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他過來是打算找一些有特殊功能的怪物來養殖。

專門拿來養殖獲得卡牌的怪物他已經有了。

他現在倒是比較需要紅火蟻這樣能給他帶來幫助的怪物。

弱一點沒關係,他可以提升。

在老闆那裏拿來怪物手冊,這一次和上次不同。

現在店裏面多了一個坐的地方,可以坐下來慢慢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上次在門口站的太久的原因導致的。

路聖目標明確,就是要有特殊能力的怪物。

又是近半小時的翻閱之後,只有三隻怪物落入到他的法眼。

不是店裏面怪物太少,反而是太多,很多他心儀的怪物他都買不起,剛剛以為自己暴富了一把,瞬間就感覺到自己還是一個窮b。

【真眼飛蛾】

品質:白色

等階:一階中期

技能:視野共享

售價:500一階源珠

視野共享:怪物與主人雙方距離不能超過一百米,不然視野共享的鏈接會斷開。

【肌肉狗】

品質:綠色

等階:一階中期

技能:鍛煉共享

售價:500一階源珠

鍛煉共享:肌肉狗鍛煉后的效果一半會加持在主人身上。

缺陷:最高提升至二階圓滿。

【水精靈】

品質:綠色

等階:一階中期

技能:水源

售價:300一階源珠

水源:可以控制水精靈造水,凈化水質。

這三個他都好想要,肌肉狗的缺陷在他看來以自己的「天賦」可以解決。

可惜他的一階源珠只有612枚,這該怎麼辦?

一時間路聖有些苦惱。

掃視了一下四周,路聖看着擺放在外的怪物卡牌,他突然有主意了。

既然怪物卡牌能出售,為什麼他的怪物卡牌不能出售給別人呢?

當然他還有一個迫不得已的方式,那就是出售尖牙豬屍體。

不過尖牙豬屍體太廉價了,弄出來的數量太大也說不定會被有心人主意到。

他的實力雖然有所提升,不過在他看來還是太弱了。

二階,不說主城,連聚集地裏面的李狂說不定都打不贏。

做人還是穩一點好。

出售卡牌也有風險,但是比尖牙豬方便,也比尖牙豬值錢。

他可是看了紅火蟻的價格,五枚一階源珠一張,原因就是能生產紅囊。

想清楚之後路聖來到老闆面前:「不知道你這裏收不收卡牌?」

老闆看了一眼路聖:「做生意的,當然是有賣有進,收是收,不過就看你出售的是什麼卡了。」

路聖拿出紅火蟻卡給老闆看:「不知道這個如何定價?」

「紅火蟻,一隻大概可以生產十次紅囊,我售價四枚一階源珠,但是我進價只能出三枚源珠。」

見到路聖才拿出一張紅火蟻卡就沒了下文,老闆原本還有些期待的神色瞬間沒了興趣。 第13章風雪夜的跟蹤

陳翠月起身,拿了烤好的饅頭片,饅頭片真是到火候了,白色的橫切面半邊已經黃澄澄的,她用手拍了拍,吹去上面的爐灰渣子,抹上一點豆腐乳,分別遞給兩個孩子:“吃吧,等吃完了可得多喝點水。”

兩個孩子接過來,看了看,多多小聲說:“姥姥吃。”

說着,要遞還給姥姥。

把陳翠月笑得啊,她連連感嘆:“瞧這孩子,多好啊!你們吃,你們吃,還有呢!”

顧舜華髮話:“吃吧。”

孩子看看媽媽,這才低頭小口吃起來,第一口不好咬,嘎嘣脆,一不小心就掉渣,滿滿趕緊用小手捧着,將那些碎渣都捂進嘴裡去。饅頭片確實烤得酥脆,沾上豆腐乳更是香,兩個孩子小口小口的,很快吃完了,吃完還伸舌頭舔舔嘴脣嘴角的渣兒。

陳翠月便盛了棒子麪稀粥給孩子,又說:“明早給你們喝豆汁兒。”

豆汁焦圈,這都是首都人往常最喜歡的早餐了,顧家的豆汁是自己磨的,味道地道得很。

一大家子吃差不多了,顧舜華和陳翠月刷碗,顧躍華就在牀邊逗着兩個孩子玩兒,他長得眉清目秀,說話又逗趣,很快就惹得兩個小孩笑起來,奶聲奶氣的笑聲逗得顧全福也笑起來。

刷好碗後,顧舜華便去倒髒土,所謂的倒髒土其實就是倒垃圾,一般都是天黑時倒,衚衕裡的老規矩是當天的髒土不能在家過夜,最晚十點必須倒了。

髒土裡大多是煤灰渣子,顧舜華倒的時候小心閉住氣。

倒完了,回到家裡洗過手,攬過來多多,大家一起坐在爐子邊說話。

陳翠月其實挺犯愁的,老大顧振華下鄉後,在鄉下也結婚了,不過好在媳婦黃書琴是首都人,兩個人倒是都可以回來城裡,已經在辦了,只可惜年前估計回不來,不能在首都過年,得年後正月了。

想起這個,顧振華比顧舜華大兩歲,二十五了,到現在也沒孩子,陳翠月免不了嘀咕幾聲。

又犯愁顧振華和媳婦黃書琴住哪兒,以後有了孩子怎麼住。

想着這些陳翠月便忍不住看了一眼兩個孩子。

要說孩子可真是惹人疼,但也愁啊,到時候兩個兒子結婚,女兒又帶兩個孩子住家裡,這日子怎麼過,巴掌大一塊地,總不能把人掛牆上吧!

顧躍華卻沒想這些,笑哈哈地和兩個孩子逗趣,親熱得不行了。

顧舜華知道自己媽的心病,不過她其實已經有了打算,就等着戶口落下再說了。

和家裡說了一會兒話,顧舜華便抱着兩個孩子準備上牀睡去了。

顧躍華看顧舜華住外屋,嚷嚷說:“那邊冷吧?姐,我住外屋,你住後屋吧。”

後屋好歹是正兒八經老年月的房子,在早,蓋房子都用真材實料,牆磚厚,也擋風,外屋自己蓋的,哪可能下功夫,就是支應着擋擋風遮遮雨。

顧舜華卻道:“沒事,我們蓋厚點棉被,這裡怎麼也比內蒙暖和。”

顧躍華起身就往外屋走,被顧舜華硬攔住了:“你消停消停吧!”

說着就帶了孩子去外屋,之後使勁把門給帶上了。

顧躍華茫然:“我姐這性子也是怪,放着暖和屋子不住!”

而顧舜華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她知道她媽的心思,也知道她媽的打算,她現在佔了好屋子,以後哥哥來了或者弟弟結婚,就不好再往外屋趕了。

顧舜華對此倒是沒什麼難受的,反正早習慣了。

她媽不是不愛她,只是在她之前還排着一溜兒人而已。

拎着暖壺端着搪瓷盆,給兩個孩子洗手洗臉,最後用那點水洗腳,順帶着自己也洗了,把水往夜壺裡一倒,就準備上牀睡覺了。

臨上牀前,突然想起佟奶奶給自己的藍布包袱,打開來,給兩個孩子多蓋一層,天這麼冷,多一層是一層的暖和。

誰知道一抖擻,多多眼尖,便看到了:“媽,手絹!”

顧舜華一看,果然是一塊藍布手絹。

她心中微動,忙打開,裡面竟然是三張大團結,還有十斤糧票。

她想起佟奶奶遞給自己包袱時的樣子,便意識到了,這是佟奶奶特意給自己的。

她將錢和糧票重新放回到手絹裡,小心地收好,想着明天還給佟奶奶。

她其實並不缺錢,但還是感動於老人家的一片好心。

佟奶奶這輩子沒結過婚,孤零零的一人,骨子裡竟是把她當自己的孫女一樣疼着。

躺在牀上後,她一邊摟着一個,哄着他們睡覺。

兩個孩子卻有些睡不着,便小小聲地說話。

“媽媽,爸爸什麼時候來啊?”

“媽媽,烤饅頭片好吃,多多喜歡。”

“媽媽,我們以後不回去了嗎?”

“媽媽,我喜歡小舅舅!”

首都的冬夜很冷,馬上要進臘月了,三平多的巴掌小屋就那麼被冷颼颼的寒風包裹着,寒風夾裹着冰雪打在單薄的牆壁上,讓人有一種錯覺,這小屋子會被掀翻被搦碎。

顧舜華打了一個寒顫,用棉被裹緊了兩個孩子,三個人偎依在一起。

“睡吧,明天還得早起。”

************

第二天起來後,窗戶紙上雪亮雪亮的,一看外頭,小院覆着一層雪,那是被風雪吹過後的稀薄不勻。

吃過飯,顧全福和陳翠月都要去上班,顧躍華說要放自己假陪着外甥外甥女,陳翠月自然沒法,隨他,就是這麼一個不着調的,還能怎麼着。

顧舜華過去佟奶奶家裡,佟奶奶正坐在火爐邊上納鞋底子,身邊老貓兒呱唧呱唧地舔着盤子裡的湯水。

佟奶奶一看到她就明白了,斥道:“瞧你那出息,這點事兒至於嗎?還巴巴地送過來?”

顧舜華:“奶奶,我不缺錢。”

佟奶奶:“這是給兩個孩子的,我管你缺錢不缺錢!”

顧舜華便笑了:“這些年在內蒙兵團,沒什麼花錢的地兒,離婚後孩子爸爸把家裡積蓄都給我了,錢倒是攢了一些,一時半會缺不了,糧票我是一斤沒有,這樣吧,我收下糧票,錢還給奶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