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快回來……”我聽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想起之前白恆的囑咐,我知道,他這是在找我回去。

可是,在我的心裏,我有點不想回去……

錦軒的話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之中,其實墨淵曾經告訴我的那些話並不是在哄騙我。一直以來,錦軒就是把我當成了她,而想要用我來喚醒她。

雖然我並不知道錦軒將會是什麼樣子的方法來喚醒另外一個叫做路遙的女子,但是他現在對我這麼好,一直這般的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

“白恆……對不起,我不想回去了……”我不知道我這樣對話到底能不能讓白恆聽到。就讓我的魂魄永遠留在這裏好了,這裏畢竟是錦軒的記憶之海中,這也算是他身體的一部分吧。

我並不知道等待我的將會是什麼,可是我明白,這將會是一個沒有結局的結局。就算是死,我也無怨無悔,我真的不想再承受這一種無望的痛苦了。

我想要快點結束,我想要從中得到解脫……

“遙遙,你瘋了嗎?你快點答應,你只要應一句就回來了……可是你要是不應,你將會掉進時光的記憶深淵之中。那是一個未知的地方,沒有人知道那裏是什麼,那裏有什麼東西。遙遙,這個關鍵的時刻,你可不能犯糊塗啊!如果是因爲陸錦軒的事,那好,你回來……我們好好說……”白恆試圖把我勸回來。

可是我的心意已決,任憑誰怎麼勸我,我也不想回去了。

我不想再看到錦軒,因爲我實在是不知道自己該要怎麼去面對他。恨他?他現在不是還沒有用我的命去喚醒那個女人吧!

苦澀的笑了笑,我告訴自己不要再傻下去了。錦軒總有一天還是會用我的命去喚醒那個女人的,這不過就是時間早晚的關係罷了。

說到底,我是自己沒有勇氣。我就是一個膽小鬼罷了,害怕面對這一切。而我又深深的明白,我爲什麼會這樣……

因爲,我愛錦軒,就這麼簡單。

“白恆,對不起……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不管結果是什麼,對我來說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了。塵逸的事,我想錦軒自然會去解決……再見到你,真好。我們再見……”我不想說些什麼,漸漸的,白恆的聲音已經聽不見了。

我想這就是白恆所說的,我開始慢慢的進入到了時光的記憶深淵之中吧。我輕輕的閉上了眼睛,靜默的等待着這一刻的到來。

此時此刻,我的心情是那般的坦然,我似乎還有一種從來都沒有過的踏實。

“哎……”我本想我的生命就這般的結束,甚至我的一縷遊魂在這深淵之中化爲泡沫,最終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而,我卻聽到了一陣嘆息的聲音。

這聲音,像是一個老者。難道,在這個未知的時空之中,還有人?

“老人家,你是誰?爲什麼不出來呢?” 朗情曼意 我睜開了眼睛,看着眼前縹緲而又白茫茫的一片,有點茫茫然不知所措的味道。

我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四周看,可是卻未曾發現有一個人的身影。

那就奇怪了,既然沒有人,那麼剛纔我所聽到的那個老人家的嘆氣聲又是從哪裏來的呢?

“哎……可憐的孩子……”

我絕對沒有聽錯,因爲那一陣嘆息聲又傳來了。這一次除了那嘆息的聲音,竟然有個老人家說了一句“可憐的孩子”……

這個可憐的孩子是在說我嗎?應該就是我吧,畢竟這裏除了我就真的沒有什麼別人了。

“老人家,既然你在這裏,爲什麼不用真面目示人呢?你剛纔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我的身子來回的不停環顧四周,我想找到他,到底在哪裏。

“好吧,孩子……你回頭,我就在你的身後。”老人家說完,我便按着他的吩咐,轉過了身子。

回頭的那一剎那,我的淚腺再一次忍不住……我哭了,因爲那個老人家就是我的爺爺。

“爺爺,怎麼是你?我剛纔都沒有聽出你的聲音來……好久沒有見你,你知不知道孫女是多麼的想你……嗚嗚……嗚嗚……”見到親人的那一刻,我的情緒似乎得到了充分的釋放。

我把這些日子以來,我所受到的委屈,我心中的那些不悅全部哭訴出來。我在爺爺的懷中,那般的肆意……

“傻丫頭,你怎麼還是和小時候那樣,是個愛哭鬼?”爺爺溫柔的安慰着我。

“爺爺……我終於明白,你上次告訴我的,我不是我是什麼意思了……可是,知道了又怎樣?我不是我了又怎麼樣?可我仍然愛他啊,但是……到頭來,他不過就是想要復活我的前世罷了……爺爺,爲什麼我的命運會是這樣?爲什麼?”我依舊在哭着,只有在爺爺的面前,在爺爺的懷抱之中,我纔可以這樣的肆無忌憚。

“傻丫頭,這就是你命中的劫……曾經我和你奶奶給你算過一卦,我本以爲我們會爲你化解了這個劫難。卻不曾命中註定的事情,不管我們怎麼努力,都是改不了的。遙遙,你和錦軒的緣分還沒有了斷……所以,你必須得回去。這裏不是你應該呆的地方……”爺爺的聲音悠悠,那一刻,我覺得爺爺是那麼的陌生,他似乎是我的爺爺,但是又不是我的爺爺。

“不……爺爺,怎麼你會留在這裏?我爲什麼不能留在這裏?我留下來陪你不好嗎?你不要趕我走啊……我不想回去,我不想……”淚水已經忍不住的落下來。

“丫頭,你是不想面對現實吧,或者你最害怕的是面對陸錦軒吧。既然他是你命中的劫難,那就去面對吧……等到你坦然面對的時候,或許你會有新的發現。也許事情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好了,我該說的話已經說了,丫頭……回去吧!”爺爺竟然衝着我呵斥了一聲。

想來,爺爺對我一直都很好很好,要比奶奶還要寵溺我。從小到大更是一句罵過我兇過我的話都沒有,怎麼現在?

“爺爺,我留下來,好不好?”我不明白,爺爺爲什麼一直在趕我走。

“丫頭,你可直到在這時光的記憶深淵之中是多麼的孤獨和寂寞?爺爺一個人守候在這裏就足夠了,我不想你也在這裏……況且,你的路還很長。你將會……好了,我不能再說了,不然……快點離開這裏吧!丫頭,從哪裏來便到哪裏去!”爺爺說完,我便覺得自己的眼皮沉沉的,像是睡着了一番。

等到我徹底恢復了意識的時候,發現白恆和錦軒一直守在我的身邊看着我。

“遙遙,你終於醒了!真是嚇死我了……”

“女人,你要是再不醒過來,我就要去這時光的記憶深淵之中找你了。不管天涯海角,找不到你我誓不罷休!”

白恆和錦軒各自說着,我知道他們都擔心我。我實在是不敢看向錦軒的眼睛,尤其是害怕會和他四目相對。

“陸錦軒,從今以後,我們兩不相欠!”我狠下了心,說的是那般的決然。

雖然說之前的時候,我也曾對錦軒說過那樣的話,可是當時我只是因爲我害怕詛咒真的會應驗,我害怕錦軒會出事。可是現在,我更是因爲傷心。

我的心已經被傷的傷痕累累了……或許,我應該死心了。

我何必非在那一棵樹上吊死呢?爲什麼我就不能放下他呢?從現在開始,我決定,慢慢的去忘記錦軒。這一次,是真的……

我從未有過像是今天一般這樣真實的想法。

“女人,你又是在說什麼胡話呢?對我的態度不是剛剛好了很多嗎,怎麼又突然間這樣了?謝謝你將我喚醒,我聽白恆說你進入了我的記憶,難道你看到了什麼?你聽我說……其實……”錦軒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他似乎想要對我解釋什麼。

但是,我都已經被他欺騙了這麼多次。我還能一次次的都上他的當嗎?解釋便是掩飾,況且,我自己都親眼看到了,他還想要解釋什麼呢?

“陸錦軒,什麼都不用說了。我什麼也沒有看到,還是之前我告訴你的。我心裏有了別人,我不愛你了……這個理由可以了嗎?”我強忍着不讓自己掉下眼淚,想讓錦軒知道我是多麼的堅強,我告訴他的這些話多麼的真。

可我……內心最真實的想法恐怕只有自己才能體會吧。

“路遙,你爲什麼不聽我的解釋?你說你心裏有了別人,我不相信……你根本就是在騙我,對嗎?顧之寒……呵呵,我根本不相信,你對他就像是一個哥哥一樣……”錦軒笑了笑,不相信我說的。

“恩,要是我說那個人根本不是顧之寒呢?”我嘴角上揚,苦澀的笑了笑。

“那是誰?”錦軒很是吃驚……

我指了指白恆,然後眼睛一閉,故意吻上了白恆的脣……

驚呆的不止是錦軒,更是白恆…… 輕輕碰了一下白恆的脣,我便立刻站好。我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要怎麼收場。剛纔的時候,只想到想讓錦軒死心了,卻忘了萬一白恆再做過多的糾纏可怎麼辦?

“好,路遙……到頭來,我做的這一切你還是看不到,是嗎?我倒是忘記了白恆……曾經你們在狼族的時候,是不是已經好上了?”錦軒似乎無法接受這個沉重的打擊,可是他又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我們……”白恆愣了一下,想要說話。

我卻生怕他說了一些什麼不該說的,好不容易欺騙到了錦軒,千萬不能露餡纔是。於是,我搶先一步說道,“是啊,其實就是狼族的時候,我才發現白恆是一個不錯的男人的。所以我慢慢的喜歡上了他,陸錦軒,我們已經結束了。”

我強忍住自己的感情,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想要我清醒一點,千萬得小心,不能說什麼不該說的話。

“好!路遙,從這一刻開始,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一會,塵逸的事我來解決就好了,等到解決完了這事,我便會離開。”錦軒的心情十分的失落,我看到他這種傷心的表情心中就很不是滋味。

可是,我又能怎樣?

我不想自己再當一個總是被人騙的團團轉的傻瓜了。況且,我和錦軒根本就不可以……更何況,他愛的又不是我?

“哈哈……想不到,你們都在這裏……女人,你竟然欺騙我!”塵逸的聲音悠悠傳來。

“糟了,遙遙……剛纔用術法喊你,忘了結界這事。”白恆有點自責,我安慰着他不需要這樣。

畢竟,現在錦軒已經清醒了,解決塵逸就不在話下了。

“陸錦軒,你怎麼清醒了?這……這根本不可能啊?這記憶珠不可能……絕對不會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女人,是你做的,對不對?爲什麼,爲什麼?你爲什麼對陸錦軒這麼好,你就不能對我好一點嗎?我告訴過你了,只有我最愛你……陸錦軒,他……”看到錦軒清醒,塵逸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驚恐的表情。

或許,他萬萬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現在這個樣子吧。

“塵逸,當初我就不該對你心慈手軟!我以爲你是我體內的一部分,想要給你一條生路的。將你封印是最好的辦法,但是我萬萬沒想到,你竟然想要取代我……你知不知道,其實我是可以殺死你的?”錦軒的眸子之中閃過了一絲的狠絕,我很少見他這樣。

一般錦軒出現這樣表情的時候,就代表他要大開殺戒了。

“錦軒真的可以殺掉塵逸?他們兩個不是一體的嗎?如果塵逸死了,錦軒會不會?”我小聲的問着白恆,我想他肯定是懂得這些事情的。

不是之前的時候,白恆就信誓旦旦的說錦軒是除掉塵逸唯一的人選。

“恩,話這麼說沒錯。可是,這需要代價……”白恆在我的耳邊小聲的回答。錦軒看着我們兩個在一邊耳語,很是生氣。

他鐵青着臉,滿滿的都是醋意。

要說他真的完全不在乎我,這不可能……

“代價是什麼?”我繼續問着。

“不知道……”白恆都不知道的代價,我不知道這到底會是什麼。

我心中突然有了一種很不好的感覺,似乎這個代價將會對錦軒造成很嚴重的影響。

雖然我有點恨他,可我仍然不想看到他出事。

“陸錦軒……你對我真的要這麼絕情嗎?你要知道,你殺了我對你自己也沒什麼好處。哈哈……等到有一天,你終究還是會後悔的。”塵逸早在看到被喚醒的錦軒的時候,他心中就已經沒了底。

沒了那記憶珠,他不可能是錦軒的對手。因爲,他一切靈力的來源,其實還是來自於錦軒。就算他自己不想承認這一點,可是這也是一個根本無法改變的事實。

“不管怎樣我都要殺你,因爲你違反了當初我們的法則。你想取代我想要動她,這就不可以!”我不知道錦軒所說的這個她到底是不是我。

“好,那我拼盡我全部的力氣來和你來一場魚死網破吧。我就是死也要死的有尊嚴!女人,記住……我真的愛你……真的,真的……可是錦軒不是……”塵逸在最後一刻,還是重複着這一句話。

我明白,不過就是不想戳破罷了。是啊,錦軒愛路遙,只不過那個路遙不是我罷了……

錦軒嘴中念動咒語,塵逸亦是如此。在他們兩個的周圍都縈繞着一圈又一圈的淺淺的光圈。這光圈將他們團團的圍住,漸漸的塵逸的靈力開始慢慢的不支,他的額頭上面早就已經沁出了汗珠。

而錦軒輕鬆的打敗了他。

“每一次大難對錦軒來說就是一次術法的提升。他已經比之前強大了太多,所以纔會這麼容易的打敗塵逸……”白恆似乎很是瞭解錦軒。

“事情已經解決,我走了。再見!”錦軒頭也不回的離開。

他轉身的那一刻,我眼淚刷刷的落了下來。

“你在哭?是不是你還喜歡他?不要騙我,遙遙……如果你還想和我在一起,那麼我們……”白恆憨憨的撓了撓後腦勺,有點不知所措。

“白恆,我們之間不可能。剛纔……我不過是想要錦軒死心罷了。我現在不想考慮感情的問題,不管那個人是你也好,還是錦軒也罷……我只想把我的學業做好,至於其他的事情就以後再說吧。”我對着白恆笑了笑,希望他可以聽清楚我的解釋,不要對之前的事情有什麼誤會。

“果然就像我想的那樣,其實遙遙,你的心裏還是放不下他。而且,你想必在錦軒的記憶之中看到了什麼事情?或許是錦軒前世的愛人吧,所以你的反應纔會這麼大,對嗎?”這些事情,白恆不都是沒有看到嗎?

然而,爲什麼他卻什麼都知道呢?就像是,他親眼看到了似的。

“不對……我對他早就放下了。我就是不想再跟陸錦軒有什麼瓜葛,所以纔會這麼做的……”自己的心事被看穿的那一刻,我是那麼的尷尬。

我的臉色羞紅,我迅速的逃到了一邊,害怕會被白恆看到了自己的窘樣。

“白恆,我們再見吧……我相信你,狼族總有一天會再次的強大。”我不知道自己在他的面前再提到狼族復興這事好不好,畢竟狼族的覆滅這事說到底和我也是脫不了干係的。

“恩。你放心吧,總有一天,狼族會崛起!”白恆信心十足的說着。

我相信白恆,不僅僅是因爲他是一個說一不二的男人。更是因爲,他有這樣的實力。

再次回到那個破舊的宿舍樓的時候,天邊已經有陽光灑了進來。一切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顧之寒在我的身邊。

“師兄,孟佑寧他們沒事了吧?”我的頭有點疼,可能是在那個鬼地方呆的太久了吧。陽氣不足,纔會導致頭疼眼花,和暈車的感覺倒是有點像,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哈欠,竟然睏意襲來了。

“什麼孟佑寧?遙遙,你是不是太累了?我們昨天晚上約好見面,可我一直不見你的人影……我就來你的教學樓等你,便看到你暈倒在這裏。想到,再把你送回去很有可能被值班老師逮住,會扣學分……於是,便陪着你在這裏了。”顧之寒一直沒有說起孟佑寧的事,似乎他根本就不認識他。

而且對於顧之寒的記憶,爲何我和他的記憶不一樣呢?明明我們一起去了他的寢室的樓下,甚至還去解救那些想要來這鬼樓的熊孩子們,可是這……

“師兄,今天我沒有課,我想要好好休息休息……那我先回去了。”大腦有點混亂,我真搞不懂到底是我做了一場奇怪的夢呢還是顧之寒把這事給忘記了呢?

總之,這事之中到處都透着一種十分蹊蹺詭異的感覺。

回到寢室的時候,我收到了一條短信,我一看是一個十分奇怪的號碼,陌生人……我剛剛來到這裏,除了顧之寒和邊婭婭,似乎沒有人知道我的手機號碼吧。

“小學妹,小心邊婭婭。你的學長:孟佑寧……”

看到落款的名字孟佑寧,我長長舒了一口氣,嚇我一跳……我還以爲……是啊,我還以爲是錦軒呢!

如果一切都是一場夢的話,那麼錦軒就還在我們學校裏面當老師?那麼我豈不是還是會見到他?甚至,也許關於那個路遙的事情也是假的?

我理所應當的欺着自己,並把自己深深的埋進了一種自己所製造的假象之中。

可是,孟佑寧爲什麼要給我發這麼一條奇怪的短信?邊婭婭,當初他不是說自己不認識她嗎,而且還沒聽說過這個名字,怎麼今天?

總裁V5,傲嬌前夫睡我家 手機短信再次響了一聲,熟悉的號碼,來自於邊婭婭:“小學妹,今晚出來吃個飯吧?有件事有必要和你說一說……”

剛剛收到孟佑寧的警告短信,這下又收到了便婭婭的邀約短信,一時間,我還真不知道這兩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或者,他們兩個…… 正在糾結到底要不要去,孟佑寧的話一直迴盪在我的腦海之中。萬一真的出了什麼事,可怎麼辦?

我也有點覺得邊婭婭奇怪了,我見她的時候都是在晚上。就算是在白天的時候,她都打着一把傘,彷彿是害怕被太陽光照射似的。

一種直覺猛然出現在我的心間,莫非邊婭婭不是人?

我打了一個哆嗦,要真是這樣,她找我去肯定是有什麼目的啊。我會不會處於一種十分危險的境地呢?

我正猶豫的時候,手機短信再次不合時宜的響起來了,直覺告訴我是邊婭婭。

我瑟瑟的拿過了手機,顯示屏幕上面赫然顯示着“邊婭婭”三個大字,她說要我儘快去某個地方,還把那個地方的地址發給了我。

而且,她堅定的對我說,不要聽信孟佑寧的話……

就像是有一盆冷水一般,一下子澆灌在了我的頭上。怎麼邊婭婭又知道了孟佑寧的事?就像是她知道了孟佑寧對我說過什麼似的。

事情變得那麼的複雜,一時間我有點不知所措。

邊婭婭和孟佑寧,到底是誰在騙我?看來,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只能由我自己來尋找了……

打開窗戶,外邊有點起風了。涼爽的風吹進來,身上倒是覺得有股寒意呢。

我瞥見了鬼樓的教室,竟然亮着燈……而在那鬼樓之中,赫然站着一個男人。那是錦軒……

他不是說要離開了嗎,怎麼還沒有走?

我們兩個之間不是也已經結束了嗎,怎麼他還要對我依依不捨嗎?

錦軒的脣邊笑了笑,然後消失的沒了影子……

我再看着對面的鬼樓,燈光也沒了,錦軒的影子也沒了,難道剛纔只是我的幻覺嗎?

還是不要去想這些無謂的事情了,錦軒不再出現在我的生命之中,豈不是更好嗎?這本來不就是我一直所希望的事情嗎?

快點弄清楚邊婭婭和孟佑寧的事纔是目前最重要的事,不然我真不知道在我的身邊到底是什麼人,他們又有着什麼樣的目的。

邊婭婭發給我的地址是一個十分破敗的酒吧,它的破敗簡直都快要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這裏的設備,包括燈光啊音響都有一種四五十年代的感覺,總是覺得與現代這個二十一世紀是那麼的不相符。

酒吧裏面的人也比較少,但是稀稀疏疏的也算有幾個。我不明白,邊婭婭爲什麼會把我約在這裏,而喜歡來這個酒吧的人到底又有什麼想法,怎麼會想到來這麼破舊的地方呢?

我在酒吧裏面到處尋找着邊婭婭的影子,可是卻沒有發現。只好自己隨便找了一個位子,準備坐下來等邊婭婭。

手機短信提示音再次響起,是邊婭婭,“不好意思,有點急事……稍等我一下,小學妹~”

哪有這樣的人?約人家出來可是自己卻遲到了,還說有事……好在我也沒什麼大事,擺弄着包包上面的小吊墜,一個人玩了起來。

對面突然過來一個帥哥,小鬍子,穿着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小混混。直覺告訴我,他不是一個好人。

於是,我就當沒有看到他一樣。就算他已經坐到了我的對面,我仍然無動於衷。

“hai,美女……怎麼之前的時候沒有見過你?是不是來的新生啊?不然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沒有我阿ken哥不認識的啊!怎麼,交個朋友,好嗎?”帥氣的小痞子笑了笑。

“對不起,我在等人……”我實在是不想搭理他,但是又不想得罪他,只好有一搭沒一搭的說着。

“等着誰?邊婭婭嗎?”小痞子一下子猜出了邊婭婭的名字。我吃驚的看着他,他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這個都可以知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想這個小痞子趕緊的離開。

“你不用騙我,我告訴你……被邊婭婭看上,有你受的。不如,跟我怎麼樣?”小痞子突然距離我那麼近,已經超過了人與人之間的安全距離。

他說話的時候鼻息之間的氣息很涼很涼,或許也是因爲這個酒吧冷氣比較足的緣故,我總覺得渾身冰冷。

可是,這個小痞子的話又讓我有點弄不明白。什麼叫做被邊婭婭看上,有我受的?他還讓我跟了他,這又是幾個意思?

我不喜歡喝酒,就在吧檯點了一杯橙汁。在吸管之下,我喝着那橙汁,越到底部的時候,我感覺汁液越來越稠。甚至,最後都吸不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