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飛凌,跟我走吧!你姐姐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閉嘴!我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你。徐真,我付出這麼多,就是要親手打敗你···你不知道我受了多少罪···”

趙飛凌忽然丟下手中長劍,猛然將自己的上衣撕碎。

在他的身體上到處都是可怕的傷口,最讓徐真在意的是,這些傷口並非是意外所致,看其紋理還是縫合的痕迹,徐真已經明白,趙飛凌的身體,徐天改造過。

“天王改造了我的肉身,我是最強的。徐真,我要你為當初做的事情後悔莫及。”

“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吼叫從趙飛凌的喉嚨中發出,他的身體開始出現一條條綠色的紋理。然後,徐真便感受到趙飛凌的修為開始增加了。

五級戰王。

八級戰王。

九級戰王。

然後在來到半步戰皇境界時,陡然停止。

感受到隱藏在趙飛凌體內的一絲微弱氣息,徐真的眉頭微蹙起來。

“哈哈哈!力量,這就是半步戰皇的力量嗎?徐真,你看到了沒有?我還在變強,我已經踏足半步戰皇了,你必死無疑。”

看著趙飛凌走火入魔的模樣,已經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徐真可以肯定了,徐天在生化病毒里參雜了魔氣。

“徐天,你到底要做什麼?”

“如今星辰殿將要開啟,你沒有出現在星辰殿那裡,讓這些人來釋放生化病毒是為了什麼?”

徐真嘗試著將神靈力散布到這片天地之間,他希望徐天能夠聽見他的聲音,為他解惑。

但是,這裡除了哀怨哀嚎什麼聲音也傳遞不出去。

於是。

“趙飛凌,既然不能曉之以理,我只能動手了。”

近乎癲狂的趙飛凌哪裡聽得進徐真的話,綠色的紋理已經覆蓋了他的臉,讓他看起來像是發狂的惡鬼。

“徐真,我要你的命。”

趙飛凌離弦之箭一般沖向徐真,但是很可惜的是,他還沒有近身徐真,就感覺體外四周陡然衍生一股詭異且強大的力量。

“宗師法陣—-明王不動縛靈陣。”

轟轟轟。

在趙飛凌的頭頂上空陡然出現一道身影,如同鬼神,像是仙魔。只一出現,便釋放出強大的氣息,幻化成九條粗大如蟒蛇般的鎖鏈,緊緊地將趙飛凌捆縛起來。

隨後那尊明王虛影拉著鎖鏈,將趙飛凌的身體拉入虛影之中。

咔。

旋即,變成了一個明王雕塑,靜靜地懸浮在虛空。

“你先冷靜下來,你身體里的東西我會幫你祛除掉的。”

將趙飛凌收入華夏世界的一個角落之中,徐真剛想將那些生化病毒解決掉,腦海突然一陣動蕩,臉色陡然大變。

“不好!本尊有危險,我們趕緊去過去。”

其他分身同樣面色慌亂,沒想好好玩一玩的心態也是瞬間收起。

“沒時間跟你們浪費。”

在別人的眼中,無論趙雲、蘭陵王、秦觀還是羅成都在此刻忽然暴動起來,只一招就將眼前的對手打的飛身吐血,沒有還手之力。

“上官姑娘,星辰殿已經在琴瑟北部出現。徐某有要事,先走一步。”

徐真的聲音還在天空回蕩,眾人就看見徐真的身影飛向打陣光罩,旋即一道金光閃動,他的右拳重重地砸在了大陣之上。

咔嚓。

隨後,叮鈴鈴如同玻璃碎片掉落在地板之上,整個大陣徹底粉碎。

徐真沒有做任何停留,與其他分身飛速向著星辰殿的方向掠去。

上宮林看著這一幕,眼中露出了深深地忌憚。

“看來,李白還是低估了徐真。只這一拳,我不是對手。”

哞哞。

青牛忽然仰天一吼,青牛子迅速掐動五指。

“我們必須離開這裡,星辰殿那邊有變。”

“少宮主,要不要將這裡的事情通知宮主?”

上官紅纓看著徐真遠去,明白在星辰殿開啟之地肯定發生了什麼大事,要不然徐真不會這樣慌張離去。

“鬼叔,師傅想要知道還需要我們通知?他老人家肯定也是被異象吸引,前去星辰殿之地了。”

“那我們···”

“當然要過去,徐真一個人我實在不放心。鬼叔,你就別去了,帶著王釗王單他們回往獵魔宮,我感覺不久後會有一場戰鬥。”

鬼叔看著地面上開始四散而去的行屍走肉,點了點頭。

“少宮主一切小心。”

···

“天道—無盡恆沙隨我道。”

戰國無雙金髮飛揚,法相此刻已經雙眸大張,接引天地的靈氣隨著他的低喝,在虛空中形成數之不盡的金光,向著橘落射去。

“哈哈哈!不愧是青羊宮年輕一代中的第一人,你對得起戰國梟雄給你打下的一切。”

戰國無雙聞言微微蹙眉。

戰國梟雄是誰?

正是他戰國無雙的父親,曾經四大宗門第一人。

橘落揉了揉鼻尖,笑道:”曾經跟你父親交過手,他應該沒有告訴過你,他的右臂是怎麼沒的吧?”

戰國無雙雙瞳陡然一凜,想到那樣無敵的父親,正是因為缺失了右臂,才導致修為再也無法寸進,最後被後輩追上,成為宗門中被遺之人。

“是你?”

戰國無雙像是暴怒的猛獸,從口中發出憤怒的咆哮。

“沒錯!如果當初我再狠一點心,也許就沒你這個小傢伙了。”

“你該死。”

“嘖嘖!口氣別那麼大,絕北靈域不大,你是第一人,那也是有條件的。在我面前,你還談不上強大,只能說勉強夠資格讓我出手。”

橘落說著,聲音突然一冷:”我若想殺你,誰都救不了你。”

星辰殿外圍空間亂流之中。

徐真從沒有如現在這般狼狽,全身浴血,五臟六腑均已受創,體內靈氣更是如同沒頭蒼蠅一樣亂撞。

靈王雖然佔據上風,但是徐真給他的衝擊力還是不容小覷。

他也是驚訝於眼前的年輕人,竟然能夠與自己對戰到如此地步。

“你說你叫彌雀?我沒有聽過。但是,從今天開始我會記住你的名字。你是促成本王勢必改變這個世界的人,你來阻我,就是任性的貪婪驅使。”

靈王的指尖漆黑的光芒點綴著刺眼的空間流光,只要再次落下,徐真的性命十有八九就會隕落。

貪婪?

徐真不置可否。

他所做的一切都殺有目的的,說其貪婪不為過。

“靈暗道滅—天地崩碎。”

整個空間亂流突然隨著靈王的神通變得劇烈動蕩起來,但是還未等待他的神通徹底發揮出威能。

星辰殿突然大放光彩,射出無數條陰陽二氣形成的光線,周圍的一切都成虛無。

轟隆隆···

隨著震耳之聲,兩座星辰殿徹底融合,凝聚成一座可以遮天蔽日的超級宮殿。

靜靜地懸浮在虛空之上,散發著莊嚴肅穆的氣息。

靈王望向星辰殿,輕輕放下了手。

“彌雀,你不該死。”

徐真憋著的一口氣瞬間落下,同樣望著星辰殿,只看見一座黑白相間,光華閃動的巨大建築橫亘在天地之間。

只一座大門,便彷彿百米之高。門前有著兩尊身披金甲手持長戟的石頭雕塑傲然而立,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隨後。

【系統提示:陰陽星辰殿正式開啟,請宿主使用陰陽玄牟令配合陰陽星辰圖進入其中,完成系統發布的任務。】

。 吃過飯後,秦韻給薛維發消息,問薛維要不要來自己家裡坐坐,然後順便看看自己爺爺的情況。

薛維這一看就猜出來了這小妞是想自己了。

肯定是礙於羞澀不敢直說。

畢竟他們兩個現在可是名正言順的關係。

薛維也沒有拒絕,和韓彤告別之後,直接開車往秦家的方向駛去。

秦家和王家不一樣,王家喜歡安靜,秦家的位置則就熱鬧很多,位於市中區的一片別墅群,名為白雲台。

白雲台可同樣是藍海有名的別墅群之一,房價都是幾十萬一平的天價數字。

能在這裡買房子的人可都是非富即貴。

將車停在白雲台附近的一個停車場里,薛維步行走了過去。

秦韻揮了揮小手。

看到薛維的時候秦韻的小臉儘是興奮。

幾乎秦韻是一路小跑來的。

看到薛維就給了薛維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爺爺怎麼樣了?」

薛維寵溺的看著秦韻。

秦韻溫柔一笑。

「恢復的挺好的,走吧,你吃飯了沒?我剛才做了一點飯。」秦韻如同獻寶一樣的說道。

薛維有些心虛的摸了摸鼻子。

這…..

「當然沒吃,本來是想去吃的,你給我發消息我不就過來了?」薛維心虛的說道。

這個狗日的,就知道裝逼。

秦韻心裡對薛維是保持很高的信任。

走進別墅群后,震驚感遠沒有剛去王家和月林山莊那種震撼的感覺。

畢竟薛維也是住過豪華別墅的人。

秦家的別墅位於別墅群的最中間。

一共四層,背後靠著一個巨大的院子。

這顯然是周圍的別墅比不上的。

不止如此,秦韻家的傭人也不少,不管是打掃衛生的,還是修剪植被的,還是管家等等,基本上分的特別細緻。

「你家裡沒人嗎?」薛維小聲的問道。

秦韻搖搖頭。

「沒有,我爸現在還在公司,我媽在國外,不過我爸爸最近正在處理工作,今天就處理的差不多了,就可以在家裡很長時間,畢竟爺爺病倒了這麼長時間,對秦家也是一個不弱的影響。」秦韻如實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