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吹牛逼也太不靠譜了,一會老子,一會又是元始天尊的,看到李沖吹牛逼臉都不紅,心中都忍不住佩服。

然而。

閻王聞言后,頓時喜上眉梢,拍著大腿,贊道:「天師果然不是凡人,萬年來,小王連天尊的面都沒見過,如果有機會的話,還請天師引見引見。」

李衝心里這個笑啊,這個老雜毛,是真沒長腦子還是腦袋被驢踢了,吹牛逼都聽不出來。

「放心,下次他找我喝茶,我就跟他說說你。」李沖拍著胸脯道。。

閻王頓時大喜。

要知道,元始天尊可是神仙中的頂級存在,他雖然掌管地府一殿,但與元始天尊比較,他只能算是小人物。

就在這時,公司里的電話響了起來。

玫瑰接了電話不到三秒,整個人的臉色一片慘白。

「小……小沖,是……是她。」

李沖聞言,也是臉色一變。

剛要說什麼,就見到玫瑰掛斷了電話。

玫瑰咽了口唾沫道:「她……她掛了。」

李沖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對著閻王道:「有件事兒需要你的幫忙。」 羅陽趕上了這趟渾水,也是迫不得已。

若不控制住第十塊木炭,那十三姨和花襲伊等人都難以活下去。

現今把第十塊木炭哄住了,卻又擔心被它發現端倪。

何況不能瞞很長時間,又還沒有修鍊成飛劍劍術。

「十三姨,你想好了沒?」羅陽問。

「想好了什麼?」十三姨佯裝好奇。

事實上她清楚羅陽指的是什麼,要麼是血煞子,要麼是木炭的消息。

「你什麼時候帶我去十生宮總部?」羅陽問。

兩情若是腹黑時 十三姨聽了嚇了一跳,若羅陽去十生宮總部,那第十塊木炭也會跟著去。

以十生宮的能力還不足以對抗第十塊木炭,這就意思十生宮會遭重創。

十三姨微微顫聲道:「小子,殺了我吧!」

這時第十塊木炭似乎不耐煩了,身形微動,顯是要對十三姨出手。

羅陽連忙伸手攔住,說道:「木炭兄,請冷靜。你答應過我不能隨便傷我的朋友的。」

冷哼了一聲,第十塊木炭便又退到了羅陽身後。

見羅陽能勸住第十塊木炭,十三姨滿臉的不敢置信。

在十三姨的眼裡,羅陽不算普通的少年,但不應該能勸止第十塊木炭。

「木炭兄,你在房間等我,我出去跟十三姨聊聊。」羅陽說道。

隨即站起,走向門口。

十三姨還呆坐在那兒,羅陽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起身跟出來。

出到門外,十三姨才深深吸了一口氣。

就算走在前面,羅陽也能聽見十三姨那明顯的呼氣聲,可知她打心底里嚇著了。

二人走進電梯,見羅陽嘴角噙著笑意,十三姨惱火道:「小子!你要殺就殺!姑奶奶不會讓你得逞的!」

羅陽若不假裝正經來問一下十三姨,那第十塊木炭就不會罷休。

一旦第十塊木炭親自去找十三姨問消息,那結果就會是另一個樣子了。

「十三姨,莫怕。我會保護你。」羅陽笑道。

一面說,掏出香煙,但還沒點燃。

十三姨冷笑道:「小子,你要是保護姑奶奶,就趕快把第十塊木炭收拾!」

其中的原由,羅陽不方便說。

要說也有一匹布那麼長,說不了。

「十三姨,你只要知道我是保護你就行了。你試想一想,如果我不騙住它,而是由它去找你,你覺得會怎樣?」羅陽問道。

雖說美人一般不愛聽講道理,但關乎性命身家的時候,也會留意的。

十三姨沒有即時應聲,便知她聽進去了。

以十三姨的火爆脾性,平時這種話是不屑聽的。

現今為了保命,也不得不聽一聽。

電梯下到一樓,羅陽又說道:「十三姨,我們表演一下給第十塊木炭看,那就能拖一拖時間。你不明白?」

十三姨冷哼道:「你又不早跟姑奶奶說,姑奶奶怎麼知道你想幹什麼!」

可知先前確實把十三姨嚇了個半死。

見羅陽還有心情笑,十三姨揮舞著小粉拳追打他。

二人從電梯里小跑著出來,到了酒店大門口外面。

羅陽說道:「十三姨,我們到那邊坐著聊。」

當先走到樹頭旁邊,坐在水泥基沿上,拍了拍旁邊的位置,示意十三姨坐下。

換了以往,十三姨不會跟羅陽來到街邊談事情,更不會聽羅陽的坐在他旁邊。

現今是非常時期,十三姨只好聽羅陽的指揮了。

走過來,猶豫了一下,還是坐在了羅陽身邊,冷道:「要說什麼?」

聽她那不服的語氣,便知很不甘。

羅陽笑道:「十三姨,你不想談,你也可以回去。反正以後發生了什麼事,你不要說我沒幫你就是了。」

十三姨捶了一下羅陽的肩膀,嬌嗔道:「小子,你想怎樣?!」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十三姨,先等我幫到你的忙了,以後再說怎樣報答我,算對得起你了吧?」

半緣邂逅:總裁劫愛 聞言,十三姨噗哧一聲笑了。

「十三姨,你說吧,我還會當著第十塊木炭的面問你的。你要配合我。」羅陽提醒道。

「小子,你說的簡單。比如你問要我帶你去十生宮總部,你要姑奶奶怎樣回答?說帶你去,你知道是什麼後果么?我敢帶你去?」十三姨冷道。

羅陽能明白十三姨的心思。

「十三姨,你怕什麼,又不是真的要去。只是演戲,你不明白。就算到了十生宮總部,你們就不會找個借口,說血煞子不在你們那了。至於另外九塊木炭的下落,就胡亂說一下,那就行了。」羅陽說道。

聽了羅陽的指點,十三姨似乎開竅些了。

「小子,你是真心幫我,還是有什麼企圖?」十三姨盯著羅陽。

「十三姨,雖說我倆的關係還不是很鐵,不過我絕對不想看到你和花姐受到傷害。我會保護你們的。請你相信我。以後我說什麼,你不要懷疑,按我說的去做就行了。」羅陽說道。

若在以前聽了羅陽這樣的話,十三姨會暴跳如雷。

現今她溫馴多了,微微白了羅陽一眼,冷笑道:「小子,要姑奶奶聽你的?哼,你越來越不友好了!」

羅陽笑道:「十三姨,我也是為了救你。你不要以為我是故意想命令你,我再說一次,如果你不願意,那就算了。不過以後要是出了麻煩,你別怪我就行了。你現在告訴我,你要不要聽我的?」

沉默了一會子,十三姨才開口。

「小子!你要幫就幫,不幫就算了!」十三姨嬌嗔道。

這話羅陽聽不明白。

「那算了,十三姨,我走了。你們慢慢跟第十塊木炭打交道吧。」羅陽說道。

吐了一口煙氣,羅陽起身要往遠處走去。

十三姨連忙拉住羅陽的手,說道:「小子!不許走!」

聽她微帶著慍意的話音,便知她是拉不下面子答應聽羅陽的話,才梗著脖子犟了片刻。

聽說羅陽要走人,可把十三姨急壞了。

須知現今只有羅陽能鎮住第十塊木炭,不然十三姨等人都不知該怎麼辦才行。

若羅陽撒手不管了,事情就麻煩了。

到了這個時候,十三姨也顧不了那麼多面子了。

羅陽只得又坐下,笑道:「十三姨,那你聽不聽我的話?」

這種問題確實很考驗一個人對面子的看重程度,對面子特別在乎的,可能死都不會點頭。 閻王點了點頭。

隨後,李沖就將玫瑰先前與他說過的事兒和閻王講了一遍。

李沖道:「事情就是這樣,很奇怪,如果要查的話雖然也很容易,但如果有閻王你幫忙,相信這件事兒會更加容易。」

閻王點了點頭,笑道:「天師放心,這種事兒時常發生,多半是鬼怪索命,一會兒小王回去后,就派陰差來陽間相助天師。」

李衝心中暗喜,如果有陰差相助,那這件事兒就容易多了,起碼不用耗費自己太多的精力。

眼下,閻王此次前來的目的已經完成,與李沖又客套了一會兒,就起身告辭,化作一團黑煙消失在眾人眼前。

閻王一走,公司里壓抑的氣氛頓時消散無形。

金婷婷小手拍著傲人的胸脯,鬆了口氣道:「可嚇死我了,他真的是閻王爺嗎?怎麼看起來不像啊。」

玫瑰和馬宏也走了過來,眼中的震驚之色顯露。

李沖笑了笑道:「他當然是閻王沒錯了,我們記憶中的閻王,應該是胡漢三的扮演者的形象,自然與真正的閻王不同了。」

眾人點頭。

玫瑰道:「小沖,那個女鬼怎麼辦?」

李沖道:「剛剛已經和他說了,他說回去調查一下,看看具體什麼情況,然後會派陰差過來幫忙,放心,沒事兒。」

玫瑰點了點頭,也鬆了口氣。

李沖微笑,他知道,自己雖然開的是捉鬼公司,但實際上,這幾人中除了馬宏懂點捉鬼手段外,玫瑰姐和金婷婷都還只是普通人,面對鬼怪的緊張和害怕,比一般人也強不了多少。

不過,他也不擔心,畢竟在這裡,除了閻王這種級別的大神能夠隨意出入外,其他鬼怪想要進來,絕對是痴心妄想。

坐在沙發上,李沖喝著茶,聽著玫瑰姐三人彙報這幾日來公司的盈利情況。

讓李沖驚訝的是,短短几日,單是銷售法器以及鎮宅之類的符咒,就超過了六十萬。

這絕對比一般大公司都賺,畢竟成本對於李衝來說,幾乎為零。

公司能夠很快步入正軌,李沖也很高興,為此,不吝美言誇讚了三人後,又豪爽的每人發三萬塊的紅包,作為獎勵。

玫瑰三人很高興。

尤其是金婷婷,聽到李沖的誇讚她高興極了,她生長在不愁吃不愁穿的有錢人家,對錢是沒什麼概念的,來到這裡也不是為了賺錢,能夠得到李沖的認可,比賺一百萬還興奮。

馬宏倒是很淡然,他跟李沖時間久了,錢這東西看淡了許多。

反倒是玫瑰,表面上看似高興,但李沖卻覺得她似乎有著心事兒,笑容都有些不自然。

李沖並沒有詢問,他很了解玫瑰,就算他問了也不會得到什麼結果,只能悄悄的了解,看看她到底這段期間經歷了什麼,也好幫其解決。

心念至此,李沖將茶几上的茶喝下后,道:「這樣吧,為了慶祝公司步入正軌,我這個當老闆的怎麼說也得請大家喝下午茶不是?,然後就在公司等那個女鬼的到來,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兒。」

聞言,金婷婷雀躍,馬宏微笑點頭,而玫瑰則蹙眉道:「小沖,我始終發覺這事兒沒那麼簡單,我們……」

李沖笑著擺了擺手道:「放心吧玫瑰姐,有我在呢。」

玫瑰怔怔看著李沖,微笑的點了點頭。

李沖笑著對三人道:「好了,公司先關門,我們去喝下午茶。」

金婷婷雀躍:「我要喝珍珠奶茶!」

李沖馬宏對視一眼,然後將目光紛紛移動到金婷婷那碩大如足球的胸前。

馬宏大笑道:「都這樣了,還喝奶啊。」

「哈哈!」

二人大笑逃跑,惹來玫瑰與金婷婷歇斯底里的「追打」。

「你們兩個站住!!」



下午兩點二十三分。

在李沖公司的六樓餐廳內,四人坐在一個時尚的小方桌前。

李沖馬宏喝著扎啤,玫瑰喝著橙汁,而金婷婷居然要了兩杯奶茶,還是黑色的珍珠……

李沖二人看到金婷婷就想笑,可也只能忍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