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便坐在三奶奶身邊的位置,等候着兩位新人的參拜。

將儀式與喜宴都放在孃家,沈雲還是第一次見到。估計是大少爺與劉掌櫃懼怕生變,纔會決定速戰速決。

沈雲不時瞟向那位劉掌櫃,見此人膚色黝黑,太陽穴凸出,明顯是主修外家功夫的練家子,內功估計一般。如此一想,沈雲便更加有信心了。

儀式結束之後,衆人向來客敬酒,酒過三巡,那劉掌櫃笑吟吟地走到三奶奶身邊:“劉某家人爲三奶奶送來一些禮品,請三奶奶隨我來收點吧。”

三奶奶微微一笑:“好,請吧。”

沈雲一怔,不知道這劉掌櫃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寸步不離地跟了過去。那劉掌櫃見沈雲跟來,眼中竟閃過一絲狠色。

劉掌櫃引着兩人進入後堂,那大少爺不知道什麼時候等在這裏,迎了過來:“三娘過來了,請隨我進去清點吧。”

此刻便換成大少爺在最前面引路,劉掌櫃在最後跟着。沈雲不禁謹慎起來,這兩人引出三奶奶,必不會安好心。

大少爺將兩人引進了一間屋子,裏面點着紅燭數只,滿屋都是喜慶的紅色,兩邊擺着各式禮品,等三奶奶與沈雲看向那喜牀時,頓時一驚:這牀榻上竟然端坐一人,頭頂紅綢,身穿喜袍,竟是新娘!

“這?”三奶奶的臉色頓時大變,看向大少爺與身後的劉掌櫃!

“呵呵,三奶奶莫要驚慌。”劉掌櫃笑着說道:“今天乃是大喜事,真兒歡喜得很,在這裏等着三奶奶呢!”

說罷,劉掌櫃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三奶奶上前揭下何真頭頂的紅綢。

沈雲皺起了眉頭,心中頓覺此事有詐,便伸手攔下了三奶奶,冷眼看了劉掌櫃一眼,慢慢向何真走去。

“何小姐?”走到何真身前,沈雲輕輕喚了一聲,面前的何真卻沒有絲毫的迴應。

沈雲悄悄把玄天刺握在手心,伸出另外一隻手一把掀開了何真頭頂的紅綢:“啊!”

掀開紅綢的一剎那,沈雲與三奶奶都發出了一聲驚叫:眼前的何真面色發青,七竅流血,似已死去多時!

“哈哈!三奶奶,沈公子!哈哈!你們想要壞了我的好事,多虧我安排在何真身邊的卑女通報給我,這才讓我有了準備!既然何真不聽我言,結果就該如此!”劉掌櫃冷笑着看着三奶奶:“不知道你們二位,能否與我合作啊?!”

三奶奶剛要回話,就見大少爺猛地抱住了她,將一柄匕首抵在了她的脖間:“三娘,你若是不配合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


“你!你混蛋!你不是何家的人,爲何要害我何家?!”三奶奶此刻倒是沒有絲毫慌亂,張嘴怒罵道。

“哈哈,正因爲我不是何家的人,所以纔要想方設法將何家歸爲己有。現在攔我路的人都不得好死,就剩下三奶奶你了!你可得想好嘍!”

“三奶奶!”

門外忽然傳來了管家山叔的聲音,接着屋門就被推開,那劉掌櫃冷喝一聲,身形一閃,接着就聽到了山叔的一聲慘叫,腦袋一歪,倒地慘死! “山叔!”沈雲不禁大怒,踏雲步使出,眨眼間就來到了那劉掌櫃身前,鬥龍拳如青龍展翅,狠狠砸向了劉掌櫃的前胸!

“呵!來得好!”劉掌櫃不躲不閃,“嘭”的一聲被正中前胸,沈雲只覺自己的拳頭像是打在了鐵板之上!

好強悍的外家功夫!沈雲低吼一聲,上身忽然暴漲一倍有餘,青筋暴起,再次一拳向劉掌櫃擊去!

“獸人族?!”那劉掌櫃見到沈雲的變化一聲驚呼,卻因爲距離太近已然躲不開,便眉頭一皺,揮拳相迎!

又是“嘭”的一聲巨響,兩人的雙拳擊在一起,立時分開。沈雲的身子微微一晃,心中有些駭然,而那劉掌櫃則是大步退了一丈多遠,這才堪堪站住!

“還要繼續嗎?”沈雲眯着眼睛看着劉掌櫃說道。


劉掌櫃冷哼一聲,雙拳揮出,耍出了呼呼破空之聲,直向沈雲撲來!

沈雲腳尖輕點,繞過對方剛要反攻,卻見那劉掌櫃速度亦是不慢,折身再次攻了過來!

這劉掌櫃拳法如風,拳勢凌厲,連着與沈雲對了幾拳之後依然沒有消停的跡象。

劉掌櫃是什麼優勢體的人族?沈雲不再試探,踏雲步使出,瞬間躍出戰圈,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血腥氣讓沈雲身體再次暴漲,下半身也隨之變得強悍!

“你?!”劉掌櫃這次面露懼怕之色,心道這人已經是脈通境四層之上的境界了,我恐有不敵!

想罷劉掌櫃折身向三奶奶奔去!

“哼,賊子站住!”沈雲大喝一聲,踏雲步再次使出,化爲一道殘影立時擋住了劉掌櫃的去路,雙拳合一如猛龍過江,直擊劉掌櫃的前胸!

劉掌櫃頓時大驚失色,沈雲所表現出的實力已經太過於出乎意料了,強大的氣勢壓制住了自己,“啊”的一聲大叫,雙臂向沈雲擊來的拳頭抓去!

“轟”的一聲,沈雲這一拳以破萬軍之勢破了劉掌櫃的防守,狠狠砸在了他的前胸!

劉掌櫃一聲慘叫,被擊飛出去,口中吐出鮮血,摔在地上暈了過去……估計這下要養個幾年了!

那大少爺見劉掌櫃幾個回合便就落敗,臉色大變:“你、你別過來,你過來我就把她殺死!”

說着,大少爺手中的匕首加了幾分力氣,三奶奶的脖間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血口。

“我不過去!你住手!”沈雲急忙舉起手錶示投降,那大少爺剛要笑出聲,就見沈雲的袖口處飛出一道銀光,接着就覺胸口一涼,眼前一黑,栽倒了在地上……

大少爺胸口處插着一柄銀白色的閃電形的刀刃,正是沈雲藉助舉手飛出的玄天刺!

三奶奶再也堅持不住,踉蹌了一下坐倒在地,看看躺在牀上早已死去的何真,又看看白扭斷脖子的山叔,淚如雨下。

沈雲的身體恢復到了正常狀態,坐在木椅上,心中五味雜陳。何真,是老魔在家書中說要嫁給自己的女子,雖然自己絕不會娶她,可是經過幾日前的相談,早就把她當做了自己的妹妹、朋友,卻沒想到……


三天後。

何真與山叔都已下葬在了何家的祖墳,三奶奶掌握了何家之後,短時間內就將何家原來的生意重新搭建起來,整個何家出現了復甦向上的跡象。

這天晚上在吃過了三奶奶特地安排的晚宴之後,沈雲告別了何家,回到了張適家中。

第二天一早,沈雲便踏上回往羅漢山的路程。數天後,便出現在了青風堡。

他先是去爺爺的墓前祭拜了下,接着又回到了早已沒人住的家中。

“唉……”看到了已經滿是灰塵的屋子,沈雲不禁嘆了口氣。他接了一桶水,將家中打掃了一遍。這才坐在自己的牀榻上。

“有人麼?”

門外忽然傳來了一人的喊叫聲。

沈雲急忙站起身走出去,見自己的鄰居大叔站在門口,正往屋裏張望着。

“大叔!您來了!”

“雲兒啊!你怎麼回來了啊?”大叔見到是沈雲,表情有些驚訝:“我以爲來了小偷呢,聽說你在羅漢門出了事情,前段時間還有羅漢門的弟子來找過你。”

“哦?”沈雲冷笑一聲:“我知道了大叔,大叔您最近可好?”

“好,都好着呢!”大叔說到這裏忽然壓低了聲音,四下看看沒人:“雲兒,你隨我進屋,我說件事情給你。”

見大叔神祕兮兮的樣子,沈雲忙把他引進了屋中:“大叔有何事?不妨直說。”

“數月前,那天魔莊攻打青風堡,當時我逃得不遠,等天魔莊的人都走了,我便連夜偷偷趕了回來。我,我看到你爺爺了!”

“爺爺?!”沈雲一怔:“大叔,你是不是看到我爺爺是被誰殺的了?!”

“嗯!” 總裁駕到:調教呆萌小嬌妻 :“我因爲怕有天魔莊的人發現我,便撿小路走,沒想到正好看到一人殺害了你爺爺!”

“那人長什麼樣子?” 桃運小村醫

“身穿羅漢門的衣服,長髮!身材瘦長!因爲天黑,我只看到這些……”

丁飛?!沈雲的腦海中立時浮現出丁飛的身影,當天在自己趕到青風堡之前,只有丁飛帶領幾位羅漢門師弟在此,加上剛纔大叔的描述,不是那丁飛又是誰!

“嘭!”

沈雲一拳將面前的木桌擊碎:“丁飛,你等着!”

“雲兒自己多加小心!”大叔長嘆一口氣,轉身離去。

沈雲越想越是氣憤,不再耽擱,出門向青風堡內城走去。

經過數月前的大戰,青風堡的內城一直嚴格把守,凡是進出人員都要經過細細檢查。沈雲觀察了一會兒後,纔在沒人之時上前走去。

“來人站住,往何處去?”一位身着青色戰甲的兵士攔住了沈雲。

“在下沈雲,來尋人也,還請勿要喧譁。”沈雲微微躬身一拜,從懷中取出了白瀟瀟送與自己的玉佩遞了過去。

那兵士瞅了沈雲一眼,心想此人有些面熟,不知道在何時何地見過。見沈雲拿出那玉佩,這人眉頭一皺,急忙抱拳道:“原來是沈公子!小姐數日前已引婉兒小姐歸來,每日來此等候公子數次,公子請隨我來!”


沈雲聽聞白瀟瀟每日來此等候自己,心下一動,急忙隨兵士走去。

兵士帶着沈雲來到內城的一處兵營,讓沈雲稍加歇息,自己回身去通報小姐去了。

不多時,沈雲就聽兵營外腳步聲急促,便起身相迎,隨着那布簾被掀開,白瀟瀟那張滿是倦色的面孔出現在了沈雲面前。

“沈雲!”白瀟瀟見到沈雲,幾步走來撲進了他的懷中:“你可急死我了,這都一月有餘了,我還以爲,還以爲你出什麼事情了!”

“沈雲沒想到染上了事情,這才晚歸兩天,讓你擔心了!”沈雲輕撫着白瀟瀟的青絲,卻不見婉兒,便問道:“婉兒呢?!”

“婉兒站在營外,不知道要不要見你……”

這丫頭!沈雲不禁心疼起來,鬆開白瀟瀟,走出了營外。

在出事的那天早上,沈婉兒曾經萬念俱灰,甚至想一死了之。她喜歡沈雲,更愛他,有一個白瀟瀟,她不覺得如何,可是沈雲若是做出禽獸之事,她絕對不能釋然。

當日沈雲被關之後,白瀟瀟速去詢問,這才問得真話回來捎與自己,雖然心中已無怨恨,但卻始終有個結,怎麼都解不開……

今日聞聽哥哥回來,沈婉兒心中早已翻江倒海,匆匆與白瀟瀟而來,到了營門之外,卻躊躇不敢上前。白瀟瀟無法,只得自己現行進去,看下自己所愛之人。

婉兒此時正在營外暗自垂淚,卻聞營簾一動,轉身一瞧,那張自己萬分牽掛的面孔便出現在眼前。

“哥……”婉兒走了兩步,卻又停下,顯得有些躊躇。

“傻丫頭……”沈雲苦笑了下,上前摁住了婉兒的肩膀。婉兒這才忍不住撲進了沈雲的懷中,抽泣了起來。

當夜,沈雲便與婉兒住在自家之中,知道青風堡不能久留,第二日一早就起程趕往天元城。


半月之後,兩人回到了天元城內,見過了張適。張適引兩人來到城郊的一座宅院中,這裏幽靜閒適,正適合沈雲閉關之用。而相隔不遠就是何家,剛好能夠相互照料。

沈雲很是滿意這套宅院,當下謝過張適,在宅院住下了。

五日之後,沈雲在後院打掃出一間靜室,以做閉關之用。而沈婉兒因爲心神不定,沈雲便告知她不要急於修練,一切等自己出關再說。

當夜,沈雲便進入靜室,開始閉關。

靜室的牀榻前,有一張方桌,上面擺着沈雲隨身攜帶的一些物品:那兩顆靈丹,幾塊冰乳石,玄鐵護鏡,玄天刺,以及那枚金色羅漢乾坤戒。

當翻到最後時,沈雲忽然發現布袋的夾縫中竟然還有塊花生大小的黑鑽!

“唉……終究是自己學藝不精,若是有這黑鑽甲的話,脈通境修爲的對手,我都可以稍許安心啊……”沈雲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嘆了口氣。

就在此時,沈雲突見胸前那點青光閃出,頓時一怔! 那點青光在沈雲的注視下竟然脫離了他的身體,化成原本那顆青色珠子的原樣,飛到了方桌之上。

它要幹什麼?沈雲定睛看着這顆拇指大小的珠子,不明所以。那顆珠子在桌上晃了晃,滾到了那塊黑鑽邊上,再次散發出點點青光,繞着那黑鑽轉起圈來!

沈雲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場景,半盞茶的工夫後,沈雲看清了變化:那塊花生大小的黑鑽,竟然在青色珠子的不斷環繞中慢慢生長,此刻已經變成了拇指大小!

“咦?你還有促生礦石的作用?!”沈雲不禁大喜過望,若是真的是這樣,那對自己來說簡直就是多了一條命!

那些稀有的礦石,自己只要弄到一點,便能利用這青色珠子促生,那豈不是用之不盡、取之不竭?!

沈雲想到這裏也不再急於閉關,而是一邊調息一邊觀察着那黑鑽的狀況。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沈雲發現那塊黑鑽已然被促生到了拳頭大小。

這下沈雲確定了自己的猜測,不再去關心它,準備了一番之後,將那小瓶打開,取出了一顆靈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