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信?你確定不讓我再參與乾點別的?”韓宇試探的問道。

“放心,炎帝說的話,從來說一不二。”

“你叫炎帝?”

“啊,本名已經忘記了,你可以這麼稱呼我。”

“哦。那你要我送的不是什麼口信吧?”韓宇問道。

“當然不是。 重生惡婦不好惹 信,我會委託九玄代寫,回頭她會交到你的手上。不過現在,你還需要配合我一下。”

“幹嘛?”

“不管你願不願意接受我的委託,你終歸繼承了我的力量,但我發現,你好像空有力量,卻缺乏對力量的靈活運用,用來用去也就那麼幾招。”

“就那麼幾招怎麼了?管用不就得了。”韓宇低聲嘀咕道。

聽到韓宇的嘀咕,炎帝微微一愣,略帶回憶的說道:“你的這個觀點倒是跟我認識的一個傢伙一樣。他只會一招,但只憑這一招,能夠跟他對敵的人就沒有幾個。”

“誰那麼牛?”韓宇好奇的問道。

“不要打聽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都只不過是一些陳年舊事了。”炎帝搖了搖頭,避而不談。

炎帝不肯說,韓宇又不可能去掐着炎帝的脖子問,只能聳聳肩不再提起,轉而繼續聽炎帝說話。就聽炎帝繼續說道:“我的力量已經所剩無幾,但所會的各種戰技卻都還記在心裏,你需要在這裏留一段時間,我要將自己畢生所學傳授給你,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學?”

“願意學是願意學,就是不知道有沒有什麼附加的條件。”

“……可能我上輩子造了什麼孽,以至於現在遇到了你這個混蛋!”炎帝沉默了一會,幽幽的說道。

對於被稱爲混蛋,韓宇一點都不在意,在確定炎帝授藝沒有任何附加條件以後,當即答應願意接受炎帝的教導。得到了韓宇的同意,炎帝苦笑一聲,對韓宇說道:“你先出去,我要從水晶中出來。”

“那你就出來唄。”韓宇不解的說道。

“我出來的方式比較暴力,你要是覺得灰頭土臉沒有問題的話……”

“可門打不開啊。”

“笨蛋,你不會往旁邊拉啊?”

“啊?”韓宇聞言一愣,走到門邊伸手將門往旁邊一拉,門開了。合着這扇門是拉門,不是平常那種房門。臉色有點發燙的韓宇出了房間,順手將門又拉上了。

不一會的工夫,就聽房中傳來一聲巨響,整個要塞都出現了震動,韓宇一時沒有防備,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等到震動稍減,韓宇打開了房門,就將現在待在透明水晶中的炎帝從水晶中出來了。

看到了韓宇,炎帝沒有廢話,吩咐道:“帶我去你的火焰領域,我的時間不多,必須抓緊每一分每一秒。”

“哦。”韓宇沒有細問,聽話的打開了火焰領域。

進入了韓宇的火焰領域,炎帝看了看四周,滿意的點頭對韓宇說道:“不錯,你對領域的控制還不錯,這倒讓我節省了不少時間。開始吧,接下來你會吃盡苦頭,做好心理準備。”

“來吧。”韓宇大咧咧的答道。

……

要塞的震動自然瞞不過正在寫信的九玄,對於炎帝跟韓宇的交談,九玄是從頭看到尾的,也正是因爲知道,炎帝纔會對韓宇說出讓韓宇送信這麼一說。因爲炎帝知道,只要自己說了,九玄就會知道該怎麼做。

但要塞的震動還是讓九玄停了筆。就像炎帝瞭解九玄一樣,九玄也明白要塞的震動意味着什麼。只是當九玄帶着布偶熊趕到炎帝的房間時,剛好就看到炎帝跟着韓宇進入了火焰領域,連句話都沒來得及說。

“主人,炎帝會不會……”布偶熊擔心的問道。只是話還沒說完,就被九玄伸手捂住了嘴巴,就見九玄一臉傷感的說道:“這樣也好,不管是什麼事,總要有個結束的時候,總是這樣一直活着,也是一件令人煩惱的事情。”說完,九玄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抱着布偶熊轉身向自己的房間走去,信還沒寫完,而自己的事情似乎也應該做個結束了。

……

火焰領域內

韓宇正在跟炎帝交手,在韓宇限制了自己體內的力量之後,竟然驚訝的發現,自己壓根就不是炎帝的對手,自己認爲管用的招數用到炎帝的身上,根本就奈何不了炎帝,而炎帝卻一次又一次的利用韓宇的攻擊反擊韓宇,沒有一會的工夫,韓宇就被揍得鼻青臉腫。

“起來!你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不要總是依靠戰鬥的本能去戰鬥,要學會動腦子,要善於利用自己身上的每一分力量。”炎帝厲聲喝道。

能夠學習到對自己有用的本事,韓宇吃再多的苦也不怕。根本就不需要炎帝催促,韓宇咬牙從地上爬了起來,繼續對炎帝展開攻擊。

想要學打人,首先就要學會捱打。韓宇知道炎帝跟自己戰鬥是爲了更快速的讓自己記住他所教給自己的招數,爲此韓宇學的很用心。如果腦子記不住,那就先用身體記住!現在的韓宇跟炎帝,就像是一句古語中所說的那樣,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

六個小時,韓宇被炎帝狠狠揍了六個小時。在這六個小時裏,韓宇記不得自己被揍了多少拳,捱了多少腳,倒下了多少次,反正他是硬生生的撐了過來。雖然搖搖欲墜,但始終還是站在炎帝的面前。這種韌性讓炎帝的心裏不由暗自點頭。但一想到這個力量繼承者令人鬱悶的性格,炎帝又忍不住暗自嘆息。

想自己當年也是一名古道熱腸,俠肝義膽,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好漢,怎麼繼承自己能力的傢伙卻偏偏是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憊懶傢伙呢?更讓人感到可氣的是,這傢伙明明有能力去完成自己委託的。越想越生氣,要不是看現在韓宇被自己揍得快要找不到北了,炎帝真想再狠狠的踹上兩腳解氣。

“來呀,再來呀,我還撐得住。”韓宇嘴硬的對炎帝說道。

炎帝聞言搖了搖頭,對韓宇說道:“不用繼續了,我能教你的都已經教給你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能學多少,就要看你自己是否用功了。”

一聽炎帝這話,韓宇當即再也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伸手去摸口袋,才猛然想起自己的衣服已經換過,隨身帶的東西都已經沒有了。

“你在找什麼?”炎帝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忘記這身衣服是剛換的,原先帶着的東西都沒了。”韓宇隨口答了一句,問炎帝道:“現在出去了?”

“再等會吧,我還有幾句話要告訴你。”炎帝搖頭答道。

“哦。”

就聽炎帝緩緩的說道:“你接受了我的授藝,你也就算是我的弟子,我這一生,也就受了你這麼一個徒弟,所以等我消失以後,我擁有的東西都要留給你。”

韓宇一聽這話,頓時有些期待的看着炎帝。炎帝好氣又好笑的白了韓宇一眼,說道:“抱歉,你師父我就是一個窮光蛋,所以你就別指望從我那裏得到什麼財寶了。”

“哦。”韓宇有些失望的應了一聲。

炎帝微微搖頭,繼續說道:“別打岔,聽我說完。我留給你的東西你必須去拿回來,在那裏,記載着我這一生的所學,只要拿到那樣東西,你就算忘了我剛纔教你的,你也還有機會學會。”

“等下,那你剛纔幹嘛不直接拿給我?”韓宇神色古怪的看着炎帝問道。

炎帝慢條斯理的說道:“一來是因爲我想要揍你,二來是因爲那東西現在正鎮壓着一個怪物,不能輕易拿開。”

韓宇:“……”

有得必有失,有失方有得。韓宇從來不相信這世上會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如果有,請留神腳下,當你擡頭看着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伸手去接的時候,往往在你的前方,就有一個讓你跌進去就半天爬不起來的坑在等着你。

在聽到炎帝說要留給自己的東西目前鎮壓着一個怪物的時候,韓宇立馬拒絕道:“我想還是算了吧,正所謂君子不奪人所愛……”

不等韓宇把話說完,炎帝已經蠻橫的打斷了韓宇的話道:“少扯淡。實話告訴你,想要回到地面,你就必須幹掉那個怪物,否則,你就只能一輩子留在這裏。這也算是我留給你的一個考驗。你要是連那個怪物都幹不掉,那就算我瞎了眼,選你作爲我力量的傳承者。”

“早說呀,扯那麼多閒篇幹嘛。”韓宇撇撇嘴說道。韓宇出乎意料的態度讓炎帝不由微微錯愕,不過隨即恢復了正常。

既然躲不過,那就只有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嘛,生活就像是強制發生那啥關係,如果沒有辦法反抗,那就只能試着去享受。韓宇很清楚眼下自己估計反抗不了,那就沒必要浪費時間,還是抓緊時間瞭解一下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對手纔是正經。

對於韓宇的詢問,炎帝自然沒有藏着掖着,緩聲對韓宇說道:“你要對付的那個傢伙很不簡單,要是你可以幹掉它,那別說你可以回到地面,就是帶着你的同伴一起離開這顆星球也不是什麼問題。”

“這話怎麼說?”韓宇不解的問道。

“你忘了你是因爲什麼纔來到這毒龍谷的嗎?”炎帝看着韓宇問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要對付的那個傢伙就是害的我乘坐的勇氣號設備失靈掉到這顆星球的干擾源?”

“確切的說,它是所有宇宙怪獸的母親。現如今這宇宙怪獸,都是從它身上分離出去的。如果你能幹掉它,那些宇宙怪獸就會漸漸消亡,最終一隻也不會剩下。”

“宇宙怪獸沒有生殖能力?”

“它們本來就是人類爲了對付機械皇帝而研發的生物兵器,你覺得人類會給兵器留下生殖能力?那負責研究的人類該有多不着調。”

“那你要我對付的那個母體又是怎麼回事?”韓宇又問道。

“先前我不是對你說了嗎?研究生物兵器的時候出了一點小差錯,而這個差錯就是你要對付的那個母體。一般的生物兵器說白了就是殺戮兵器,並沒有自主意識跟智慧,可那個母體卻是個例外。你可以理解成量變出現了質變,那個母體不僅具有自我生殖能力,還具備了高度的智慧。它很清楚它的命運會是什麼,所以它選擇了先發制人,結果生物兵器脫離了人類的掌控,成了又一個能夠對人類構成威脅的存在。”

聽完炎帝的解釋,韓宇一臉沉思的說道:“唔……聽你這麼一說,我發現好像能夠危及人類存在的似乎都是人類自己造出來的。你說人類怎麼就那麼閒呢?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作死。”

“話不能那麼說,人類之所以可以成爲世界的主宰,主要還是因爲對於未知領域的探索。在這個探索的過程中,難免會出現一些偏差,雖然這些偏差有的很要命,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也正是這些偏差促進了人類自身的不斷進步。要是像你那樣想,那現在的人類恐怕還是會被那些神魔統治着,就像是被養在豬圈裏的豬,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把豬槽供。等到肥了,能下刀了,就是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可那樣還算是人類嗎?人類之所以會有別於別的人類,不就是因爲人類對於世間萬物有着濃厚的好奇心……”

“停停停,趕緊打住。我就是抱怨一句,你瞧你那個廢話多的。算我說錯了成不成? 豪門圈套:愛妻無雙 你還是跟我說說怎麼對付那個宇宙怪獸的老孃吧。”韓宇有點受不了的打斷了炎帝給自己上大課的意圖。

炎帝也沒有計較韓宇的態度,當即話鋒一轉,開始告訴韓宇如何對付那個宇宙怪獸的母體。從炎帝的口中,韓宇知道了這顆星球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顆星球說白了就是那個宇宙怪獸的身體,而核心就是毒龍谷的地洞之中。平時有炎帝鎮壓,所以這個宇宙怪獸大部分時候無法動彈,只能趁着炎帝精力不濟的時候偶爾活動一兩下。這也是爲什麼干擾源的干擾並不是持續不斷的原因。不過這種干擾只限在星球內部,在外圍則是無時無刻不在進行干擾,希望可以利用人類的好奇心,破壞炎帝的鎮壓,從而得到解放。爲此炎帝不得不讓九玄在毒龍谷外佈下了紫色的毒霧,不管什麼動物靠近,結果都是一個死字。也正是那層霧氣,讓毒龍谷成了這顆星球上所有動物眼中的禁地。

說到要解決那個宇宙怪獸,辦法也不難。如果炎帝還有以前的那種力量,要消滅宇宙怪獸易如反掌,可這不是都用來凝結力量種子了嘛,以至於兩邊只能這樣耗着。不過現在韓宇來了,也就沒有了這層顧慮。等韓宇到達了宇宙怪獸的核心,火焰的力量足以消滅這個宇宙怪獸。到時這顆星球就會成爲一顆真正的可以供人居住的星球,而不是成爲吞噬人命的陷阱。

炎帝說的挺簡單,但出於對炎帝的不信任,韓宇總是有點疑神疑鬼,覺得炎帝說話有留一半的嫌疑,這傢伙肯定隱瞞着自己。爲此韓宇直接對炎帝說出了自己的擔心。對此炎帝哭笑不得,被韓宇逼問得急了,這才吐露實情。

原來那個宇宙怪獸的母體的核心是以人類女性的形象存在,炎帝不想告訴韓宇,就是擔心韓宇到時候會見色起意……對於炎帝的擔憂,這回輪到韓宇哭笑不得了。這都哪跟哪啊?就算自己再飢渴,也不會對一個怪獸產生慾望吧?聽了韓宇的話,炎帝淡淡的說道:“這可不一定,你知道那個母體爲什麼會產生跟人類一樣的智慧嗎?”

“……它總不可能是人類的愛情結晶吧?”韓宇不解的問道。

“一切皆有可能。”炎帝意味深長的答道。

韓宇聞言一愣,仔細一想,頓時滿臉的驚訝,小聲問炎帝道:“不會吧,那這麼說,那個宇宙怪獸的老子是人類?那位好漢可以呀。”

“可以個屁!就因爲那傢伙的一點點衝動,惹出多大的簍子。”炎帝沒好氣的說道。

“知道是誰嗎?”

“誰知道去,反正這也是小道消息,得不到確認,參與生物兵器研究的人類都在生物兵器突然發難的時候掛了。”炎帝聳聳肩答道。

誰說男人就不愛八卦?眼下韓宇跟炎帝就像兩個三八一樣聊着八卦,當然主要是炎帝在說,而韓宇則是配合的一驚一乍。正說的高興,忽然一個女聲就傳進了兩人的耳朵裏,“炎帝,你讓我寫的信寫好了,出來看看寫得怎麼樣。”

“你跟九玄是啥關係?”韓宇好奇的問道。

“……少打聽。”炎帝張嘴剛要回答,猛然間回過神來,沒好氣的白了韓宇一眼說道。韓宇見狀不由有些遺憾。

回到了要塞,炎帝接過九玄寫好的信看了起來,韓宇正感覺有點無聊,就見布偶熊湊了過來,對韓宇說道:“餓了吧?我已經爲你準備好了食物,跟我來吧。”

“食物?你準備的?能吃嗎?”韓宇擔心的問道。

被輕視的感覺讓布偶熊不滿的看着韓宇說道:“少瞧不起人,我比你想象中要能幹的多。”

“你是人嗎?”韓宇故意問道。

一句話頓時讓布偶熊啞口無言,鬱悶的說道:“一句話,你到底吃不吃?”

“吃,當然要吃。苦命的我一會還要去拼命,不補充一下體力怎麼行,只是你做的東西能吃嗎?我可不想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因爲吃壞了肚子而耽誤正事。”

韓宇的話讓布偶熊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一旁的九玄開口替布偶熊解圍道:“韓宇,不要小瞧我的寵物,雖然它不是個人類,但它比起人類中專門負責照顧人的僕人更加有能力。它所做的食物,絕對可以稱的上是大師級的。”

“沒錯,吃了布偶熊的食物,可以讓你欲仙欲死。”一旁的炎帝插嘴幫腔道。

“那吃了九玄做的食物呢?”韓宇聞言問道。

“那會讓你生不如死。”炎帝隨口答道,不過話剛說完,立刻就意識到了不妙,猛擡頭一看,就見九玄臉色不善,而韓宇卻是一臉壞笑的抓着布偶熊往外面走。

“小子!你坑我!!”炎帝悲憤的衝韓宇叫道。可惜韓宇卻沒有答話,反而走得更快。一轉眼就不見了蹤影,炎帝望着九玄難看的臉色,討好的說道:“九玄,我剛纔是騙他的。”

“哼!”九玄輕哼一聲,說道:“既然是騙韓宇的,也就是說,你對我親手做的食物還是有所期待的,對嗎?”

“厄……”炎帝聞言不由猶豫了。說是的話,自己會死得很快;可要說不是,自己恐怕馬上就要死。

見炎帝面露難色,九玄的臉上露出不忍之色,聲音轉柔的對炎帝說道:“算了,不要回答了,我也知道自己做的食物很難吃。”

“誰說的?其實只要不考慮味道,還是可以吃的。”

“不考慮味道那還叫食物嗎?”對於炎帝的安慰,九玄不滿的嗔道。

“厄……”

“算了,不說這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了。炎帝,你還剩下多少時間?”九玄問完這話,兩眼閃爍着希冀的光芒,令炎帝有些不敢直視。見炎帝低頭不語,九玄似乎早就料到了似的,臉色露出了一絲笑容,柔聲對炎帝說道:“是九玄的問題讓你爲難了。”

……

“哎,咋回事,看樣子這兩個人之間有事啊。”在拐角處,韓宇低聲問手裏的布偶熊道。

“你不去吃飯,躲在這裏偷聽別人的談話,實在不是君子所爲。”布偶熊一臉鄙視的指責韓宇道。只是韓宇卻毫不在乎,聽了布偶熊的指責之後大咧咧的答道:“屁話,我什麼時候說自己是君子了?你說不說?不說燒了你。”

還別說,韓宇的威脅還真管用,聽了韓宇的話後,布偶熊十分人性化的翻了翻白眼,答道:“別總是威脅我,我不是好欺負的。 重生之不當炮灰 既然你一定要知道,那告訴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就算知道了也不一定幫得上忙呀。”

“你傻啦?我什麼時候說要幫忙了?”韓宇用看白癡的眼神看着布偶熊說道。

聽到這話,布偶熊傻眼了,問道:“你不幫忙打聽這事幹什麼?”

“閒着閒着,聽聽八卦打發打發時間。”

話音剛落,韓宇的身後就傳來了九玄的聲音:“嗯,你的確是閒的。”

看着站在九玄身邊正臉色不善的瞧着自己的炎帝,韓宇乾笑着答道:“嘿嘿……你們談完事情了?”

“既然那麼閒,那就動身去解決那個宇宙怪獸的母體吧,我們在這裏等你。等你回來的時候,有件禮物要交給你。”

“禮物?不會還有什麼事情要我去幹吧?我可事先聲明啊,沒好處的事情最好別找我。”韓宇已經不相信炎帝的話了,提前聲明道。

炎帝聞言沒好氣的說道:“知道啦,保證沒有多餘的事情要去你辦。布偶熊,你爲韓宇帶路。”

“是的主人。”布偶熊恭聲答道。

韓宇近乎被趕走的隨着布偶熊離開了要塞,到達了要塞的下方。爲啥要去要塞的下方?因爲韓宇要對付的那個宇宙怪獸的母體,就被鎮壓在要塞下方大約十公里的地方。

因爲已經有過一次布偶熊帶路的經歷,這回韓宇倒是沒有表現的有多大驚小怪,只是一路上跟布偶熊扯着閒話……

要塞內

送走了韓宇之後,炎帝望着韓宇離去的背影,露出瞭如釋重負樣子。一旁的九玄見狀問道:“你真的打算將一切希望寄託在那個韓宇身上?”

“呵呵……我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而且那個韓宇雖然嘴上喊着沒好處的事情自己不幹,但真的事情臨頭,我相信他一定會甩開膀子開幹。就像現在,消滅那個宇宙怪獸的母體跟他並沒有什麼關係,現如今宇宙怪獸早已沒有了當初的勢力,就像是一盤散沙,消亡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但他在聽完我的話以後,還是選擇了去對付那個母體。 付費媽咪帶球跑 我可不信他會相信我對他說的什麼不消滅母體就不能離開這裏的鬼話。”

“你是在騙他?”

“……你不會相信了吧?”

炎帝跟九玄對望了片刻,最後同時笑出了聲。二人笑了一會,九玄伸手輕輕的撫摸着炎帝的臉頰,這回炎帝沒有像以前那樣躲閃,一臉坦然的看着九玄,面帶微笑的說道:“跟你相識這麼久,我好像從來就沒有對你說過謝謝這兩個字吧?”

“算了,現在說這些做什麼?當你從這個世上消失的時候,也將是我消失在這個世界的時候。”

“……不能改變這個決定嗎?”

“我本來就是一股執念,當這股執念的對象都不在的時候,我還有存在的必要嗎?以前我從來沒有違揹你的意願,這次你就讓我任性一次吧。”

“呵呵……就是不知道等韓宇那小子回來發現我們又坑了他一回的時候會有什麼反應。”炎帝忽然笑着說道。九玄聞言也笑着說道:“恐怕會在心裏罵你吧。”

“搞不好哦,那小子一看就是個無法無天的主,真要是把他惹毛了,他能不管不顧的把天捅個窟窿出來。唔……還是趕緊再給他留封信說明一下,省得他一賭氣,不給我送信那就麻煩了。”

聽了炎帝的話,九玄忍不住問道:“炎帝,你覺得現在的聯盟就算得到了你的傳信,他們回信嗎?”

“……不管他們信不信,反正我能做的都做了,至少我現在問心無愧。按照大賢者梅德烏斯的預言,人類此次經歷的人禍要比上回還要兇險,人類能不能渡過,還要看人類自己的造化,而我們這些早就該死的人,實在是不應該再多插手這種事情。如果人類應該滅絕,那就滅絕好了。”

“你不會不甘心嗎?”九玄問道。

“呵呵……想開了,也就沒有什麼甘不甘心的了。”炎帝笑了笑,輕聲說道。

……

在布偶熊的帶領下,韓宇到達了目的地。看着面前黝黑厚重的鐵門,韓宇問布偶熊道:“你不會是想要讓我去敲門吧?喂,你怎麼了?”

“我的主人在召喚我了,不能繼續陪着你了。韓宇,祝你好運。”一副病歪歪樣的布偶熊在對韓宇說完這句話以後,徹底沒有了反應。

“喂!喂!”韓宇連叫數聲,只是布偶熊卻沒有絲毫的反應,現在的布偶熊真的就是一個玩具布偶熊了。

韓宇猜到了炎帝那裏出事了,不過韓宇卻並沒有轉身返回。來之前韓宇就看出炎帝的不對勁,一旦炎帝從這個世上消失,那跟炎帝關係曖昧的九玄肯定也會隨之而去,自己回去完全沒有意義。

想通了這一點,韓宇將布偶熊放在鐵門的一旁,打算等回來的時候再帶回去,隨後走到鐵門前,伸手緩緩的推開了厚重的鐵門。 韓宇想象過很多種可能,卻唯獨沒有想到推開鐵門後看到的畫面是那樣的詭異。厚重的鐵門就像是一道結界,通過這道結界,就會到達另一個世界。

這裏是位於地面數十公里的地下,但在這裏,韓宇看到了高山、流水、森林,甚至在頭頂上方,還有一個讓人無法直視的光源。韓宇不知道那是不是太陽之類的恆星,但韓宇知道,這裏會出現這些不正常的東西,十有八九跟空中的那個光源有關。

“就是不知道這裏會不會有動物?”韓宇自言自語的說道。超出自己預料的發現讓韓宇不敢輕舉妄動。雖然炎帝說宇宙怪獸的母體已經不堪一擊,但韓宇卻不敢如此認同。小心無大錯,韓宇不想由於自己的一個疏忽大意而導致自己的失敗,因爲失敗的代價很嚴重,會死人的。

小心翼翼的穿過了鐵門,當韓宇一腳踩在門內世界的時候,一種異樣的感覺頓時遍佈全身,強勢的威壓從四面八方向着自己涌來。韓宇忽然感覺眼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敵人,有了一種與天地相鬥的衝動。努力按下心中的那股衝動,在沒有見到目標之前,韓宇不想過早的暴露自己的實力。

韓宇的小心是對的,在韓宇按下心裏那股想要大肆破壞的衝動之後,四面八方壓過來的威壓頓時減少,似乎隱藏在暗地裏的敵人發現韓宇並不是那樣容易對付似的。韓宇飛到了空中,想要看看自己所見的地方到底有多大。直到飛到了空中韓宇才發現,這裏並不是另一個世界,而只是一個盆景。有山有水有樹,但佔地面積卻小的出奇,放眼望去,大概也就只有三個體育足球館大小。剛纔之所以會出現那種進入另一個世界的錯覺,主要還是因爲站得不夠高,而那些山又有些太高的緣故,在山的背後,就是岩石壁。韓宇發現,眼前這個大盆景的範圍,就是光源可以照射到的範圍,而且光線越弱,盆景內的景緻就越是模糊。

想到來時炎帝對自己說過的話,韓宇可以確定,頭頂上方的光源應該就是炎帝用來鎮壓母體的法寶,就是不知道這玩意會不會歸自己?按照炎帝的說法,這法寶一類的東西原本都是神魔所有,只不過滅神大戰期間,人類逆襲成功,衆多神魔紛紛落馬,只剩下隨身法寶尚在人間。只不過法寶皆有靈性,在神魔掛掉之後,大多數法寶都沒有選擇人類作爲自己新的主人,而是消失不見了蹤影。

韓宇想要靠近看看清楚這個法寶長得什麼樣,只是沒想到那個法寶似乎不怎麼待見韓宇,見韓宇靠近多少,那法寶就離韓宇多遠。一來二去,韓宇也煩了。上趕着不是買賣,既然不願意,韓宇也不想強迫。沒了這個念頭的韓宇轉而開始尋找自己來這的目標。只是放眼望去,除了如同墓碑一樣一動不動的山,一動不動的樹,什麼也沒有發現。

將四周圍看了一圈,一無所獲的韓宇抓了抓腦袋,決定誘敵深入。剛纔進來時的遭遇讓韓宇相信待在這裏的那個母體已經發現了自己,既然它不肯露面,那自己只好親自作餌,引誘那個傢伙出手。

打定了主意之後,韓宇選擇了一處開闊地,打算將那裏作爲引誘對方出手攻擊的場所。韓宇已經打定主意,只要那傢伙出現,就立刻展開自己的火焰領域。 唐末戰圖 到那時,就不信那傢伙還能跑了。對於自己的火焰領域,韓宇很有信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