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岩漿像有自我意識一般,它們聚成一團,燒穿地板消失了。

“靠!讓他給跑了!”

見戰鬥結束,夜魔從一旁走了過來,遞給辛澤劍一塊橢圓形的綠寶石。

“大人,這就是人造伯爵級惡魔的數據,我在方紅嶄的辦公室內找到了。”

“應該還有備份的吧?說不定那隻不死鳥的身上就有一塊。”

夜魔看了眼地上的大洞:“這種晶石抵禦不住不死鳥的高熱,即使有,也會被融化。”

辛澤劍點點頭,將寶石塞進天羅奕局後回到辦公室。

辦公桌上的女孩眼神沒有焦距,應該也是受害者吧,辛澤劍想了想,把她也裝進天羅奕局。

他翻着辦公桌,有用的東西沒找到,各種喪心病狂的文件倒是翻出一堆。

王文志扛着鐮刀走回來:“還找什麼啊?讓崔志林他們來收拾唄!”

“他們在進行着能讓地球完蛋的實驗項目,不親自找找我晚上睡不安穩。”

“哪那麼誇張啊?”

“這還有隱藏的房間嗎?”

夜魔答道:“只有方紅嶄的倉庫了。”

“倉庫?”王文志一聽眼睛就亮了,“肯定有什麼好東西,快帶我們去!”

夜魔沒理王文志,而是看着辛澤劍,王文志不爽的撇着嘴。辛澤劍點頭後,夜魔纔開啓沙發椅下面的開關,一旁的牆壁裂開了。

裏面根本沒有想象中的神兵利器,如果有,剛纔方紅嶄不可能不用。

所謂的倉庫,根本就是放女人的倉庫。


籃球場大小的空間中擺滿了刑具和囚籠,其中囚禁着總數接近三位數的漂亮女孩。大部分都如同剛纔的女孩一樣,雙眼失神的一動也不動。只有七八個女孩看到辛澤劍等人進來後哭鬧起來,大叫着放了我吧之類的話,她們身上都帶着或輕或重的傷痕,而且傷痕的位置多在尷尬之處。

辛澤劍的肺都快氣炸了,他非常想把方紅嶄活活折磨死,不死鳥雖然不屬於惡魔,但它的所作所聞比惡魔還要變態。

突然整棟建築都震動起來,而且越來越強烈。

“地震了嗎?”

“不!”辛澤劍想到一個可能性,他以極快的速度將這些女孩收進天羅奕局,“是下面的惡魔!人造的伯爵級惡魔!”

辛澤劍沒猜錯,方紅嶄重新化爲人形後,將被囚禁着的人造伯爵級惡魔放了出來,然後自己跑掉了。禁制惡魔的鐵鏈紛紛落地,惡魔的皮膚、雙角、翅膀和尾巴都長了出來。它的皮膚就像是西方龍的鱗片,翻着漆黑的光澤。

“想什麼呢?快跑啊!”辛澤劍對王文志大喊,“那是第一階層的怪物!”

“我們跑了之後呢?”王文志倒不怎麼着急,“總需要有人對付它。”

“那也得先離開這,這裏這麼狹窄,連退路都沒有。”

“也對。”

夜魔帶他們來到通往地面的快捷通道,卻發現這裏已經被高溫熔燬了,顯然是方紅嶄乾的。

神游 媽的,交給我吧!”王文志舉起鐮刀對着上方一斬,頓時被他斬出一條寬達一米的裂痕,濃厚的石灰粉從上面飄了下來,把他嗆得喘不過氣。

兩人一惡魔來到地面,地獄犬早就被收回去了。

剛出來還不到半分鐘,石灰廠開始塌陷了。

辛澤劍趕緊掏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短信,“城西石灰廠,第一階層惡魔”,也不管是誰了,直接選中所有人集體發送,連他爹都收到了這條莫名其妙的短信。

“你還有時間玩微信?”王文志見狀,也掏出手機,“我也玩。”

沒想他還真發起了微信。

“這個瘋子…”別說,因爲他的緣故,辛澤劍還真沒那麼緊張了。

惡魔的手臂破土而出,這時它的身高已經到達八百米,而且還在緩慢的變大着。

這隻惡魔擁有四條手臂,身上密密麻麻全是黑色鱗片,就連臉上都是如此。從土中鑽出來後,惡魔張開雙翼飛了起來,翅膀扇出的氣流大到連附近停靠的卡車掀翻了。

惡魔好像沒什麼神智,它也沒管在場的三人,而是胡亂的在天上盤旋,繞了幾圈後,生命的氣息將這頭飢腸轆轆的惡魔引導向石坤市。

辛澤劍拉着還在玩微信的王文志追了過去,猶豫再三後,他啓動奇蹟,發出全力的光耀碎星波,正中惡魔後心。

惡魔身體一沉,很快恢復正常繼續向前飛去,鱗片上連一道劃痕都沒有。

辛澤劍和王文志火力全開,全力向惡魔發動攻擊,但惡魔根本就不理會他們。辛澤劍也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該無奈,因爲惡魔距離石坤越來越近了。

正在武館中的宋亭安疑惑的擡起頭,他看着西邊的天花板,好像那裏有什麼東西在呼喚自己一般。因爲失神,他被對手放倒了,周圍頓時傳來各種各樣的驚呼,就連他的對手也有些難以置信。

“我真的把你打倒了?”對方看着自己的雙手,“不是在做夢吧?”

“是你越來越強了。”宋亭安從地上爬起來,“我們繼續。” 一隻火焰巨鳥從遠方呼嘯而來,正撞在惡魔頭上,惡魔被撞的偏過頭去,它憤怒的咆哮了一聲。

惡魔終於被激怒了。

“我靠,連惡魔都覺得這小子長的欠揍。”看到那隻火鳥後,王文志就知道霍佳來了。

惡魔追着霍佳四處亂飛,幸虧它體型過於龐大,靈巧度不足,不然一個照面霍佳就報銷了。

“你怎麼不打了?”辛澤劍看見王文志突然熄火了。

“廢話,你不累啊?”王文志嚷嚷着,“勞資什麼大招都上了,連它一個鱗片都打不裂,還打個什麼勁?”

辛澤劍想想也是,於是也熄火了,把被追殺的霍佳氣的不行。

惡魔的身高長到了三公里就不再變化,但是能明顯感覺到它體內的魔力還在提升,而且它還一點點的擁有了智力。就拿剛纔來說,惡魔正在假裝追殺霍佳,忽然轉身甩出一道黑色的魔力波浪,將兩個觀戰的傢伙拍到地上。

霍佳知道,再放任它成長下去,恐怕連雲寒露都不會是它的對手,雖說兩個人的實力等級差不多,但惡魔是一種只要不毀掉心臟就能無限再生的獵奇生物,人類之軀的雲寒露根本耗不過它。可那位大姐的脾氣又是如此怪異,她不想來誰都沒辦法。

看到霍佳越來越岌岌可危,站在雲層中的郭陽沉不住氣了,他向前邁了半步,忽然轉頭向東方看去。

一條鱗片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的五爪白龍從雲中鑽出,一頭撞在惡魔頭頂。惡魔的右角當時就折斷了,巨龍在惡魔臉上抓出一道血痕,隨後調頭飛向高空。


右眼被抓瞎的惡魔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它剛擁有的神智也隨着這一舉動煙消雲散,惡魔不顧一切的衝向白龍,無奈兩者間的速度相差太多,怎麼也追不上。

白龍迴旋後發出冰水風三者交雜的吐息,惡魔採取捨身的戰法,頂着這記噴吐直接衝過去,這頭怪物將白龍死死抱住。白龍幾經掙扎都無法脫身,只能和惡魔展開慘烈的肉搏戰,天上時不時有龍鱗和惡魔的鱗片落下。

白龍逐漸落入下風,它零距離的吐息無法對惡魔造成傷害,肉搏能力又比惡魔弱了一籌,在惡魔的重擊下,白龍不斷的發出悲鳴。


惡魔的行動突然僵了一下,它的四肢關節各出現了一個不停旋轉的小小太極圖,不仔細觀察根本看不出來,受到神祕力量的影響,惡魔的速度明顯比之前慢了很多。

白龍抓住機會拖着惡魔飛入雲層,附近的雲彩都被它喚來,化爲三柄幾公里長的古劍,將惡魔貫穿。

古劍拔出後再次貫穿,這一過程重複了十幾次,惡魔的手臂這才逐漸鬆開,白龍掙脫開後遠遠飛開。三柄古劍合爲一柄,最後刺入惡魔的心臟。

當惡魔之心破碎的時候,現場所有人的心頭都是一顫,好長時間才恢復過來。

白龍搖搖欲墜的飛到辛澤劍身邊,變幻成人形。

“辛將軍,霜顏來遲了,請贖罪。”

辛澤劍早就發現這條龍非常眼熟,沒想到真的是嫽霜顏。

她遍體鱗傷,破破爛爛的衣服到處滲着天藍色血液,一條肩膀和胳膊都露在外面,儘管如此,卻絲毫不妨礙她的超凡氣質。

辛澤劍本想問你怎麼來了,看到她這個樣子實在說不出口。

“你沒事吧?”

“謝將軍關心,凡是未傷到龍魂的傷勢都只是皮外之傷,歇息片刻便可自行恢復。”

她的衣着和傷勢的確以較快的速度自行修復着。

王文志碰碰辛澤劍小聲說:“這不是島上那條龍嗎?來找你幹什麼?”

“你不會自己問她?我還莫名其妙呢。”辛澤劍將夜魔收回天羅奕局。

霍佳也飛了過來:“你們就不打算對我解釋些什麼嗎?”

“等見了崔志林一起說吧,我可不想說兩遍。”

“朱雀天將,王將軍。”嫽霜顏禮貌的行着禮。

“尊駕…是剛纔的白龍?”

“正是霜顏,將軍受驚了。”

“尊駕何出此言,在下朱雀天將,反而要謝閣下出手相救。”

“你們倆的話太多了吧?”王文志用鐮刀敲着護肩,“咱先找個落腳的地方行嗎?我們打了好幾個小時了!”

在辛澤劍的要求下,霍佳帶領衆人來到應龍石坤分部。崔志林也收到了辛澤劍的短信,不過他不知道第一階層是什麼意思,所以帶了幾個好手拼命往城西趕,中途接到霍佳的電話後,幾個人又呼啦啦的回到分部。

將範曉玲等人放出來後,辛澤劍讓尹卓思將自己帶到一個較爲寬廣的房間,鎖好門後,將被救出女孩們都放了出來。

“這、這是?”尹卓思被嚇到了。

“從神意那裏救回來的,我想這種事也只能交給你們來處理了。”


尹卓思變得非常激動,眼睛都快冒出火來:“神意?你說是真神旨意?那個和惡魔打交道,一直從事人體研究的組織?”

辛澤劍點點頭:“你先安排這些女孩吧,詳細情況我會告訴崔志林,有些事耽擱不得。”

聽到這話,尹卓思很快恢復正常:“放心吧,相同的事…已經做了太多次了。”

辛澤劍點頭後沉默的離開這裏,嫽霜顏正站在門口。

“你怎麼來了?”辛澤劍在這個女孩面前一直底氣不足,畢竟無緣無故就把人家鎖了心了,這要讓其他龍族知道還不得把自己千刀萬剮啊?

“辛將軍。”嫽霜顏有些失落,“餘伯化虛前曾讓霜顏來找你。”

“找我? 貴妾上位記 ?”

“餘伯說天災將至,而將軍身邊恐怕人手不足,所以讓霜顏來幫你。”

“天災?人手?你們還真把我當將軍了?不好意思,我一個自在慣了,不喜歡有人跟着。”

“將軍不必多慮,霜顏不會打攪將軍的生活。”

“不是這個問題。”

“而且與家族失散九千餘年,霜顏也無處可去。”

“唉,你再讓我考慮下。”

回到會議室後,看見王文志正在和一羣人講述着此次經過,雖然有些誇張成分,但還是省了辛澤劍不少事,他只負責在一旁補充就可以了。不過王文志並沒有提到神意可以製造伯爵級惡魔的事,看來他根本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一個神意分部一直藏在我們眼皮子底下?”崔志林惱怒急了,“我一直都不知道!?”

“你冷靜點,”霍佳拍着他的肩膀,“你也知道應龍相對於其他國家的超自然機構已經很強大了,但神意畢竟是個特殊的對手,它的主要成員都是惡魔。”

見這羣人議論不出個所以然來,辛澤劍將一塊綠寶石扔在桌上,清脆的聲音很快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