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剛走兩步,張玉便十分痛苦的尖叫了一聲,剛剛還滿是笑容的臉,瞬間就變得痛苦了起來,緊鎖著眉頭,很明顯,是動作太大,觸動到了傷口。

「慢一點,傷口還沒那麼快就好,看把你興奮的!」

葉風連忙走了過去,將張玉給扶了一下,開口叮囑了一句。

「嗯嗯,我知道了!」

張玉一陣尷尬,連忙點了點頭,抓住了葉風的手,她整個人也安心了不少,這大概就是昨天一晚上的恩愛之後產生的效果吧!

換做別的男人,她肯定不會有這種特殊的感覺。

「哎呦,你也知道心疼人了啊!」

徐璐看著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來,「沒看出來啊,我可都沒有這個待遇。」

說完,還撇撇嘴,一副吃醋的樣子。

又裝!

葉風看著這樣子,便知道徐璐是故意這麼說的。

「你想要這個待遇很簡單啊,今天晚上來我的房間,我可以讓你每天都有這個待遇,一天都不會丟下!」

葉風開口說道。

今天晚上!

葉風的房間!

徐璐的小心臟撲通一跳,她很明白葉風說的這個是什麼意思,也很清楚,葉風想要再續那天晚上被金姐破壞掉的好事!

對於她自己,又何嘗不是早就準備好了呢!

「來就來,誰怕誰啊!」

徐璐一口答應了下來,一賭氣,便答應了下來。

「這可是你說的,誰不來誰是小狗!」

葉風心裡一喜,立馬率先一步說了一句,省的徐璐又反悔。

「一言為定!」

徐璐也沒有什麼猶豫,直接說道。

我擦……

這麼直接?

葉風倒是沒有想到,徐璐居然會這麼的鎮定!

看來今天晚上就能完成一個小目標了!

葉風心裡也是很激動,能和徐璐度過一晚上,也算是了結了一個小願望吧。

只是,讓葉風沒有預料到的是,他會成了那個爽約的人。

和徐璐在酒店裡吃完中飯之後,葉風休息了一下,便讓張玉開著車子,送他往許家而去。

許家是京城的豪門家族,一個不大不小的別墅,單單從外面來看,壓根就看不到任何京城豪門的氣質,因為這座別墅很老舊,裝修風格還是很老式的,看不到有什麼新穎的地方。

「吱呀……」

車門打開,葉風和張玉一起走了出去。

「請問是葉風葉先生嗎?」

剛站定,便有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中年人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笑意,行了一禮,輕聲問道。

「對,我就是!」

葉風點了點頭。

「您裡面請,我家二爺正在等您!」

中年人立馬示意了一下,開口說道,「我給您帶路!」

「好!」

葉風和張玉便跟在後面,一路走進了許家的大院里。

這一路,許家的這位管家給葉風和張玉介紹了一下院子里的一些植物,甚至,還聊起了一些最近發生的事情,有國內的,有國外的,一些觀點讓葉風都有點驚訝。

這小小的管家,居然也會這麼博學?

不愧是京城許家的管家!

可真不是一般的人就能勝任這個職位的。

一直走到大廳的地方,便看到了許青山坐在裡面,正喝著茶。

張玉和管家站在門口的位置,任由葉風走了進去。

「來了!」

許青山微微一笑,示意道:「坐吧!」

「許將軍可真是好興緻啊!」

葉風也回了一道笑容,隨口說道。

「專程在這裡等你來的!」

許青山笑了笑,拿起桌子上的小茶壺,給葉風倒了一杯茶。

「這可是極品大紅袍,嘗一嘗,在天海可就喝不到這麼好的茶了!」

許青山得意的說道。

「這個茶……我喝過的!」

葉風拿起杯子,忽然說道。

「不可能,這個極品大紅袍一年只有一斤的產量,全都被京城的那些隱形富豪和大家族瓜分了,我這還是從彭老頭那裡弄來的!」

許青山無比確信的說道,一點都不相信葉風能喝到這個茶水。

「真的,我就是在彭老先生那邊喝到的!」

葉風笑了笑,「那天去軍方研究院的時候,喝的便是這個極品大紅袍!」

「我靠……」

聽到這話,許青山十分罕見的爆了一句粗口,「彭老可真是不地道啊,我去的時候,從來沒有喝到過這麼極品的茶,你就來了一次,居然能有這樣的待遇!」

額……

有這麼誇張嗎?

那天去的時候許太虎也是這麼說的,這倒讓葉風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

喝過茶,許青山便和葉風走出大廳,在院子里四處走了起來,隨意的閑聊著,走了幾步,卻在不遠處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許太松!

此時他正拿著鋤頭在鋤草,翻整土地,那樣子,活脫脫的就是一個農夫啊。

「這裡我要向你道個歉!」

許青山忽然說道,「本來按照昨天的決定,他已經在極北之地做苦力了,但我大哥他……」

「哎……」

許青山簡單的提點了一下,便明白了其中的含義!

肯定是許太松的父親沒同意,和許青山爭論了一下,這才保住了許太松,留在了京城。

「現在懲罰他在家族裡負責鋤草和翻整土地,一年之後做的合格之後,才能解禁!」

許青山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

葉風也沒有過多的詢問,許家這麼大的一個家族,肯定有自己的潛在規則,即便許青山很強勢,但肯定也不能任由他一個人來。

華夏人處理事情,都會講究一個圓滑!

中庸之道!

許青山強勢不假,但這畢竟是許家家族內部,摻雜著親情,即便他再強勢,一旦求情的人多了,也會有軟化的時候。

「許將軍,這次來京城,不知道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

走了一陣子,葉風也沒到打算藏著掖著,乾脆直接問了起來。

「那倒沒有!」

許青山微微一笑,「其實有很多人想見你,但也都見過了,只不過你沒有看見他們而已!」

額……

這話說的讓葉風一陣不寒而慄,意思便是有許多暗處的人都曾經觀察過自己,對自己有一定了解了。

「你不用害怕!」

許青山看著葉風那樣子,有點好笑,「這個世界沒有不透風的牆,國家機器又是一般人所難以想象的!」

「古代有錦衣衛作為皇帝的耳目,全天下發生了丁點大的事情,只要皇帝想知道,錦衣衛就肯定能查到,現在是信息時代,更是如此,有大人物想要了解你葉風這個人,會有專門的人去搜集你的事情,你做過的事情,哪怕是你隨手扔的垃圾,都會記錄在案!」

「軍方會有專門的分析人員,做出一個大數據,建立屬於你個人的三維立體,去分析,生成一份報告,這比和你單獨見面聊天更管作用!」

……

許青山一番話說完,葉風整個人都是處於迷糊的狀態!

原來,還有這一招!

「因為見面的時候,一個人可以隱藏自己的性格,隱藏自己的想法,但在最日常的生活之中,卻沒辦法隱藏好,一個人,不可能將自己的所有都掩蓋住的!」

許青山飽含深意的看了葉風一樣,開口說道。

這倒是真的!

隱藏一件東西都是在有意識的情況下進行的,但如果沒有這個意識,呈現在日常之中的人是沒有任何外表去遮掩的,也是最真實的自我!

用這種方式去判定一個人,遠比說話聊天更管作用。

「你也別擔心,你又沒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不會把你怎麼樣的!」

許青山哈哈一笑,拍了拍葉風的肩膀,開口笑道。

是嗎?

葉風的心裡卻是有了點別的想法!

說是這麼說,但關於自己的報告,誰又知道是怎麼寫的呢?

這都是未知的!

葉風能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實力,才能防患於未然,在危機來臨的時候,只有自己的實力,才是最可靠的助力!

和許青山聊了一陣子,簡單的說了一下最近這兩天的計劃,便告辭了。

回去的路上,卻接到了遠在石頭村的陳叔打來的電話。

「小風啊,你最近在天海嗎?怎麼蘭蘭的電話打不通啊?」

陳叔焦急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有些擔心的問道。

打不通?

葉風連忙安慰道:「我最近到京城來出差了,蘭姐應該一直在天海大學的,可能是在準備考試什麼的吧,比較忙!」

「是嗎?我從昨天晚上打就沒打通了,我和你嬸嬸吧,想去一下天海又不大方便,所以才問問你是什麼情況!」

陳叔解釋道。

「好,我馬上找下蘭姐,肯定沒事的!」

葉風安慰了幾句,便掛掉了電話,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給蘭姐。

但不出預料的,依舊是處於關機的狀態。

沒辦法,只好打了一個電話給柳姐,想要看看她在什麼地方,然而剛撥通,也提示處於關機狀態!

又一個關機?

連續兩個號碼關機,葉風的心頭忽然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

又將笑笑的電話給撥通了,那邊依舊傳來關機的提示音!

「不好!」

葉風這才相信了陳叔的話,也許蘭姐的失去聯繫,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朗,是我,葉風!」

不敢再有任何的耽擱,葉風撥通了秦朗的電話,直接問了起來。

「不過就是關機了而已,估計是故意在捉弄你吧!」

秦朗聽完葉風的話,隨口笑著說道。

「給你十分鐘時間,立即到天海大學找下蘭姐,給我消息!」

葉風冷冷的說道,他現在哪裡還有時間開玩笑啊,沒有絲毫給秦朗任何的面子。

「好!」

大概是聽出了葉風語氣里的非同小可,秦朗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電話里已經傳來他發動車子的聲音。

「葉先生,是出了什麼事情嗎?」

張玉關心的問道。

「現在立刻給我訂一張回天海的機票,送我去機場!」

葉風想了想,心裡的那種不好的預感更加強烈了,堅定了想法,直接說道。

「好!」

張玉被葉風的臉色和眼神給嚇到了,都不敢多問一句,立即掉頭,往機場而去,同時開始給葉風訂起了機票。

十分鐘之後,葉風的手機準時響起。

「陳蘭失蹤了,監控顯示,是晚上被一個黑衣男子喊了出去,便消失了!」

秦朗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讓葉風的一顆心沉到了谷底。

「查,給我徹查清楚,另外石頭村也有人失蹤了,我覺得,可能是一個團伙做的,給我揪出來,我想知道,到底是誰,敢對我的身邊人下手!」

葉風陰沉著臉,說道。

「行,只要他在天海出現過,就肯定能查出來!」

秦朗答應了下來,便掛掉了電話。

葉風坐在車子上,腦海里將所有能做出這種事情的敵人給過濾篩選了一遍,愣是沒找出來一個合適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