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下的密林裏,傳來打鬥的聲響。

“加西亞,在邊緣落下!”

大丫頭很聽話的在打鬥聲響的幾百米外落定。

賴上鬼魅冷殿下 “找個地方藏起來吧!風向有點亂,搞不好第一圈圍牆內,都逃不掉這場大火蔓延,你自己小心,找個有水的地方。”

加西亞盯着江子涯,問道:“那你呢?你和我一起藏起來吧,哪怕真的空間升維,我們這些人活下去的可能依舊是最大的,而且或許對我們來說,那纔是天堂。”

江子涯搖了搖頭,說道:“你是孤兒?”

加西亞點了點頭。

江子涯笑道:“我很幸福,我不是!所以我還是要儘可能的阻止這一切發生!而且,事實絕不會是我們想的那麼簡單,若是等待升維便能全身而退,楚安然不會去太陽神殿冒險。”

加西亞疑惑的說道:“難道,還有其他的危險不成?可是,你看那些異化者,他們分明就是在拖延時間,這就證明,升維對他們沒有直接的危險,那對我們也是一樣的啊!我們和他們是一樣強大的。”

江子涯笑了笑,說道:

“所以,這裏可能有謊言。“它”對這些異化者肯定說了謊言,畢竟“它”的目的,就是讓全人類文明消失,異化者也是人類。

而方舟守護者不會欺騙我們,雖然他不在意善惡,但是目的卻是保護人類火種,況且就如他所說,他也是人類。所以,楚安然知道的,一定是真相。

那麼楚安然竟然可以豁出去冒險,去攻克太陽神殿的大門,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如果維度之鏈在這裏完全展開,那麼這片空間裏的人,一個也活不下去。”

加西亞急道:“那你還讓我藏…你藐視我!”

江子涯聳了聳肩,算是默認。

然後抓起幾片肥大的草葉,揉成細碎的粘液,塗抹到臉和全身上。一頭扎進密林,眨眼間消失了影蹤。

加西亞向着相反方向走了幾步,站定身形,想了又想,猛地一跺腳,也學江子涯一般,把臉部和身上的衣服塗抹成色調不一的綠色,然後向着打鬥聲響的位置潛伏過去。

安北尊子衣不蔽體,全身多處帶傷。

她的面前,是一個身材細長的傢伙,最可怕的是,這個人竟然在戰鬥的情況下,身體上覆蓋了一層外骨骼。

安北尊子的刀,根本砍不壞那一層骨甲。

江子涯就藏在倆人打鬥位置幾米外的一棵草根處,安北尊子被那長着外骨骼的傢伙打倒了三次,每一次安北尊子都會吐出一口鮮血。

江子涯沒有動,時機不對,哪怕安北尊子被殺死,他也一樣不會出手。

就在安北尊子被第四次打倒的時候,那名長着外骨骼的異化人已經距離江子涯不超過五米,而且正在緩步靠近。

因爲安北尊子這次就倒在江子涯身旁很近的地方,氣若游絲,顯然已經徹底失去抵抗能力,昏死過去。

“身材不錯嘛!”

那細長身材的異化人Y笑着,舔着嘴脣靠過去,鬼都知道他要幹嘛。

“嗤啦”

衣衫破碎的聲響。

本就不能蔽體的衣物落了個乾淨,那細長身體的男子撲了上去。

狂野王妃:王爺,本宮要下堂 外骨骼消失,因爲接下來要辦的事,外骨骼很耽誤事。

“哦!舒服!”

快樂的事情進行中。

那異化人完全沒發現,旁邊綠草的根部,一團綠色分離開來,直撲向自己。

“噗!”

三棱軍刀從後腦玉枕穴扎進去,在眉心間冒出來。

一刀斃命,江子涯沒理會連在一起的倆人,衝向了另一處。

楚安然好像蜘蛛俠一樣,在叢林裏盪來盪去,躲避着三個異化人的圍攻。

他在高處,突然瞥到一個人影在不遠處向着自己招了招手,然後趴伏在地上,就那麼消失不見。

楚先生何其聰明的一個人,立馬明白了江子涯的意思,開始不着痕跡的向着江子涯趴伏的位置靠過去。

正面的戰鬥,方舟守衛們,單體上略佔上風,但是想要殺死對手卻也是難上加難。

當然,那些比較弱的異化者,或者是嚇破了膽的異化者,還是很容易對付的。

但是,現在還活着的異化者,不存在以上兩種可能。

楚安然一個對三個很吃力,別說殺死對手,能躲避到現在沒被殺死,就很不容易了。

但是,偷襲就不一樣了。

異化者力量強大不可否認,但是他們的本質上依舊是人類,依舊是血肉之軀,腦子和心臟被重傷,也一樣會秒殺。

所以,不是江子涯比他們強大多少,而是要感謝江爹,教會了他潛伏和暗殺的本事。

那圍攻楚安然的三名異化者已經來到江子涯身前不遠處…… 楚安然爲了給江子涯創造偷襲的機會,捨棄了躲閃的長項,靠着一隻特製的手套,苦苦支撐三人的合圍。

鞋子給了壬晴兒強大的奔跑和跳躍能力,手套則給了楚安然巨大的出拳力量。

只是,這個楚安然明顯實戰經驗很少,似乎會一些格鬥的姿勢,但是遠遠談不上技巧。

豪門嫁娶:新娘來自娛樂圈 所以,只是一會功夫,身上就多了三道傷痕。

“江子涯,你還不動手!”

楚安然支撐不住,禁不住高聲喊道。

他面前三人嚇了一跳,也都不是格鬥專業人士,被這一嚇唬,忙回頭看了一眼。

哪裏有任何人影,包括楚安然都有點傻眼,因爲那裏的的確確沒有了江子涯的身影,不是隱藏的好,就是不在。

“草!”

楚安然反應快,扔下一句髒話,轉身就跑。

另外三個異化者回頭看不到人影,轉回頭去,卻看到楚安然撇開大腿正在逃跑,於是禁不住氣急罵道:

“特麼的,這貨使詐!殺了他!”

三個人衝上去,楚安然一伸左手,透明絲線牽扯着他的身體跳起來老高,正準備逃出包圍圈,卻看到江子涯就在自己腳下,和自己做着鬼臉。

“我擦,什麼時候跑這來了!”

楚安然看着身後的三人,一狠心,半路又落下來,擺好了格鬥姿勢。

三個異化者圍上來,這次出手更狠,只是片刻功夫,他們以傷換傷,就把楚安然一拳打倒在地上。

正要圍上去一鼓作氣殺掉楚安然,就聽他帶着哭腔罵道:

“你怎麼還不動手!我要死了!”

“哈哈!還想使詐!看刀……”

話音未落,就聽耳畔風聲響。

並排三人幾乎同時中招。

左面一人被三棱軍刀直透脖頸,最右面一人被短R國刀切斷了脖頸動脈,最中間的人,卻被江子涯用嘴巴吊住的一根銀針刺入了頸椎深處。

一個偷襲,同時擊斃兩人重傷一人。

這重傷之人雖然暫時沒死,但是也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頸椎神經受阻,大腦的血液無法下降,憋得頭部血管暴漲,全身肌肉不停使喚,就看到皮膚和肌肉在無規則的快速抖動。

不出幾秒鐘,就見這人鼻孔眼睛耳朵同時往外冒血。

然後“噗通”一聲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晴兒呢?”

江子涯拽起受傷的楚安然,焦急問道。

楚安然指着太陽神殿的方向說道:

“晴兒去太陽神殿了,我們拖住了這裏的所有人。”

果然不出江子涯所料,這丫頭選擇了最危險的任務。

“還能戰鬥嗎?”

江子涯問着全身是血的楚安然道。

“好得很!”

作爲男人,楚安然也還是要面子的。

倆人一起快速的朝着太陽神殿正前方而去。

“江子涯,我不明白一件事,你的體力明明不如那些異化者,可是爲什麼你殺他們感覺不費什麼力氣?”

江子涯沒有看楚安然,依舊以最快的速度前進,只回了幾個字:“食肉動物和食草動物比拼的永遠不是體力。”

很簡單的一句話,但是卻說出了真諦,那就是意識本質的不同。

這些人是異化者不假,體力很強大,但是卻沒有經過專業的戰鬥技巧。

把這些人換成普通人類組成的特種部隊,那麼江子涯恐怕早就逃之夭夭了。

“晴兒!你怎麼了?”

倆人一轉到太陽神殿的正前方,就看到壬晴兒倒在血泊裏。

那是太陽神殿正門前,唯一一塊能夠躲避有色光束的地方,可以直達太陽神殿的大門。

江子涯頓住腳步,警覺的看向四周,他很擔心壬晴兒,也正因爲如此,他必須冷靜。

楚安然到底還是缺少這種行伍的經驗,看壬晴兒身下都是血,忙直奔過去。

但是,就聽到江子涯和壬晴兒一起喊道:

“別過去(來),有埋伏!”

然而,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嘭嘭”的兩聲槍響,楚安然雙腿中彈,倒在壬晴兒旁邊。

循着槍響,江子涯找到了打黑槍的人。

一個棕紅色頭髮,身材中等的男子,臉上長着稀稀拉拉的鬍子,頭髮顏色並不統一,帶着一些斑點,也不知是什麼基因異化。

“哈哈,你好,我叫漢斯,我記得你身上的味道,你殺了我四名隊員!嘿嘿,這圍點打援的詭計,就是和你學的,我看你如何破解,哈哈!”

漢斯身上到處都是燒傷,也不知他是怎麼衝過去那片大火的。

說着,又是“嘭”的一槍,打在壬晴兒的胳膊上,引得小丫頭悶哼一聲。

江子涯躲在一棵植物後面,看着五米前的楚安然和壬晴兒,內心焦急。

那個漢斯就躲在太陽神殿的正門處,旁邊貌似還有兩個異化者。

這片空間的彩色光束,都是在太陽神殿上面照射而出,所以太陽神廟下,反而有一片不大的陰影區域,是那些七彩光無論如何也照射不到的死角。

自己若是過去救人,卻只有一條路可走,那是一條兩束很粗的七彩光夾着的僅僅不到兩米寬的一片區域。

若是走進去,則連躲閃的空間都沒有,只能硬挺着挨槍子,或者甘願變成全身長植物的怪物。

“江子涯,掩護我!”

楚安然腿上的傷勢很重,疼得他臉都變形了。

江子涯看了楚安然一眼,點了點頭,然後大踏步走了出去。

手裏同時掏出亞塞妮婭的手槍,對着漢斯他們遙遙一指。

就見那三個異化者忙的向着兩側滾翻過去,躲避這一槍的威脅。

然而,根本沒有槍聲想起,因爲江子涯的槍裏早就沒了子彈。

楚安然就趁着這個時間,手套內的透明絲線一下子迸射出去,纏繞在遠處的一棵草根上,然後猛地收縮。

就見楚安然抱着壬晴兒的小腿,倆人在地上掀起了一道灰塵,極快的速度來到草根下。

江子涯早有準備,身體一撲,三人滾成一團,躲在了巨大蒿草的後面。

“砰砰砰”一陣亂槍,在地上打了幾個小坑,同時還伴隨着楚安然的慘叫……

“晴兒,晴兒?你怎麼樣?”

江子涯抱起壬晴兒,感受手掌的潮溼,那都是鮮血染透。

肩膀一槍,雙腿各一槍,都是打中膝蓋,即便不死,也是永遠別想再站起來,最危險的卻是腰部的一槍,看位置,很有可能傷到了肝臟。

死亡,只是一個並不長的時間問題…… 江子涯手裏的設備有限,醫藥箱裏只有一些繃帶,消炎藥和止痛藥。

混着水給倆人服了藥,然後用銀針止血,繃帶包紮。

這可以盡最大可能的延長倆人活着的時間,爭取得到救援。

眼看倆人是徹底廢了,現在都昏迷過去,能不能醒過來全看天意。

江子涯撫摸着壬晴兒的臉,心裏說不出的難受。

他在這一刻,整個人似乎出離了憤怒,處在一種絕望的邊緣。

太陽神殿登不上去,門口被三個狡猾的異化人守的死死的,那根本就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地形。

眼看着壬晴兒氣若游絲,隨時可能一口氣上不來,就徹底香消玉殞。

他想着倆人第一次見面時,壬晴兒對他的挑釁,想着倆人比賽時互相使絆子,想着倆人和好後一次次的共同歷險,想起雙宿避身所內的每一夜。

但是,現在伊人就在身旁,生命隨時可能戛然而止,但是自己卻無能爲力,不能把她送到神殿頂端,那走出這片空間的地方。

“嘶…嘶…江子涯!”

聲音在楚安然身上傳來,把江子涯的魂拉了回來。

他急忙撲過去,拽下來楚安然的手套,聲音就是在這手套上傳出來。

“江子涯,我是方舟守護者!”

江子涯聽到這聲音,哪還不知道對方是誰,急忙問道:

“晴兒他們傷的很重,眼看不行了,告訴我,怎麼才能救她!”

手套末端傳來聲響:

“帶着維度之鏈進入時空亂流,沒有了“它”的干擾,我才能打開這個扭曲的空間,把還活着的人帶走。”

陸少蜜愛甜妻 江子涯面無表情的抱着壬晴兒,沉聲問道:

“如果不能帶走維度之鏈將如何?”

方舟守護者毫無任何情緒的回答道:

“那我也無法打開這個空間的門,當維度之鏈展開,這方空間將無法承受那巨大的能量,徹底爆裂粉碎,裏面的一切,也將化成最原始的粒子。

也有可能,這裏承受住了維度之鏈巨大的能量,形成了一個密度和質量奇大的黑洞,那麼不但空間內的人要死,連外面的世界也會被攪碎。”

帶着維度之鏈走,活着的人都有一線生機,不帶着維度之鏈走,所有人都要死。

“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