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一名年齡頗大的老者,生怕葉擎不知輕重,叮囑道。

「慫包?名字很特別…呵呵,多謝前輩關愛,他想用我試刀破鏡,恐怕未必能夠如願呢!」葉擎笑道。

那老者聞言輕嘆,年輕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看上去才二十來歲的年齡,你再天才,又能厲害到哪裡去?

況且,那顧正也同樣是天才,曾以大師級境界橫擊宗師,堅持了五十招以上而不敗,在大師級的高手當中,不說是無敵手,能擊敗他的恐怕也是寥寥無幾,否則的話,焉敢在此堵路…… 「找死!」

那松寶聞言一愣,隨後大怒,沙包大小的拳頭直接朝著葉擎的腦袋砸來。

他父母把他當成寶貝,所以起名為松寶,但是諧音確實不好聽,所以他非常痛恨有人在他面前提這兩個字,更別提葉擎現在的當面挑釁了。

「哼,八極拳嗎?我也會!」

葉擎見狀冷哼一聲,隨後同樣一記直拳轟出……

轟……

「嘎吱……」

兩人拳頭對拳頭,瞬間發出一股骨裂的聲音,隨後那松寶倒飛出十多米遠,頭也不回的朝著山上跑去……

宗師?

瑪德,居然碰到一個這麼年輕的宗師,這怎麼可能?

難道是隱世門派的高手來了?

不對,還有一個年輕宗師,難道是他?

松寶的指骨全斷,手臂浮腫,戰鬥力起碼降低一半,再也不敢在這裡停留,須知他剛剛可是打傷了好幾個大師級強者,面對全盛時候的自己他們不敢出手,可是痛打落水狗的機會恐怕是不會放過的。

「宗師級高手?前幾日聽聞青葉市出了一個宗師級高手,在東溪市大展神威,接連擊殺一名宗師,一名大宗師級高手,難道此人就是你?」

見此情況,那老者不由得驚呼道。

「是宗師殺手,葉宗師當面嗎?」

剩下的幾個大師級強者也跟著問道。

「宗師殺手……不敢當,容易引起誤會,幾位,攔路者已經被打跑了,我們可以上山了。」葉擎說完,率先上山。

「呵呵,你們幾個上山去吧,我就不去了……」那老者苦笑道。

本來他對千年靈藥還有點想法,可是現在看到這裡高手如雲,動輒要人性命,他的修鍊資質一般,功法也不好,僥倖突破到大師境界,戰鬥力在眾人之中,恐怕也是墊底的貨色,可不想死在這裡……

「馮大師一路小心,我等就先上去了!」

幾人沖著馮大師拱手示意,隨後一個個跟了上去。

越往上走,遇到的高手就越多,宗師級的也碰到了好幾個,甚至還碰到了一些帳篷,顯然是準備在這裡打持久戰的。

而此時,那松寶已經越過眾人來到了一個駐地。

這個駐地同樣有帳篷出存在,七八個年齡不一的勁裝武者正在燒烤一隻香獐子。

「松師兄回來了!」

「松師兄你的手臂怎麼了?」

「松師兄……」

看到松寶回來,幾人七嘴八舌的問道。

「都閉嘴,聽你們師兄說,松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誰打傷了你?」為首的中年武者看了一眼耷拉在松寶一側的手臂,眉目之間顯露出一絲火氣。

純禽冷梟請溫柔 誰敢這麼不給面子,傷了他文松的弟子?

文松是誰?

在華國有一大宗師榜單,也被稱之為後補先天榜,唯有大宗師才有資格入內,而且只排前十名,而他文松,就是排名第八的大宗師級強者!

不要小看第八名,已經很厲害了,須知他收錄的可是華國所有的大宗師,能進入這個榜單的,每一個都是大宗師級巔峰的強者,稍有機遇即可風雲化龍,成就先天級強者!

而在文松看來,這次的千年靈藥出世,就是他風雲化龍的最佳機會!

「師父,我遇到了一個高手,只有二十來歲,可卻有宗師級的實力,不,要比普通的宗師更加強大,我懷疑,他就是傳說中那個殺了齊師伯的葉擎!」松寶強忍著手臂上的疼痛道。

只是一招,就把他打成這樣,普通宗師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什麼?是他?他居然敢來這裡?」文松聞言一愣,隨後眉宇之間流露出一絲殺氣……

齊天林是他師兄,不過和他不是一個師傅的,算起來,他們是屬於同一個師公門下,天下八級是一家,齊天林的死,其實在八級的圈子裡,引起過不小的轟動。

畢竟是一位宗師級的強者,八極門雖然很強,可也不至於無視一個宗師級強者的死亡,雖然有心想要找葉擎報仇,可還沒來得及,想不到就在這裡遇上了!

「師叔,他殺了齊師伯,還傷了松師兄,一定不能放過他!」

「是啊,師伯,他來這裡,必然也是為了千年草芝,早早的除掉,也少一個競爭對手!」

「……」

眾人紛紛道。

「此人竟然敢殺我八極門人,自然必死無疑,不過眼下還是尋找草芝要緊,如果碰不上,就過後找他麻煩,若是碰上了,直接要了他的命!」文松沉聲道。

此時的葉擎,自然不知道,已經有兩撥實力強大的仇人開始惦記上他了……

青葉市內,何倩回到家裡,見到了何林。

何林眼看何倩回來,詢問葉擎的蹤跡,當他知道葉擎去了青葉山主峰之後,頓時懊惱道:「你怎麼不攔著他?」

青葉主峰現在匯聚的高手可不少,大師級強者少說也有一兩百人,宗師級的不下於十個,而且根據他的消息,來此地的大宗師高手也有好幾個,尤其是八極門一脈的文松大宗師,那可是大宗師榜單排名第八的強者!

而那些來自元家的尋仇者,現在也轉道去了青葉主峰,其中強者數量也不少,一名大宗師帶隊,兩名宗師加上八個大師級強者,這些可都是要找葉擎麻煩的人!

「這……少爺看上去很有把握的樣子……」何倩聞言,弱弱道。

「你知道什麼,現在青葉主峰上有來自八極門的多位高手,元家前來尋仇之人,現在也轉道去了青葉山主峰,若是少爺遇到他們,恐怕會凶多吉少……」何林瞪了何倩一眼道。

一個大宗師級強者,再加上多位宗師,大師級一起圍攻,何林認為葉擎不一定能夠撐得住!

「爺爺,那現在可怎麼辦啊?」何倩頓時慌了……

在歷年來,何林的洗腦之下,何倩已經把葉擎當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自然是不能有事的!

「家裡的那些人不頂事,在這種環境之下,想要培養出大師級以上的高手太難了,連你都沒有達到,就在家裡呆著吧,我親自去一趟,希望還能來得及!」何林喃喃道。

若是葉擎死在了青葉山上,他可是難辭其咎,從感情上也接受不了,到時候更會引發葉家一些人的憤怒……

當年主母在的時候,在葉家還是留下了不少情分的! 青葉主峰,葉擎和其他許多武者一樣,都在尋找那藏有千年草芝的洞穴,青葉主峰雖然不小,不過來此的武者也有很多,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發現洞穴所在。

當然,幾乎所有尋找洞穴的高手,都很謹慎,畢竟天才地寶附近必有凶獸守護,這也幾成了定律。

這些凶獸實力不一,普通的大概就相當於大師級強者,不是很厲害,但是其中利害的可就不好說了,曾經有強大的凶獸,殺大宗師,都跟殺雞崽子似的,後來還是有先天境界的強者出手,才將那凶獸給拿下……

所以,尋找千年靈藥雖然很重要,但是命也很重要,不能太拼,一旦真的有所發現,靈藥也不可能被無聲無息的帶走,總要和凶獸有一番搏鬥才行,哪怕是最次的凶獸,也不至於一點動靜也發不出來就被秒殺了。

在這片地方,但凡有一點風吹草動,怕是大家都已經趕過去了,所以倒也不怕有人捷足先登。

葉擎找了半個多小時,也沒發現靈藥的蹤跡,只好放棄,找了一顆大樹,坐在樹冠之上開始打坐休息。

自從突破到《玄天決》第五層之後,葉擎感覺自己的功力進境極為迅速,現在怕不是已經差不多摸到了大宗師的門檻。

旁人修鍊,宗師進入大宗師是一道不小的門檻,君不見,許多宗師級強者,卡在這裡數十年,甚至直到死,都沒能突破。

而對於葉擎來說,這一關的壁壘,是不存在的,只需要對著《玄天決》按部就班的修鍊,自然可以修鍊到大宗師級巔峰,直到遇到先天障壁才會停下來。

葉擎正在樹冠上休息,不多時功夫,大樹下方多了十餘人……

「七爺爺,這個地方不錯,我們現在這裡休息一下吧。」人群之中,最年輕的男子道。

「怎麼,身為大師級武者,才走這點路,你就累了?」為首的老者不滿道。

武者的體力一般來說都是非常好的,尤其是再加上內力支撐,別說是這點路,就算是走上一天一夜也不稀奇!

先在的年輕人,毅力實在是太低了!

「七叔,孩子還小,山路崎嶇,這一路上也發生了不少狀況,大家都有些狼狽,不如先休息一下,再繼續尋找也不遲。」老者身後的中年人道。

「是啊,七叔,靈藥附近必有凶獸守護,不是誰都能採到的,到時候總會產生一些動靜,我們再去搶不就是了!」另外一個中年人道。

找東西,尤其是漫無目的的在一座大山上尋找一個莫名其妙的山洞,真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那行吧,現在這裡休息一下,你們倆,以後可要對家族的這些小傢伙們勤加操練,不可懈怠!」那七叔道。

「是,七叔,您放心,回去之後我就開始狠狠的練這幫小子!」那中年人道。

葉擎在樹冠之上,透過樹葉看向下方……

「好年輕的一群大師級強者,這還是小傢伙?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好可怕的實力!」

葉擎之前也見過不少大師級高手了,可大多都是五十歲以上的老頭,白髮蒼蒼的都有幾個,四十餘歲的大師級高手都不多見,就更不用說這麼一群普遍只有三十來歲的年輕人了……

葉擎這一路走來,也遇到了不少高手,有獨行的,也有三五成群的,唯獨這大樹下面的一群人是最厲害的!

「八個大師,兩個宗師,那個叫七叔的老傢伙有點看不透,應該是大宗師級高手……瑪德,自己可要小心點,要是被下面的這群傢伙發現了自己,恐怕難以了善!」葉擎心中默默道……

他不知道下面的這群人,其實就是沖著他來的,不過他不敢暴露自己,偷聽別人談話,是江湖上的大忌,雖然是葉擎先來這裡的,可是你能指望下面那群傢伙給你講理嗎?

若是被發現了,鐵定是要追殺自己的,葉擎可不想被這麼多高手給惦記上……

「七爺爺,您說,那個葉擎會不會來這裡?」最年輕的那個男子道。

葉擎?

居然提到了自己?

這群傢伙,不會是沖著自己來的吧?

難道是八極門過來尋仇的?

「不知道,不管他,先搶了千年靈藥,回去之後,家族說不定可以再多一名先天高手,如此以來,我們元家可就有三個先天級高手了,在隱世家族和門派之中,也不算是最弱小的那一批了!」七長老道。

元家?

哪個元家?

不會是北疆的那個元家吧?

瞬間,葉擎想到了被自己幹掉的元清歡,她曾經說過,會有人替她報仇,不會就是下面這群人吧……

還真是看得起自己,八個大師級,兩個宗師,外加一個大宗師,這實力,不說橫掃整個河東省,但也差不多了,就為了自己一個人?

可真是夠大手筆的!

「最弱小的,七爺爺,我們元家的實力應該很強大吧,家主大人已經突破到了先天境界,宗師大宗師級別的強者數十人,大師級以上強者數以百計,怎麼會是最弱的呢?」那年輕人不解道。

上面的葉擎聽了之後心臟都差點跳出來了……

不愧是隱世門派,高手真是多啊……

大師級強者數以百計,宗師大宗師數十人,還有兩個先天,整個河東省的實力加起來,怕也只有元家的十分之一吧……

不過,這麼強大的實力,還只是隱世門派中最弱小的嗎?

「你懂什麼,在隱世門派中,唯有先天高手才稱得上是定海神針,也是衡量一個勢力強弱的基本標準,其餘什麼大師級,宗師級,大宗師級……呵呵,這只是近百年來,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的稱呼罷了……」七長老苦笑著搖頭道。

強者?

百年前,沒有先天境界的實力,誰敢稱呼自己為強者?

諸多世家,門派避世不出,一些散落在外的外門弟子,小家族,或是世家門派們扶植出來的一些代理人組成了現在的江湖,後續武者還以為江湖上沒有什麼高手,連區區七級武者,都被稱之為大師級強者,這要是在百年前,能笑掉別人的大牙……

元家原本只有一個先天級強者,所以在隱世門派或是世家之中,算是最弱小的一批,甚至算不上隱世,還有家族弟子在外行走。

不過現在元家主突破先天,若是他能奪得千年靈藥,也突破到先天境界,那元家就有三名先天坐鎮,雖然依舊不算強大,好歹也脫離了最弱小的那一批…… 「七爺爺,那我們能搶到千年靈草嗎?」 莫少逼婚,新妻難招架 那年輕武者聞言迷茫了……

原來,在他心中一直很厲害的元家,在一眾隱世門派世家之中,只是屬於很弱的那種……

「那是自然,雖然在隱世門派和世家之中,我們元家不算強大,可是相對於外界武者來說,仍舊是不可戰勝的,況且,在隱世門派之中,我們元家也不是沒有靠山的……」七長老自通道。

元家建立已經有數百年時間,第一代先祖其實是來自黃金家族孛兒只斤!

只是當年天下大亂,黃金家族狼狽退出中原,元家先祖就是孛兒只斤家主紮根在北疆的一顆釘子,隱姓埋名,改姓為元,意圖重新來過,只可惜數百年過去了,孛兒只斤家族再也沒有機會染指中原,而經過漫長的時間,元家也成了北疆的一個江湖勢力。

但是孛兒只斤家族並沒有覆滅,在北方,孛兒只斤家族依舊是草原上最強盛的勢力之一,也是元家背後最大的靠山!

「元家,想殺我,還想搶千年靈藥?那可就不要怪我先下手為強了!」葉擎在上方喃喃道。

下方,眾人又聊了一會兒,七長老看向道:「休息的差不多了,都起來吧,我們一起走的話,效率太低了,還是分組行動吧,我們三個一人一組,你們八個人兩兩分成四組搜尋,一旦有情況立刻通知其他人!」

「你們幾個,若是遇到其他武者,都給我小心點,盡量不要和對方發生衝突,實在避免不了,立刻通知我們!」

他和另外兩個宗師,自持實力強大,獨自行動也不是什麼問題,不過這八個年輕人實力就差了點,而且現在青葉山主峰強者如雲,兩個人一起走即便是遇到宗師級強者,也可以撐到他們過來營救……

「是,七爺爺!」那群年輕人興奮道。

他們都是元家這一代的精英人物,年紀輕輕已經進入了大師級境界,由於常年生活在元家堡,雖然有一身驚人的修為,可卻沒有什麼閱歷,這次七長老帶他們出來,也就增強閱歷的意思。

可是,出行以來,什麼都是七長老做主,他們連自由行動的機會都沒有,又如何能夠甘心,現在分頭行動,自然是符合他們的心意。

「嗯,都給我老實點,別亂惹事,但也記住了,我們元家不怕事。遇事也不要墮了我們元家的名聲!」七長老道。

元家在隱世門派和世家之中雖然不算強,可也比這些外界武者強的多,這些人,在當年不過是一些棄子罷了,如何能夠和他們元家相提並論?

「是,七爺爺!」眾人聞言點頭。

隨後,一行十一人,分成了七撥人各自行動。

葉擎就坐在樹冠之上,看著下方眾人離去的方向,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

「若是你們都在一起,我還真不敢現身,八個大師,兩個宗師,一個大宗師,打不過啊……」

「不過,你們居然分兵了,簡直是天賜良機啊!」

葉擎喃喃自語,隨後下了樹冠,弄了點泥巴,胡亂在臉上搓了幾下,朝著一個方向追了過去……

這群傢伙既然是來報仇的,那麼應該見過自己的照片,葉擎故意把面部弄髒一些,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葉擎想暗中解決這些傢伙,最好是悄無聲息的,不讓他們發出求救的信號!

元文和元武是一對親兄弟,天賦和資質都很不錯,二十幾歲的年齡就已經達到了大師級境界,尤其是弟弟元武,更是了不得,是這群人當中最小的一個,十八歲進入七級大師境界,二十歲進入八級大師,被元家主收為親傳弟子,功力比哥哥還高,現在已經達到了大師級巔峰,只差一步,就可以邁入宗師境界!

兩人是親兄弟,理所當然的走在了一起。

「哥,前面有個天坑,好像很深的樣子,我們過去看看!」元武道。

「嗯,小心點!」比起弟弟元武,大了幾歲的元文更成熟一些。

「哎呀,有鬼啊……」

就在他們想要進入洞穴之時,一個人影突然從洞穴中沖了出來,披頭散髮,面帶驚容,渾身狼狽不堪,嘴裡胡言亂語……

兩兄弟對視一眼,直接飛身過去,拉住那人,開口道:「什麼鬼?怎麼回事?」

「有鬼……有……你大爺……」

那人影突然抬頭,流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不好,弟弟快退!」元文驚恐道。

葉擎,居然是葉擎!

是的,雖然葉擎的面部狼狽,可是元文仍舊認了出來!

「嘿嘿,晚了!」

人影開口笑道,露出一嘴的大白牙,雙手突然發力,掙脫兩人的膀臂,而後直接卡在兩人的脖子上輕輕一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