥?

德蘭一時沒聽清楚,問道:「什麼研究院?」

「思蘭啊,思念的思,蘭花的蘭!」

何玉華解釋道,這還是前兩天葉風剛命名呢,雖然她不知道代表了什麼,但老闆這麼叫了,她自然也不反對。

思蘭……

這……

德蘭一陣無語,這傢伙,還真的是無處不在啊,本以為躲到山上來,能抹滅他的痕迹,現在看來,是痴心妄想了!

將香水遞給了何玉華,便又走下了山。

她知道,自己想要找一個清凈之地是不可能的了,這石頭村的每個地方,都有葉風留下的痕迹,壓根抹不掉。 第745章

德蘭逛了一圈,乾脆放棄了掙扎,回到了別墅里。

「看完了?」

葉風看著她的樣子,便知道,這一路她所得到的消息恐怕都不是她想要的,但偏偏她得不到想要的。

「我只是隨便走走而已!」

德蘭丟下一句話,剛走了幾步,忽然想到了什麼,道:「你別忘記了我跟你說的,三天你想好了給我一個答覆!」

「你堂堂聖女真願意主動的留在這裡?」

葉風對德蘭的話,還是有點不大相信的。

「只要你願意將其他的人全都遣走,我有什麼不樂意的?」

德蘭滿不在乎的道,似乎只要葉風完成她說的要求,就願意留下來,不過她是斷定葉風不會這麼做,那麼多女人,葉風又怎麼可能願意全都遣走,就留下她一個?

但凡是個正常人,也不會願意的。

葉風看著德蘭的背影,忽然笑了笑,這丫頭,還真的是天真,真以為她說什麼,自己就必須考慮?

或許,蘭姐是忘記了自己現在什麼身份了!

笑了笑,也走了進去。

到了晚上的時候,柳姐忽然敲開了葉風的房門,走了進來。

「柳姐,你這可是主動的羊入虎口,可別怪我不客氣哦!」

葉風笑了笑,走過來,拉著柳姐的手,壞笑著說道。

「幹嘛呢,我有正事說呢,別動手動腳的!」

柳如煙白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有什麼正事不能白天說啊,大晚上的,咱就該做點成年人該做的事情,浪費這大好的夜色美景做什麼!」

葉風一本正經的說著,讓柳如煙有種無法反駁的感覺!

這傢伙……說起這些話來,倒是一套一套的,這別墅里有多少女子都是被他給騙著了,可真的是油嘴滑舌。

不過柳如煙一想到,自己也是被葉風給騙了,頓時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好了,好了,別鬧了,我是真的有事來!」

柳如煙按捺著身體的異樣,將葉風的手給抓住了,不讓他亂來,說道:「我今天聽到你和蘭蘭說的話了!」

「什麼話啊?」

葉風不解的問道,他此時只有一個念頭,哪裡還顧得上去想和蘭姐說過什麼話。

「還能什麼話,蘭蘭是不是跟你提了一個要求,說讓我們全都離開別墅,她就願意留下來?」

柳如煙白了一眼,沒好氣的問道,這麼重要的事情,葉風居然什麼也沒有跟她們說。

「這個你還真的信啊,就是她亂來的,我又不會答應!」

葉風笑了笑,說道,「你也不用把這個放在心上!」

「那怎麼行呢!」

柳如煙正色道:「我們都知道這是蘭蘭在沒有記憶的時候說的,但我們要做的,不就是幫她恢復記憶嘛,既然她有這個要求,那我們就全都搬出去,到時候,你和蘭蘭兩個人就住在這裡,就能好好的幫她恢復記憶了!」

嗯?

聽到這話,葉風一陣無語,這也太暖心了吧!

為了幫蘭姐恢復記憶,這些人竟然都願意集體搬出去。

「你不用這麼看著我,這是我們大家商量之後的結果,大家都願意做出點犧牲,讓蘭蘭早點恢復記憶!」

柳如煙認真的說道。

「可這樣的話,對你們太不公平了!」

葉風也將手放開了,沉聲說道,「蘭姐對我的確很重要,但你們也是一樣,我不想放棄任何一個人!」

「傻瓜,又不是讓你放棄我們,你敢放棄,我們還不答應呢!」

柳如煙用手指頭戳了一下葉風,沒好氣的說道:「我們只是暫時離開而已,反正村子里想找個住的地方,那還不容易嗎,夏夢和思思、小花正好要忙飯店的生意,正好讓她們都回到天海,剩下的人要麼在村子里住,要麼在縣城住,不都可以嘛!」

這麼一說,好像也對!

「村大隊部還能住幾個,距離這裡又沒多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