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環此時以之打趣,薛寶釵豈能不心虛羞惱?

賈環卻哈哈大笑一聲,在薛寶釵的驚唿中,一把抱起她,道:“好釵兒,爺今日就看看你的手段,到底能不能中和了爺這一身的煞氣!”

薛寶釵羞澀的環抱着賈環的脖頸,看着他炙熱的眼神,輕輕呢喃了聲:“爺啊,輕些哩……”

……

ps:古人幸福不幸福?放在今日,妥妥的渣男。

可放在古代,居然毫無違和感,還是顧家好男人……

第一更!

(未完待續。。)吞精百發女優也失敗! 變身女兒行 上原亞衣挑戰…!!微信公衆: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雲.雨之後,睡覺之前。天

籟小說

賈環摟着渾身呈瑰紅色的薛寶釵,靜靜的躺在牀榻上,輕撫着她豐潤的香肩。

過了好久,等薛寶釵差不多品味完餘韻後,賈環才低頭看向依舊閉目微喘的薛寶釵,笑道:“釵兒,剛纔可還滿意?

最近雖不能去草場騎馬了,可釵兒的騎術功夫卻眼見大有增長!

我有大功吧?”

薛寶釵聞言大羞,輕輕咬了賈環一口,悶哼了聲,以示抗議。

分明是這壞人強迫她,非要她在上面的,這會兒子卻來取笑,可惡!

賈環看她嬌羞的模樣,得意的哈哈大笑,卻不再逗她,輕輕在她溼漉漉的額前吻了吻,品味了點鹹味後,道:“釵兒,之前勞你做的事,辦的如何了?”

聽賈環言,薛寶釵登時睜開了眼,杏眼中的媚意還未散盡,但也起了正色,道:“我前些日子就同媽和哥哥說了,媽讓哥哥去辦。

昨兒我還催了哥哥,他說就快了。

爺,你要尋那麼些會做生意的婦人上京做什麼?

我哥哥似乎有些爲難,畢竟,那些婦人大都是他人婦,又多有孩子。

讓她們拋家舍業,遠離鄉土來京,怕是不容易。”

賈環仰頭看着頭頂紗帳上的荷花紋路,輕聲道:“有大用,說起來也是沒法子。

北方比起南邊來,風氣還是太保守了些。

若非如此,園子裏的船孃,也不用專門從蘇杭揚州去僱傭。

專門培養的話,一時也來不及。

所以只能打南邊的主意,人才難得啊!”

薛寶釵聞言,輕輕咬了咬紅脣,道:“如此,明兒我再去催催我哥哥。”

賈環見之一笑,道:“也不用那樣急,這幾天還用不到。你可以告訴薛大哥,不用用強,讓他連那些婦人的家人也可一併帶來,我負責幫他們在都中安家落戶,孩子的讀書問題也不是難事……

今年江南遭水災,想來總有人過的不如意,願意來京討生活。

對了還有件事……

薛家是百年老族,世代經商。

想必,應該積累了不少極有經驗的老掌櫃。

我需要借這些人一用。”

薛寶釵聞言詫異,有些爲難道:“爺,你用他們?他們年紀都極大了,若想再讓他們做掌櫃的,怕是爲難。”

賈環笑道:“不是用他們做掌櫃的,而是想要他們畢身經商的經驗,彙集在一起,出本書,培育咱們自己的經商人才。”

薛寶釵聞言怔了下,卻愈爲難,道:“爺,這種手段,都是掌櫃的傳給兒子,兒子成了掌櫃的,然後再傳給孫子,卻極少傳給外人的。

就好比……就好比外面師爺的行當,也多是如此。

想讓那些老人家說出他們吃飯的本事,恐不容易……”

薛家掌櫃的在上一世,也就是紅樓原著世界裏,在薛家舉家進京後,便開始大肆蠶食貪.污薛家留在江南各地的商鋪。

不知是做假賬的緣故,還是薛家太大意的緣故,總之,薛家居然一直都沒現。

一直到薛蟠再次殺人,需要銀子週轉,去調銀子時,薛姨媽才現,曾經偌大家業的薛家,居然虧空的差不多要倒閉了。

但這一世,因爲薛寶釵嫁給了賈環,薛姨媽薛蟠二人又將薛家豐字號相托,賈環常派人去嚴查和監控的緣故,薛家至今依舊良好運轉,極少出現虧空和壞賬。

因此,薛寶釵對薛家的掌櫃的,尤其是幾輩子老陳人,一直十分敬重,真心不願逼迫他們。

賈環格局自然不會那麼小,他笑道:“他們以之傳家,是爲了讓子孫能有口飯吃。

你讓薛大哥告訴他們,如果他們的經驗,能幫我編制出一本滿意的書,或者教導出一批滿意的學徒,我許他們的兒子或者孫子,至少一個九品官位。

教的極好的,七品都不是問題。

何去何從,讓他們自己選擇。”

賈環還真不信了,這個時代,有人能拒絕這種交易的。

士農工商,這四大行業,不管在任何時代,也不管後三位的順序如何改變,在華夏這片土地上,士,也就是當官,永遠排名第一!

在古代,商賈就是賤業,前明初期,商賈之家連絲綢都不許穿,家中子弟也不許投身科舉。

大秦雖沒這麼嚴苛,寬鬆許多。

但商賈之道,在人們心中的地位,依舊不算高,遠遠低於做官。

賈環許出這樣優厚的條件,那羣老頭子非得瘋了不可。

薛寶釵一怔之下,也是睜大眼睛,道:“真的?”

她可不是內宅的無知婦人,知道九品乃至七品官是個什麼概念。

九品且不去說,七品,那至少是二甲進士才能得到的品級。

二甲進士,需要經過多少場考試才能得來?

大秦不知有多少人,皓窮經,讀的頭白了,都還是童生。

這些讀書人拼了老命讀書,所爲者何?

真是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

屁!

說到底,還不是爲了做官?

只爲賈環編纂出一本經濟之道的書,或是教出一批能得用的掌櫃學徒,賈環就可許下一個官位,哪怕只是九品。

薛寶釵相信,也會讓家族中那些老掌櫃們聊少年狂,瘋狂爲賈環賣命。

見賈環不在意的點點頭後,薛寶釵再次體會到了枕邊人滔天的權勢,她想了想,道:“若真能如此,不止我家的掌櫃的,還有琴兒家以前的一些老掌櫃的,再加上一些世交家的掌櫃的,都是極好的,經驗極老道的,想來能幫爺做好事。

只是……有那麼些官位嗎?

而且,那些人能做好官麼?”

賈環嗤笑一聲,道:“大秦最多的就是官,最缺的,還是官。

這些人的後代都會經濟之術,不是吃乾飯的。

我將他們薦給張廷玉,張廷玉怕要請我吃酒席。

如今都中各個衙門堂口都在清洗忠順餘孽,不管哪個堂口,都需要會計算銀子的人才。

張廷玉正欠我人情呢,放心吧,只要真有才華,位置管夠。”

薛寶釵道:“若如此,肯定沒甚問題!只是……爺,你爲何不直接用那些老掌櫃的後人?他們不是更合要求?”

賈環笑道:“那些人可不行,已經被塗了顏色,有了心思,若讓他們學習新的規矩,怕不容易。

而且賈家的生意明年就要十倍百倍的擴大了,需要大量掌櫃的,你家那些老掌櫃再能生,也沒那些後人。

全家男女老幼一起上陣都不夠……”

薛寶釵聞言,眼睛卻忽然一亮,坐起身,不顧一身炫目的肌膚白的賈環耀眼,激動道:“爺,我想到了,那些掌櫃家裏的內眷,多也會些經濟之術,能做些小買賣哩,好比胭脂水粉和綢緞什麼的……

這豈不正合爺的要求?”

賈環哈哈笑道:“若如此,的確是最好的,省我好大氣力,薛大哥也不用作難了。

好釵兒,說說看,幫我大忙,想要什麼賞?”

薛寶釵聞言,抿口笑道:“我討什麼賞,能幫到爺就是極好的。”

賈環作苦思狀,尋思道:“這不成,總要賞你些什麼,有功必賞嘛。只是,賞你些什麼呢?

吃穿用度都是極好的,飾頭面你又不愛……

算了,爺豁出去了,還是賞你一頓蟠龍棍吧!

小娘子,接招!”

說罷,獰笑一聲翻起身,在薛寶釵又一次的驚呼聲中,架起一對白皙筆直的腿彎,俯身壓下……

……

翌日,清晨。

天矇矇亮,大觀園蘅蕪苑的大門再次被人拍響。

沒一會兒,鶯兒就噘着嘴,帶了一人進了外間,沒好氣的叮囑道:“在這裏等着,我去叫三爺。”

來人也不惱,樂呵呵的點點頭。

又過了一會兒,賈環纔在薛寶釵的服侍下,一邊穿衣戴冠,一邊往外間走來,看了眼來人,被她面上的笑容感染,笑道:“小吉祥,一大早就頑皮,來做什麼?搗亂麼?”

來人正是小吉祥,她聽到賈環的話後,咯咯一樂,不過忙又收斂起來,正經道:“哪裏是搗亂,是家裏來了好些人要見三爺你哩!西府的老太太那裏也派鴛鴦姐姐來尋三爺,說是來了不少誥命夫人,哭哭啼啼的好不煩人呢!”

異界大領主 薛寶釵並不知賈環昨夜做了什麼,整個賈家昨晚也沒被人侵擾。

因爲有秦樑率領二萬京營人馬,在神京一百零八坊間都布了防,列了宵禁。

縱然有人想登門,也無法。

這會兒,一夜醒來,聽外面有這樣大的動靜,薛寶釵心裏有些不安。

對小吉祥一大早就來搗亂的厭惡淡了些……

賈環聞言,倒不在意,只冷笑了聲,道:“他們度倒是快。”

等薛寶釵服侍他戴好紫金冠後,賈環道:“你繼續去休息吧,昨夜累着你了。我和小吉祥先去老太太那裏請個安。”

薛寶釵面色羞紅,羞惱的嗔了賈環一眼後,道:“爺別忘了吃早飯呢。”

小吉祥笑嘻嘻插嘴道:“忘不了,我都讓人準備好了!黃羊大骨湯和牛肉大包子!”

薛寶釵聞言,抽了抽嘴角,只覺的一夜的幸福都被這股妖風給衝散了許多。

賈環卻哈哈一笑,一隻胳膊摟過小吉祥將其攬起夾住,不顧她的掙扎,與薛寶釵和聽到熱鬧趕出來的薛寶琴揮揮手作別後,就出了蘅蕪苑。

“哇呀呀!三爺,快放我下來!”

小吉祥張牙舞爪的掙扎着,賈環愈笑的開懷,道:“再不給你些顏色看,你愈沒規矩了!”

小吉祥忙道:“不是我使壞,是真的家裏來人尋三爺哩!”

賈環笑了笑,胳膊一甩,在小吉祥的驚笑聲中,把她甩上肩頭坐穩了後,道:“你這小傢伙,以後別太頑皮了。

人家都不和你作對了,你怎地還專門作弄人家?

你有我護着,娘也疼着你,連老太太都拿你沒法,可你也不能再捉弄別人。

記住了嗎?”

小吉祥抱着賈環頭,嘟嘴道:“記住了,我也沒想作弄她嘛!”

“好了,不提這個了。今兒怎麼就你一個,香菱呢?”

賈環捨不得真批評她,笑問道。

小吉祥咯咯笑道:“香菱是個大懶蟲,我出門時還沒起牀哩!她沒有習武,比不得我,不過沒關係,我會保護她!”

賈環笑道:“你還在和閒雲小娘皮練武?”

小吉祥笑的愈大聲,銀鈴般的笑聲在深秋的大觀園裏迴盪着。

不遠處正在清掃園中道路的嬤嬤們聽到這笑聲,再看小吉祥竟坐在賈環肩頭,無不豔羨,巴不得自家女兒也能如此受主子寵愛。

小吉祥得意的看了那幾個嬤嬤一眼後,對賈環道:“當然練!師父說我極適合練武!上次那個壞蛋用邪法害我,讓我全身精血匯聚於百匯,但是最後被蛇娘給救了,她用她的功力幫我將精血送回奇經八脈和心竅,相當於徹徹底底的洗筋伐髓了回!

所以,如今我的身子比師父還適合從武哩!”

賈環聞言啞然失笑,怪道賈母老說小吉祥是有大福氣的,如今看來,可不是嗎?

別說別人,就說他自己,當初爲了從武,差點沒開筋鍛骨差點沒疼死過去。

再看看小吉祥,做了次好人好事,就全都擺平了。

見她眉飛鳳舞的得意模樣,賈環笑道:“你這般喜歡練武?”

小吉祥重重點點頭,道:“我要練武,還要練到武宗哩!”

“爲何?”

賈環奇道。

練到武宗可不只需要一副好根骨,還需要艱難的歷練。

即使是他這樣如同開掛般的進步,也是每每在險死還生後才取得的。

賈環卻不會捨得小吉祥經歷這些。

小吉祥握着小拳頭揮舞了下,口氣堅毅道:“我聽師父說,武宗可以活到一百二十歲!

我要是不練成武宗,就活不了那麼久,又怎麼陪三爺?

我可不能讓三爺一個人過那麼些年,那怎麼成?我捨不得哩!

愛妻難爲 所以,我一定要成武宗!”

說着,還小貓兒一樣的用臉親暱的蹭了蹭賈環的臉。

賈環聞言,只覺得一顆心都快暖化了,他心疼的拍了怕小吉祥的小臉兒。

要不說,薑還是老的辣。

若是林黛玉和史湘雲在此,聽到小吉祥和賈環的對話,就會愈清楚,賈母昨夜對她們傳授的人生經驗,真真是真知灼見。

在如何與自家爺們相處方面,得到趙姨娘真傳的小吉祥,功力愈爐火純青……

當然,與趙姨娘對賈政一樣,都是自真心的。

“咯咯咯!”

被賈環拍了拍後,小吉祥歡快的笑出聲,然後一個漂亮的凌空翻,從賈環肩頭翻落在地,看着賈環笑道:“三爺,你去忙正事吧,我回家去,把黃羊大骨湯和牛肉大包子給你再熱一熱,一會兒三爺忙完了,別忘了回家吃早飯喲!”

重生–舐血魔妃 賈環呵呵笑道:“好!”

……

ps:奇怪,上一章有書友說污,可我看了幾遍,沒現哪裏污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