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中武士也很講究彩頭的,大家自然感覺到非常高興,而後面那些考覈學員聽到了這邊的動靜,全都露出羨慕的神色,同時也大大被刺激了一下。

殺殺殺!

殺光這些妖化魚人,說不定今天就能湊齊完成考覈的任務所需!

隨着大量妖化魚人的出現,激烈的戰鬥在青艋戰船的每一寸甲板上展開。

而這個時候的聶鋒沒有繼續射殺妖化魚人,因爲狹窄擁擠的環境讓他很難放開手腳,儘管在戰友的環護下非常安全,卻大大限制了他的實力發揮。

聶鋒的注意力,瞬間落在了旁邊的船帆桅杆上。

青艋戰船總共有三道帆,中間是大的主帆,前後各有一道副帆,聶鋒盯上的正是最前面這道副帆。

他扭頭對着彭毅說道:“我上去射箭!”

也不等彭毅回答,聶鋒猛地騰身高高躍起,人在空中探出右手,穩穩地抓住了一根垂掛下來的帆索,借力再次向上攀升,一舉躍到了距離甲板兩丈多高的橫杆上。


光溜溜的桅杆可不是立足的好地方,加上戰船在水中晃盪,反應到副帆上搖擺的幅度那就更大了,普通人根本站不穩。

шшш● Tтkǎ n● ¢ 〇

但聶鋒早已算計好了,右腿站住橫杆,左腿向後用力夾住桅杆,讓自己整個人緊貼住堅韌厚實的帆布,頓時就穩了。

而在桅杆上的視野,比在甲板上真的是強了十倍不止,周圍的景象盡收眼底!

“你小心點!”

彭毅很清楚聶鋒爲什麼要冒險跑到上面去,他大聲吼道:“不行就回來。”

咻咻!

正說話間,兩頭剛剛爬上甲板的妖化魚人向撲了過來,兩把鐵叉分別刺向他的胸膛和大腿!

一名軍士及時出手用戰盾抵擋住了其中一頭妖化魚人,而彭毅自己也咆哮着揮出戰刀,斬中了刺向自己要害的鐵叉。

鏘!

刀鋒和鐵叉撞擊出耀眼的火花,後者竟然沒有被斬斷,質地真的不俗。

而那頭偷襲彭毅的妖化魚人也爲之一震,碩大的魚尾拍擊在甲板上發出沉悶的撞擊聲響。

就在這一剎那,一支破甲箭閃電般地從空中射落,將它活活地釘在甲板上!

嘶呀~

這頭被射穿了背脊的妖化魚人頓時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彭毅眼疾手快,趁機踏步上前,揮起戰刀劈開了它的頭顱!

又一顆妖晶從血泊中滾落下來,掉在了甲板上。

——————- 又一顆妖晶!

自彭毅等人衝上甲板加入戰鬥至今,十人戰隊已經成功地擊殺了八九頭妖化魚人,洪九搶到了六顆頭顱。

但除了先前聶鋒射殺的第一頭妖化魚人之外,其它的都沒有再出妖晶。


結果現在聶鋒射中的這頭妖化魚人,居然又出了一顆。

假如在場的每個人都是有幸運值的,那麼聶鋒的幸運值絕對是滿的,彭毅忍不住哈哈大笑,大吼了一聲:“痛快!”

他高高擡起手臂,朝着站在桅杆上的聶鋒豎起了大拇指——幹得漂亮!

聶鋒微微一笑,然後轉移了視線,他的目光重新變得凌厲起來。

此時五艘運載考覈學員的青艋戰船,同大量妖化魚人之間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狀態,整條河道就像是被燒沸的湯鍋,水面咕咚咕咚地竄出了一頭頭醜陋猙獰的妖化魚人。

聶鋒居高臨下,視野無比開闊,可供選擇的目標真的太多了。

但他的目光僅僅只在自己戰隊的周圍巡弋,瞄準的是那些圍攻彭毅等人的妖化魚人,一支新的破甲箭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的手中。

聶鋒在這裏玩了個小小的花招,這支破甲箭並不是從隨身箭囊裏抽出的,而是來自藏虛戒,所以起碼節省了一息的時間。

藏虛戒太過珍貴,一旦暴露出來很容易給聶鋒招惹來無窮的麻煩。

不過聶鋒現在位置站得足夠高,下面的人全都忙着跟妖化魚人拼殺,哪裏會腦抽到去關注他的一舉一動,所以他可以隱蔽地使用。

別小看了一息的時間,在激烈的戰場上,完全有可能決定生死。

咻!

下一刻,破甲箭疾射而下,將第三頭妖化魚人釘死在甲板上。

這一箭直接貫穿了它的頭顱,連補刀都省了。

一箭射出,聶鋒根本沒有再去關注結果如何,因爲就算沒有射死,他的戰友同伴們也絕不會放過,所以他以最短的時間鎖定了下一個目標。

咻!咻!咻!

短短數息的功夫,聶鋒一口氣連射出五支破甲箭,箭箭奪命!

他的箭法早已達到了心、眼、手三者合一的層次,心動眼鎖手出一氣呵成,根本不需要像普通弓箭手那樣選中目標之後,還得進行射擊前的瞄準校正,對付移動目標就顯得力不從心。

只要是被聶鋒鎖定的妖化魚人,沒有一頭能夠逃脫他的利箭,而且居高臨下威力倍增,被射中的妖化魚人不死也是重傷,成爲任人宰割的對象。

這樣的箭術當真是可怖可畏,擱在帝國精銳軍團裏,也是一等一的神射手。

因此有了聶鋒在上方支援戰鬥,下面甲板上的彭毅等人就非常爽了,他們只要阻擋住妖化魚人的攻擊,一支奪命箭就從天而降,輕輕鬆鬆地收割走後者的性命,剩下就是搶“魚頭”的事了。

噗!噗!噗!

一團團慘綠色的血花綻開,很快的在青艋戰船前甲板上多出了一堆橫七豎八的妖化魚人,不少圍攻彭毅戰隊的妖化魚人嚇得轉身重新跳入河道里。

竟然是不敢再戰!

這樣的情況在整個水上戰場裏是獨一無二的,妖化魚人屬於妖化魔物,它們擁有相當的智慧,但性情跟其它絕大多數妖魔一樣兇殘嗜血,最是喜好吞噬人族的血肉精髓,攻擊起來悍不畏死。

但恰恰正是因爲它們有智慧,又不像那些智力低下一根筋的野獸那樣,明明沒有勝利的可能也要豁出命來廝殺。

聶鋒的奪命破甲箭帶給它們的,是無法抗衡反擊的致命威脅!

昂~

不過這並不意味着彭毅戰隊和聶鋒就無人敢惹了,一頭漂浮在水面上的妖化魚人見到這樣的情景,立刻張開血盆大口發出了憤怒的咆哮。

它猛然舉起手爪緊握的鐵叉,閃動着森冷寒光的叉尖指向高高在上的聶鋒。

下一刻,這頭體型格外健碩的妖化魚人陡然振臂一揮,長長的鐵叉瞬間脫爪而出,呼嘯着朝站在桅杆上的聶鋒射去!

聶鋒剛剛射殺了一頭試圖遁逃的妖化魚人,冷不防眼角的餘光瞥見了射向自己的鐵叉,全身的汗毛齊齊豎起。

一種莫大的恐懼感自心中涌起,他不假思索地向前撲出,整個人從站立的橫杆上倒了下來,只有左腿依舊牢牢地纏住桅杆。

噗!

這把鐵叉自聶鋒的上方掠過,洞穿了堅韌厚實的帆布之後繼續飛出上百步遠,才無力地墜落到沼澤之中,力道之強勁可見一斑!


如果不是聶鋒的反應足夠快,恐怕現在他已經被鐵叉給活活射殺了。

昂!昂!

眼見着自己的飛叉襲殺被聶鋒險而又險地躲避了過去,那頭妖化魚人越發的憤怒暴躁,它一把搶過身邊另外一頭同類的武器,對着聶鋒怒吼連連。

這頭妖化魚人顯然是位妖魔首領角色,在它的吼聲指揮下,越來越多的妖化魚人向着聶鋒投擲出了手裏的鐵叉。

一兩把飛叉聶鋒還躲得開,可是當幾十把飛叉同時朝自己疾射而來,聶鋒的膽氣再豪也不敢繼續留在沒有多少騰挪空間的船帆上,急忙順着桅杆滑落下來,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隊伍中間。

結果是這面副帆倒了大黴,被當作替罪羊射了個千瘡百孔,慘不忍睹!

聶鋒下來之後,他的神臂弓自然無法像剛纔那樣肆意逞威,但妖化魚人們的飛叉攻擊並沒有因此停止,反而愈演愈烈。

嗤!嗤!嗤!

一支支鐵叉破空呼嘯,勢大力沉又快又狠,青艋戰船上有十來名考覈學員躲閃不及或者來不及阻擋,被當場射了個透心涼,殷紅的鮮血噴灑了一地。

自開戰以來最大的傷亡出現了!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參加火部考覈的學員最強不過白銀階位,還沒有達到凝元化甲的層次,或許不畏懼普通刀劍的劈斬,但扛不住這種飛叉的齊射。

妖化魚人沒有天賦施法的能力,但它們的力量十分的強悍。

它們投射出的飛叉,威力已經不弱於制式的重弩了!

一時間,五艘青艋戰船上的數百名星武者,被數量多達幾倍的妖化魚人給死死壓制住,傷亡在不斷擴大!

————— “來了!”

彭毅大聲咆哮着,舉起戰盾擋住了一支向他飛射而來的鐵叉。

在遭遇到相當慘重的傷亡之後,妖化魚人改變了原先的戰術,它們不再拼命地往甲板上面跳,而是拉開距離投擲出大量的飛叉來攻擊戰船上的人。

不得不承認,新的戰術相當有效!


連續三波次的飛叉攻擊過後,考覈學員裏面出現了兩位數的傷亡,戰船護衛和水手的傷亡還要更大,到處都是慘叫聲和痛呼聲,場面顯得十分殘酷。

就要賴你一輩子

戰利品搶得再多,如果沒有了性命,那又有什麼作用呢?


噗!噗!噗!

彭毅的話音剛落,旁邊響起了利刃刺穿皮革的聲響,一名戰隊成員痛哼一聲,手裏的戰盾居然被飛來的飛叉硬生生地擊碎了!

妖化魚人的力量很強,投擲出的飛叉威力十足,哪怕是軍中制式的戰盾,也經受不住它們的反覆多次攻擊,幾個波次抵擋下來損壞頗爲嚴重。

一旦失去了戰盾的保護,所有人都將面臨着滅頂之災。

這位軍士還算是很幸運的,沒有被飛叉直接命中,否則不死也有**煩。

但整個局勢依舊是岌岌可危!

“彭大哥…”

一位軍士吼道:“我們躲回到船艙裏面去吧!”

帝國開拓軍團出來的武士極少怯懦之輩,他們在戰鬥中往往十分悍勇,但跟妖化魚人正面拼殺是一回事,被妖化魚人的飛叉當活靶子射又是另外一回事。

而且妖化魚人的攻擊彷彿無窮無盡的,一波飛叉射完,它們迅速沉入到水下去,第二批手持鐵叉的妖化魚人又浮了上來繼續投擲。

給人的感覺好像它們的武器是用不完的!

而青艋戰船屬於水師標準戰舟,採用金屬龍骨加上百年以上的鐵樺木製造而成,並且在要害部位還覆蓋了赤銅裝甲,所以防護能力很強。

妖化魚人投擲的鐵叉能射穿考覈學員身上所穿的制式戰甲,但對於堅實的船體就沒有多少破壞力的,不少飛叉釘在船殼以及甲板上,叉尖刺入僅僅幾寸而已。

所以躲回到船艙之中無疑是個安全的選擇。

事實上,在另外兩條運載世家子弟的青艋戰船上,不少世家子弟已經狼狽不堪地躲藏到了船艙裏面,將戰船護衛和水手丟在外面繼續承受妖化魚人的攻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