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李清喝了幾杯,就有一個西海的公子哥跑過來邀請李清過去跳一支舞,畢竟是超人氣少女組合的成員,很大方的答應了對方,跳了一支舞之後,頓時引來了陣陣掌聲。

宋陽伸出手看了看手錶,時間距離自己下來差不多過去半個小時了,但是奇怪的是,秦可兒這個丫頭怎麼到現在都沒有出現,但是他也沒什麼時間去想,因爲徐強跟自己說由於今晚的人比較多,徐倩又有事,所以需要去籤一個酒水供應的合同,作爲老闆的宋陽也是難得的親自出馬了。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實際上在自己下樓梯的時候就已經出事情了……

半個小時之前,秦可兒和秦可晴兩人一起交談,不得不說宋陽的那一番話實在是太有用了,直接讓秦可晴怔住了。

“可晴,我知道你一時間難以接受,但是姐姐還是要告訴你,其實當初父親並沒有拋棄你,而是因爲生意上出了問題,樑姨又帶着你離家出走了,所以根本沒有時間去找你。”秦可兒說道,回想起那個時候的事情她就會感到心裏有點苦澀。

“那後來呢?”秦可晴聲音有點顫抖的問道,雖然是當年的事情了,現在得知依舊感到心裏非常的痛苦。

“後來父親只收到了離婚協議書,然後去了外地一趟,應該是去辦理離婚手續了吧,回來之後父親就重病不起了,生意上的事情也全部都被人搶跑了,就連方子也賣了……”

秦可兒嘆氣道,這一切發生實在是太快了,就連自己都沒有反應的時間,很快伴隨着父親離世,她成了孤兒,流落街頭……

“如果父親當時生意上沒有出問題,一定不會捨棄你們母女的,其實他這個人都是爲你們好,但是不會輕易開口。”秦可兒解釋



秦可晴聽着,心裏難以接受,最終選擇了沉默。

當秦可晴再一次擡頭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錯愕,呆呆的看着秦可兒的身後,沒有任何的動作。

“可晴,你怎麼了?”秦可兒狐疑的問道,總感覺對方的表情有一點不對勁,但是一時間說不上來,忽然間,她從一旁的鏡子之中發現了一個人影,但是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頓時感覺眼前一黑,身體癱軟下去了……

當秦可兒倒在牀上,秦可晴方纔不可思議的失聲道:“張哥,你對她怎麼了,不對,你不是生病了麼,你怎麼會來到這裏?”

面對秦可晴一連串的提問,來人微微一笑,原本就帥氣的臉龐更有一番陽光的味道,溫柔道:“還不是因爲擔心你們麼,怕你們兩個小丫頭在西海不安全所以特地趕過來的,正好被我撞見,剛纔你們的話我都聽到了,不用管這個女人,對方既然無情,現在又因爲你出名了過來找你,不必理會。”

聽着張喬的話,秦可晴點點頭,雖然內心十分的糾結,但是張喬畢竟是自己的經紀人,這幾年一直都是張喬照顧自己,否則也不會有現在的超人氣偶像組合少女組合了。

“放心吧,她沒事。我只不過把她打暈過去了而已,差不多睡一個小時就醒過來了,對了,李清她人呢,我讓她照顧好你,怎麼看不見她?”張喬有點生氣的說道。

就連秦可晴都沒有發現,張喬在看向自己的時候,眼底涌現出一絲熾熱之色,這種神色就算是面對李清都沒有,雖然李清還是張喬名義上的女朋友。

“清清在樓下呢,我讓她先去跟蔣總聊一下,今天我實在是有點困了,想要休息休息。”說着,秦可晴露出慵懶之色,伸個懶腰,胸前的飽滿更是誘人,彷彿在對着張喬招手。

艱難了嚥了一口吐沫,張喬心裏更是激動,但還是不動聲色的開口道:“可晴,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人家蔣總可是十分信任你們兩個的,特意邀請你們過來,怎麼可以不出席晚宴呢,現在整理一下跟我下樓!”

聽着張喬有點生氣的話,秦可晴只能乖乖地點頭,立馬跑過去開始整理自己的妝容了。

張喬目光掃視四周,最後將實現落在了一旁的塑料繩子上面,眼前一亮,用繩子將秦可兒雙手雙腳都綁了起來。

“張哥,你這是幹什麼,她……怎麼說也是我的姐姐啊!”秦可晴頓時不樂意了,就要上前去幫秦可兒解開繩子,畢竟打暈對方已經有點不好意思了。

見狀,張喬趕忙阻止,眼珠一轉說道:“萬萬不可,可晴你想啊,一會兒要是她醒過來的話,豈不是會跑下來找你?將她捆起來,待會我們直接離開西海,這段事情就當做沒發生過,你是超人氣偶像組合的秦可晴,不是什麼人的妹妹!”

聽着張喬的話,秦可晴頓時遲疑起來了,但是最終還是搖搖頭,回絕道:“不行,她是我姐姐,不能這樣,除非……”

但是她還沒說完,忽然間感覺精神有點飄忽起來,感覺有點睏倦了……

(本章完) 秦可晴之所以感覺自己眼皮很重,想要睡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張喬給他吸入了一種迷幻藥,這種迷幻藥可以操控他人。

看到秦可晴已經完全被自己掌控了,張喬頓時露出得意的笑容,隨後又將視線落在了昏迷過去的秦可兒的身上,眼前一亮,涌出了熾熱之色。

雖然秦可兒的胸部沒有秦可晴這麼胸圍,但是臉蛋和身材那都是沒話說的,身穿都市白領的OL套裝,再加上那種冷若冰霜的氣質,簡直就是美到了極致。

“真沒想到秦可晴還有這麼漂亮的一個姐姐,今天晚上算是賺大了,絕對沒有白來,美人你可要乖乖地等我,待會我在過來寵幸你!”

張喬輕聲道,眼底滿是貪婪,這麼漂亮的女人很少遇到,如果放過了實在是遭天譴,想了想,他從口袋裏取出一個藥丸,直接塞進了秦可兒的嘴裏,還不忘在對方的柔脣上狠狠抹了一把。

幽暗主宰 “吃了這個藥,今天晚上你就別想逃過我的手掌心,原以爲要全部便宜蔣囂那個老色鬼,現在看來還是很划算的!”

張喬給秦可兒吃的並不是什麼強烈的迷幻藥,也不是什麼催情藥劑,而是一種讓人吃了之後好幾個小時都沒有力氣的藥物,別說是一個弱女子了,哪怕是經常接受訓練的特種兵吃了之後都要變成軟貓!

“這藥可是費了我好大的勁才弄到手的,現在這種藥已經是禁藥了,當年戰爭時期的時候,逼問囚犯可都是用這種藥的。” 總裁的小妻 張喬邪惡的一笑。

這種禁藥專門用來對付特種兵的,目前在一些國家的祕密情報組織之中還是有用的,因爲只要吃掉了這種藥,無論你平時是什麼等級的精英,瞬間都會成爲一個廢人,持續好幾個小時。

雖然很想現在就將秦可兒弄到手,但是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有點不妥,再加上自己與蔣囂有着約定,如果現在不下去的話還是有點麻煩的。

想完,張喬帶着秦可晴朝着下面走去了,其實現在的秦可晴完全還是可以自主活動的,只不過在她的意識裏面多了一個張喬是自己主人這個命令,也就是說,只要張喬想對她做什麼或者是要求她做什麼,秦可晴是絕對不會拒絕的。

帶着秦可晴來到樓下,打扮的就像是白雪公主般的秦可晴頓時成爲了焦點,不少人都過去打招呼,哪怕是徐倩都不禁眼前一亮,讚歎了幾句。

見到張喬和秦可晴一起過來,蔣囂眼中露出貪婪之色,跟自己眼前的那個高層隨便搪塞了幾句便急匆匆的朝着張喬走了過去。

朝着張喬使了一個顏色,蔣囂就朝着廁所的方向走去了,見狀,張喬也緊隨其後跟了過來。

因爲張喬離開,秦可晴也跟隨着一起過去,這個發現讓蔣囂更是激動起來,他知道張喬這個傢伙一定是已經成功得手了,否則秦可晴不會這麼乖巧的。

要知道來到西海這兩天,自己已經不止一次的約秦可晴吃飯,結果對方都拒絕了,就連李清都不是很樂意,實在讓蔣囂氣憤的很,但也讓他更加有興趣,內心的征服慾望幾乎達到了巔峯!

蔣囂和張喬一前一後來到鳳凰城大酒店的走廊盡頭,這個地方平時很少有人會過來,再加

上靠近安全通道,所以顯得有點僻靜。

站在這裏,可以透過鳳凰城大酒店前面的玻璃牆看到夜晚的西海,十分的漂亮,彌紅燈閃爍,給人一種唯美的享受。

“張經紀人,看來你已經搞定了,弄到了我想要的。”蔣囂抽了一口雪茄,強忍住內心的激動說道,在談判的時候最先失態的那一方就是吃虧的人了。

張喬一聽,眼前一亮,說道:“蔣總吩咐的事情自然要辦到了,放心吧,現在秦可晴已經中了迷幻藥,只要是擁有這玩意的人都是她的主人,只要您用一下,她立馬就會變成世界上最下賤的小母狗服侍你!”

張喬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小瓶子,裏面還有一些湛藍的藥水,正是一種迷幻藥,可以用來操控秦可晴。

看着那個小小的瓶子,蔣囂呼吸都不禁變得急促起來,看着眼前這個自己垂涎已久的美人,伸手就想要去拿那個小瓶子。

“哎,蔣總,您不會忘了我們之間的協議了吧?”就在蔣囂要拿到瓶子的時候,張喬卻是突然抽手,將瓶子拿了回來,笑嘻嘻的問道。

蔣囂眼皮一跳,爽快的伸手從口袋中取出一張支票,上面一連串的數字十分驚人,晃了晃手中的支票,蔣囂慢悠悠的說道:“當然不會忘了,不過……我聽說你有一種藥挺好用的,專門用來對付軍人俘虜的,不知道有沒有帶過來,今晚我可是不止一個目標!”

他心裏已經決定了,今天晚上要徹底的瘋狂一次,將喜歡的女人全部征服,否則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才行了。

“當然,就是它了,給!”見到支票,張喬也變得爽快起來了,從口袋裏面拿出了一瓶小藥丸,正是自己費了好大功夫才弄到手的,不過比起那張支票來說實在是不算什麼。

兩人將東西交易了一下,都是頗爲滿意,蔣囂眼中滿是貪婪,輕聲道:“哈哈哈,有了這個玩意,我就不信徐倩那個騷娘們還有逃走的可能性,只可惜還有一朵花沒有來,否則今晚我就賺大了!”

一想到自己要征服這個鳳凰城大酒店的女老闆,蔣囂心裏就十分的激動,畢竟完全就是一樁一本萬利的買賣,不僅可以抱得美人歸,更是能夠將整個鳳凰城大酒店都收爲自己的產業了。

“張喬啊張喬,你小子還真不是個好東西,居然連自己的女人都可以拱手讓出來,嘿嘿,我很看好你!”

蔣囂嘿嘿一笑露出猥瑣的神色,他們二人之前達成了一個條件,但是一直都沒有說出來,也算是一種附加條件了,張喬同意將李清也送給蔣囂玩弄。

鬼王寵妻:絕世醫妃 “有什麼捨不得的,跟這些比起來,一個玩了好幾年的女人根本什麼都不是,還不如換點有價值的,不是麼?”

張喬不屑的說道,因爲和李清在一起好幾年的緣故,對方又比較黏糊,所以他一直沒有對秦可晴下手的機會,所以這一次來到西海,他是故意裝病,爲的就是不和他們二人一起來這裏,否則有的麻煩了。

既然蔣囂喜歡,張喬絲毫不介意將這個被自己視作麻煩的女人甩掉,當然,在甩掉之前換來更多的利益豈不是一件好事?

“好好好,看來你小子今天晚上似

乎也有獵物了啊,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跟你多說了,我現在就要去找我的美人去了,你慢慢玩着!”

“哦對了,李清那個女人就麻煩你了,搞定了我直接帶走了。”

說完,蔣囂招招手,用了一次迷幻藥,秦可晴就乖乖地跟着他,那樣子就像是忠實的小狗。

“這藥真是太好用了!”蔣囂十分滿意,直搓手,打算立刻就去試驗一下,等到徐倩中招之後立刻去樓上好好瀟灑一下!

看着蔣囂離去的身影,張喬興奮的直顫抖,親了幾下自己手裏的支票,喃喃自語:“一個億,真是賺大了,沒想到這個死胖子還挺有錢的,雖然沒能夠得到秦可晴這個女人的第一次,不過換來這麼一大筆數目的錢財還是很划算的,少女組合,切,根本賺不了多少錢!”

說完,張喬也離開了,目的很明顯,既然已經答應了蔣囂,自然要先將李清解決了,然後……

一想到秦可兒的漂亮模樣,還有那種絕美的氣質,他就忍不住有點激動,他自然不會告訴蔣囂還有這麼一個美人的存在,否則以對方貪婪的性格絕對會提出來奪走的。

李清這個時候正在樓下跟一個西海的公子哥聊天,雖然對方長相併不算多麼的帥氣,但是給人一種十分牢靠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在張喬身上不曾擁有的。

“韓公子你真是太幽默了,跟你聊天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李清笑的前俯後仰,剛纔跟眼前這位公子哥聊天的時候,對方幽默的語言和行爲舉止都讓自己非常的滿意。

如果不是已經跟了張喬的話,李清還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愛上眼前這個男人了,畢竟除了長相,他都非常的完美。

“以前總是在電視上看到李小姐,今天見到才發現比電視上美上了一百倍,能夠跟李小姐這樣的佳人一起倆天才是我的榮幸。”韓少頗爲開心的說道,他從很久以前就有點喜歡李清,但是因爲出國留學的關係一直沒有機會去追求對方。

時隔兩年回來,過來參加這個晚宴卻不料遇上了李清,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想要好好地認識一下。

聽着對方的誇獎,李清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嫣然一笑,殊不知讓對方更是有點癡迷起來了,心中愛慕的感情越來越濃郁。

韓少有點不好意思的看了李清一眼,問道:“對了,李小姐你現在有男朋友了麼?”

“額……應該算是有了吧!”李清這麼回答,腦海中想起了張喬的樣子,這個傢伙雖然是自己的經紀人,卻也同時是男朋友,她可以確定自己是愛着張喬的。

聞言,韓少頓時有點失望起來了,但是很快恢復正常,強裝出笑容:“哈哈,果然跟我猜測的一樣啊,不知道哪個傢伙這麼幸運居然能夠跟李小姐在一起,如果讓我遇見了一定要好好地打個招呼。”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李清忽然間一愣,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在她的前方,一個身穿西裝的帥氣青年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來,嘴角掛着那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笑容。

看着這道不應該出現在西海的身影,李清心頭一顫,隨即涌上了一絲激動,差點流出了淚水,失聲道:“張喬?”

(本章完) 李清不敢相信的看着那道朝着自己走來的身影,眼淚水都快流了出來,這一次因爲張喬沒能一起過來西海,她心裏非常的失落,但是現在,卻發現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居然突然出現了,差點讓他激動的流淚。

看着李清激動地用雙手捂住小臉,韓少不禁有點失落,看着自己深愛的女人這麼開心,卻不是爲了自己,難免有點失落感的。

“這就是李清喜歡的男人麼……”韓少心裏想道,一比較之下,的確比起自己更有風範,而且看起來條件也是非常不錯的,看來他們應該非常幸福吧。

李清快步走了過去,若不是考慮到影響,早就直接給張喬一個擁抱了,即使如此也親暱的拉着對方,開心道:“張喬你怎麼來了,是不是想我了纔過來的?”

看着這個膩着自己的女人,張喬心裏涌上一絲淡淡的厭惡,但是嘴裏卻說道:“小傻瓜,這個自然了,你不知道,你不在我身邊的時候我有多麼的難受,恨不得自己的病立刻好起來,飛過來找你,這不,雖然還沒有完全好,但是已經迫不及待過來找你了。”

張喬虛僞的說道,儘管如此,戀愛中的女人智商都是急速下降的,所以根本沒有發現對方在忽悠自己,還感動的恨不得立馬爲張喬生孩子。

“對了,剛纔可晴還在這裏的,現在不知道人跑哪裏去了,你見到了麼?”李清有點納悶的問道,東張西望卻再也見不到秦可晴的人影了。

雖然李清打心裏有點嫉妒秦可晴,但是張喬現在出現了,而秦可晴只是一個人,在這方面,李清還是十分得意的,在她看來張喬絕對是優秀的男人,當然也是一個好的經紀人。

聽到李清的問話,張喬眼底閃過一絲不自然,隨即說道:“這個啊,我剛纔看到她跟蔣總一起過去商量點事情了,奇怪了,應該在的,算了,待會我陪你一起去找她吧,正好我想跟蔣總商量一下事情。”

聞言,李清乖巧的點頭,對於張喬的話那是絲毫的都沒有懷疑,這時候張喬有點奇怪的看着韓少,雖然對方其貌不揚的,但是能夠出現在這裏的就沒有普通人。

“這位是西海的韓少,剛纔一直跟我聊天來着。”李清俏皮的說道,依偎在自己男人的懷裏,感覺十分的有安全感。

韓少微微一笑,十分的有紳士風範,禮貌道:“你好!”

雖然心裏已經對李清不是很有興趣了,甚至還將李清直接算作附屬品送給了蔣囂,但是見到有人對李清愛慕,張喬心裏感覺怪怪的,斜視着韓少,淡淡的哼了一聲。

“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快點去找可晴吧,今天跟蔣總商量的事情很重要,是關於你的,可別被秦可晴給搶先了!”張喬神祕兮兮的說道,一下子機會引起了李清的好奇,百般追問。

“哎呀,你都不告訴人家到底是什麼事情,怎麼可以這樣,氣死人家了,你要是再不說我就不走了!”李清氣呼呼的撒嬌道,不依不饒的。

無可奈何之下,張喬故作玄虛一番,最終開口:“嘿嘿,這可是一個大好機會,你知道我爲什麼要選擇讓你們過來西海麼,華夏大地那麼多的地方,偏偏要過來西海,而且還是和蔣囂合作?”

聞言,李清搖搖頭,鬱悶道:“人家哪裏

知道嘛,人家當初還奇怪呢,蔣囂這個人人品不怎麼樣,十分的好色,就是一個土大款,但是你卻選擇跟他合作,說實話一開始我心裏還是很不樂意的。”

“還有還有啊,你都不知道那個蔣總,可晴一來就獻殷勤,看可晴的眼神恨不得將她整個吞掉,跟傳聞中的一樣是個下流胚,好在可晴根本沒有答應,一直跟我呆在一起,否則早就被那個老變態佔便宜了!”李清撅着小嘴不滿的說道,其實她沒有說的是,蔣囂不僅對秦可晴垂涎,就連看自己的眼神都是色眯眯的,恨不得立馬脫光,一想到這裏她就忍不住感覺到噁心。

聞言,張喬內心冷笑:“哼,蔣囂的確不是個東西,不過待會你就要成爲蔣囂的女人了,可能你還不知道,現在秦可晴搞不好已經被蔣囂這個傢伙給糟蹋了!”

心裏雖然這麼想,但是張喬嘴上卻是說道:“原來是這樣啊,哈哈,其實我早就知道了,不過我之所以選擇跟他合作是因爲百匯商場現在在米國依舊歐洲大陸都發展的很不錯,最近有一個名額可以去米國發展,我想爲你爭取下這個名額!”

張喬說的十分的鄭重,讓李清不禁感動,柔聲道:“其實人家不想去什麼米國發展,只想跟你呆在一起。”

破碎的面具之寵妻無度 “胡鬧!”張喬有點不開心的說道,認真的看着李清,說道:“寶貝,你當初可是爲了成爲歌手付出了巨大努力,現在說不想,豈不是放棄了自己的理想,怎麼可以這樣?”

“可是……”李清有點急了,還想再說,卻被張喬直接打斷。

“不用說了,寶貝,實際上我也是爲你好,你知道的,如果你因爲我放棄了自己的夢想,哪怕天天呆在一起,我都會覺得對不起你,你能理解麼?聽我的話,跟蔣總商量商量,爭取拿下那個去米國的名額,單飛出去!”張喬捧着李清的臉蛋,柔聲說道,頓時讓對方感動的無以復加,差點哭出聲來。

看着李清已經徹底的被自己忽悠過去了,張喬心裏別提有多得意了,心道:蠢女人啊,給一顆蜜棗就興奮成了這樣。

“好了,我們去蔣總的休息室吧,我剛纔好像看到他跟秦可晴一起進去了,我們可不能落後了,你知道秦可晴勾引男人的本事那絕對沒法形容的,到時候蔣總要是把持不住,直接把名額給定下來豈不是完蛋了?”張喬認真的說道,無論怎麼看都像是在爲李清着想。

李清本身就不是太喜歡去思考,尤其是見到自己的男人,對方說什麼也就是什麼了,所以就直接跟着他,滿臉都是幸福。

敲敲門,蔣囂爲李清和張喬二人開門,看到兩人之後,蔣囂顯然是一愣,然後張喬衝着蔣囂使了個眼色,後者頓時明白過來,現在的李清還是清醒的。

“原來是你們啊,這麼晚了來這裏有什麼事麼?”蔣囂故作姿態的說道,其實這都是跟張喬竄通好的。

“蔣總,是這樣的,我聽說您有一個名額可以去米國發展歌唱事業,所以我想……”張喬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又看了看李清,後者衝着蔣囂露出笑容,恭敬道:“蔣總,可以麼?”

聞言,蔣囂頓時冷哼,淡淡道:“原來是爲這個事情啊,不好意思了,剛纔秦小姐已經過來跟我商量這件事情了,現在我們談的還算不錯,如果

沒什麼意外的話,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聽蔣囂這麼一說,李清心裏咯噔一下,那種感覺頗爲不爽,暗道:又被秦可晴捷足先登了,可惡,我絕對不能讓親愛的失望!

“蔣總,您別這麼說啊,既然事情還沒有定下來那就是還有商量的餘地了,要不我們進去聊聊吧,其實只要您點頭,我以後可以爲百匯商場代言,您看如何?”李清開口說道,雖然說得不是很明白,但是蔣囂知道,這個女人希望能夠依附於百匯商場依附於自己。

張喬也在一旁幫腔道:“蔣總,李清說得不錯,我看百匯商場也比較缺代言的人,不如讓李清試一試,我想你絕對不會失望的!”

說到這裏,蔣囂似乎被兩人打動了,露出躊躇之色,最終咬咬牙,說道:“行吧,那你們兩個進來吧,順便將這一次活動的薪水結一下。”

當兩人走進去,李清便是皺起了眉頭,因爲她看到蔣囂的房門似乎打開着,從開口處可以看到一道人影坐在裏面,似乎正在梳理頭髮。

雖然房間裏面有點陰暗,但是李清可以肯定對方絕對是秦可晴無疑了,因爲那身白雪公主的蛋糕裙以及公主冠,絕對是她錯不了了。

遠遠地看過去,李清心裏都十分嫉妒,畢竟秦可晴的長相的確是在自己之上,如果論起資本的話,秦可晴無疑比較佔優勢,不過好在張喬是自己的男朋友,一定會爲自己說話的。

想到這裏,李清心裏也有了幾分底氣了。

“來來來,這是剛纔在這裏拿的紅酒,還是挺純的,你們來嘗一口!”蔣囂取出紅酒,給兩人倒上,趁着不注意的時候,蔣囂的手微微一張,一些粉末快速的從手中落下,融入了李清的酒杯之中。

如果是平時,李清肯定是不會喝酒的,因爲蔣囂這個人是在不是什麼好東西,他也有點害怕,但是今天張喬在這裏,她倒是沒什麼顧忌。

見到李清將紅酒完全喝掉,蔣囂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猥瑣的笑容,眼中更是熾熱起來,直勾勾的看着李清,雖然已經是人婦了,不過味道依舊是那麼的足。

“蔣總,您看之前跟你說的事情?”張喬說道,嘴角也是不由自主的彎了彎,雖然李清是自己的女人,但是在他看來不過就是一個甩不掉的累贅。

“這件事情啊,可以,其實不是什麼問題,就算讓少女組合一起過去米國都不是問題,但是……我這個人有個特點,那就是沒好處的事情絕對不會做的。”蔣囂慢悠悠的說道,一邊給自己點了一根雪茄。

聞言,李清頓時皺眉,想了想說道:“蔣總,我們可以爲您帶來利益,甚至可以分文不取,只需要您給我這個機會!”

這個條件已經很不錯了,畢竟有幾個人不是爲了錢?

但即使如此,蔣囂依舊搖頭,不屑道:“錢?我有的是,根本不在乎,再說了這個機會這麼難的,只要我開口,有的是人願意不收錢過去賣力。”

“這……”李清一陣遲疑,無奈的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希望對方能夠拿一個注意。

見到對方沒話了,蔣囂微微一笑,咧嘴露出一排黃牙,衝着李清猥瑣一笑:“其實很簡單嘛,只要你陪我上牀,這個名額我就給你,怎麼樣?”

(本章完) 啪!

清脆的巴掌聲在大廳響起來,李清霍然起身,俏臉滿是憤怒之色,氣得渾身發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蔣囂這個老色鬼居然直接說出來這種話!

“你做夢,就憑你也像碰我,想都別想!”李清咬牙切齒,這一刻她是動了真怒了,尤其是在自己的男朋友面前,對方居然這麼無恥,實在是可惡至極。

這個變故讓蔣囂有點反應不過來,下一刻他的臉色陡然陰沉下來,感受着臉上火辣辣的痛楚,站起身就是一個巴掌甩過去,將李清差點掀翻!

“媽蛋,臭婊子,還真當自己是個玩意兒了,早就被人睡過不知道多少遍了,老子看上你那是你的榮幸,老子有興趣的是秦可晴,至於你不過就是一個附屬品,附屬品知道麼,附帶贈送的物品!”

蔣囂怒道,眼睛都瞪圓了,居然不小心被這個女人給扇了一巴掌,實在是奇恥大辱。

“你……不要臉!”李清憤怒的大吼,就像是憤怒的小獅子,心裏對蔣囂更是厭惡到了極致,拉着張喬就要走,大聲道:“親愛的,我們不要這個名額了,哪怕不做歌手我都不要跟這個老色鬼有關係,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一輩子,無論做什麼都一樣。”

張喬站起身,心中冷笑,蔣囂這個傢伙實在是太過心急了,結果將事情發展成了這個樣子,如果不是因爲這樣,等到藥效發作之後,拿下李清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非要現在,弄得自己都不怎麼好推脫了。

嘆了一口氣,張喬想了想,反正也就那樣了,於是說道:“如果說我不想跟你在一起呢?”

聲音雖然不大,但還是十分清晰的落在了李清的耳中,後者頓時如遭雷擊,不敢置信的看着張喬,眼眶一下子紅了起來,顫聲道:“你……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看着對方的反應,張喬冷漠的搖搖頭,說道:“不明白?是不想明白還是不能明白,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對你根本沒什麼感情,也從來沒有打算過要跟你在一起一輩子!”

吧嗒!

聲音剛剛落下,李清頓時感覺自己的力氣都消失了,整個人摔落在地,呆呆的看着張喬,隨即自嘲一笑,十分苦澀。

“原來是這樣……你們根本就是竄通好的對不對?你們這兩個大騙子,騙子!”李清淚水止不住的流下,雖然她心腸不算很寬,對秦可晴非常嫉妒,但是對張喬卻是付出了真感情,萬萬沒想到居然換來了背叛!

“你這個蠢女人到現在才反應過來會不會太遲了?反正已經跑不掉了,不如你就乖一點還能少受一點痛苦,否則老子今天弄得你下不了牀!”蔣囂猙獰道,早已沒有了之前的樣子,露出了本性,猙獰而醜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