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就是說,這些人應該是從別的方向等到的修士。

當初儘管一大部分人都在那坐標般的小浮島處匯合一處,可實際上還是有一些修士是從別處登島的。

甚至有一些躲避起來的修士是趁著,羅天等人登島時造起的氣勢吸引了火力,趁機輕鬆偷偷登島的。

羅天與祁如墨兩人隱隱已成小隊的大小頭目,兩人相視一笑眼中的皎潔似乎說明一場預謀正在醞釀著。

沒有上前交涉,更沒有暴露行蹤。很突然的本來慢吞吞悠哉悠哉的小隊,遽然加速遁法大行百里之遙數息而至。

羅天等人可不是突襲那營寨,而是一路狂奔到山巒。然後馬不停蹄一口氣殺入山巒百多里才停了下來……

「那些修士一定發現咱們了。」蘇風一臉奸笑,嘿嘿道:「保真下的他們半死!哈哈……」

蘇風最是閑不住,這幾天明知道那東西就在身後卻不能有所動作早已經憋得不行。現在一招禍水東引,沒了約束他哪裡還肯裝作聾啞一張嘴巴像是泄洪的大壩滔滔不絕的開啟噴水模式。

大家都知道蘇風的性子,也知道這幾天著實把他憋得難受也沒人在意。倒是紛紛把目光投向閉目不言的羅天。

羅天一睜開眼,祁如墨便迫不及待的問道:「如何?」

「成了!沒有追來……」羅天的嘴角掛起一絲笑意,能將那跟屁蟲一樣的傢伙甩開確實不易。

一旁的青浮子立刻提議:「我們現在便趕回去?」

「我看還是等上一等,那營寨中的修士十數位。哪怕修為平平,那東西就是真的殺戮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面色僵硬表情怪異的沙羅炫納生硬道。

沙羅炫納說起話來一直都是這般生硬,聽得久了大家也早已習慣。

羅天和祁如墨顯然對他的提議很贊成,於是眾人在原地稍稍調息了半盞茶的功夫,才轉身以靈遁術向山巒外趕去。

眾人消失,片刻之後山林中微風忽起。然後數到黑影出現在羅天等人此前聚集處,嗚哩呱嘰的生澀語言在幾人間傳遞,隨後目標一致的向羅天等人追去。

而此刻得羅天等人,卻是一臉的驚駭震驚。

修士臨時營寨還在遠處沒有絲毫變化,但營寨內的畫面卻讓人不忍直視。

東一塊西一塊的碎肉凌亂的散落地面沒有規律,一道道血痕染紅了帳篷更染紅了羅天等人的視線。

「怎麼會……這才多久……竟然都死了!!!」祁如墨面色驚恐,臉色也有些發白。

不單單是他一個人,所有人包括羅天都是一般的神情。

「見鬼!這哪裡是咱們伏擊那怪物……簡直就是咱們主動送上門來啊!」蘇風罵罵咧咧的話傳進眾人耳中別提多刺耳。

「你們嘴裡的怪物指的是我么?要說鬼……我到還真是鬼!」

陰冷如冰凍湖面崩裂一般的聲音,隨著蘇風的罵聲傳遍四方。 「你們嘴裡的怪物指的是我么?要說鬼……我到還真是鬼!」陰冷如冰凍湖面崩裂一般的聲音,隨著蘇風的罵聲傳遍四方。

突然出現的聲音令眾人劇是一震,觸電般的回身眼中一處坍塌的帳篷上,一道漆黑如墨的影子好似一直都在那裡。稜角分明的臉龐以人類的審美觀都俊秀異常,這從木靈和赤蓮眼中閃過的異光便可以看得出。

那身造型奇特墨色中帶著暗紅的盔甲,更將男子襯托的神秘而強大。此刻這名被羅天稱為人型生物的男子,嘴角微微翹起帶著詭異的笑,仔細看卻又不像是笑好像淡漠的沒有一絲表情。

所有人的心都下意識的觸動了一下,從這男子身上他們都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氣息的強大甚至於讓他們生不起反抗的點頭。

男子豎起一根手指道:「不要問我是什麼,就當你們說的鬼!」接著又豎起一根指頭:「下面,我問一句。你們回答一句!不要廢話,他們……」男子一指四周沒有一具全屍的地面,冷然道:「就是因為廢話太多,我個人不喜歡聽廢話!」

男子的神情平淡的可怕,好似說的不是眨眼殺了十幾人而是如喝水一般自然事情。正是這股平淡、自然讓所有人的心都冷到了谷底,這人根本就沒將在場的所有人看在眼裡。


「第一個問題,你們是什麼人?問什麼會出現在魔龍島上。」

對方的強大毋容置疑,羅天等人根本就沒得選擇。在絕對的強大面前,一切心思都是在自取滅亡。

所以羅天沒有任何猶豫:「仙城修士,為了任務到這裡。」

黑色盔甲的男子抬起眼皮看向羅天,羅天這才看清楚對方的眼睛竟然是一片黑墨。那人看著羅天淡淡的看著然後輕笑道:「看來你是這隊修士的領頭人,我喜歡爽快的人。第二個問題,現在是什麼時間……」男子想了一下補充道:「自魁拔家族入侵黑雲流沙域到現在過去了多少年?」

羅天一愣暗想這人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這也是一個問題?還是他從來都沒有出過魔龍島到過外面?以此人讓人無從反抗的實力,怎麼可能沒有出過魔龍島,真是讓人難以捉摸。

「至今已經近千年之久。」羅天記不得具體的時間,只能大致說一個模糊時間。

「千年么?」男子抬頭望天一臉的感慨,不知道想起了什麼。

男子不說話攝於其氣勢,也沒人敢說話。男子不需要一言一行,場面盡在其掌控之中。

「第三個問題,如今這黑雲流沙域還有何方勢力敢於反抗魁拔家族?」

羅天不假思索回答:「仙城統治異域數百年勢力遍及四方,如今只有東方環島、南方異國、北海海族。三方勢力還有實力不聽從仙城遣令。」

男子臉上露出一絲驚喜,語氣也變得稍稍愉悅:「哦?沒想到這三個老傢伙竟然也還活著,很久沒見了是該去見見他們。」


眾人面色微微一變,羅天更是震驚。

男子這一聲似感嘆的沉吟,透露出來的信息令人膛目結舌。雖然還不深了解,但隱隱的可以猜測到此人似乎是當年魁拔家族征伐黑雲流沙域時活下來的強者……

所有人都不敢想象,能從當年那場驚天大戰中倖存下來的異民強者實力是何等的恐怖。儘管時間已經久遠不可查,可羅天比站著的所有人都更清楚當年的慘烈。

從確定要到黑雲流沙域后,黑袍總管便將關於黑雲流沙域的信息告知了他。特別關於當年的大戰介紹的最為詳細,大戰之慘烈雖然最後是以魁拔家族完勝結束。

可事實是魁拔家族付出的代價,是黑雲流沙域土著的損失的數倍。單聚靈境強者便損失了數十位之多,金丹境的仙修都折損了兩位。至於化神境、凝神境的修士那天文數字,羅天想起來就覺心房抽搐。


與其說魁拔家族依靠實力征服了黑雲流沙域,倒不如說是以數量洪流將黑雲流沙域的頂尖強者們徹底的淹沒了。

族群之戰,便是氣運之爭。比拼的不單單是個體實力,更是族群整體能量的後繼能力。

黑雲流沙域的力量顯然是輸在後繼無力上,當頂尖的強者被誅或逃。在沒有新戰力出現的情況下,魁拔家族當年自然摧枯拉朽的征服了這片異域。

自然代價也是有的,當年的那位魁拔家族的雄主也因此次征戰身負重傷,天道根基大損不得不讓出族長之位更在數十年後撒手重入輪迴。

男子終於從回憶中回過神來,看著面前如螻蟻般弱小的仙城後輩。莞爾笑道:「小傢伙們,你們難道不知道到別人家的後院偷東西被發現了是很危險的么?」

他要動手了么?

羅天心中大駭,依靠比被人了解得更多的隱秘,他已經隱隱的猜測到了男子的身份。可羅天寧願自己猜到的永遠不是正確答案,因為一旦那是事實,那麼他們再無倖存之理。

當年大戰中倖存下來的強者,怎麼可能是自己這些凝神境的修士可以抗衡的?在真正強大的修士眼中,凝神境不過是嚶嚶學語的嬰孩而已。

「不過,你們很幸運。我心情恰好很好,欺負小傢伙又不是我喜歡做的事……」

聽著男子侃侃而言,羅天的眉毛跳跳眼神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四周的碎屍,嘴角抽搐一下沒敢將心裡的話說出來。

黑甲男子詭異的笑笑,然後神秘的道:「我知道你們想要弄到黑龍寶玉,這樣吧作為回答問題讓滿意。給你們一個消息作為回報!」手指指向魔龍山,然後一劃偏向一個方向道:「哪裡……藏龍谷,哪裡有無數的寶玉。自魔龍島上魔龍誕生至今,所有自然死亡的魔龍其寶玉都會在那裡!預祝你們成功!」

下一刻,男子詭異的看了羅天一眼就這般消失了。

壓抑的龐大氣勢就此消失,所有人心頭一松。蘇風更是毫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黑虎化神的黑貓和悟空更是萎靡的爬在地上一動不動,祁如墨雖然勉強支持可臉上的蒼白說明了一切。

男子單是氣勢便將大家逼到了這種田地……

羅天默默的看著這一切,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識海內的九劫丹嗡嗡的旋轉,如果不是靈璧上的《更天殘卷》不停的綻放出金芒,他也會他們一般不堪。

「有人來了!」羅天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山巒,淡淡道。

這句話羅天說的很平淡,因為那些『人』他早已經察覺。只要實力不是碾壓,不是有什麼特別之處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逃得過羅天的靈識靈覺探查,很顯然正在趕來的那些人不適於前者任何一方。

蘇風無力的抬眼看了一眼,然後問道:「誰?」

「異民!」羅天的語氣無比的肯定,儘管他也驚訝於異族異民為何也會出現在這裡。

「實力如何?」這句話是祁如墨問的,此刻他正與其兩位同伴盤膝調息,內息的震蕩讓他們發揮不出六成的戰力。

羅天淡淡一笑迎著山巒走去,輕輕輕飄飄的道:「足以應付,你們儘快調息,此處恐怕不宜久留。」

沒人站起來隨羅天一起迎敵,因為他們知道羅天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


半柱香的時間很快過去,羅天施施然回到滿地屍體的營寨。沒有說話靜靜的站在那裡,他是隊伍里唯一還有一戰之力的人,守望的責任自然落在他身上。

時間很快來到半個時辰后,祁如墨最先醒來。

兩人相視一笑閑談起來,交談的內容也圍繞著那神秘的男子和突然出現的異族異民。

神秘男子的身份兩人談來談去也沒個定理,其實羅天是有自己想法的,可在沒有確定前他也不願對此多說什麼。

倒是那突然出現的異族異民,羅天說的更多。

不過,因為異民對修士的仇恨。羅天也並沒有從那些已經變成屍體的異民身上套出多少有用的信息,倒是偶爾聽到的一句『尋找老祖』讓羅天對心裡的猜測又肯定了幾分。

祁如墨忽然看著一個方向低沉的問道:「你相信他的話么?」

「什麼?」羅天心裡想著事,一時沒能反應過來。愣了一下才想起來那人關於藏龍谷的話,不知道為什麼竟然不假思索的道:「信!」

「信?」祁如墨臉上的表情充滿狐疑,然後施施然笑道:「我也信!」

「哈哈……」

兩人相視一笑,儘管那人似乎動動手指就能殺了他們;並且很顯然雙方的立場是敵對的,可羅天和祁如墨卻都選擇了相信對方的話。

「你怎麼想?」

「走一遭!如何?」羅天微笑著道。

祁如墨含笑兩眼放光:「藏龍谷,聽起來是個不錯的地方。值得一去……」

大家陸續醒來,羅天將決定告知了其他人。出人意料的得到了大家的贊同,哪怕明知道那男子口中輕飄淡寫說出來的地方,很可能是黑魔龍的禁地兇險之地也沒人提出質疑。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羅天等人竟然相信那男子說的話都是真的。並且在不經驗證的情況下,打算潛入藏龍谷大發橫財。

另一片風雪中,一支正在靠近魔龍山的修士隊伍在一顆水晶球的指引下,也正在向著哪個方向靠近…… 「嘶!為何越來越冷了!」

蘇風將衣襟加緊,看起來有些瑟瑟發抖淡薄的衣袍更是看起來有些可憐。

按照那神秘腦子的指引,羅天等人便想著那片藏龍谷行去。藏龍谷的方向,恰好沿著山脈邊緣草原的盡頭。為了不必要的麻煩,他們選擇沿著山脈腳下向藏龍谷靠近。

這麼行進有兩點好處,其一靠近草原視野開闊一旦有事可以儘早地方,儘管對於修士的速度肉眼可見的距離根本來不及什麼反應,但心理上的安慰卻要比什麼都重要,畢竟深處危機四伏的魔龍島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而且魔龍島上已經不止一次的出現靈識靈覺無法探測的存在了。

其二,則是山脈。這片山脈巍峨雄偉,綿延幾乎沒有盡頭。依靠修士們的經驗,這片山脈必定孕育了無數生靈。其中出現一些強大的生命根本不奇怪,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還是不要深入的為好。

看著蘇風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羅天無奈的提醒道:「你可以運起真氣禦寒!」

蘇風一臉瑟瑟,眯著眼向四周一瞥低聲的對羅天道:「你看看這些人,那個運起真氣禦寒了?我這麼做分明不是顯示自己實力不濟啊!」

……

羅天有點哭笑不得,感情蘇風考慮的是這件事怕丟臉?心中哀嘆對蘇風的思維邏輯是真心覺得無藥可救了,你也不看看人家都穿的什麼?那袍子裘皮,你呢?

羅天的眼神一淡撇撇嘴:「我也是服了你,出門竟然沒有帶衣服?你難不成還打算這一件衣服穿到底?雖說修士有凈身術,可你也……」羅天搖搖頭不願多說了,說多了也是白說。蘇風的性格羅天算是了解了,對陌生人那是一個冷,可以單深入了解他你就會發現此人的行為模式根本不能用常理來推斷。

草原上的青草已經逐漸變得枯黃,看上去真的想進入寒風刺骨的冬季。可羅天卻清楚的明白,只不過是他們趕路的速度提升越來越靠近魔龍山的緣故。

魔龍島上的季節變化根本不能用在更天界的四季更替來形容,但是這片草原羅天他們便先後經歷了風雪、雨季,狂風暴雨,這可是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啊。

這種急劇變化的其後,要是放在那些凡人身上不死也得扒層皮。

羅天正在考慮那藏龍谷,左邊身子忽然被人碰了一下。羅天看去看到的是蘇風腆著的臉有些發青,然後就看到了自己口鼻中呼出的哈氣化作點點冰晶。

這是又冷了幾分啊……

「嘿嘿…羅大哥,你看你還有沒有多餘的衣衫。你看小弟我……風餐露宿這…阿嚏!冷啊……」一臉獻媚的笑、一臉齷齪的討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