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芸妙蹦到他左手邊坐下,撒嬌道:“爺爺最疼我了,不會告訴我爸媽的哦?嗉”

賀老爺子吩咐了老魏去泡茶,就板起臉道:“你以爲你踏了國門他們能不知道?說不定這會兒就過來逮你了,不務正業,成天就知道瘋!”

賀芸妙癟着嘴看向賀兮,“寵臣,救命!”

賀兮樂不可支,“你完了,三嬸嬸上次說要給你請禮儀老師!”

賀芸妙哭喪着臉,道:“早知道就不回來了……”

話沒落音,賀景明的聲音就從門口傳來,“有錢你還能回來!”

賀兮回頭,賀景明還穿着軍裝,長久的軍涯歷練,五官都帶正氣,一副嚴謹肅穆的軍人模樣,聞素素一身得體的長裙,長髮挽起,恭順嫺靜,儼然的賢妻良母,兩人站在一起很是般配。令她詫異的是,賀行雲居然是和他們一起來的暗。

賀行雲也看到了賀兮,隨後掃過客廳裏的小皮箱,眼色沉下,不露端倪。

幾人相互打過招呼,賀景明便皺眉教訓賀芸妙,“半年沒回家,你就是這個樣子來見我?”

賀芸妙癟癟嘴老老實實走到他跟前,喚道:“爸。”

權謀天下之棄女不善 聞素素見賀老爺子臉色一變,連忙笑道:“難得行雲和兮兮都在,妙妙倒是會挑時間。”

“你太不爭氣了,書不念,一個人跑到國外去瞎混,你看你穿的什麼東西?!” 擒妻36計 賀景明氣急,虛指了賀芸妙一下。

賀芸妙微微低着頭,一副任他教誨的模樣,還朝賀兮扮鬼臉。

“小孩子沒規矩也是大人沒管好,早幹什麼去了!”賀老爺子明顯不高興了,有他這個一家之主坐着,賀景明還擺家長的架子,他自然不舒服,“要管教回去管,省得我心煩!”

聞素素連忙上前打圓場,“景明也是關心妙妙才說了兩句,大伯彆氣壞了身子,先吃飯吧。”

賀老爺子面色稍霽,卻還是冷着臉不說話,聞素素一時也有些尷尬,賀兮搖了搖他的胳膊不起作用,只好將目光投向賀行雲。

賀行雲淡淡掃了衆人一眼,道:“爺爺,兮兮胃不好。”

賀老爺子這才鬆了口,道:“老魏,開飯吧。” 334 被遺忘的 四

7Z小說

?“哐當!”許東林手上的杯子摔在地上,因爲鋪着厚厚的毯子,所以並沒有摔破,而是滾到了賀行雲的腳邊,他皺了皺眉道:“東林,你今天失常了。

許東林按住額頭,他覺得自己豈止是失常,一瞬間只覺得整個人都被顛覆了,他堅持問道:“那殷翡你不記得了?”悌

“記得,”賀行雲道:“有筆帳還沒算。”

許東林又問:“那商如旎呢?”

“誰?”賀行雲挑眉。諛

“米薇呢?”許東林再問。

“法國地產,怎麼了?”賀行雲臉也擰了起來,眼神不善地看着許東林,“別拿看精神病人的眼神看我!”悌

許東林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說他忘記了好像又沒忘記,說沒忘記,有些事又錯位太多,尤其是關於賀兮的部分,連帶着商如旎、米薇這些事都全部忘記了,簡直就像被洗過腦一樣!

“行雲,這是溫房裏的黑玫瑰,你看漂亮嗎?”“賀兮”跑進書房來,舉着手裏的一束黑色玫瑰興致勃勃地問道。

許東林眼神黯了黯,起身道:“行雲,我先走了。”

賀行雲點點頭,“賀兮”轉頭看着許東林,道:“東林,你不喝了茶再走嗎?”

許東林胃部涌上一陣不適,但礙於賀行雲在,只搖了搖頭,腳步並未停滯。諛

“賀兮”有些失落地走到賀行雲身邊,“看來他還是不怎麼喜歡我。”

賀行雲牽着她坐下,接過花插.進花瓶裏,“東林面冷心熱。”

“賀兮”繞過去看着他,擔憂道:“行雲,你的頭還疼嗎?”

“傷早就好了,現在一點問題都沒有。”賀行雲微微一笑。

“賀兮”偎進他懷裏,小聲道:“那……那個‘賀兮’怎麼辦?”

“讓她走。”賀行雲心底沒由來升起一股煩躁感,聲音也粗了一些。

“可是她爲你生了一個孩子啊,”“賀兮”繼續說道:“雖然那是一個意外,但是你是孩子的父親,我不是那麼自私的人……”

賀行雲將她的頭按向自己的胸口,堵住她接下來要說的話,眼神也多了一份堅定,“我會把孩子留下。”

“行雲……”“賀兮”臉上泛起紅潮,輕輕蹭着他的身體,賀行雲也一時情動,捧着她的臉頰準備吻下去的時候,腦海中卻急速地閃過賀兮流血的畫面,動作戛然而止,就再也動不了了。

“行雲……?”“賀兮”疑惑地擡起頭,卻看到熟悉的僵硬的臉,眼底一抹懊悔閃過,但卻很快地換上難過的僞裝,帶着哽咽說道:“還是因爲上次流產的事情嗎……?”

賀行雲本想吻去她臉上的淚水,但最後一刻卻猛地改爲擁住她,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只是本能促使着,“上次是我太粗魯了,傷到了你。7Z小說?”

“賀兮”連連搖頭,紅着眼眶看着他的眼睛,“我事先摔了一下沒有及時告訴你,才讓我的孩子……”

“行雲,那件事已經過去很久了,我們難道不能再要一個孩子嗎?”她殷切地看着他。

賀行雲帶着愧疚道:“對不起,我暫時……”

“賀兮”明顯失望,但嘴裏卻道:“沒關係,慢慢來,反正我們還年輕。”

年輕……賀行雲腦海中猛地閃過一句話,你二十三歲時沒有嫌棄十三歲的我,你二十八歲的時候沒有嫌棄十八歲的我,前半生你愛着我,後半生換我來愛你……

“你怎麼了,行雲,臉色那麼難看?”“賀兮”看他按着頭,連忙問道。

賀行雲甩了甩腦袋裏的雜念,道:“沒事,你說的對,我們還年輕,孩子遲早都會有的。”

“嗯……”“賀兮”狂跳的心稍稍安定一些。

許東林一進門,賀兮就迫不及待地迎上去,“怎麼樣,行雲怎麼說?”

許東林搖搖頭,把雨傘遞給楊媽,沉重地環視一眼客廳裏的人,道:“大家最好有點心理準備。”

“有什麼就直接說出來嘛,急死人了!”霍姿急道。

“我覺得行雲忘記了很多事,”許東林看向賀兮道:“他不記得米薇,也不記得和殷翡和好的事,甚至連商如旎是誰都不知道。”

“怎麼可能!”賀兮矢口否認,“他怎麼可能單單忘記與我有關的事?!”

商如旎,米薇,與殷翡和好,以及在法國發生的這一切,他竟然忘記了?!這怎麼可能?!不可能!

“我細細問過之前的事,發現……”許東林看了眼倍受打擊的賀兮道:“關於你的事情很多都變了,夏老爺子,葉維琪,景寬……”

“那雲兮呢?”賀兮抓住最後一根稻草,急切地問道:“他連雲兮都忘記了?!”

“對啊,雲兮是兮兮親生的,這點總沒法改變吧!”賀芸妙也道。

賀兮看許東林的臉色,瞬間失去了追問的力氣,既然行雲忘記了在法國的所有事,那也就是說關於她的身份也可以重新定位,能爲行雲生下孩子的並不一定只能是他的妻子……

許東林嘆了口氣道:“這次的事,來得很詭異,霍逸和甄日月那邊暫時還沒有消息,我這邊也理不出什麼頭緒,最靠譜的推測可能就是行雲是選擇性失憶,但是爲什麼他所記得的事與實際有這麼大的出入,我還想不出原因來。7Z小說?”

賀兮掐着自己的手心,“對症才能下藥

,現在我們連什麼‘症’都不知道是嗎?”

許東林點點頭。

“我去跟堂哥說!”賀芸妙抓起包包道:“我不相信我們這麼多人的‘證詞’還抵不過一個冒牌貨!”

賀兮攔了她一下道:“爺爺囑咐過別把她逼急了,現在行雲全心全意相信她,你說的越多,只會越讓他反感。”

“什麼都不行!”賀芸妙有些惱地衝賀兮吼道:“難道你就在這兒坐以待斃嗎?等那個女人來搶雲兮?!”

話說完才覺得有點過了,本來最難受的應該是賀兮纔對,現在反而要她來安慰腦子發熱的自己……

“對不起,兮兮,”賀芸妙按住她的肩膀道:“我只是有些着急……”

“我知道。”賀兮笑着拍拍她的手。

賀芸妙就着她身邊坐下,霍姿也捱了過來,兩人握住賀兮的手,想用自己來溫暖她。

“你們好。”楊媽打開門,迎進來一個不速之客。

“楊媽,你讓她進來幹什麼?”賀芸妙不客氣地說道:“虛僞,做作,贗品做的再仿真也不會成爲真的,噁心!”

楊媽一陣尷尬,但也不能當真把人趕出去,何況賀行雲也來了。這麼一想,她也只能站在門口手足無措。

“妙妙,你又何必爲難楊媽。”“賀兮”走進來說道:“是我要來的,楊媽也不能把我趕出去呀!”

賀芸妙咬牙切齒地說道:“你還說的理直氣壯!”

“你走,這裏不歡迎你!”霍姿站起來指着門口說道。

“霍姿!”賀行雲正從門口進來,看到這樣的場景不由冷了臉,斥道:“沒規矩!”

霍姿咬着脣,卻沒膽量反抗賀行雲,只得氣悶坐下。

賀行雲環視了一眼,道:“老爺子不在?”

楊媽連忙上前來道:“老爺身體不舒服,在樓上躺着。”

賀行雲點點頭,轉而對“賀兮”道:“我上去看看爺爺,你在這裏等一會兒。”

“好。”“賀兮”乖巧地答道。

賀兮定定地看着她,不知道該作何感想,另一個自己?不知道爲什麼,看着她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她,很像以前的自己,活潑,乖巧,依賴賀行雲……

“你好。”“賀兮”笑着走到她面前,伸出了手。

賀兮看着她的眼睛,輕輕勾起脣角,站起身來握住她的手,應下挑戰,“你好。”

“我知道你有個孩子。”“賀兮”淡淡收回手,笑道:“你能把她讓給我嗎?”

饒是一張帶着純良笑容的臉,賀兮此時也忍不住想上去撕了它!

“你還要不要臉?!”賀芸妙罵道:“搶了別人的丈夫還想搶別人的孩子!”

“賀兮”垂眸低聲笑道:“能搶得走的東西就不是你的……我原本想給你錢讓你離開,但是我發現你好像不缺錢,這樣吧,你說出你的條件,我可以儘量滿足你。”

賀兮咬牙冷笑,這個女的,是不是搞錯了身份!

“不如你開條件,我來滿足你,”她冷冷道:“你纏着行雲,無非也是爲了錢。”

“我愛他!”“賀兮”眼底閃過狂熱,挑釁地看着賀兮,“應該離開的是你,他現在已經不愛你了!”

霍姿上前推了她一把,怒道:“你還真是沒臉!小三而已,還蹬鼻子上臉,等行雲哥哥找回了記憶,我怕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賀兮”從容站定,拍了拍衣服,對賀兮道:“你覺得呢,原配?”

“對了,忘了告訴你,你的孩子不給我也沒關係,行雲本來也不想要的,只是我怕你糾纏不休所以才這樣勸他,我們也打算好了要一個孩子呢,是我和行雲的孩子!”

賀兮心一緊,揚手就扇了她一個耳光,“賀兮”就像扶風弱柳一般跌在了地上。

收回手,賀兮暗覺不好,自己竟然那麼衝動動手打了人,這明擺着就是個陷阱……!

“兮兮!”賀行雲一聲驚呼,從樓上衝下來扶起“賀兮”,緊張地託着她的臉頰道:“你怎麼樣了?”

“賀兮”捂着臉頰道:“我沒事,我剛纔提起把雲兮留在行雲山莊的事……”

賀兮對上賀行雲憎惡的眼神,猛地後退一步,她該知道,他現在滿身心相信着那個女人,自己不該這麼衝動!

賀行雲只看了她一眼便又將目光移回了“賀兮”身上,一直照看着她的臉,後來拉下手來,只是有些紅。

賀兮動了動手指,不是她力氣小,也不是她用力不大,而是打這一巴掌的時候,那個女人巧妙地側過了臉!

看到“傷勢”不嚴重的“賀兮”,賀行雲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然後陰沉着臉就朝賀兮走來,賀兮下意識一退,餘光分明看到了在他身後笑的人!

“行雲!”“賀兮”狀似急切地上來拉住賀行雲,蹙眉衝他搖搖頭,“我也差點就是一個母親,我理解這種心情,孩子我們不要了吧,讓她離開賀家就行了。”

“不行!”

“不行!”

賀行雲與賀兮竟然異口同聲地說道,賀兮心底一喜,賀行雲卻爲此皺了眉頭,而一旁的“賀兮”瞥了賀兮一眼,繼而哀傷道:“行雲,你真的那麼想要一個孩子嗎?”

惹起了她的傷心事,賀行雲頓時滿心愧疚,遂道:“就照你說的做。”

賀兮剛升起的喜悅瞬間被澆滅,她看着賀行雲,等着他的下一句話。

賀行雲發現自己無法直視她的目光,不着痕跡地掠過,他道:“剛纔的話你聽到了?”

“行雲!”

“堂哥!”

“行雲哥哥!”

“少爺!”

大廳裏的幾人幾乎同時驚呼出聲,這樣一看,賀行雲完全被那個假賀兮玩弄於鼓掌之中了,就是在以前,賀行雲也不會這麼寵着賀兮!

“賀行雲,雲兮是你的女兒!”賀兮一雙美眸噴出憤怒的火焰,咬牙道。

賀行雲眉頭皺起,“我不想說第二遍,剛纔的話就是我的決定。”

“去他媽.的決定!”門口傳來一聲暴喝,一個人影朝賀行雲衝了過去,揮手就是一拳!

PS:有親在質疑文文的內容,墨看了也覺得慚愧,的確文的時間拉得太長,寫的過程中因爲情緒的原因,很多東西一直在變,可能會有反差,喜歡文文的大家體諒一下吧!另外關於文文的想法,墨實在不想寫讀者一眼就能看出前因後果的橋段,所以在情節上下了很多功夫,中間的一段筆墨偏重情節了,男女主的感情戲變少,這裏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墨想讓兩人的感情都經歷成長,二是兮兮的成長需要這樣的歷練,可能脫離現實有些誇張,但是爲了前後對比鮮明一些,墨就大膽誇張了,不喜愛的同學別吐槽墨oo。。。關於行雲殺人的這一段,墨不知道怎麼說了,有耐心的大家接着往下看吧,之後的情節也會重新回到感情戲上的。另外,評論區的留言墨都看了,也喜歡大家參與情節,很多時候就是從大家的留言中對文的內容作出修改,真心感謝大家給墨的支持和關心,墨寫完稿子已經斷電斷網了,等用手機發完稿子,已經累得眼皮直打架了,實在沒力氣回覆,也不想隨便回覆敷衍大家,這裏表明真正原因。見諒哈!最後這一段文字不會算在計費正文內哈!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

賀兮趴在玻璃桌上,雙眼死死盯着報紙。

溫苗苗敲了敲桌子,無奈道:“姑奶奶,你叫我出來不會是爲了跟我分享賀行雲的風流韻事吧?”

賀兮一推報紙,悶悶道:“你看,這就是那天那個女人。”兩人出雙入對還見了報,果真是嫌她礙事!

“賀行雲開娛樂公司的,有這些新聞很正常吧。”溫苗苗咬着吸管道。

賀兮不說話,心裏還是失落,那天就爲了那個女人吵架,他居然還能跟沒事人一樣繼續跟別人眉來眼去!

“那好吧,”溫苗苗聳肩,道:“你就打算這麼自生自滅地放棄了?嗉”

“當然不會,”賀兮立馬反駁,“不到最後一刻我都不會放棄的,就算他趕我走我也不走,傷心了生氣了,哭了鬧了,我還是要回去!”

“你還真是……”溫苗苗咂舌,“矢志不渝!”

賀兮眸色呆了呆,陷入深思,是賀行雲給了她人生的第一份溫暖,是這份溫暖讓她的心跳動起來,讓她的人生活了過來,他就是她的太陽,是她永不枯竭的源泉,正因爲如此,她離不開他,記掛着他,即使是曾經的救命稻草,如今也長成了她心田裏的一片蔥鬱,成熟着,只等他來收割。

紮了根發了芽的人怎麼可能從心裏拔出去!

“我精神上表示理解,”溫苗苗翻白眼,“行爲上表示不贊同。”

“你現在搬到君山去住,要是他不再提讓你回去的事呢?暗”

賀兮腦子一緊,訕訕道:“這我還真沒想到……”

從咖啡店出來,賀兮就被溫苗苗拉着去了無罪,本來賀兮對這個地方是敬謝不敏的,尤其是上回還得罪了喬寧非,但是照溫苗苗的說法是喬寧非肯定要賣賀行雲的面子的,變相的她們有了人身保障,不去白不去。

包間裏倒還好,沒有亂七八糟的人,賀兮也放鬆了些,小頓參加世界記憶力錦標賽,得了個記憶大師的稱號,剛回國溫苗苗就嚷嚷着要慶祝,看他們鬧成一團,賀兮也挺高興,沾了一點酒。

“兮兮,你沒喝多吧?”小頓真名原理,因爲智商高成績好,有個小牛頓的綽號,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小頓。

賀兮紅着臉盯了他一會兒,然後拿出紙筆飛快寫了一串數字,舉到他眼前,醉態酣然道:“天才,接題!”

原理無奈笑笑,依言背出寫得歪歪扭扭的數字。

這時溫苗苗一把撲過來,扯着他的衣領嚷道:“人比人氣死人,爲什麼你們都那麼聰明!”

她的小跟班林串串湊過來狗腿道:“苗苗姐,我永遠是您忠實的墊底人!”

幾人哈哈大笑,溫苗苗突然捂着嘴道:“兮兮,不好了,我有點兒反胃……”

賀兮連忙起身,道:“我陪你去洗手間。” 336 被遺忘的 六

賀兮撐着牆壁休息的時候,晃眼好像看見了賀行雲的背影,連忙追了幾步,喊道:“賀行雲!”

那人不回頭,賀兮揉着眼睛暗笑自己認錯了人,哪兒那麼巧就碰到了他。

折回洗手間發現溫苗苗正被人按在牆上強行索吻,賀兮火氣蹭地上來,衝過去推了那人一把,罵道:“流氓!” 有一家農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