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兮剛鬆了口氣,賀行雲卻沉下了臉色,陰鷙道:“一個職業殺手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抓住他!”

幾人同時一凜,他們只考慮到了偶然性,卻忽略了這種必然性。

“我明白了。”許東林沉聲答道。

有人要暗殺賀行雲,賀兮臉色發白,雙手捏的死緊,這一次有幸逃過了,那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鬱成舒看了她一眼,道:“行雲,我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賀行雲微微頷首,幾人魚貫而出。

大掌蓋上她微涼的小手,賀行雲安撫道:“別害怕,這種事情不會發生第二次。”

賀兮欲言又止,今天空池大師的一席話讓她心中警鈴大作,現下卻得知真的有人在打賀行雲的主意,怎麼讓她安心?!

猶豫了一下,她把金鎖拿出來,跪在牀邊給他繫上,道:“這是我去禪香寺求的,大師說戴上能帶來好運。”

賀行雲從來不信這些,他只相信人定勝天,時不時去廟裏拜拜,是因爲賀兮說人必須有信仰,對此他不置可否,卻是極度縱容,每年都有大筆的錢匯進幾個有名的禪寺。

“好了,我一定天天戴在身上,安心了?”

PS:萬更開始,一更,大家踊躍一點兒哦,墨建了讀者羣,有興趣的童鞋就加吧!另外,文中的所有槍支子彈的所謂型號均是虛構,如有雷同,墨只能說是巧合~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 179 承認 九

知道賀行雲受傷,剛飛回英國的賀芸妙又飛了回來,幫賀兮照顧他。喬寧非和溫苗苗幾人也知道了,不過喬寧非礙於身份不能到醫院來,只能溫苗苗出面送點水果意思意思。

霍姿每天也來報道,不過就是來分享水果的,商如旎膽子小,又害怕賀行雲,每次來了就是和賀兮在門外說幾句話,卻打死都不進門,弄得賀兮哭笑不得。

“什麼味兒這麼香?”賀兮剛送走商如旎,提着一代水果走回病房。

霍姿揚了揚手裏的香水,得意道:“我的香水!”

賀行雲流水似的翻着雜誌,頭也不擡地說道:“你來醫院到底是做什麼的?”

霍姿連忙討好地湊上去,道:“我當然是來和行雲哥哥同甘共苦的,你看我吃住都在這裏,夠誠意吧!”

賀行雲擡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的確是很有誠意,等霍逸來了我告訴他你的零花錢可以省了。”

“憑什麼?!”霍姿怪叫一聲。

“意大利手工作坊,每年限產一百瓶的春草香水你也能買到,證明你不需要霍家那點兒零用錢。”賀行雲笑道。

霍姿一聽他識貨,頓時連零花錢的事都忘了,坐在牀邊就開始顯擺,“兮兮,妙妙,苗苗,你們過來,讓你們見識見識!”

賀芸妙翻了個白眼沒理她,坐在一邊用鉛筆畫蘋果打發時間,溫苗苗面對賀行雲是慎得慌,還有些扭捏,賀兮倒是十分捧場地靠了過去,笑問道:“你說說,有什麼名堂?”

霍姿打開蓋子放在她鼻下一晃,噼裏啪啦地說道:“這是意大利一個著名的香水手工作坊生產的香水哦,每年只產一百瓶,每瓶只有五十毫升,可不是有錢就能買得到的!”

賀兮摸着鼻子想了想道:“這個味道我好像在哪兒聞到過……”

“不可能吧!”霍姿豎起眉毛道:“你平常都不用香水的!”

“這是花草送給我的,說是她老公給她買的,一次就買到了五瓶,我就要了一瓶過來。”她笑眯眯地補充道。

賀芸妙在一邊搭腔,“你還真是不客氣。”

“那是人家花草豪氣!”溫苗苗撇撇嘴道:“肯定是把商如旎拿去換了!”

霍姿嘟起嘴,眼睛向上看,“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我想起來了!”賀兮卻突然一拍手,作恍然大悟狀,“這味道我在洗手間裏聞到過!”

幾人一愣,隨即十分給面子的大笑起來,連賀行雲都忍不住勾了勾脣角,看着霍姿的臉蛋變成青紫色。

“賀兮!”霍姿差點跳腳,“我不理你了!”

賀兮連忙賠笑,道:“好好好,是我錯了還不行嗎!”

霍姿還蹬鼻子上臉了,雙手叉腰道:“你說,怎麼補償我!”

漆黑的眼瞳裏盛滿笑意,賀兮清了清喉嚨道:“不如我做東,請花草給你唱半個月專場?”

霍姿頓時一臉敬謝不敏,道:“我無福消受,你還是送給別人吧,喏,妙妙的抗壓能力就能強!”

賀芸妙拿眼睛戳她,把兜裏的美工刀摸出來拍在桌子上,道:“你說誰抗壓能力強?”

霍姿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當即調轉了矛頭道:“溫苗苗!”

溫苗苗一口水嗆得自己撕心裂肺,漲紅着臉道:“要不是你們想去混吃混喝,我用得着犧牲小我嗎?!”

三個人吱呀哇啦地鬧做一團,賀兮輕輕靠在賀行雲右肩上看着她們幾個鬧,心情也放鬆不少。

賀行雲摸摸她的臉頰,心疼地看着她眼下淡淡的青色,轉而看着那三人道:“好了,你們可以回去了。”

賀boss的話自然是有分量的,三人齊齊轉過頭來,賀芸妙看了兩人你儂我儂的模樣,酸的牙齒打顫,縮了縮肩膀就道:“我走了走了,省得當電燈泡!”

霍姿“嘿嘿”一笑,連忙拽起溫苗苗往外走,道:“兮兮,好好浪漫,我不會回來打擾你們的!”

溫苗苗被拖得東歪西倒,臨了還道:“兮兮,我明天還來啊……”

餘音消失在門縫中。

被霍姿這個活寶一鬧,賀兮真正是舒心很多,倚着賀行雲淺笑着說道:“外公同意咱們倆在一起了。”

賀行雲用右手攬住她的腰肢收緊些,讓兩人貼的更近,低頭嗅着她皮膚上的香味,呢喃隨意道:“哦。”

賀兮被他的氣息弄得癢癢的,又怕拉扯到他的傷口,所以動作極輕地扭動了一下,道:“你就這反應……哎呀,別弄,好癢!”

賀行雲埋在她頸子裏悶笑出聲,頓了頓問道:“很好。”

對於他的不捧場,賀兮撇撇嘴,道:“我看就是我的苦肉計奏效了,葉唯琪那邊又沒指望了,他沒辦法才同意的。”

眼睛腫的像桃子,喉嚨就跟車碾過一樣,臉白得像鬼,頭髮也亂七八糟,她照鏡子的時候差點兒都被自己嚇到了……可那麼醜的模樣還是被賀行雲給看見了,真丟人!

賀行雲墨瞳伸出掠過一絲取笑,卻沒表露出來,因爲他看見小人兒白皙的耳根已經漫出了粉紅。

“你還敢說那天的事。”他低頭咬住她的

耳垂,用了用力,如願地換來她的低呼,才道:“真想剖開你的腦瓜看看裏面裝的什麼。”

賀兮把臉埋進他的肩窩裏,咯咯笑道:“裝的你……”

賀行雲胸口一陣,忍不住擡起她的下顎,瞳孔中放射着灼灼熱光,直燙的賀兮臉蛋全紅了才喟嘆一聲,低頭含住她的紅脣,低聲呢喃道:“寶貝……”

PS:二更~下章飛車槍戰~ 180 承認 十

“小姐,要出門嗎?”萊麗放下報紙起身道。

賀兮忙着穿衣服換鞋,匆忙應聲道:“嗯,要去醫院。”

“這麼晚了還要去?”萊麗蹙眉問道。

賀兮拿起圍巾系在脖子上,怪異地看着她道:“有什麼問題嗎?”

萊麗下意識搖頭,末了卻道:“賀先生在醫院非常安全,相對的,您如果現在出去纔是非常危險。”

Wшw●тtkan●CO

“不會的,”賀兮笑了笑,道:“和氏璧已經被盜走,他們還來找我幹什麼?”

萊麗面色卻不輕鬆,用手擋住她的去路,堅持道:“小姐,您還在待在山莊裏比較安全。”

賀兮推開她的手,冷道:“我一定要去醫院。”

“小姐!”萊麗再次擋住她。

賀兮收回腳步,轉過身定定看着她,道:“我希望你記得你的職責。”

冰冷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就像平滑的水平線,沒有波瀾,卻讓人感覺到異常的冰涼,字字就像冰珠一樣敲在你的心間,打開寒冷的漣漪。這種感覺,就像初秋沒添上外套的那種被風吹出來的小小戰慄感,不痛不癢,卻刺刺的。

萊麗微微怔住,骨子裏流淌的軍人的靈魂服從條件反射式地涌出,幾乎是沒經過思考的,就垂手退在一邊。一系列動作過後,竟連她自己都訝異了。軍人的服從只是對上級,她卻有些不明白了,爲什麼會對這樣一個小姑娘產生這樣的感覺。

WWW✿ ttκa n✿ ¢Ο

賀兮卻是自然而然地從她身邊走過,還道:“跟上來。”

萊麗卻不遲疑,舉步跟了上去。

軍用防彈車內,她開着車,賀兮坐在後座,尾後還有兩輛車護駕。查看過後視鏡之後,萊麗纔回過頭來看了眼安靜坐着的賀兮。

黃色的燈光下,她的皮膚也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光輝,像玉一樣瑩潤光澤,她的眼神很沉靜,眼睛就像一汪潭水,黝黑黝黑的看不出情緒,徑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萊麗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她有些看不透這個女孩子,就像看不透賀行雲一樣。一個能爲了愛人舉槍自殺的女孩子,現在看起來卻靜得可怕!

“他們不見了。”賀兮突然說道。

萊麗一驚,自己竟然不自不覺出神了!回過神來的她連忙從後視鏡查看後面的保鏢車。

彎曲的山道上,軍用車與兩輛保鏢車之間不知道什麼時候插.進來了兩輛豐田,不遠不近卻十分有技巧地阻攔着保鏢車。

“叮叮叮!” 囧囧寶寶:媽咪太難追 萊麗的電話響起,她迅速接起,“怎麼回事?”

‘萊麗姐,前面的豐田擋住了我們,我們追不上你,還有三個尾巴跟着我們!’

聲音很安靜,賀兮能清楚地聽到他們說話。

“我甩開他們,你們自己想辦法。”萊麗說完就掛了電話,隨手扔開,斂下神色道:“坐穩了!”

賀兮全身一凜,隨即抓住扶手,道:“不用考慮我,你放心開!”

一踩油門,車子轟然而出。

車子在盤山公路上極速行駛,賀兮整個人被甩得東歪西倒,她時不時扭頭看身後兩輛緊追不捨的豐田,眉頭深深皺起。和氏璧已經被搶走,爲什麼還有人跟蹤自己?他們的目標難道不是和氏璧?那是什麼?是賀行雲還是其他什麼她不知道的?

“嘭!”巨大的槍響伴隨着玻璃龜裂的聲音嚇得賀兮縮了縮脖子,回頭一看,後車窗中央張着猶如蜘蛛網般的破碎的紋路。

“一般的子彈不會穿透車身!”萊麗冷靜地開着車,邊道。

“嘭嘭嘭!”又是幾聲槍響,子彈擦過鋼鐵的“噌噌”的脆響讓賀兮神經繃緊,顧不得被甩得頭暈眼花,她掏出手槍大聲道:“把窗戶打開!”

萊麗已經來不及看她,一味沉着臉開車,這裏是山道,本來路就險,再加上又是晚上,她根本分不出精力來拔槍!

“把窗戶打開!”賀兮抓住她的椅背對着她吼道:“我能打掉後面的車!”

萊麗從後時間瞥了她一眼,不說話,在過山道轉彎的時候迅速按下車窗,賀兮貼着車門伸出手,瞄準一輛豐田的車輪。

“叮!”子彈射出,卻只擦過車身。而豐田車上的火力卻更猛,賀兮連忙抽身回來,貓身蹲在前後座的縫隙中。萊麗又飛快將車窗關上,飛來的子彈噼裏啪啦地打在車窗上,讓整個車門看上去搖搖欲墜。

賀兮胸口劇烈起伏,她掙扎着爬起來,定聲道:“再來!”

萊麗不語,只是在轉彎時按下車窗。

賀兮穩住歪倒的身子,凝神定目看着後面的車子,捉住車子衝來短暫停頓的縫隙,扣動扳機:“嘭!”

車胎破裂,摩擦地面的刺耳聲同時響起,那輛豐田車車身失衡,在彎曲的公路上旋轉起來,幾個轉動之後撞在了內側的石壁上,車頭撞得扭曲,車內兩個人還沒爬出來,另一輛豐田車剎車不住撞上了車子,兩輛車同時毀裂。

而此時已經到了盤山公路的盡頭,賀兮鬆了口氣坐回位置上,才發現自己背上出了一層冷汗。

車子行駛變得平滑,她按住胸口,一雙黑瞳睜得圓圓的,還不敢相信自己經歷了這樣

驚心動魄的場面。

抹了抹額頭的冷汗,她擡頭揚起笑,道:“現在安全了?”

萊麗美瞳中掠過一抹激賞,剛要說話,卻突地冷下臉,道:“有人追上來了!”

賀兮回頭一看,只見六輛豐田並排而來,十二束燈光齊齊打過來,刺得她睜不開眼……!

PS:三更~ 181 承認 十一

賀兮臉色大變,竟然有這麼多車子埋伏在流雲山附近!這些人是衝着她來的!電光火石之間,她記起曾到流雲山莊來借道的刑軾,這些人,是衝着和氏璧還是衝着K市的運輸線來的,無論是爲了哪一個,她一定不能被他們抓到,如果被抓到,就一定會成爲要挾賀行雲的籌碼!

“萊麗,無論如何都要逃出去!”她慌亂的聲音中透着無比的堅定,讓萊麗也爲之一顫,旋即道:“支援很快就到!”

七輛車在寬闊的泊油路上飛奔,在黑夜中展開一場生死追擊。

萊麗將自己身上的手槍扔了一把給賀兮,道:“接着!”

賀兮從車窗探出頭,槍口直對追擊的車子,集中精神瞄準輪胎。但在疾馳中的車子根本沒靜物那麼容易瞄準,一輪下來,子彈都是擦着車身過去!

賀兮坐的車子雖然都是經過特殊處理,但根本沒有考慮到飛車的速度,在保鏢車被攔截的情況下,彈藥根本不夠用,逃生,只能靠速度!

額頭豆大的汗珠滾落,萊麗不停地打轉着方向盤,這樣下去,車尾遲早給打成篩子,軍部的支援沒有這麼快趕到,她只能想辦法拖延時間,無論如何,不能讓賀兮被他們抓住!

“嘭!”隨着車胎爆了聲音,整個車子被甩了出去,賀兮手沒抓緊,一頭撞到另一側的窗戶上,萊麗則是拼命地穩住車身,在高速度與巨大慣性的作用下,車子險些翻過去!

剛穩定下來,萊麗卻不敢有片刻的耽擱,連忙踩下油門,拖着癟了的車胎繼續前進!

“嘭!”

“啊……!”一輛豐田追趕上來,用車頭狠狠撞過來,賀兮被震得五臟欲裂,肩骨幾乎被撞碎!

萊麗看着旁邊的車,單手扶着方向盤,另一隻手拔了槍伸出窗外一陣狂打,豐田退後了一些,但很快另一邊又有車追了上來!

兩輛車夾住她們挾持着她們前進,萊麗的子彈已經打盡,牙關一咬,擡腳猛力踩下剎車,旁邊兩輛急速行駛的車子沒料到她突然停住,直接超前衝去,但後面其餘四輛卻堵了上來!

賀兮回頭瞄見幾輛車中間的縫隙,道:“衝回去!”

萊麗迅速發動車子朝後倒,車速開到了最大。後面兩輛豐田本用車頭頂了上來,賀兮一把抱住前面的座椅,吼道:“撞開!”

她的話是正確的,萊麗的職業判斷也該如此,毫無停頓的,車尾撞過兩輛豐田的車頭,劇烈的撞擊幾乎要撕裂車子,但顛簸了一番,車子終於還是擠了出去!

但輪胎爆裂的車子怎麼能跑得過其他車子,不消片刻,調頭的豐田已經比齊了!

“油箱破了!”萊麗突然吼道。

賀兮一凜,下細一聞,果然車裏瀰漫着淡淡的汽油味!

沉下心思,她在盯着前面的車,急速思考着,這輛車子根本支撐不下去了……!

只能孤注一擲了!

她沉聲道:“全速撞過去……”

“我們怎麼辦?!”萊麗看了她一眼。

“跳車!”賀兮道:“從兩個方向,還有四法子彈,我給你掩護,你要用最快的速度搶到最近的車子!”

搶車不是問題,萊麗只是擔心她能不能禁得住跳車!

賀兮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道:“不用擔心我!”

她這樣說,萊麗也不再遲疑了,這是用性命做的賭博,談不上信任不信任,只是想活命,就得這麼做!

如此一來,她也沒有後顧之憂,猛地剎住車,神色肅穆地注視着前方,離弦的箭一樣射了出去!

汽車的轟鳴聲幾乎要震破人的耳膜,賀兮看準時機,推開車門,隨着萊麗喊的一聲“跳”迅速跳下車!

巨大的衝力與堅硬的水泥兩相夾擊,再厚的衣服都能被磨破,賀兮盡力縮卷着身子,手肘、膝蓋、背……全身都像被刮下一層皮一樣火辣辣的疼!

剛剛穩住身體,一擡頭就看到她的車子與其中三良豐田撞成一團,而萊麗動作敏捷地從地上爬起來衝到最後的那輛車上!揮舞的匕首泛出冷光,賀兮遠遠看到車子在發動,也顧不了那麼多,瞄準自己的車子開槍!

“嘭!” 偏執老公霸道寵 極品魔鬼啃小羊 巨大的爆炸聲隨着火焰衝向天空,賀兮下意識捂住臉。

而另一頭的萊麗沒料到她這麼快開槍,被震得腦袋發暈,但片刻後就發動車子,撞開另一輛豐田朝賀兮衝去!

車子在賀兮身邊減速,她飛快地奔跑着,抓住車門的時候險些一個踉蹌摔倒,剛把門拉開,突然覺得脖子上一陣火熱燒過,尖銳的疼痛差點兒讓她背過氣去!

“賀兮,快上車!”萊麗見她遲遲沒有動作,不禁大喊道。

賀兮加快稍慢的步伐,終於跨上了車,卻在同時,脖子上的玉佩甩落下去。她轉手去抓,玉佩卻從指尖滑過!

捂着流血的脖子,她道:“玉佩掉了!”

這個情況下,確實不該管什麼玉佩的問題了,但令賀兮始料不及的是,萊麗竟然猛地停住了車子!

正驚詫於她的動作,卻見她突然轉過身來奪走自己的手槍,推開車門跳了下去!

“嘭嘭嘭!”連續三聲槍響,追上來的豐田

車已經有兩輛爆了輪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