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報紙上竟全部都是容祁的花邊新聞,一會是跟女明星,一會是跟女模特,一會兒又是哪個名媛。總而言之,各式各樣的花邊新聞都有。

容祁現在本來就名氣大,加上長得實在太帥,這些娛記們都跟盯着了雞蛋縫的蒼蠅一樣,他的緋聞幾乎天天都有。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容祁一向都是非常潔身自好的,照他自己的說法,無論生前還是死後,他有過的女人也不會只有我一個。可是現在他怎麼可能會跟這麼多女人牽扯不清?

我整個人都處於呆滯的狀態,還來不及反應,一旁的容止突然開口。

“媽咪,你沒事吧?” 小狐狸縱身一躍,跳進了岩漿之中,道慧魂魄散發的陰氣,將我們團團包裹了起來,看着岩漿逐漸從上而下的吞噬下來,那場景令人膽顫心驚。

然而令我和小狐狸感到萬分吃驚的是,這閻浮樹到了這裏就消失了,我們陷在岩漿之中,如同在玻璃球中的氣泡一樣,懸浮了起來,不上不下,腳下的熔岩漸漸開始封口,此時,只剩下一個鐵鍋大小的口子,可以看見不遠處那萬子鬼母猩紅的鬼眼。

沒有了向上攀爬的着力點,我和小狐狸頓時慌了神,變的手足無措,難道說我們要順着這熾熱的岩漿隨波逐流不成!

道慧大師的身形已經徹底消失,化作一團黑氣圍繞保護着我們,在我們驚慌失措的時候,耳邊又傳來了他的聲音:“二位施主,莫要驚慌,我這就送你們出去。”

大師魂魄形成的氣團包裹着我和小狐狸,開始慢慢的向上方漂浮,令人恐懼的岩漿閃爍出刺眼的黃色光芒在身邊不停涌動,嚇得我不敢睜開眼睛,蜷縮在這氣團之內,渾身發抖,如坐鍼氈。

耳邊不時傳來岩漿翻滾時虎嘯龍吟的聲音,更增加了我的恐懼,我不知道這道慧大師的魂魄能夠堅持多久,也不知道這岩漿層到底有多厚,或許救我們出去只是大師的拼死一試,最終的結果還是永久的和這座大山融化在一起。

突然,我在這嘈雜的響動聲中,聽到一陣急促的鈴聲,那鈴聲是那麼的熟悉,不錯!是胖子,他在召喚我們!

“胖子!是你嗎,快來救救我!”我抱着腦袋大聲喊道。

“老馬,你不要慌,你們已經進入陽間了,再堅持一會兒,”胖子的聲音隱隱約約的傳到耳邊。

聽到胖子的聲音,又喚起了我求生的渴望,我仰起頭,看着頭頂上滾滾的熔岩,心急如焚,不知道這厚厚的岩漿層何時是個頭。

道慧大師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不過這一次,他的聲音似乎十分微弱,跟快沒電的錄音機一樣:“施主,我們就快出去了,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願你們返回陽間之後,多行善事……”再往後,就聽不清他在說什麼了,與此同時,我立刻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開始迅速升高,渾身如同被滾燙的開水澆灌一般,傳來陣陣劇痛。

完了,我們還沒出去,老和尚的魂力已經喪盡,看來這次真的要死在這裏了,我想向胖子大聲求救,但是渾身燙的說不出話來,只能嗞哇亂叫。

突然,我感到漂浮的速度瞬間猛的加快,睜開眼一看,只見我和小狐狸像炮彈一樣,從這滾滾的岩漿火湖中彈飛了出來,而道慧大師的陰氣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不留一絲痕跡。

我們被高高的彈起後,馬上就開始往下墜,小狐狸此時想用尾巴勾住山壁上的岩石,但是由於距離太遠,她根本無法成功,眼看我們就要重新的掉入熔岩火湖,耳邊那清脆的鈴聲又急促的響起,一團團雲霧迅速將我們包裹了起來,在半空之中懸停住了。

“老馬,你們又重新回到五行陣中,我帶你們速速撤離!”胖子的聲音如同大赦之令一般,讓已經崩潰瘋掉的我慢慢的緩和了下來,我坐在雲霧中,抱住小狐狸盯着下面那沸騰的岩漿湖,心有餘悸的不停打擺子。

就在我們緩緩升起,漸漸遠離這岩漿湖面之時,岩漿湖中央的位置突然鼓起了一個大包,像是海水漲潮一般。

“天哪!火山要爆發了,胖子快帶我們走!”我驚魂喪魄的喊道。

胖子那邊兒也傳來了焦急的聲音:“老馬,我也在拼命啊,這速度要一點兒點兒起來,他孃的,你小子怎麼這麼倒黴啊,放屁蹦出屎,擦屁股摳破紙!”

那鼓起的岩漿包突然炸了開來,濺出無數的岩漿,噴撒在山壁上,形成一塊兒又一塊兒的亮斑,我連忙用手捂住腦袋,嚇的魂飛魄散,這但凡有一股兒零星的岩漿要是崩在我和小狐狸身上,我們就徹底的玩完了。

然而,令我們更加恐懼的事情發生了,那岩漿包炸開之後,從裏面伸出了一個巨大的手骨,上面掛滿了滾燙的岩漿,它從岩漿湖面伸出之後,猛的往岩漿湖面拍去,像是一個人在不停的往上游。

看着那巨大的手骨,我的心差點嚇的吐了出來,難道是萬子鬼母?她又追上來了?天哪!一陣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

然而,有時候,你越不想來什麼,就越來什麼,這巨大的手骨伸出之後,沒過多久,一副掛滿滾燙岩漿的高大骸骨從湖面中漸漸的露了出來,看着那如山般大小的骸骨,傻子也能猜出來這到底是誰。

“萬子鬼母!”我恐懼的驚叫,我萬萬沒想到這個餓鬼界的霸主,寧可捨得一身剮也要至我們於死地!

她高大的骨骼上到處都沾着滾燙髮亮的岩漿,讓她本來就猙獰可怖的骸骨此時顯的更加瘮人!

她一擡頭,似乎看見了我們,興奮的渾身骨骼亂顫,猛的從岩漿湖中躍起,跳趴在山壁之上,飛速向我們奔爬過來。

“胖子,你他孃的快點兒!”我的聲音裏已經帶着哭腔,這萬子鬼母奔爬的速度實在太快了,饒是她已經是一副骨架,但速度卻絲毫不減當初。

胖子明顯也看到了這個餓鬼界的祖宗,他驚恐的說道:“我靠!老馬,你真他孃的能整,你把啥玩意兒給引出來了!這他孃的太嚇人了!”

雲霧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雖然我們已經高出萬子鬼母一大截兒,但是架不住她邊爬邊跳,她每一次跳躍,就極大的拉近了和我們的距離,而且隨着她跳躍頻率的提高,她離我們也越來越近,沒過多久,就已經爬到我們腳下了。

“胖子救我!”我嘶聲力竭的喊道。

“別吵吵!我在想辦法!”胖子在那邊兒吼道。

我們的雲霧是懸在岩漿湖面正中,垂直往上升,這萬子鬼母則是沿着山壁往上爬,因爲山壁和湖中央還有一段兒水平距離,她追到我們腳下後,一手勾住山壁,一手則是斜向上朝我們抓來,雖然一時夠不着,但是隨着環形山壁的直徑越來越小,我們的危險也越來越大。

突然,那團救我們的雲霧居然朝萬子鬼母所爬的山壁方向飄了過去,這可真把我嚇壞了,一想到這團雲霧是胖子控制的,我心中頓時火起,怒聲罵道:“死胖子,你這是存心玩我嗎?想要弄死我,直接把我扔下去就行!”

那邊兒卻傳來了胖子激昂慷慨的官腔:“老馬同志,你還很年輕嘛!你不要動不動就激動嘛!胖爺我要讓他涼快涼快!”

與此同時,只聽見胖子喃喃的念道:“水之禍福應速,逆水一滴,勝於萬方,山嫌粗惡,水愛澄清,縱橫似織,方知短長,匯澤如湖,乃辨朝宗之勢,洋洋悠悠,顧我欲流,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剎那間,包裹我們的這團雲霧突然迅速變大,從裏面唰唰的往下噴出巨大的水柱來,這水勢極爲兇猛,像是打開了一個巨大的消防水管,猛的朝下方噴去。

這萬子鬼母見我們自己主動送上門來,興奮的無以復加,她猛的向上爬,想要將我們一舉拿獲,卻不想被這突如而來的洶涌水柱噴灑當頭,暫時放緩了上升的速度。

那洶涌的水勢澆灑在萬子鬼母巨大的頭骨上,“嗞”的一聲,立刻升起一陣又一陣濃濃的白煙,發出一股股難聞的氣味,而此時包裹我們的雲霧就像一個巨大的淋浴噴頭,把萬子鬼母渾身都淋了個盡透。

只見那萬子鬼母渾身白霧升騰,好像是剛出鍋的饅頭一般,一陣陣骨骼斷裂的聲音,“咔咔”的傳來,她痛苦的哀嚎着,饒是她剛纔在岩漿裏都能奮勇向前,此時卻痛不欲生。

緊接着,她渾身的骨骼開始碎裂,骨渣子一片一片的往下掉,摧枯拉朽一般,看得甚是駭人。

這萬子鬼母停趴在原處不動,那粗壯的四肢骨骼此時如同朽木一般,漸漸支撐不住她巨大的重量,終於“咔嚓,咔嚓”一陣巨響,整個身子墜了下去。

在她即將墜入岩漿湖裏時,那滿是裂痕的骷髏頭骨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怪叫,直震的整個山體都顫抖了起來,最後終於淹沒在滾滾的岩漿之中。

“呵呵,掉了這麼多頭皮屑,看來光淋浴是不行的,一定要下去認真洗洗纔好,”胖子打趣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死胖子,別扯犢子了,快救我們上去!”看見終於擺脫了萬子鬼母的糾纏,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無力的坐了下來。

“老弟,坐好了,哥哥這就接你們回家!”

我們持續向上升着,頭頂之上漸漸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形山口,透過這山口,我看見了藍天和淡紅的霞雲,不錯!這就是真正的人間,我們終於逃出來了!

我激動的眼淚奪眶而出,緊緊的把小狐狸摟在懷裏,興奮的無以復加,誰說一定要永世流放,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這才猛的回過神來,勉力扯起嘴角,“我沒事,看來這個叔叔的確不太好呢。”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嘴角的笑容有多麼的苦澀。容止看着我這個表情,神色微微有些變化,但終歸還是沒有說什麼。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我擡頭就看見慕恆走進來,微微蹙眉,“怎麼了?慕家出事了麼?”

我知道這個點慕桁會來找我,肯定是有事。

這些年來,雖然我跟慕桁來到了m國,但他一直還是遠程操控着慕家的事,時不時還會飛回國去。而我這個名義上的慕家嫡女,倒是什麼事都不做,只是潛心修煉。

不過如今的我,修爲已經越來越好,已經基本破解了慕家的詛咒,所以慕家人也都已經開始紛紛修煉。

容止也看見慕桁,就眼睛一亮,跑過去撲到他的懷裏,“舅舅!”

看着懷裏的小東西,慕桁一向清冷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慕桁這小子,也只有在容止面前才能夠露出這麼溫柔的表情了吧。

“舅舅你找我們來幹什麼呀?”容止眨巴着大眼睛,問慕桁。

“我有事和你媽媽說。”慕桁抱着容止在我面前坐下,對我開門見山道,“舒淺,我們需要回國一趟。”

我本來這個人還因爲容祁的那些花邊新聞而有些恍惚,慕桁突如其來這麼一句,讓我更加訝異,“我們?我爲什麼要回去?”

要知道當初我離開z國的時候,都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再也不會回去了。

“最近慕家遇見了麻煩事。”慕桁蹙眉道,“我懷疑,是不是有慕家餘孽還在反抗,或者是葉家人在動什麼手腳,反正慕家那邊,有些吃力,所以最好是我們一起回去。”

我知道一年前的那一次內鬥,雖然我們戰勝了旁系,但旁系之中還有一些餘黨,我當時覺得畢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所以沒有將他們斬草除根。如今果然就有人按捺不住了,再生事端。

“多大的事,你一個人搞不定?”我語氣猶豫,顯然是不想回去。

這一年來,我一直跟個蝸牛一樣躲在m國的這個小鎮,就是想躲開容祁。可如果我回去,我真怕自己會遇見他。

“你必須得回去。”慕桁這一次絲毫沒有跟我商量的意思,“說實話,這一年慕家很多人開始修煉,旁系嫡系的,本來就根基不穩。我們兩個又長期都不在國內,在這樣下去,我怕會出事。”

我沒有答話,慕桁似乎失去了耐心,冷聲道:“舒淺,有些話我不說你也應該明白,人生不是隻有男人而已。你是慕家嫡女,你就應該有你的責任心。”

我咬着牙,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只是回去一次對麼?處理完那裏的事,我就要回來。”

我當然知道,我肩上的責任。

之前幫助容祁重新凝聚魂魄時,如果不是因爲我慕家嫡女這個身份,一切根本不會那麼順利。不僅如此,如今我和容止平靜優越的生活,也是建立在慕家的資源之上。

我既然用了慕家的資源,自然也得承擔起慕家嫡女的這一份責任。

慕桁看着我,知道這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便點了點頭。

我看向一旁的容止,眼神一軟,抱住他,“容止,你告訴媽咪,你想不想要去z國看看?”

容止一聽,眼睛都亮了,“當然想回去!我很想回我真正的家鄉去看看。”

容止雖然在美國長大,但大部分時間都跟我們在一起,一直受的教育還是非常純正的z國教育。所以他一直都想回國去看看。

我也忍不住笑了,突然覺得這一次如果能帶容止回去看看,也不是那麼糟糕,“好,那我們明天就出發。”

“哦也!”容止歡呼一聲,一把的抱住了我。

只是在我看不見的地方,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次若有若無的笑容。

因爲慕家情況緊急,第二天我們就坐着慕家的私人飛機回到了z國。

再次降落到這片土地上時,我的心情,有幾分不知所措。

不是因爲這一片土地,而是因爲這片土地上有我心心念唸的那個人。

“媽媽,你又在發什麼呆呢?”一旁的容止似乎看除了我神色裏面的憂愁,用軟糯的聲音問我。

我轉頭看容止,笑笑,“沒有,只是看到曾經的家鄉,有一點憂愁而已。”

說着,我抱着容止,和慕桁、葉凌、錢順兒一起下了飛機。

走進機場,我看着身旁神色清冷的葉凌,猶豫一番,還是低聲道:“葉凌,其實這一次你不用跟着我們回來的,畢竟你的身子纔剛有起色,還是靜養比較好。”

一年前,葉凌跟着我們一起去了美國,我想盡一切辦法給他調理身體,總算是讓他的**恢復了一大半。

葉凌淡然的看了我一眼,低聲道:“沒事,不是也有可能是葉家人在爲難慕家麼?所以我跟着來比較好,而且……”

他頓了片刻,又低聲道:“有我在,你遇見容祁,也好解釋一些吧?”

我身子一顫,說不出話來。

的確,一年前我就是騙容祁,我和葉凌在一起了。如果這一次碰巧遇見了容祁,他看見葉凌依舊在我身邊,恐怕也會徹底死心了吧。

不過……

“可能也沒有這個必要了吧。”我想到容祁的那些花邊新聞,淡淡說了一句,就抱着容止繼續往前走。

一到機場,容止這小傢伙就非常激動,掙脫開我的懷抱,到處亂蹦亂跳。

我們入關之後,就接到了慕家人的電話,說是路上堵車,還有十多分鐘纔到機場。

我們站在機場門口等待他們,可突然之間,我發現不對,立刻看向身後,臉色瞬間慘白。

“容止呢!容止去哪裏了?”

慕桁、葉凌和錢順兒一聽,頓時慌了,看向四周,果然發現容止不知什麼時候不見了。

機場裏亂糟糟的,我立刻凝聚靈力,迅速地搜尋四周容止的氣息。

很快,我感覺到了他的氣息,趕緊朝着那個方向跑去,立刻就看見了一個小小的身身影。

我心裏鬆了口氣,剛想快步走過去,可突然看見一個身形修長的男人,將容止給抱了起來。

看見那個男人的剎那,我只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彷彿都凝固了。 當我們就要飛出那火山口時,拖着我和小狐狸的巨大雲霧突然遮住了我的口鼻和視線,隨之而來的就是濃濃的睡意,我不由自主的暈了過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一股濃濃的煙味嗆得我直咳嗽,睜開眼,只見胖子坐在對面的牀上,叼着煙衝我猥瑣的笑着,而小狐狸則是趴在地毯上,大口大口的啃着一隻老母雞。

“啪啪,”胖子突然鼓起掌來,把我嚇了一大跳。

“回來感覺如何,連長同志,你這一次可真是玩的太大了,剛纔妹子都跟我講了,牛逼,攪和的兩界不得安生,果真有一代宗師的範兒了!”胖子痞氣十足的說道。

我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眼前的情景讓我恍如隔世,記憶中命懸一線的過往像是一場大夢,而此時的我又回到了奈曼旗小旅館的房間內。

我伸出手管胖子要來一根菸,點燃後猛抽了一口,好長時間沒有抽菸了,這突然一抽腦袋還有點兒暈,我緩了一會兒說道:“胖子,這一次真的是死裏逃生,一開始我們都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不過總算是平安回來了,只是……,咳不提了,總算是把事情處理完了,沒有留下遺憾!”

“沒有遺憾咱就撤,別在這裏硬耗着了,你這一去可是整整一個月,讓人每天都在爲你提心吊膽,以後咱可不敢再玩這洋的了,”胖子此時也是心有餘悸的長吁短嘆。

突然,我聞見一股濃濃的騷味,不禁緊張的問道:“胖子你聞到沒有,這屋子裏怎麼有股子騷味,難道說又有邪祟追來了!”

胖子尷尬的笑了笑,用肥厚的手掌拍拍我的肩膀說道:“老弟,不要緊張,看你現在神經過敏的,哪裏有那麼多妖怪,哥哥我這是情急之下不得已的一點手段。”

“手段?什麼手段?”我詫異的問道。

胖子此時有點不好意思,撓着頭說道:“你們被那巨大的鬼玩意追着,我就想通過五行陣引水法給他來個急速降溫淬淬火,可是當時暖瓶是空的,手頭兒又沒有合適的水源道具,就對着陣眼尿了一泡尿,讓他嚐嚐什麼叫疑似銀河落九天!”

聽到這裏,我哭笑不得,感情那龍形般的水柱,原來是胖爺的一泡大黃尿!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找旅店老闆退了房,旅店老闆李叔很熱情,對我倆千恩萬謝,說是以後再來通遼就住在他們這裏,跟自己家是一樣的,胖子臨走時,趁老李不注意,在前臺的抽屜裏偷偷塞進了五萬元錢,然後,我們就啓動車子,全速的奔往遼西。

此時此刻,對王姑娘的承諾總算是兌現了,現在的我要回家一趟,已經一年多都沒看見叔和嬸子了,也不知道現在家裏是個什麼情況。

這一路上,胖子坐在副駕駛,叼着煙懶洋洋的說道:“誒呀,兄弟,說句你不愛聽的話,我就納悶了,你跟那個什麼王姑娘其實真正在一起相處的時間並不多,還一口一個媳婦兒的,你們兩個人的感情真的就那麼深嗎?”

胖子這麼一問,弄的我有點兒不好意思,自嘲的笑了笑,“胖爺,怎麼跟你說呢,其實這事兒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咳,我這輩子啊,大部分時間都在部隊了,她是第一個願意和我在一起的女人。”

其實,不要說胖子好奇,就連人家王姑娘自己都納悶呢,要不,人家也不會問我救她是因爲真的愛她王君愛,還是因爲對王婷婷那份責任。

不過,我心裏明白,他們這是不瞭解我們這些當兵的心,我們十幾歲就入伍了,對愛情一直是憧憬和懵懂,每個人心中都幻想着以後能有個自己的媳婦兒,每天和她在一起,守住個小火爐子,想吃點啥就做點啥,踏踏實實的過小日子。所以,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愛情並沒有那麼多浪漫的前提和大道理,只要你願意和我在一起,願意做我的媳婦兒,上刀山,下火海,我們這些當兵的沒有二話,就這麼簡單。

胖子聽了我的回答,笑的肚皮亂顫:“誒喲,我可憐的兄弟喂,你可咋整,糟心透了,哈哈!”

車子一路狂奔,來內蒙的時候感覺速度怎麼也起不來,這一想到回家,油門是一陣狂踩,車子飛速狂奔,由於路面不好,震的胖子一陣陣嚎嚎。

我們出發的時候是早晨七點,回到遼西縣城已經是下午兩點了,飽餐一頓之後,繼續開路,到了遼西,這路面就好多了,車子以80公里每小時的速度在省道上狂奔,估計不超過20分鐘,就能回到溝子村。

我們在省道上開着開着,突然在馬路邊兒竄出來一箇中年男子,猛的向車子前撲來,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看那樣子是想讓我們碾他,嚇的我趕緊猛踩剎車,由於強大的慣性,小狐狸直接從後座飛到方向盤上,胖子的腦袋也是狠狠的磕在擋風玻璃上,腫起了一個大包,不過萬幸的是!車子總算及時的停住了,並沒有撞到那個男子。

“去你大爺的!找死啊!”胖子狂吼罵道。

他怒氣衝衝跳下車,拎住這個男子的衣襟一把把他給拽了起來,就要對他進行一頓狂揍!

“打死我吧,打死我吧,我不想活了,嗚嗚!”這個中年漢子嚎啕大哭道。

我和胖子愣了一下,心說這個傢伙是不是腦子有毛病,大白天尋死尋活的,家裏人也不說管一管。

“你想死的話,上吊、抹脖子、摸電門,跳河,撞火車方法有的是,害我們幹什麼!”說完胖子就照這個男子的臉上狠狠一拳,直接把他打翻在地。

“胖爺,別……別,消消氣,這個人可能是個瘋子,不要和他一般見識,咱們還要繼續趕路,”我在一旁攔住胖子提醒道。

胖子這一拳夠分量,打的這傢伙臉上馬上就青了一大片,不過令我們感到詫異的是,他捱打之後,居然給胖子跪下了,口中喃喃的說道:“謝謝,謝謝,謝謝大哥教我,給你們添麻煩了,這就去找別的方法死去,”說罷,他站起身,失魂落魄的朝路邊兒走去。

我一看這還得了,不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哥們兒要是真的自殺了,到了陰間還要繼續挨抽,連忙追上前去大聲叫道:“同志! 絕代名師免費閱讀全文 等一等!有事好好說,不要想不開!”

胖子這個時候也覺察到這個男子並不是一個無賴,只是不知道遇見了什麼事兒,心縫兒一窄,就想走極端了,也連忙跟了上來。

我們兩個追上他,把他拉到路邊兒的大樹下。我開口問道:“老哥,到底怎麼了,有啥想不開的,告訴我們,或許能幫助你!”

那男子目光呆滯,神情恍惚,低頭蹲了下去,兩隻手握緊拳頭猛砸自己的腦袋:“沒用的,誰也幫不了我,我必須死,我活該去死!”

“你殺人了!”胖子在旁邊皺着眉問道。

“沒有”

“那你欠別人錢了?”

“也不是”

“那你死個屁啊你死,他孃的,你爹媽把你養大就是想看你40來歲去死!”胖子在旁邊怒聲罵道。

“喂,老哥,這世上醋是怎麼酸的,鹽是怎麼鹹的,他總要有個說道兒吧,你就跟我們講一講吧,到底遇見了什麼難事兒,我們給你出出主意那也不一樣啊,”我在旁邊安慰的說道。

一聽我這話,這個男子嚎啕大哭,兩個拳頭猛錘地面,把拳頭都砸出了血,和泥土糊在了一起,眼淚噼裏啪啦的往下掉:“娘啊,兒啊,閨女啊,我對不起你們啊!”

接着這個男子就哭哭啼啼的給我們講述了整個事情的經過。

原來,這個叫趙老五的人,是我們隔壁村兒的一木匠,平日裏給別人打打牀,做做桌子,由於手藝好,價格也公道,在附近幾個村子裏還小有名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