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牧等人凝目看向演武場入口處,葉峰、寇爽、楚陽三人走入了演武場。

「哼,這個廢物終於捨得來了!」不少人譏笑。

「我還以為這小子不敢來了……」

趙牧的話還沒有說完,臉色就忽然變了,「怎麼可能?」

方雲等人疑惑的看了看趙牧,隨機又都朝著葉峰看去。

「怎麼……怎麼可能!?」方雲等人也滿臉震驚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葉峰居然真的突破到煉體境第四重了!」眾人震驚。

五個月的奇迹,居然真的被葉峰實現了!

五個月連破三境,整個紫岩宗,何人能做到?

終於,趙牧從震驚從回過神來,他深吸口氣,心想:「這小廢物肯定是服用了什麼破境的中品寶葯,否則絕對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哼!這種突破方式雖快,卻根基不穩,只要讓一個人出去挑戰他,他的修為必定會跌落!」

想到這裡,他抬頭看著葉峰,笑道:「葉峰,服用寶葯提升的修為,終究不是自己的修為,你不要為了留在紫岩宗,把自己以後的前途毀了!」

「沒錯,這小廢物肯定是吃了什麼寶葯,據說大葉部的族長曾經是個鍊氣境強者,說不定真的有寶葯給這小子,讓這小子突破境界!」人群中有人譏笑。

「哼,服用寶葯得來的修為有個屁用!」

「沒錯,他的根基不穩,將來衝擊更高境界的時候,必定會遭到反噬!」

「廢物始終是廢物,突破境界也要靠走這種捷徑!」

……

寇爽和楚陽聽到這些譏嘲聲,同時冷笑。

趙牧露出了笑容,「葉峰,武道一途,還是一步一步來好,你如此急功近利,將來恐怕會止步到神力境!」

「我葉峰究竟能修鍊到何種修為,又豈會是你個連神力境都未到的人能預測的!」葉峰一步步走出,冷冷道:「他日我葉峰若突破神力境,你趙牧又當如何?」

趙牧譏笑,「憑你也能修鍊到神力境,簡直荒謬!」

「若你在葉某人之前修出神力,葉某人願馬上自裁,若葉某在你前面修出神力,不用你自裁,只要你一雙眼,你可敢與葉某人一賭?」

葉峰氣勢逼人的大步走向趙牧,目光死死的盯著趙牧。

「這小子瘋了!」

眾人震驚。

「小廢物,既然你這麼想死的話,趙某就成全你!」趙牧冷笑,他已經是煉體境第六重,且早已經開始煉髓,隨時都會邁入煉體境第七重,開始換血,而一旦換血成功,他便能修出神力,他豈會怕葉峰?

這時,葉峰掃視剛才譏嘲他的人群,冷笑道:「你們既然說葉某人的修為全是靠寶葯得來的,可敢出來與葉某一戰?若葉某人輸了,葉某是馬上滾出紫岩宗,若你們輸了,你們也馬上滾出去!」

眾人盡皆色變。

「如果誰輸了不入賬,我寇爽必殺之!」寇爽忽然冷冷開口。

眾人又是一驚,這對兄弟真是瘋子!

沒有人敢出去與葉峰一戰,全場死寂!

「廢物!」趙牧心中罵了一聲。

這時,一個女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葉峰、寇爽和楚陽臉色皆變,這突然出來的人,居然是沈慕婉!

「小瘋子,我知道的修為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修鍊的!本來我不想現在跟你動手,可是我實在想瞧瞧,現在我究竟能不能打贏你!」沈慕婉笑道:「上次輸給你,這次,我一定要贏回來!」

眾人色變,沈慕婉居然輸給過葉峰一次?

「瘋婆子,我們之間的比試,不算剛才的賭注!」葉峰一笑,已經準備迎戰。

「小瘋子,小心!」

沈慕婉一笑,忽然一個箭步沖向了葉峰,不少人都只能看到一道紅色殘影掠過。

這是烈火堂的凡階上品武技《八步趕蟬》,修鍊到大成,不比青木堂的《迷蹤步》慢。當然,跟葉峰所學的《魅影迷蹤步》比起來差距就非常大了。

看到沈慕婉衝來,葉峰把木劍插在地面,隨即腳步一動,整個人如鬼魅般避開了沈慕婉。還沒等沈慕婉反應過來,葉峰已經掠到了沈慕婉身後。

「這還是以前那個廢物嗎?」

眾人暗暗吃驚,只有修鍊成《迷蹤步》第三層,才能有這種速度。他們並不知道,葉峰是故意沒有出全力的,否則他們肯定會更加震驚。

「哼!」沈慕婉冷哼一聲,轉身再次撲向了葉峰,拳如炮彈,直擊向葉峰的頭顱。

這是烈火堂的人階下品武技《炮拳》,一拳打出猶如炮彈,發力集中,穿透力極強,威力不下於崩拳。

「瘋婆子,你還不死心嗎?」

葉峰這次並沒有閃避,他大步邁出,一拳迎了上去。轟的一聲,兩拳碰撞,血氣飛濺,沈慕婉踉蹌後退,軟座在地,葉峰穩穩站在原地。


沈慕婉從地上躍了起來,喝道:「再來!」

喝聲未落,沈慕婉又施展八步趕蟬,閃電般沖向了葉峰,再次使出炮拳攻擊葉峰。

葉峰身影晃動,把沈慕婉的攻擊全部避開了,沈慕婉的拳頭連葉峰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沈慕婉越打越興奮,忽然,她嬌叱一聲,變拳為爪,閃電般抓向了葉峰的喉嚨,五指血氣大作,耀眼之極。

葉峰五指如劍,閃電般戳向了沈慕婉的掌心,指尖血氣大作,也是耀眼之極。

沈慕婉的速度明顯慢了,被葉峰搶先一步戳中了掌心,手掌頓時一麻,接著整隻手臂都失去了力量。

葉峰沒有乘勝追擊,他笑眯眯的看著沈慕婉,「好了,到此為止好了。」

沈慕婉氣得直跺腳,居然又輸給這傢伙了!

「葉峰居然在這五個月內,把武技修鍊的如此純熟!」眾人難以置信。

忽然,一道怪笑聲傳來:「婉兒,我來幫你教訓他!」

眾人尚未反應過來,一個火紅色的人影已經從人群後面飛來,如大鳥般撲向了葉峰。

「少炎松!」葉峰后兩步,五指成劍,閃電般戳向了來人,指尖散發出的血氣,瞬間把來人籠罩了起來。

轟!來人一拳打在了葉峰的五指之上,激起了圈圈血色氣流,席捲四面八方。

葉峰被震退了半步,來人也被震向了高空,翻了幾個筋斗才落在地上。

寇爽和楚陽等人看著來人,來人果然是少炎松!

「嘿嘿,這瘋小子來了正好,我正愁找不到人來對付那小廢物!」趙牧笑了,「他們最好能兩敗俱傷,這樣一來,烈火堂那老傢伙絕對不會放過那小廢物!」

「嘿嘿,你剛才用右手碰了婉兒,我要斷了你的右手!」

少炎松怪笑,抽搐背後的長戟,使出八步趕蟬,閃電般衝殺向了葉峰,長戟如狂風暴雨般刺出,帶起漫天的血色戟芒,耀眼奪目。

「少炎松,你這個瘋子!」

沈慕婉玉容劇變,想衝出去攔住少炎松,忽然,寇爽拉住了她,說道:「放心,他不是二弟的對手。」

看著寇爽,沈慕婉深吸口氣,穩住了心神,轉頭看向葉峰和少炎松。

只見葉峰猛的後退了幾丈,避開了少炎松的攻擊,少炎松冷哼一聲,化作一道血色殘影,再次殺向了葉峰。


葉峰的身影再次晃動,避開了長戟,少炎松的出手雖然快,卻完全奈何不了葉峰。

「你只會逃嗎?」少炎松有些怒了,攻勢越發猛烈,長戟不斷擊向葉峰的要害。

葉峰身影一閃,再次避開了少炎松的攻擊,與此同時,他嗖一下掠到木劍所在之處,拔出了地上的木劍。

就在葉峰從地上拔出木劍的剎那,少炎松恰好殺到了葉峰身後,長戟直擊葉峰的後腦。

看到這一幕,眾人大驚。

就在這時,葉峰猛的蹬地,憑空橫移出了半米,避開了長戟。接著,葉峰轉身,一劍劈向了少炎松!

「哼!」少炎松冷哼,一戟刺向了木劍。

碰!木劍和長戟交擊,少炎松悶哼一聲,踉蹌後退了幾步,手中的長戟不住顫抖。

「驚雷一劍!」

葉峰如箭矢般飈射向了少炎松,眾人只感覺眼前劍光一閃,少炎松的右臂已經被斬斷,斷臂墜落在地,手中還緊緊握著長戟。

「啊……」少炎松慘叫,捂著斷臂踉蹌後退,滿臉痛苦之色。

眾人臉色劇變,葉峰居然斬斷了少炎松的手臂,沈慕婉也呆了,她也沒想到葉峰會斬了少炎松的手臂。

葉峰面不改色的看著少炎松,既然少炎松想斬了他的右臂,他自然不能輕易放過少炎松。

「我的手,我的手……」少炎松已經變得語無倫次。

「嘿嘿,真是天助我也!」趙牧笑得更加開心。

這時,擊敗了少炎松后,葉峰冷冷掃視眾人,隨機轉身走向了寇爽等人。眾人被葉峰一掃,紛紛後腿了半步,頭皮發麻。

葉峰剛剛轉身,少炎松凄厲的喊聲就從他背後傳來:「還我手來!」

「二弟,小心!」寇爽忽然抽出背後的長槍,隔空擲了出去,嗖!長槍從葉峰身邊射了過去,直逼少炎松。

葉峰倏地轉身,只見少炎松用左手握著長戟,朝著他撲來,寇爽這一槍射出,碰的一聲,恰好擊飛了少炎鬆手中的長戟。

少炎松立足不穩,重重摔在地上,看著葉峰等人,他笑道:「我父親不會放過你們的……」

話還沒有說完,他已經昏了過去,兩個烈火堂的弟子抱起他,疾掠出了演武場。

沈慕婉咬著紅唇,急追了上去。

葉峰看著少炎松離去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殺機。

這時,趙牧忽然起身,笑道:「葉峰,你能創造一個奇迹,不代表你能創造第二個,一年之後,我必入神力境,這場賭約,你必輸無疑!我會為你準備好棺材的!」

語氣微頓,趙牧接著又笑道:「你剛剛突破境煉體境第四重,不知這一次,你們三兄弟是不是又要一起參加考核任務!」

「哼,我們當然一起去!」楚陽冷哼。


「待會我會派人把考核任務的任務令牌送到你們手上的!」

說著,趙牧大笑一聲,轉身離去。

方雲等人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一年後,我會讓你變成了瞎子的!」葉峰目光一閃。

…… 烈火堂,一間房間內。

房間內的床上躺著一個人,正是少炎松,房間內有個中年人負手站在,在他身前跪著兩個烈火堂的弟子,房間內的氣氛異常壓抑。

這個面容粗獷的中年人,正是烈火堂的堂主,少炎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