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樣東西緊俏,還在鞠子洲意料之中。

但,他是怎麼也沒想到,自己製作的豆乾竟然賣不出去。

這東西,他做了不少,也帶了不少。

原是想多賣一些,順帶着推廣一下大豆的新吃法的。

於是他售賣時候,極力想眾人推薦這種商品。

甚至,還實行了免費試吃。

不過大部分人在完成了免費試吃之後,一面對豆乾的口感和味道讚不絕口,一面又絕對不買。

這就讓鞠子洲很意外。

有一些看得出很喜歡吃豆乾的老者,也只是詢問了豆乾的具體做法之後,選擇不買,而是用了兜里的三個錢,買了飴糖。

走訪完井原村,鞠子洲身上帶着的飴糖和胭脂徹底售罄,而手裏的豆乾、鞋子、小首飾之類的小商品則基本上沒有賣出去多少。

他想了一下,開始啟程返回。

暗中窺視的徐青城,也在鞠子洲開始折返之後沒多久就離開。

……

徐青城快速地奔行於山林之中。

他身手矯健,身上又沒有帶太多的東西,所以行動起來速度極快。

回到下柯村時候,已經是深夜。

徐青城估計了一下,覺得鞠子洲今夜肯定回不來了,於是他拿了筆,開始記錄自己對於鞠子洲的觀察。

這個辦法,他是學自鞠子洲的。

記錄下來具體的觀察感受,然後一點一點根據已知的條件去尋找成因,推測其處境,其思想。

鞠子洲本人是一個目的性極強的人,所以這種推斷的方法,他用的很多,這種方法對於他,也十分有用。

當然,前提是,你所觀察到的,並不是他刻意表演給你看的東西。

徐青城是受嬴政的所託才會來跟隨鞠子洲的。

他收了嬴政許多好處,除卻當保鏢之外,還要負責代替嬴政去觀察鞠子洲,去揣摩鞠子洲所行所思的義理。

徐青城願意接受這個任務,錢財好處、一批龍馬的好處都只是次要。

最主要的原因是,徐青城覺得,鞠子洲是個很有意思的人。

這樣的人,徐青城這輩子都沒見過。

即便是最親民的農家、最肯向下兼容的墨家,也都不會做出像鞠子洲一樣的舉動。

他是個很特別,很特殊的人。

因為這份特殊,徐青城願意跟他出行一趟。

而這一趟……

「沒白來!」徐青城慢慢記錄下自己對於鞠子洲的觀察。

這一遍觀察的結論記錄下來之後,徐青城似乎把握住了某些了不得的事物的脈絡。 血紅山谷,洞穴之中。

黑暗的山谷中不知日月,當方曉慢慢睜開眼睛的時候,體外的兩個靈氣漩渦隱去。

「成功了,我成為了武者!」方曉的臉上溢滿了激動,這是他十七年來一直夢寐以求的事情,現在,終於實現了!

如今,他的體內兩大穴竅中都修鍊出了靈元,流淌在三百六十五條經絡中,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

「這就是武者的力量嗎……」方曉捏拳,感受到了自己體內靈元所帶來的力量,這是一種非常奇異的感覺,此前他從未感受過。

同時大魔天功方曉也有所成就,這門天功雖然是十大天功之一,奧義晦澀,但是方曉發現在那神秘圖刻的幫助下,他參悟大魔天功十分順暢。

大魔天功共有三層,方曉已經入了第一層境界。

方曉又仔細的觀察了一番天妖血輪,確認它沒有什麼危險之後,才放下心來。這件魔門至寶待在他的丹田中,方曉實在有些擔心。都說至寶有靈,方曉擔心自己控制不住這件至寶,被吸成了一具人干。

方曉呼出一口氣,站了起來。修鍊不是一時半會就能輕易達成的事情,也急不來,所幸的是,他終於不再是那個被人詬病的廢體了,他可以修鍊了!

現在方曉只想儘快離開這裏,回家,把自己的突破告訴父親。幾天前身上留下的傷勢現在也無礙了,方曉準備離開了。

「多謝師尊成全,您的仇,就是弟子的仇,若有一天弟子成聖入神,必將擊殺玄武子!」

黑暗中,方曉朝着魔道子跪倒在地,恭敬的磕了三個頭。魔道子解決了他修鍊的問題,這個恩情大過天,方曉銘記於心。

在離開前,方曉猶豫了下,本來想着將師尊葬下入土為安,但又擔心恐怕有違師尊的本意,便沒有妄動。

最後,方曉憑着自己記憶中的路線,離開了山洞,並且將洞口利用碎石封存,避免外來者打擾師尊的長眠。

當他離開山洞之後,方曉愣了一下。山洞外的紅霧全都消失了,天空清朗無雲,烈陽投射在血紅的土地上,呈現出一種紅褐色。

血紅山谷本來在三千年前就是一個普通的山谷,但是因為天妖血輪化成了紅霧將整個山谷籠罩了起來,才成了世人眼中的禁地血紅山谷。現在天妖血輪進入了方曉的丹田之中,所以紅霧也消失了,凶名赫赫的血紅山谷也消失了。

「血紅山谷的消失,一時半會恐怕也不會有人發現。」方曉暗道。

血紅山谷位於十方山脈中的偏僻位置,它的凶名在十方山脈附近無人不知,平時極少有人接近。就連山脈中的各種妖獸都知道血紅山谷的危險,很少在這附近出沒。

山谷附近可以說是人跡罕至。

方曉望去,血紅山谷其實面積不大,一眼都可以看見兩側的懸崖峭壁,出口就在自己的正前方。自己之前在山谷中兜兜轉轉都找不着出口,恐怕也是因為天妖血輪的存在。

走出血紅山谷,方曉開始變得謹慎起來。現在他雖然已經成為了武者,但是在十方山脈中還是很危險。不論是妖獸還是武者,都可能威脅到他的生命。一般武門境之下的武者,是不敢進入十方山脈的。

妖獸固然可怕,但是很多殺人不眨眼的武者,要比妖獸更為兇險,即便是通靈境界的武者在十方山脈都不敢太過放肆。

所幸的是,血紅山谷在十方山脈的位置並不深,距離山腳可能有二十里地,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可以在天黑之前趕到青城。

方曉一邊在林中狂奔,一邊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因為儘快離開十方山脈才是最安全的方式。

突然,方曉在半道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腳下的泥土上面,有鮮血,這些血跡延伸向一個低凹之處。

方曉皺了皺眉,死亡在十方山脈每天都會上演,所以方曉並不奇怪,他不想多管閑事,想必這個低凹之處躺着的是一具屍體。他不想在這裏耽擱,準備遠離之時卻聽到了一聲微弱的求救聲。

「請助我一臂之力!」

這一聲微弱的求救聲在前方的低凹處傳來,方曉猶豫了下,走了過去。

這是一個矇著面紗的女子,無力的倚靠在土坯上。

「我是慶都古家的古語幽,請幫我一個忙,事後我古家必有厚報!」

慶都,古家?古語幽?

對於這個名字,方曉感覺有點熟悉,似乎在哪聽過,不過一時半會想不起來。

青城只是蒼聖帝國偏遠地區的一個小城,而慶都是蒼聖帝國的一個都郡,遠遠要比青城繁華。

在慶都只有一個主宰勢力,那就是古家!古家是蒼聖帝國的超級家族,整個都郡都被蒼聖帝國賞賜給了古家,可見古家的實力。

方曉打量著古語幽的傷勢,問道:「我要怎麼幫你?」

古語幽的傷勢似乎極重,說話的語氣十分虛弱,她微喘口氣,「我身上中了修羅殿的修羅蠱毒,暫時無法運用靈元。我已通知家族前來接應我,請將我護送到三十裏外的銀光谷中,事後我古家必有厚報!」

方曉挑了挑眉,卻是感覺有些好笑,「這裏可是十方山脈,你在這裏向一個素不相識的武者求救,不覺得有些天真么?」

十方山脈中不僅有各種強大的妖獸,也有許多妖獸獵殺者,這些妖獸獵殺者常年混跡在危險區域,手段老辣,心性冷酷,為了利益可以不擇手段,這樣的人其實要比妖獸還要可怕。可能表面上對你和和氣氣稱兄道弟,卻可以在你轉身的時候,會毫不猶豫的給你一刀。

為了利益,這些在刀口上求生存的妖獸狩獵者可不會管你是哪個家族的人,殺人越貨這樣的勾搭他們也沒少做。更何況,眼前的女子雖然矇著面紗,身上有傷,但是身上的氣質卻遮掩不住,絕對是個傾城女子。

這樣的美色,也是妖獸獵殺者追求的利益之一。

「我自然知道,我選擇了你,是因為你太弱了!」古語幽捏著一枚碧綠色的丹丸塞進面紗下服下,氣息平穩了不少。她緩緩的站起身來,身材玲瓏高挑,氣質不俗,此刻看上去傷勢似乎並沒有那麼重了。

古語幽繼續道:「我雖然無法動用太多的靈元,但是你若是不識相,心生歹意,擊殺你這個法途境的武者,綽綽有餘。」

方曉明白了,無奈的點了點頭。

「既然你家族會有人前來接應你,你找個地方躲起來不就好了?你到處亂跑不是在找死么?」

古語幽白了一眼方曉,「你以為我會想不到么?中了修羅蠱毒在三天內不解毒必死無疑!我已中了兩天,若是明日傍晚前我還解不了毒,只能等死了!」

方曉無言,他攤了攤手,苦笑了一聲:「這麼說,如果我拒絕了,你會立刻擊殺我,以免暴露你的行蹤,恐怕你後面還有追兵吧?」

古語幽的眼睛微微一挑,似乎有些驚訝,點了點頭:「很聰明,確實是這樣,但如果我明天死了,一定會在死之前,將你擊殺,你自己選吧。」

方曉摸了摸鼻子,他可以確定這名女子絕對不是在說笑,真的有可以擊殺他的餘力,此刻也沒有其他選擇,無奈道:「那好吧。」

古語幽鬆了一口氣,說「放心,我古家的信譽是不容玷污的,事成之後,我會給你厚報!」 看到這條消息,葉向陽眉頭不由一皺,趕緊打字道:「什麼問題,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苗頭?」

「對。」王強肯定道。

「那行,你等我會,咱們電話說。」打完這行字,葉向陽趕緊走出辦公室,來到一個人流較少的走廊邊緣,他掏出手機,將電話撥打了過去,「喂,強子,我這邊好了,你繼續說吧。」

「好。」電話那頭,適時傳來王強的聲音,「今天早上嫂子不是過來上班了嘛,但沒多久她就向人事那邊請假了,起初我還以為嫂子是身體不舒服,要回去休息休息,畢竟這段時間她在公司工作強度確實挺大的,也累的不輕,為此,我還多留了一個心眼,在她下樓的時候我還透過窗戶偷偷觀察了一下她,你猜我看到啥了?」

「看到什麼了?」

「我親眼瞧見嫂子上了一輛黑色賓士車!」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王強語氣明顯有些激動。

「賓士車,還是黑色的?」想了想,葉向陽道,「我記得白芸有個閨蜜,叫何採薇,她也有一輛黑色賓士車,而且她還有一個富二代男友,叫王東,挺年輕的,貌似比咱倆還小一歲。」

「這事我倒是知道,這個何採薇以前是我們公司客戶,剛好由嫂子負責,後面也不知道怎麼了,她倆關係越來越好,都快以姐妹相稱了。」說著,王強頓了一下,接著道,「但這次我可以肯定,這輛車絕對不是何採薇的。」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有證據嗎?」

「當然有了,不然我怎麼會給哥們你打電話?」

「那趕緊說,別墨跡。」這會的葉向陽,內心也漸漸急切了起來。

「好好好。「感受到葉向陽情緒上的變化,王強忙說道,「在賓士車起步的時候,我看見車窗搖了下來,而且伸出一隻男人的手,還扔出一個礦泉水瓶子,另外,這男人腕上戴著一塊勞力士綠水鬼,要說這玩意可不是一般人能戴得起的,再說女人也不可能會戴這種有著強烈男權象徵的手錶。」

「那你看清男人的樣子沒?」深吸一口氣,葉向陽道。

「這怎麼看阿,賓士車起步很快,而且我所處的角度壓根看不清的,只能看到一個車屁股,還有黑不隆冬的汽車尾氣。」說著,王強一頓,然後邪笑兩聲,故意將語氣壓低,神神秘秘道,「當然,之前我所說的都不是重點,接下來的才是猛料,也是最有效的線索,我都快佩服死自己的聰明才智了,,,」

「你小子還是改不了大學那會的習性,能不能別賣關子了,肚子里有什麼貨都掏出來吧?」微微皺眉,葉向陽道。

「嘿嘿,算了,我也不逗你了,雖然人我沒看清,但我看清了車牌號,比什麼都管用多了…」

「什麼,你把車牌號看清了?」

「對啊,不然我為什麼打電話給你,也是在有十足的把握下才敢和你說的。」

「那車牌號多少?」

「西C13575,是本市的牌照。」

「謝謝了兄弟,有機會我一定請你吃個飯,畢竟這陣子你也幫了我不少忙,挺幸苦的,該有的恩情我一定會記在心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