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詩情氣得上火,也只能咬著牙先往急診室走。

傅沉扭頭看著宋風晚,「我們也過去。」

豪門霸愛:總裁的頭號新寵 「嗯。」宋風晚畢竟年紀尚小,面對這種突發情況,那麼多人圍攻,還是有點慌亂。

京寒川深吸一口氣,他倒想留下多看會兒戲,不過他父母今天飛機,實在不好耽擱,「傅沉,我有急事,必須先走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隨時找我。」

「好。」

鄒莉懷孕,賀詩情已經急不可耐了,既然她動手了,那他自然不會客氣。

*

京寒川出門時,京家人已經將開到一樓住院部門口,他方才走出去,就瞧著不遠處有個鬼祟的身影……

他自小學京戲,眼神比尋常人要好。

「去那邊看一下。」

京家人一臉懵,那邊有什麼東西?

原本隱藏在暗處的記者,瞧著大家都進了急診室,他跟不進去,手中攥著猛料,剛準備撤離,就瞧著一群黑衣大漢朝他走過來。

他心虛得要跑……

卻被人瞬間按住了,就連手中的設備相機都被收繳。

「六爺,是個記者,這是他的設備。」

京寒川挑眉,他也玩攝影,拿過相機,很快就翻找出了之前拍攝的照片。

那個記者根本不認識京寒川,看他出行陣仗,又聽得一聲六爺,嚇得莫名腿軟。

「六爺,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就是小記者而已……」

「帶上車。」京寒川拿著相機上了車,仔細往前翻找,還真的看到了不少好東西。

不過短短十幾分鐘內,宋風晚推人致孕婦流產的消息,都傳到了吳蘇和南江,就連遠在國外的喬西延和湯景瓷都收到了風聲。

一時間網路輿論沸燃…… 消息傳開,在各種媒體論壇迅速發酵,宋風晚身份擺在那兒,傳播得非常迅速……

傅家二老原本還在病房,沉浸在要有曾孫輩的喜悅中,猝不及防就得知宋風晚出事,當季臉都黑透了。

孫媳婦兒剛脫身,兒媳婦兒就陷進去了,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晚晚怎麼又出事了,這賀家是牛皮廯嘛,狗皮膏藥,是貼上我們家了!」老太太氣得直上火。

「媽,您冷靜點!」戴雲青急忙扶住老太太,「您心臟血壓不好,不要動火。」

「我怎麼能不上火啊,這可是老……」老太太急火攻心,險些說漏嘴,「這可是老喬的外孫女,說好我們家照顧著點的。」

這裡不止傅家人,還有戴雲青的娘家人,差點就說成老三的媳婦兒了。

「而且晚晚根本不是那種形式歹毒的人!」

賀家已經日落西山,宋風晚犯不著當眾推人,沒必要!

「這件事我讓斯年去了解一下,您坐會兒,別急!」戴雲青立刻示意傅斯年趕緊去看一下目前事態是什麼情況。

「你快點去看看。」余漫兮也是心焦。

又是賀家,這次還惹上宋風晚了,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戴家人對宋風晚不了解,只是在傅老壽宴上看過一次,就算是故友外孫女,老太太反應也有點過激了吧。

又不是親孫女?

他們哪裡知道這是傅家二老已經認定的兒媳婦。

*

此時宋風晚正坐在急診室外面,她的手機已經快被打爆了,除卻家人,還有學校的朋友。

「手機給我,我幫你處理。」傅沉從她手中接過電話,直接按下關機鍵,然後拿著手機走向遠處,給嚴望川打了電話。

說明了一下情況。

「我立刻動身去京城!」嚴望川說話很直接。

「沒必要,這件事我已經有應對之策,處理一個人渣,還不需要這麼多人過來,興師動眾的,她還沒這個資格。」

「你一個人應付得了?晚晚現在情緒怎麼樣?」

「有我照應著,沒什麼問題。」

「如果需要我幫忙,直接說。」

「還請你和芸姨、舅舅他們都說一聲,按著別動,我會妥善處理的。」

「行。」

事情已經鬧得很大,他們此時介入不是幫宋風晚,而是把她往風口推。

不消片刻,警察就來了,監控也調出來了。

「宋小姐,您跟我們去做個筆錄吧,詳細說一下當時發生的情況。」警方說話相當客氣。

雖然從視頻上宋風晚好似是推人了,但是當時她與賀詩情在推搡撕扯,是否存在主觀故意,還是一時情急失手所為,無法鑒定。

沒有鐵證之前,警方不會給任何人定罪。

而且幾個民警瞧著坐在宋風晚身側的人,也是面面相覷。

他們之前經辦過關於宋風晚的案子,那都是幾年前的,當時是關於程家還有什麼宋家私生女的,但凡扯到宋風晚,總能看到傅三爺的身影……

簡直要命了,這個大神八百年都難得見到一回,這幾年如此接地氣?

每回都能看到。

而且聽說他要保下宋風晚,這事情真是棘手,真得小心處理。

「好。」宋風晚剛準備跟警方離開,賀家人著急忙慌的衝過來。

「我孫子呢……」賀老太太穿著拖鞋就過來了,賀茂貞小跑過來,臉上都是汗。

「奶奶,醫生說,這次摔得狠了,弟弟可能……」賀詩情紅著眼。

賀老太太聽到這話,差點暈厥過去,賀茂貞居然不問緣由,直接上去,抬起手臂……

「啪——」得一記掌摑,狠狠落在賀詩情臉上。

急診室外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賀詩情更是被打懵了,左臉迅速充血紅腫。

「我讓你守著你媽,別讓她出門,你就是這麼幫我守著她的!」賀茂貞打那一下,手臂都震得發麻,可見力道多重。

「我早就和你說了,不要讓她出去,你還陪著她一塊走!」

傾世王妃 「你是不是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了,我告訴你,你弟弟要是出事,你也吃不了兜子走!」

宋風晚看著賀詩情,忽然有點明白,她的心腸為何如此歹毒,這樣的家庭,能有什麼感情可言。

就連警察都傻眼了,急忙上前攔著才阻止了他再次掌摑。

而此時醫生從急診室走出來……

「醫生,我兒子怎麼樣?」「我孫子呢,留住了嗎?」

賀家人衝過去,沒人詢問鄒莉,全部都是問孩子的,足見多涼薄。

「各位,不好意思,我們儘力了。」

賀家人一聽這話,尤若五雷轟頂。

「賀夫人年紀大了,懷孕本就很困難,這次流產,她以後都可能……」

賀老太太兩眼一翻,直接暈死過去,賀茂貞都沒力氣扶著自己母親,眼前一片花白,渾身發軟。

醫生的話完全是斷了他的所有念想,他可能這輩子都不會有兒子了。

賀老太太昏死過去,賀茂貞也是手腳無力,兩人都被送去了病房,賀家頓時沒了當家做主的人。

賀詩情伸手摸了摸臉,眼底俱是狠戾。

那醫生說完話,居然下意識看了眼傅沉,目光相碰,他悻悻別開眼,轉身又進了急診室。

兩人之間的互動,壓根沒人注意,畢竟此時的病房外已經亂成一團。

傅沉摩挲著佛串,賀家沒有主事人,她應該坐不住了……

宋風晚和賀詩情包括千江、賀家保鏢都被帶去問話。

不過這些人與雙方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證詞採納的可信度都會大打折扣,而且雙方各執一詞,賀家保鏢自然站在賀家一邊,千江則說,「宋小姐沒做這種事。」

但是細問之下,千江無法舉證。

詢問周圍群眾,基本都是看到雙方推搡,若說認定宋風晚有罪,方才傅沉那番話又給他們敲了警鐘。

大家證言全部都含混不清,全都不想惹事,這讓案子徹底陷入了僵局。

只是網上輿論一邊倒,全部都是在聲討宋風晚的,希望警方不要畏懼權勢,一定要給大家一個交代。

本來只要給賀家一個說法,似乎一下子上升到了全民問題。

**

警方本想扣留宋風晚24小時,不過傅沉出面擔保,宋風晚還是被他帶走了。

當天晚上她是住在傅家老宅的,傅家二老已經回家陪著,政府大院,蒼蠅都飛不進去,那群記者就是想捕風捉影,也沒辦法。

大家都以為宋風晚此刻肯定嚇得半死,躲著偷偷抹眼淚,殊不知人家此刻正牽著傅心漢在大院里溜達。

住在這裡高官或者級別很高的退休幹部,都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什麼事都見過,即便瞧著宋風晚也沒多餘神色。

事情沒有官方定性,變數太多。

更主要的是,傅家護短意味明顯。

億萬新娘:總裁的囚愛玩偶 完全不顧輿論聲討,居然接到了大院里,這是要維護她到底了。

傅老那般精明的人,不會無端維護的,這事兒肯定會有反轉,這些人精都心照不宣,安靜等著下文。

事情發酵的第二天,鄒莉流產,賀老太太病危,賀茂貞氣急攻心,血壓攀升住院的消息傳來,整個賀氏集團都開始動蕩不安……

甚至有大股東攢動,召開了緊急董事會,試圖推舉出一個主事人,趁機接管賀氏集團。

賀家接連出事,賀氏集團股票急劇下跌,大家對賀茂貞早有不滿,只是賀家把持著大部分股份,動不了他。

此時他住院,正好是動搖賀家的好時機。

*

傅家老宅

「三爺,賀氏集團的董事會已經開始了。」十方看著傅沉,他此刻也在老宅,畢竟宋風晚在這裡。

「賀詩情都出發去公司了,肯定是要出大事了。」

「賀家和賀氏集團,馬上就要變天了!」

宋風晚悠哉的出去遛狗,他居然還有心思抄經,外面都鬧得要瘋掉了,您老真是坐得住。

「這些人想趁機奪位,架空賀家,也是對賀茂貞早有不滿了,這一年多,賀家股票縮水了三分之二,掉得非常厲害。」

「不少人都想趁機吞了他們。」

十方說了半天,傅沉居然無動於衷,急得他上火,「三爺,我們現在還按兵不動?」

「這是賀家和賀氏集團的內務事,我怎麼動手?」傅沉擱下毛筆,拿起抄錄好的宣紙,放在一側晾乾。

「賀氏股票跌得厲害,我們也能趁機分一杯羹啊。」

賀茂貞無法主持大局,集團內部龍爭虎鬥,外人想趁機將其蠶食鯨吞也不是沒可能。

「分一杯羹?」傅沉輕笑,「他們公司收購回來,也沒什麼用,還得花大筆錢整頓肅清,沒必要。」

「這麼好的機會,我們放著不管?」十方都急死了,「就算人家公司的事不方便插手,但是醫院那邊,我們也可以……」

「您怎麼一直按著不動啊!」

這次要是不直接弄死賀家,都不足以泄憤。

傅沉笑而不語。

十方急得在書房抓耳撓腮,而此刻外面忽然傳來大夫人的聲音……

「你怎麼回來了?小余沒跟你一起?」老太太音量高,在書房都聽得到。

「和斯年出去了,不知道幹嘛去了,神神秘秘的,我買只雞,先回來給她燉湯。」

……

余漫兮出院沒回家?

十方恍然,看向傅沉,回味他剛才說的那番話,內務事他不插手。

這是準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