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老師的身影雖然瘦小,va住戶們剛剛站好,便聽到了趙老師饒有深味地說了一句話。

那些受過傷的住戶們想都沒想便回答了一句:“不想。”

“那好。”

趙老師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果,背過身子朝前方的操場輕輕擺了擺手,操場上瞬間出現了一羣人形恐怖。

“這些是以前我們獵殺蠕腦時順手殺死的小怪物。嗯,我管它們叫喪屍。揮舞你們的雙手,將它們殺死吧。”

話音剛落,那些長相猙獰的喪屍怪物便張牙舞爪地朝衆住戶衝了過來。

雖然是衝,但相對與普通人來說,這個速度勉強算是走而已。

不過喪屍們扭曲的身子以及可怕的怪叫依舊讓人心悸。

“大家先拉開距離,儘量不要分開,也不要被包圍。”莫如來說完這句話後就開始跑向了喪屍的側面。

“該死。”

說話的是一名小腿受傷的住戶,他的小腿受傷最是嚴重,雖然喪屍的移動速度很慢,但還是得用上自己的腿,趁着大家還沒計劃好該做什麼,他便忍着腿上的疼痛小跑起來。

趙老師已經消失了,把整個大操場交到了住戶與喪屍的手裏。

“逃跑沒用,既然要把這些怪物殺死,就得找些工具。”

萌,是那一雙獸耳的心動 江委駒一邊逃跑,一邊冷靜地分析了一句。

潘明越點點腦袋,回答一句:“按照趙老師的想法,我們的活動範圍應該不能超出這個操場,如果要找工具的話,只有去……那裏!”

潘明越話裏所指的地方是一個小房子,應該是放置體育設備的地方,只有那裏有可能有工具。

此時也有住戶發現了這點,而離那裏最近的便是許川。

也不知爲何,腿部沒有受傷的住戶大都沒被喪屍追擊,不到一會便聚集到了小房子這裏。

門上的大鎖讓住戶們不得不使用破門而入的土方法,隨着大門的破壞,衆人一窩蜂地鑽進了小房子裏。

趙老師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遠處的建築樓頂上,而在他旁邊的,是一位黑袍人。

“凡事都得留些後手,既然是八十九天級別的恐怖場景,我想再死十來個人也不會引起百樓高層的懷疑。”

“你的毛病給改改了,現在已經不是我們的時代,我們得相信年輕人。”趙老師沒有回頭,依舊望着操場方向,似乎在觀察住戶的行爲。

“不是我不相信他們,可是你也知道,淘汰下來的都是些什麼垃圾貨色。”黑袍人憤憤不平地回答道。

“你這人……唉,算了,給你幾個吧,不過只有這一次,以後別來找我要人了。”

“不要就不要,不過你得搞個好苗子給我,昨晚我看了那女人考覈的成績排布,那個最高分的許川很是不錯,不如……”

趙老師再聽到這裏的時候臉色忽然一變,立即擺手拒絕道:“那個許川你動不得,至少現在動不得,那個人的執念還在他身上……唉。”

聽完趙老師所說,黑袍人回想了一下往事,終於選擇了放棄。

“你先弄死幾個,我去把那些小崽子弄醒再來。”黑袍人說完這句話後,立即消失了。

“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但最安全的地方也可能最危險,是時候讓你們長些記性了。”趙老師喃喃自語一句,也消失了。

小房間雖然小,但裏面的工具卻是齊全,棒球棒,撐杆,鐵餅……各種各樣的殺傷性體育用具排列在中,引得衆人爭相上前搶奪。

“大家慢一些,不要急。”莫如來心中莫名閃過一絲不安,回頭看着喪屍還在遠處追擊其他住戶後才稍稍放心。

“奇怪,怎麼地面有些震動?”潘明越忽然感覺到一絲不對,跺了跺腳後往外退了出去。

事實證明他的感覺是對的,一名住戶還在糾結該選棒球棒還是撐杆之時便被地面下突然伸出的一隻巨手握住了大腿。

“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股巨大的拉力便將其拉入地底。

“大家快走!”

許川猛的後跳一大步,將自己靠在牆壁上後忽然大喊一句。

然而他的提醒沒有起到任何作用,一個試圖往外跑的住戶很快便被地底下的怪物以同樣的方式拖入了地底。 第六十六章:水深火熱的日子(二)

葉洛辰自然看出了蕭楠眼中的退縮,怕其逃走,根本沒給她猶豫的時間,直接拎著衣領,就這樣扔了進去。聽著蕭楠嚇得哇哇大叫,葉洛辰有些恨鐵不成鋼,這點小場面就受不了了,往後有的心煩了,想當初師兄訓練自己劍法的時候,可比自己狠多了,同樣是面對百十隻四階妖獸的圍攻,自己當時就相當淡定,他是絕對不會承認當時嚇得腿軟的事情,雖然很快就在妖獸的追擊當中放映了過來。

葉洛辰布置得是六階五行生息陣,只是個高階困陣,而陣中被困著的四階妖獸,因為被困在妖獸袋,後來又被困在這小小的空間,現在早已異常的暴躁,看著突然掉下來的蕭楠,怒氣好似找到了發泄的渠道。

蕭楠剛一落地,就被憤怒的妖獸包圍了,看著不斷逼近的妖獸,蕭楠來不及多想,駕著遁光就往前疾馳,要是被身後的妖獸追上,鐵定被吃的連渣渣都不剩,心中的小人不停的咒罵著,他媽的葉洛辰,算你狠。

四階妖獸又其是那麼容易能擺脫的,裡面不但有以速度聞名的疾風狼,其中還有鐵翅鷹,這種空中霸主般的存在,就是想慢一點都不可能,除非躲進空間,但是蕭楠又不敢確定,葉洛辰會不會在外面窺視陣中的情形。這個方法就被蕭楠首先放棄了。

感覺到身後傳來的靈力波動,蕭楠一個鷂子翻身,躲過了身後襲來的風刃,還沒穩住身形,又有一波火球攻擊到了,蕭楠手忙腳亂的躲避著攻擊,就這一點時間的功夫,這就讓後面的妖獸追了上來,面對眾多已經狂化掉的妖獸,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現在怎麼辦?難不成還要繼續逃亡嗎?

妖獸根本不給蕭楠思考的時間,把人圍在中間,陸地和空中的妖獸非常團結的一致對外,一點點的縮小蕭楠身邊的空間,還是脾氣暴躁的青眼土牛最沉不住氣,率先發動攻擊,凝聚身上的靈力,形成土牢,在蕭楠四周升起,企圖把人困在其中。

其它妖獸見青眼土牛已經動手,個個不甘落後,火球、土刺、金箭、風刃等等像是不費靈力似的攻擊包圍住的蕭楠。

「我去……」蕭楠見勢不妙,趕緊捏碎玉符,從陣中脫身出來。

「這麼快?」葉洛辰看著狼狽的蕭楠,不滿的道。像當初他可是比蕭楠多堅持一刻鐘的。

蕭楠生怕葉洛辰再把她丟進去,吸吸鼻子,努力擠出兩滴淚水,委屈的道:「師叔,妖獸太多,應付不來啊!」就是訓練也要有個限度啊!循循漸進不好么?

「不行,只有在生死關頭,才能爆發出人體最大的極限,休息一會再進去。」說完完全不看蕭楠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博取同情這一招,是自己當年用剩下的,師兄最後也還是把自己扔進了陣法之中。

注意到蕭楠沒有動作,還在那傻站著,不耐煩的道:「一刻鐘的時間休息,到點不去的話,我就把玉符收回來,把你扔進去。」為了讓蕭楠相信自己不是在開玩笑,說到最後的時候,眼睛散發出危險的光芒。

蕭楠是個識時務的人,為了避免下次被扔,果斷坐在地上打坐,恢複流逝的靈力,現在還好有救命的玉符,萬一收回去,找誰哭去。

一刻鐘后,蕭楠不用葉洛辰催促,準備好后,自行步入陣法。

剛一站定,就迎來雲火兔的火球,握著火屬性的中品靈器火螢劍,往裡輸入火行靈氣,劍上覆蓋一層紅光,把飛來的火球劈作兩半。劍花一挽,向著雲火兔的本體劈去。

雲火兔前爪一揮,架住火螢劍,另一隻爪子揮向蕭楠的面門。

「居然想毀我的容?真是太陰險了,看我怎麼收拾你。」蕭楠憤怒地出聲,手中動作卻不慢,一招緊接一招,招招致命。那四階火雲兔也不是吃素的,火球和爪子配合的天衣無縫,一人一獸到是打的旗鼓相當。

蕭楠為防像上次那樣被葉洛辰扔到妖獸中間去,自行找了個方向進入,好在運氣不錯,只有一隻落單的火雲兔,還沒來得及處理了,神識就掃到有十多隻火雲兔向著這裡狂奔。

想是妖獸察覺到了人類的氣味,也不再拖沓,直接動用混沌之氣附於劍身,橫著揮出一劍,剛才還佔據著上風的火雲兔,就被斬成兩半,蕭楠把火雲兔的屍體裝入儲物袋,趕緊貼上一張隱身符,向著妖獸的反方向疾馳。

陣中的地方也就百十畝地的樣子,經過最初的驚慌,妖獸已經安定了下來,現在正忙著爭奪地盤,作為以後定居的活動地盤。

疾風狼和鐵翅鷹的首領正在打鬥,看著又有火雲兔向著這裡飛奔,全都停了下來,眼光不善的看著新來者,尤其是鐵翅鷹,嘴角更是有可疑液體落下來。

火雲兔也顧不的在找蕭楠,戒備的看著面前的天敵。

蕭楠看雙方有大戰一場的趨勢,趕緊趁此機會趕緊偷溜,萬一把自己的身形炸出來,被圍攻的就變成自己了。

蕭楠前腳剛離開,身後的三種妖獸就戰作一團,火雲兔作為其它兩種妖獸爭奪的食物,最先受到攻擊,不一會,十多隻的兔子就被兩方分割一空,知道對方都不是善茬,也不在打鬥,找地方進食去了。

蕭楠前行了一段距離,就看到前方有三隻青木火狐,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實力,決定還是上去試試身手,一來和青木妖狐交過手,知道妖狐的弱點,再者,還有玉符這個保命手段,大不了在不敵的時候,捏碎玉符逃生,不然老是這樣轉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碰上落單的妖獸,畢竟自己是來練劍的,一直躲著也不是個事啊。想到這裡,就漏出了身形,揮舞著火螢劍率先發動攻擊。

正在找尋食物的青木妖狐,看著突然冒出來的蕭楠,默契的上前各自發出三條荊棘,九條荊棘以不同的方向向著蕭楠襲來,企圖把蕭楠困在荊棘牢籠內。

蕭楠又豈會乖乖待在原地,一個跳躍正好落在九道荊棘的上面,充滿火行靈氣的火螢劍,連揮幾劍砍在荊棘上面,當下就把荊棘條砍成幾截。

青木妖狐見一擊不成,一字排開,兩邊的繼續使用荊棘條盡量把蕭楠往中間逼不讓她落下來,而中間的那隻就釋放木箭,三隻妖狐像是事先約好了的似得,配合得相當默契。

蕭楠自是看出了妖狐的目的,不禁感嘆,不愧時妖獸中靈智最高的妖獸之一,都會瓮中捉那啥了但是還真挺管用,一時還真的躲不開,難不成就這樣在空中被當成活靶子?

蕭楠右手火螢劍不停揮動,眼看著就要被荊棘條困住手臂,就在這時,左手手尖上冒出一點灰氣,只是再荊棘條上一點,就見荊棘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沒錯,就是消融,一點存在的痕迹都沒留下。

青木妖狐看著還在不斷擴散的灰氣,從上面感覺到了危險,果斷放棄獵物後退,警惕地看著蕭楠和手上的灰氣。

蕭楠原本只在對付盧明順時,曾釋放過混沌之氣凝成的細針,即使只有一點點,也消耗了丹田中的大半靈力,以現在的修為,根本不能施展第二次,所以,蕭楠也只是在危機時,將混沌之氣附於劍身,這樣不但可以發揮更大的殺傷力,而且消耗掉的靈力相對來說,也只是比平時用的靈力多了近乎一倍,好在丹田經過混沌之氣的改造,身體內的靈力比常人多,倒是可以消耗得起。

如今蕭楠嘗試著把混沌之氣附於手上包裹,剛試探了一下威力,因為劍是一下就分離,倒是顯得在手上的殺傷力大些,好在消耗的靈力與在劍上相同。倒也不失一個偷襲的好手段。

蕭楠落在青木妖狐的對面,看著警惕的妖狐,未免長時間的打鬥,像上次那樣引來別的妖獸,當下就打算速戰速決。

一招簡單的起劍試佯裝攻擊,真正的殺招卻是在隨後就到的左手上的混沌之氣,但是沒想到青木妖狐對危險的直覺異常敏感,只是接住看似攻擊強悍的劍招,反而對平平無奇沒有一點威力的混沌之氣畏之甚深,在混沌之氣還沒攻擊的身邊的時候,就開始倉皇逃散。

蕭楠心喜,越是這樣,就代表著混沌之氣越厲害,當下改變策略,用混沌之氣包裹著左手,化拳為掌,步步緊逼。

三隻青木妖狐只好不斷推后,憤怒的嗚嗚嗚亂叫,只是一時之間也沒有找到有效的攻擊,想走又捨不得可以增強修為的人肉,急的在原地直打轉。最後還是*戰勝了理智,一隻妖狐率先發動攻擊,揮舞著尖銳的前爪躲過蕭楠左手上的混沌之氣,向著脖子上的大動脈抓去,另兩隻就在一旁發動荊棘和木箭干擾。

蕭楠見此,不得不對妖狐之間的默契刮目相看,當下不敢大意,一邊閃躲著妖狐的攻擊,一邊找機會反攻,不然,不用等到其它妖獸來,就會被這三隻拖死。 第六十七章:水深火熱的日子(三)

蕭楠不由擰眉,要是人修還能交流策反,可是對沒開靈智的妖獸,可就難辦了,到底該如何儘快解決打鬥呢?在思考的瞬間,又五隻只木箭擦著耳際呼嘯而過,蕭楠堪堪才躲了過去。

一直以來,蕭楠都是在秉承前輩劍修的劍意,攻擊犀利,一往直前,認為最好的防禦就是攻擊,但是在這短短的時間,除非動用道術,要是劍修的話,卻是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隨即又想到,是不是也可以這樣?每個人追求的劍意不同,攻擊手段也各不相同,自己現在這樣,也只是拘泥於形式,把自己裝在一個刻好的框中了,殊不知,劍修修道,不過是為了更加強大的力量,活的肆意洒脫,道修亦然。

想明白這些事情,蕭楠只感覺到心境豁然開朗,原本只是太拘泥於前輩所述,一直照著遺留下來的玉簡上記載的方式修行,為了成為一個劍修而修劍,但玉簡中雖然記錄著一個修士修鍊心得感悟,而各人有各人的路,我們只能學習怎樣走得更好,卻不能全部模仿前人如何行走,不然到時連自己都不像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走路了。

看著還在不停攻擊者自己的妖狐,蕭楠輕笑,左手掐訣,一道金輪懸於身前,金輪上的齒刃上附著一層淺薄的灰氣,在靈力的催動下,金輪不停地旋轉,不但擋住了木箭的攻擊,金輪上的刀刃還把伸過來擾亂的荊棘條割得寸斷,這就給了蕭楠可乘之機。

趁著妖狐征愣的瞬間,蕭楠把身法運於極致,以最快的速度落在靠近自己最近的妖狐身邊,以金輪為盾,以劍攻擊,一個直刺,身旁的妖狐就被蕭楠穿了個透心涼。

剩餘兩隻妖狐見同伴一招被殺,也顧不得自己修為更厲害一些,慌不擇路的倉皇逃竄。

這樣正中蕭楠下懷,配合默契的妖獸難對付,但是要是對付各自為戰的妖狐,還是兩隻被嚇破膽的妖狐,就容易對付多了。

掐訣將火螢劍一分為四,向著兩隻妖狐追去,蕭楠緊跟在身後,在兩隻想要分開逃亡時,使術讓四劍收攏,把兩隻妖狐困在一起,不停的旋轉,不給妖狐逃生的機會。

直到蕭楠趕了上來,才放出來其中一隻,失去了火螢劍的圍困,在蕭楠的步步緊逼之下,爆發出了頑強的求生意志,蕭楠費了一番力氣才搞定,這剩下的一隻,就不足為慮了。

神識查探到有疾風狼群向著這邊趕來,蕭楠顧不得收拾妖狐屍體,趕緊貼上一張隱身符,打算在狼群到來之前,儘快離開這裡。

就在蕭楠離開此處一會,疾風狼就順著血腥味來到妖狐的屍體旁,先是警惕的四處聞了一下,確定沒有其它的氣息,這才美滋滋的把妖狐屍首銜在嘴裡,有了幾隻火雲兔充饑就不錯了,現在還撿來了三隻青木妖狐,今天就能飽餐一頓了。

誰知剛走沒多遠,就看到十來只青木妖狐向著這邊趕來,看著疾風狼口中的同類,當下就憤怒的動起手來。

因為剛和鐵翅鷹為了地盤比試了一番,還沒來不及休息,后又和火雲兔大戰了一場,又消耗了不少體力,現在又碰上上來就動手的青木妖狐,疾風狼沒想到原本只是撿來的食物,現在卻成了催命符,想打又打不過沒有一點消耗的青木妖狐,想逃又不能丟下受傷的夥伴,這下只有死戰了。

還沒走遠的蕭楠自然發現,額……自己留下來的屍體引起的爭鬥,心思一轉,就有了一個好注意,當下就隱身在一旁,等待著疾風狼和青木妖狐的爭鬥結果。

疾風狼由於經歷過了兩場爭鬥,又怎會是全盛時期的青木妖狐的對手,在堅持了一段時間后,就被青木妖狐團滅了,當然疾風狼也不是好惹的,青木妖狐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損失了一半的妖狐,還有三隻受了重傷這才取得勝利。

蕭楠對雙方對戰的結果,還是很滿意的,當下現出身形,提著火螢劍把受傷的三隻妖狐串成了一串,又回過身來,對付另外幾隻消耗嚴重的青木妖狐,還好疾風狼夠強悍,蕭楠只用了一個時辰就解決了其餘幾隻,把殺死的妖獸屍體裝入儲物袋,殘缺的屍首,就地一個火球燒成的灰燼。

蕭楠隨後又跑到其它幾處妖獸地盤上,見到有落單的妖獸就殺死,在把屍體仍在與其實力相當的妖獸領地上,然後再把死去的妖獸同類全都引來展開混戰,自己卻隱身在一旁,等著做漁翁,效果是顯著的,沒用一天時間,數百隻四階妖獸就被互相殘殺的只剩下了幾隻消耗嚴重的勝利者。

蕭楠等到混戰結束,這才悠哉悠哉的顯出身形,剩下的幾隻還沒來得及享受勝利的喜悅,在火螢劍和混沌之氣的面前,也只是掙扎了幾下,就被蕭楠全都送入了輪迴。

把戰場清理乾淨,算了算時間,也只是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蕭楠滿意的想,現在趕回去,還來得及回去睡覺,這才捏碎玉符從陣中出去。

葉洛辰本來還有些擔心,這麼長時間沒出來,不會是出了意外吧?要知道四階妖獸相當於修士築基後期的修為,就算蕭楠是劍修,也還是個孩子,萬一被裡面妖獸殺了或著吃了,自己怎麼向師兄交代?想到這裡,葉洛辰趕緊準備好救命的丹藥,正打算進入陣法瞧瞧,就見陣法一陣光華閃動,蕭楠一身光鮮亮麗的走了出來。

葉洛辰上下打量了一番,別說受傷了,就連靈氣都沒有損耗多少,以為蕭楠根本沒有和妖**手,當下氣憤的道:「讓你殺妖獸,你躲哪去了?怎麼現在才出來?」實在不能怪葉洛辰這麼問,實在是和葉洛辰當年那個慘狀相差太多,這才誤會蕭楠因為害怕躲了起來。

蕭楠看著氣急敗壞的葉洛辰,一臉無辜的道:「師叔,對不起。」看著葉洛辰有怒火上升的趨勢,趕緊道:「我一進去就碰見妖獸在爭奪地盤,等它們打完,只剩下幾隻活著的妖獸了,我把它們解決了才出來,這就出來的有些晚,對不起啊師叔。」瞧瞧咱多有禮貌。

「什麼?妖獸都死光了?」葉洛辰一臉的不可置信。

當看到蕭楠肯定的點點頭,葉洛辰這才相信此刻陣中已經沒有了妖獸,只是怎麼這麽巧?難不成是自己投放的妖獸太雜了?這才引起的內亂?葉洛辰又仔細分析了一下,確實有幾種是天敵,不僅為自己的大意後悔,這可是自己花了三天時間,才在彌山森林捕捉來的沒有大損傷的妖獸,現在又要重新再去捕捉,話說要去哪再找這麼多妖獸啊!

「那我先回去休息了,師叔再見。」蕭楠沒有理會臉色難看的葉洛辰,行了個禮,就自行退下。

心情很好的想著,讓你不經過我得同意,就把自己冒然丟進陣中,害自己被妖獸追殺,先前還被拎了三次衣領,害自己在同門面前丟了個大臉,這下總算是報復過來了,蕭楠這個小心眼的,完全忘了人家是為了誰這麼勞心勞力的,真是太沒良心了。

時間飛快,轉眼間又是五年.

蕭楠在這五年裡順利突破了築基中期,劍術也在葉洛辰的監督下,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只是二人的關係就……

原來葉洛辰又抓了幾次妖獸讓蕭楠練手,蕭楠在練手過後,就使計讓妖獸自己爭鬥,而自己則隱藏在一旁當漁翁,未免葉洛辰發現,在空出來的時間理,蕭楠就在陣法里自行修練,算著時間差不多后,這才走出陣法。

因為蕭楠每次都比葉洛辰預期完成的時間要早,而且衣著光鮮,這就引起了葉洛辰的懷疑,再一次蕭楠進入陣法后,隨後跟了進去,這才發現了蕭楠這麼快出來的原因,原來自己累死累活的捕捉來的妖獸,就是這樣死的,當時臉就陰了下來。

一開始蕭楠還有些內疚,對葉洛辰提出的各種要求,全都做到最好,但是在發現葉洛辰故意使壞之後,蕭楠也就不再忍耐,從此二人就杠上了,一個拚命打壓,一個見招拆招,偶爾再找點小麻煩,二人各種手段盡出,前後交手數百次,結果勝負卻在五五之數,可見二人都不是省油的燈啊!好在二人只是在千劍鋒上折騰,這才沒有傳出去叔侄二人的『光榮事迹』。

最後葉洛辰或許是厭倦了和蕭楠鬥法的日子,也可能是被蕭楠磨得沒有了辦法,這才放出話來,要是不能再他手下堅持三百招,就算是出師了,要是不行的話,就不準出千劍鋒,二人這才消停了下來。

蕭楠從打坐中醒來,嘴裡吐出一口白氣,經過一夜的修鍊,看著丹田中一點點增多的混沌之氣,特別有成就感,心滿意足的伸著懶腰站了起來,準備在一次向葉洛辰發出挑戰,剛收到程潛發來得傳訊符,御劍宗的弟子要到葯宗參加比試,好湊熱鬧的蕭楠就坐不住了,為了出千劍鋒,希望今天能在葉洛辰劍下撐過三百招。

想到當時一時衝動,被葉洛辰激將答應下來接下一百招的要求,蕭楠不由的在心中暗罵葉洛辰狡猾,自己的實力是在不斷提升,但也比不過金丹期的葉洛辰啊!每次都是在快要到三百招的時候,讓自己落敗,蕭楠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隻不過是變著方法教訓自己而已。想到這幾年在葉洛辰手下受的折磨,那都是淚啊!

天氣晴朗,萬里無雲,看在今天是個好天氣的份上,希望葉洛辰能稍微的放點水,尼瑪,都在千劍鋒上關了五年了,美名曰是讓自己專心練劍,不讓外人打擾,可是練劍也總有休息的時間吧!蕭楠用自己的人品打賭,小心眼的葉洛辰,只是在找借口教訓自己。

來到葉洛辰的洞府前,看到陣法開啟的一條通道,就直接走了進去。 坑坑窪窪的地面之下,許川隱隱約約聽到了住戶的慘叫聲,強忍着內心恐懼的他飛快地逃出了小房子。

剛剛與莫如來等人回合,便聽到後方傳來崩塌的聲音。

瀰漫的煙土漸漸散去,出現在衆人眼前的,赫然是一個巨大的怪物。

巨大怪物的身子似乎卡在了地下,只有上半部分露出了地面,即便如此,怪物裸露的上身也有三四米高,讓人莫名感到一股強烈的壓抑。

那怪物滿是利齒的大嘴正在不斷咀嚼,手裏抓着的是兩名住戶只剩一半的軀體。

濃郁的血腥味瀰漫開來,讓站在許川旁的兩個女孩忍不住彎身乾嘔。

莫如來也是皺起了眉頭,臉上陰沉得很,很明顯,他對這個巨大的怪物也是束手無策。

“趙老師之前說的話裏並沒有要求我們對付這個怪物,如果它沒有辦法移動,大家就不要理會它,先解決那些喪屍再說。”江委駒緩緩後退,將自己的看法告訴了衆人。

誰也不想面對這樣的恐怖,聽到江委駒這樣一說,很快就同意了。

留下兩個沒拿到工具的住戶看守這個恐怖,餘下的衆人立即加入了遠處的戰鬥之中。

或許是喪屍們過於專注於眼前地底獵物了,直到大腿狠狠地捱了一棒子後才慢慢反應過來。

本以爲喪屍會被重創的許川吃了一驚,自己剛剛的一棒足以打斷喪屍的大腿骨,可眼前怪叫一聲然後向他襲來的喪屍卻讓許川不得不逃跑。

雖然手上握着棒球棒,但自己身上可是沒什麼保護的啊,萬一在戰鬥中掛彩了該怎麼辦?

不是每個人都有那麼多顧慮,潘明越雖然意外喪屍頑強的生命力,但依舊向它揮動了棒子。

婚契蝕骨:前妻帶球跑 喪屍單一的攻擊方式很容易被靈活的潘明越輕鬆躲開,不過它強大的生命力卻讓潘明越有些惱火。

當喪屍第六次從地面爬起對着潘明越怪叫後,怒火中燒的潘明越終於壓抑不住,直接破口大罵:“你叫個錘子叫,老子現在就把你嘴給打爛!”

潘明越的含怒一擊直接掄在了喪屍的脖子上,也不知爲何,那喪屍這次被打倒後再也沒有爬起身子。

看着因遭受巨大打擊而極度歪曲的脖子,潘明越心中忍不住猜測一句:“難道這些喪屍的脖子是弱點?”

潘明越立即將自己的想法大聲說了出來。

那些還在與喪屍苦苦搏鬥的住戶立即開始了反打,被喪屍打不死特性氣壞了的他們出手那叫一個狠辣,甚至有些喪屍的下巴都被打飛了。

潘明越的猜測似乎是對的,喪屍被攻擊脖子後紛紛倒在了地上,一動也不能動,像是死了一般。

還沒等衆人開始放鬆放鬆,身後便傳來了住戶的大喊聲:“大家快躲開!”

覃沐曦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只感覺一個物體飛速襲來,隨着胸口傳來一陣巨大的疼痛後,整個人不省人事。

原來小房子出現的巨大怪物見衆多“美味”在眼前奔跑跳動而自己卻無法品嚐。

快要發狂的它直接抓起身旁碎裂開來的水泥塊扔了出去。

雖然監視巨大怪物的兩人提示很快,但那飛速襲來的水泥塊還是貫穿了覃沐曦的身體,直接奪走了她的性命!

“大家快讓開,分散開來!去你媽的!”

莫如來看着血泊中的覃沐曦,心中頓時暴怒,第一次爆了粗口。

也不需莫如來如此提醒,見到覃沐曦的慘死後,大家都遠遠的躲開了那個巨大怪物。

剛剛跑到操場邊緣,許川還沒來得及回頭,便聽見後方傳來了一聲慘叫。

慘叫是一名小腿受傷的住戶發出的,原來小腿受傷的他慌不擇路,想直接從喪屍身上跨過去的他不慎踩到了喪屍的頭。

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可不幸的是,那喪屍居然還沒死透,嘴巴狠狠狠狠地咬下了那住戶腳掌上的一塊肉。

趕來幫忙的潘明越對着喪屍的頭部就是幾下猛擊,直到看見腦漿迸發出來後,才停下了雙手。

許川看到此幕,連忙回頭對着那些跑出操場的住戶大喊一聲“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