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你放心。”

姜小白指了指旁邊的幻石布偶:“它的境界,你應該能夠察覺到。它是五階存在,有它護衛着你,沒人能傷到你。”

黃三爺看了看幻石布偶,點點頭:“如此,多謝了。”

姜小白吩咐之前就來到這裏的獄僕錢大春,去冰宮之中,給黃三爺準備了一個蒲團,然後便任由他自己行事了。

而黃三爺,在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在蒲團之上,盤膝坐了下來,開始引導周圍的天地靈氣,進入身體裏。

這還是姜小白第一次見妖修煉,索性就停下來,仔細觀察。

這一看,便見到黃三爺張口,噴出一口淡黃的氣息,籠罩在了他的上空。

在這股氣息的影響下,那天地之間的靈氣,便自動凝聚,出現在黃三爺的周圍。

便見到黃三爺一張口,便將那無數的靈氣,吸入腹中。

過了一會兒,又吞吐出來。

只是吐出來的時候,那靈氣,明顯變得淡薄了許多。

便見到靈氣在黃三爺的口中,吞吞吐吐,很快便消失不見。

原來,這就是修煉。

靈氣在周圍環繞,慢慢被吸入胸腹之中,然後再對身體本身的特性,進行改變。

姜小白似有所悟。

但他並不打算修煉法術。

據說,人修煉法術,需要排除體內雜質,無法吃肉喝酒,和妖,又有所不同。

所以第一關,就需要清淡飲食才行。

光憑這點,姜小白就覺得自己根本做不到。

似乎,他還是適合修煉殭屍法術的好。

想着,他轉身走下冰宮,來見莊妃。

莊妃見到他,睜開了眼睛。

“我察覺到,這冰宮,發生了一些變化,和你有關麼?”莊妃問。

姜小白點點頭:“我在雲夢城中,又佈置了一個法陣,並能夠根據這法陣,幫忙渡劫之人,抵禦天劫。或許,在你晉階的時候,可以幫幫你。”

“那感情好。”

莊妃微微一笑:“上面有隻妖,是你帶進來的?”

“恩,我帶他來渡劫試試。”

“行。對了,我記得,你的那把吹雪刀,沒有開刃,是吧?”莊妃說。

“沒錯。”

吹雪是一把鈍刀,並不適合砍、劈等動作。

“你把它給我,我讓人,給你開刃。”莊妃笑道。

“哦?雲夢城,有這樣的人物?”

“當然了,還記得那個二號麼?他根據地火,煉出一身的法力。那地火之力,正好拿來鍛造武器,是不二之選。”

原來是這樣。

“行。”

姜小白伸手,摘下腰上的吹雪,遞給莊妃。

如果吹雪開刃之後,其殺傷力,必然提升一個層次。

“恩。現如今,從這裏進出,應該不難了吧?”

“不難。”姜小白也不隱瞞,當下便把進出這域門的條件,告訴給莊妃。

除了他自己外,就只有隸屬於冥寓的存在,以及通過幻石布偶的幫助,才能夠進出域門。

“既然如此,你看看這冰宮裏,有什麼東西,可以帶上去有用的,你帶走吧。反正留在這裏,也沒什麼用處了。”

“帶走?”

之前姜小白雖然也有這個想法,但只是想着交易,卻不明白,莊妃爲什麼說,留在這裏沒用。

“沒錯。這雲夢城中,除了那些世代居住在這裏的人之外,其餘的人,基本都是惡人。

所以我決定,屍煉雲夢城,把這裏面的人,逐漸屍變,全都變成殭屍,爲我所用。”

這……!

莊妃這麼一說,倒是嚇到了姜小白:把整個雲夢城的人,都變成殭屍?

莊妃這個想法,有點大手筆啊。

要知道,當初她靠着十幾個殭屍,就差點攻陷了赤蠱門,這雲夢城,足足有近千人,如果全都變成殭屍……

那這一批力量,如果出現在人間的話,只怕能夠輕而易舉,便將整個江湖,給攻陷下來。

似是猜到姜小白的想法,莊妃搖頭:“你放心,這批力量,我並不打算,拿去對付外面的世界。”

“那你想做什麼?”

“爲進攻放逐之地,做準備。”

莊妃的目光,有些深遠:“放逐之地,肯定十分兇險,多準備一些力量,有備無患。”

“也罷。”

不管莊妃是怎麼打算的,有一點:她的殭屍大軍,想要離開雲夢城,回到人間,必須經過他的允許才行。

沒有幻石布偶的幫助,沒有殭屍能夠離開。

從這點來說,他算是握住了莊妃的命脈。

“這裏面,有些人,罪不至死,比如夢閣之中的那些女人。她們是雲夢城歷代以來,夢閣遺留的產物。

夢閣中,生下的孩子,男子則成爲雪狼騎士,隸屬雲夢城主管轄;女子則繼續留在夢閣,永生永世,服務於夢閣。爲雲夢城的男子,解決生理需求。

所以,她們也挺可憐的。”

莊妃看着姜小白:“成爲殭屍之後,永生永世,不入輪迴,不在六道,算是被天地遺棄的存在。

那些女人,我問問,如果她們願意的話,讓她們,成爲你的獄僕吧。反正夢閣,必然不復存在。”

原來是這樣。

這麼說來,夢閣的那些女人,還挺慘的。

也許,這就是一個“命”。

姜小白想着,點了點頭。 和莊妃商議已定,兩人來到夢閣。

這還是姜小白第一次進入夢閣。

夢閣,是雲夢城裏,一個十分核心的地方。

和其他的地方由冰塊構建而成不同,整個夢閣,都是由木頭構成,總體來說,夢閣算是一個巨大的木屋。

在雲夢城,木頭十分稀少,大部分的木頭,都是拿來製作牀等物品,人總不能直接睡在冰上。

在這幾天裏,莊妃已經完全接管雲夢城。

她這一進去,夢閣裏面的諸多女子,紛紛來到她的面前,俯身拜下,口稱:“首領。”

其中,這羣女子的中間,又有一個女子,開口:“首領忽然前來,有何事吩咐?”

莊妃擡頭望了望,看向四周,直接開口:“你們在這裏,受苦久已,可願意,離開雲夢城?”

一聽到莊妃這句話,那些女子,紛紛對望。

相互察言觀色之後,似是想到什麼,全都跪下。

爲首的那個女子,更是開口:“首領此話,是我們,做錯了什麼?難不成,要把我們,全都殺了?”

看來,她們還是有所戒備。

莊妃衣袖一拂,並不打算過多的解釋:“我說的是實話,問你們,願不願意,離開雲夢城。”

莊妃這麼一說之後,那些女子,再次陷入一種奇怪的沉默中。

還是爲首的那個女子開口:“首領,雲夢城的周圍,都是極冰之地,如何能夠離開?

再說了,離開雲夢城,我們都是一羣弱女子,如何能夠在這酷寒之地,生存下去?”

“這些你們都不用操心,餓不死你們,也凍不死你們,但需要你們,簽訂契約。”

“什麼契約?”

莊妃看了看姜小白:“小白,你和她們解釋一下。”

姜小白點點頭,往前一步:“契約,是與我爲僕人,爲我服務十年,從而獲得,帶你們離開這裏的條件。”

之前冥寓的幾個獄僕,都是陽壽已盡、而又有心願未了,這才成爲獄僕,以心願爲代價的,本質上來說,也是一場“交易”。

這些女子陽壽都還多着,但是,想要帶他們離開這裏,同樣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這點,連姜小白都沒辦法違背。

聽到姜小白的話,那些女子,低聲議論起來。

條件,說不上多好,最主要的是“未知”。

人最害怕的,就是未知的環境,這些女子畢竟是在雲夢城出生、雲夢城長大的,根本就沒去過其他的地方。

“好了,你們慢慢考慮,考慮好了,來冰宮找我。”莊妃對姜小白點點頭,兩人離開。

路上,莊妃搖了搖頭:“看來,想要拯救她們,很難。算了,大不了,讓她們繼續留在雲夢城吧。”

……

接下來的日子裏,姜小白先是將那個獨臂的男子,也帶了出去,並讓他,成爲獄僕。

獨臂男子叫徐波,是“手藝人”,對於雕刻、臨摹等技藝,很是嫺熟。

他和丁峯一樣,也是身患重病,命不由己。

在見到丁峯生龍活虎的狀態後,徐波二話不說,答應姜小白的要求,願意成爲獄僕。

隨着紅芒一閃,落到了徐波的身上,將他身上的疾病狀態,盡數祛除。

與此同時,冥獄的聲音,在房間裏響起:“冥寓之主,徐波陽壽未盡,還有半個月的陽壽。若是現在,讓他成爲獄僕,不符陰律。”

哦?

還有這個說法?

姜小白仔細一想,也是,不論是錢大春,還是耿小麗,亦或者丁峯,都是陽壽殆盡之後,這才成爲獄僕的。

“那要如何,才能夠符合陰律?”

“只有等他陽壽用盡,才能成爲獄僕。如若不然,他只能成爲半個月的獄僕,半個月後,靈魂就會自動歸入陰司之中。”

也罷。

姜小白明白了冥獄的意思:“也就是說,一個人,不論是生前,還是死後,只有一次機會,成爲獄僕,對吧?”

“正是如此。”

“好。”

姜小白轉頭,看向一旁的徐波:“徐波,你的陽壽,還剩下半個月,如果在人間裏,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你可選擇,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裏,去完成。

等到半個月之後,最後一天裏,返回冥寓,成爲獄僕吧。”

這下,連徐波也是愣住了,他驚訝:“還……還可以,離開?”

“半個月。”姜小白提醒他:“當然,你如果沒什麼心願的話,我送你回雲夢城,你在那裏,呆半個月吧。”

“不,不!”徐波連連搖頭:“我有,有心願。我要回去,看看老家,看看……親人。”

“行。你等一下,我讓人,給你準備一下。”

說着,姜小白回到客廳,給江沐霜打了個電話,把徐波的事情,和她說了一下,讓她安排。

徐波在人類世界的身份,早就被銷燬,坐車買票什麼的,根本不可能,如果沒有人幫助,基本是寸步難行。

……

安排完徐波的事情後,姜小白則讓兩個獄僕,錢大春和丁峯一起,開始搬運冰宮裏面的東西。

冰宮裏面,有一些奇異的礦石和皮革,放到人類世界,都能夠賣個好價錢。

對於錢,姜小白雖然並不太看重,但想要在人類世界立足,物質上的一些東西,是必不可少的。

不論是赤蠱門,還是其他的門派,在人類世界,都有屬於自己的產業。

姜小白覺得,他也應該搞點類似的產業,作爲支撐。

當然了,這僅僅只是他的一個想法,至於是否要準備產業,還得下一步,和江沐霜等人,商議一下。

畢竟這些東西,他是個門外漢。

……

而姜小白自己,則在冥寓之中,找到了之前秀秀觀看過的書籍,研究其中的法術。

書並不難找。

在書架之上,仔細查看了一遍之後,姜小白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兩極陰陽煉屍祕術》。

翻開之後,是這祕術的總篇,有十六個字:陰極爲陽,陽極爲陰。陰陽輪轉,兩極相生。

後面留了五個字:白骨夫人,著。

姜小白仔細看去,研究了一會兒之後,發現這本功法,確實是殭屍的修煉功法。

功法看起來,並不是很難,修煉殭屍之體,以達到“以屍入道”的境界。

只有一個前提條件:修練者,必須是殭屍之體。 殭屍之體?

姜小白來到浴室裏,脫去自己的衣物,施展開屍者意志。

看向鏡子裏,見自己的容貌,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之前,他施展屍者意志的時候,僅僅只是臉色蒼白而已,而現在,他的臉色,已經完全脫離了人類的範疇,變成一片青紫色。

除此之外,他齜了齜牙,發現自己的口中,多了兩顆閃爍着寒光的青色獠牙。

想必,這就是傳說中的“青面獠牙”?

姜小白很是無奈的想着,看了看自己的身上。

只見鏡子裏倒映出來的,在他身上,遍佈着青色的紋理,在皮膚的下面,清晰可見。

隨着他力量的催動,那青色紋理,發出陣陣青色光芒,讓他的渾身上下,充滿無窮的力量。

和之前相比,力量確實提高了三倍有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