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就算真吞併了新楚國,也沒辦法凝聚「聖元果」。

因此,項擎天目前還不能死!

放他離開,繼續坐鎮新楚國虛界,才是幫了蘇景行的忙。

其次。

巨鯊島沉沒后,出現的幽深大洞裏,傳出的恐怖氣息、可怕氣機,蘇景行需要解決。

那一聲聲咆哮,掀起的巨大動靜,都彰顯大洞裏的存在,絕不簡單。

天外魔蟲?

蘇景行元魂感應中。

一條直徑數十米的巨大觸手,突兀從水花瀰漫的大洞裏伸出來,拍打虛空,轟擊海面。

「嘭~!」

「吼!!」

海面晃蕩,無數浪花席捲天空。

伴隨震天的咆哮,又一條巨大觸手從大洞裏伸出,緊接着,一顆黑白條紋遍佈,整體形狀如同鬼臉般的怪物腦袋,自大洞裏鑽了出來。

「嘭~!」「嘭~!」「嘭~!」

巨大觸手拍擊虛空,砸翻海面。

怪物長達千米的體型,一寸寸從海底伸出,盤旋在海面上。

沒有多餘動作,僅是趴在海面,就蒸發的大量海水,化作霧氣,遮天蔽日。

但那冰冷、邪惡的氣機,怎麼也遮掩不住,衝擊的海面上所有人心神顫動。

「鬼臉魔蟲!巨鯊島下方,居然有一隻鬼臉魔蟲!」

高空中,長發老者雙目噴射光芒,連連倒吸冷氣。

「怕啥,這不有禹國新晉武聖在嗎。」老頭淡然道。

「對,對,幸好有禹國武聖在。」長發老者下意識點頭,話說出口了,才反應過來,訕笑道,「當然,還有祖父也在。」

老頭沒理會他,目光透過層層水霧,看向海面上的巨大魔蟲。

如同蜘蛛一樣的外形,只不過蜘蛛腳變成蜘蛛觸手,七條數十米粗的巨大觸手,長達數千米,搭配龐大山嶽一樣的體型,光是散發出的恐怖氣息,就能壓死下三品武者。

因為體表紋路酷似鬼臉,這種巨大無比的天外魔蟲,被命名為鬼臉蟲。

比起起屍蟲、獸靈蟲,鬼臉蟲數量不多。

至少到目前為止,曝光的數量不多,而且都是獨立行動。

但每一隻鬼臉蟲體型都極其龐大。

好比眼前這隻,身軀加上觸手,堪比沉沒的巨鯊島了。

體型龐大,物理攻擊自然可怕,任何一隻鬼臉蟲都能輕鬆毀滅一座城市。

沒有十個以上的三品武者,一起出手,基本拿不下。

但鬼臉蟲真正的恐怖之處,卻不是體型,而是精神攻擊!

冰冷、邪惡的氣機,不過是它精神外泄的殘留能量。

據記載,鬼臉魔蟲能在剎那釋放出一股足以讓三品以下武者,瞬間死亡的可怕精神攻擊。

至於波及範圍,一百里到五百里不等。

巨鯊島距離海岸線那麼近,這要是讓鬼臉蟲釋放精神攻擊,絕對瞬間死傷無數。

所以,在看清是鬼臉蟲的剎那,蘇景行果斷跨空降臨鬼臉蟲頭頂。

《天罡伏魔手》運轉到極致,魂力調動大半,對準這隻剛冒頭的鬼臉蟲,就是一記重擊。

「嘩~!」

雪白的光芒,映照天地。

充斥海面,遮天蔽日的水霧,一時間似乎消散了。

漫天霧氣隨着一道巨大的光柱,化作虛無。

剛來到海面的鬼臉蟲,只來得及感應到恐怖危機從天而降,就被亮芒打中。

「轟~!!」

驚天一聲巨響。

無數海水拋空,衝上天際千米高。

慘白的光芒,在海面綻放、席捲、波及向四面八方。

除了美婦人、老頭,其他人的視線,這一刻全都失去。

巨大浪潮掀起,簇擁著誕生數百米高的海嘯。

光芒中心,鬼臉蟲那龐大的體型,此刻四分五裂,所有觸手崩碎成一截截,鋪滿海面。

【發現堡壘蟲屍,是否拾取?】

7017k 一場飯吃下來,雙方都有結交的意思,雖然不過認識一天,但看起來就像熟識多年的好友。

雖然各自心裏都有小防備,這也是免不了,畢竟只是認識一天的時間,不可能真一見如故,三人也不是什麼小孩,自然不可能真以為人家表面對你和和氣氣,好像把你當成了真心朋友,自己也就掏心掏肺。

送走陳菲和朱永康,王自健走了過來,問道:「楊老闆,那兩位是你朋友?」

「勉強算是吧!今天剛認識的,都是做生意的,那個女的生意做得大一些。」楊晨軒隨口說道。

王自健不由暗暗佩服楊晨軒,這才第一天就認識了兩個做生意的老闆,還一起吃飯了,想當初他剛來的時候,人生地不熟,要不是有張玉琴在這邊,他還真有點不知道從何入手。

王自健語氣中帶着欽佩說道:「還是楊老闆厲害,我就不行了,到現在都不認識幾個人,認識的也都是來吃飯的業務員、業務經理或者幾個小老闆。」

楊晨軒說道:「我這也是運氣好而已。」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朱永康去而復返:「楊老闆!」

楊晨軒有些詫異:「朱哥,有事嗎?」

朱永康說道:「我忽然想起來,你的車還沒有上牌,你也剛來,人生地不熟的,我有熟人,要不要我帶你去上個車牌?」

這車購買的途徑畢竟有一些特殊,連一張發票都沒有,正常上牌的話,估計會有問題。

既然朱永康說要帶楊晨軒去上牌,那他肯定是有關係的,要不然的話,他也不會跑來問。

「也好,那就麻煩朱哥了。」楊晨軒也沒有拒絕。

讓朱永康帶着自己去上牌,主要還是兩個原因。

第一就是這個車比較難上,如果朱永康不找回來,楊晨軒就會去賣車的地方問問,他們肯定有路子,畢竟那些賣進口車的,很多車都是走私回來的,楊晨軒去找他們,最多就是花一些錢。

其次,楊晨軒也是臨時想到,故意欠朱永康一個人情,以後雙方來往也就更自然一些,對雙方關係也是有益的。

有時候人際關係就是這樣,你得故意欠對方一點人情,對方反而會更願意跟你來往,這自然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看對方是否願意幫你這個忙。

楊晨軒看了不少書,在心裏學上有一個現象,付出越多的人,越想維護好雙方的關係,因為他付出的多,雙方的關係在他的眼裏更值錢。

朱永康見楊晨軒答應,心裏自然也是高興,他返回來,本來就是想要和楊晨軒打好關係的。

朱永康問道:「那楊老闆什麼時候有時間?」

「我什麼時候都可以,現在也沒有別的事。」楊晨軒說道。

朱永康說道:「我也沒有什麼事,不如就現在去,這沒有車牌也確實不方便。」

「行,對了,光說話,忘了給你們介紹了,這位是王老闆,王自健,這個店就是他開的。」楊晨軒給兩個人各自介紹了一下。

王自健也有心多認識幾個人,做生意多認識一些人,總是沒有壞處的,只要自己把握好跟這些人相處的度就行。

朱永康其實也是這個想法,立刻和王自健打招呼:「王老闆好,以後有時間一起吃飯。」

「行,朱老闆有時間來我這,我請客。」王自健也笑着回應。

客氣了幾句,朱永康帶着楊晨軒去上牌。

兩個人開兩輛車不方便,朱永康就把自己的計程車停在了外面,坐楊晨軒的車一起去車管所。

朱永康坐在副駕駛,先給楊晨軒發了一根煙。

楊晨軒一邊開車,一邊點上煙,現在路上沒有什麼車,交警查的也不嚴,喝酒開車都很多,更別說抽煙了。

朱永康放下車窗,說道:「楊老闆,其實我剛才沒有走遠,我是特意等陳姐走了以後回來找你的。」

楊晨軒早就看出個七八成了,故作驚訝:「朱哥,上個車牌不用這樣吧?是不是還有別的事?」

朱永康說道:「楊老闆,我這人性子直,有話我就直說了,別介意啊!」

楊晨軒薇薇一笑:「沒事!朱哥有話直說就好。」

朱永康看了一下路說道:「前面左拐。」

「楊老闆,你跟陳姐接觸是想做她那一行,是不是?」

楊晨軒沉默了一下,點頭:「是有點這樣的想法,朱哥有什麼建議?」

朱永康說道:「不瞞楊老闆,我剛來的時候,我其實去過香江,也去過倭國,我這人學其他地方的語言速度比較快,也多虧這一點,我來鵬城沒多久,就會說白話了,鵬城很多香江過來開廠子的老闆,我會說白話就比別人有優勢一些。」

「我一年的時間就從車間員工做到了車間主任,後來工廠老闆又帶着我去了香江和倭國,我以前的老闆還特意請了老師,教我講倭國話,我就在倭國待了兩年多。」

「我在倭國主要就是幫我以前的老闆找電子元件,很多香江過來的老闆,都是來這邊開電子廠的,有很多元件我們國內生產不了,但倭國那邊可以。」

楊晨軒心裏還是很驚訝,沒想到朱永康居然還是一個天才。

不過他記得朱永康說他只來了鵬城五年,這麼算的話,他開計程車只有兩年的時間。

而且,他在之前那你做得好好的,為什麼要來開計程車?

楊晨軒問道:「朱哥,你為什麼沒做了?」

朱永康說道:「不是我不做了,是那個香江老闆出了事,鵬城官方要抓他,他跑回香江去了。」

「不過我們一直還有聯繫,他不來鵬城,但經常會從香江那邊弄一些貨過來,讓我幫忙交接。」

「我現在主要做的就是幫他們交接貨物,還有就是自己跟着陳姐投資一些,賺一點錢。」

「陳姐也認識我之前的老闆,他對我多有照顧,也是因為我以前的老闆。」

「我開計程車也就是想多賺一點錢,以後自己做。」

楊晨軒明白,朱永康以前香江的老闆肯定也是做走私,現在還在做,只是人不敢來鵬城而已。

楊晨軒吸了一口煙,問道:「朱哥,那你跟我說這些是有什麼想法?」

要說朱永康沒有什麼想法,楊晨軒是不信的。

朱永康說道:「楊老闆,我手裏有渠道,有貨源,而且我也有能力去倭國找貨源,開闢渠道。」

「但是我沒有資金,我在官方也沒有關係。」

「你做物流,可以做運輸,你在官方也有關係,也不缺錢,我們兩個如果合作的話,你佔大頭,我佔小頭,你也不用去和陳姐合作。」

「跟陳姐合作的話,她肯定至少要拿一半,她要是不願意跟你合作了,你也沒有辦法。」

楊晨軒明白朱永康的意思了,說白了就是朱永康負責貨源,其他楊晨軒全部搞定。

看了朱永康一眼,楊晨軒又吸了一口煙,心裏琢磨著朱永康的可信度有多高,值不值得信任。

畢竟只認識一天,兩個人就談合作,有點太冒險了。

。 房裡的氣氛溫馨,外面的雨也越下越大,令屋裡的溫度舒服的讓人只想睡覺,兩人正迷迷糊糊,漸漸進入深度睡眠。

屋外的門一聲輕響,兩人猛的睜開眼,彭若若朝男人眨眨眼睛,掀開身上蓋著的薄毯,將男人推下床,指指衛生間。

彭建明動作神速,人已經翻出了窗外。

彭若若抽抽嘴角,她是想讓男人去衛生間啊,現在外面還下著大雨,不過,她記得,自己樓下面住的也是自己人,好像是司玉成。

不容她多想,彭若若拉著薄毯將自己整個蓋住,房門已經被人打開,一陣香風從外面飄進,她忙閉住呼吸。

一個嬌弱的聲音傳入她的耳朵里:「建明哥,那個女人怎麼讓你一個人睡在這裡?你才剛剛受了傷,她竟然不照顧你,我就說,那個沒良心的女人配不上你,建明哥,我來照顧你了,我給你沖了杯糖水,這就給你喝。」

聽聲音是白敏,彭若若在心裡冷呵一聲,不怕壞蛋壞,就怕壞蛋有智商,這特么還打了個回馬槍。

感覺到白敏已經走到她的床邊,估摸著這段時間,自家男人出去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她琢磨著,怎麼讓白敏丟個大臉,卻聽見,白敏走到床邊,悉悉索索的,似乎在寬衣解帶。

與此同時,被靈泉水滋養著,也,讓她的耳力異常靈敏,同時也聽見了,屋外有極輕的腳步聲,彭若若暗暗獰眉,心中想著,尼瑪,這女人,該不會往床上撲吧。

屋內,床邊,白敏才脫光,正往床上壓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