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朝胤禩看了一眼,示意他上來。

胤禩裝作無意的錯開了視線,然後垂下眼睛,低頭數着腳下的螞蟻。

康熙無奈的嘆了口氣,只好獨自邁開了步子。

弘時是有些驚訝皇瑪法對待八叔的態度,雖然之前有聽聞說現在皇上很是寵愛十二阿哥,但是他以爲那只是因爲皇瑪法在這裏見到自己的兒子的原因。但在今天看來,似乎不止如此,皇瑪法似乎對八叔頗爲縱容,完全不似前世時的冷淡。

胤礽則滿懷疑惑的跟着衆人,他怎麼覺得這弘曆這麼像他皇阿瑪,這永璋這麼像他那個面癱的四弟,那三個跟胤禩、胤祥、胤禎也很是像。胤礽倒是沒看出蘭馨像誰來,畢竟要讓他猜測自己的那幾個兄弟穿成女人,自己恐怕是萬萬不敢想的。

待衆人來到龍源樓,便進入了早就準備好的包廂,康熙揮退了衆人,只留下胤禛,胤禩,胤禟,胤禎,胤祥,弘時和剛發現的新人員,胤礽。

胤礽此時倒是有點肯定了眼前的人,“皇阿瑪?”

胤礽語氣哽咽的喚道。

康熙也是微紅了眼眶,畢竟是自己曾經最爲寵愛的嫡子啊!

“胤礽!”

“皇阿瑪!”胤礽一個飛撲,投進了自家皇阿瑪的懷抱。

康熙慈愛的摸了摸胤礽的頭,然後下意識的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胤禩,只見他的臉上平靜的讓康熙覺得一陣心慌。

康熙也不知道爲什麼,看到胤禩臉上的表情後,立馬推開了自己身上的胤礽。

望着胤礽有些疑惑的眼神,尷尬的咳了咳,掩飾道,“好了,都幾歲了,還像個孩子似的!”

胤礽也發現自己有些失態,立馬整了整衣服,然後看向康熙身後這大大小小的包子,挑了挑眉,“說吧!都是爺的什麼兄弟來了!”

剛纔見皇阿瑪和太子爺重逢,不敢打擾的幾人,也開始一個個行起禮來。

“胤禛見過二哥!”老四還是板着一張臉,淡淡道。

“胤祥見過二哥!”胤祥倒是一直笑眯眯的,符合他爽朗的性子

“胤禟見過二哥!”胤禟就彆扭的行了個男禮,看見胤礽有些忍俊不住的模樣,有些暗自惱怒。不過誰讓他現在是個女人呢!

“胤禎見過二哥!”胤禎乖乖的欠了欠身。

“胤禩見過二哥!”胤禩頂着一張可愛的臉,笑的溫和,依舊是八賢王時的高深和溫和。

“弘時見過二伯!”胤礽倒是有些驚奇於老四的兒子居然也來了。

胤礽感慨的看看眼前的衆人,“想不到你們都來了啊!倒是沒見到老大啊!”

話說他和大哥的淵源由來已久,胤礽此刻沒見到,倒真是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胤褆應該也來了,只是還沒找到,過一陣子暗衛就會有消息了!”康熙看着幾個兒子,也頗爲感慨。

胤礽看他皇阿瑪情緒有些低落,便轉移話題道,“對了,皇阿瑪,我如今的身份是鈕鈷祿氏.善保,家裏只剩一個弟弟,叫和琳。善保之前在禁衛軍做一個小侍衛!我這兩天才剛來!”

“哦?那正好!明天朕就把你調上來,你就跟着胤祥吧!他現在是四阿哥永珹,你一個御前侍衛待在他身邊也合適!”

胤礽雖然好奇爲什麼皇阿瑪不把他乾脆放到自己身邊卻把他丟給十三,但是卻乖乖的點了點頭,沒有問出口。直覺告訴他,還是乖乖聽命比較好!

不得不說,當了這麼久的太子,胤礽的危險意識還是很靈的。

康熙總覺得要是把胤礽放在自己身邊了,胤禩對自己的態度估計就更疏遠了。這纔好不容易進的一步,可不能就這麼毀了。

其他幾人有的瞭然,有的驚訝,有的則是無動於衷。

胤禩從頭到尾把玩着手裏的瓷杯,不發一語。臉上是習慣性的淺笑,那張還略顯稚嫩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

胤禛倒是默默地看了一眼身旁沉默的胤禩,眼裏閃過的一絲同情。

是同請他皇阿瑪還是同情他八弟就不得而知了。

作者有話要說:週末應該不更了,這兩天我都不在家~~TAT! 龍源樓內,相聚的衆人難得的吃了一頓團圓飯。

期間,小九被胤礽“調戲”的氣紅了俏臉,十三和十四也是冤家,吵吵鬧鬧、相親相愛好不熱鬧。

胤禛忙碌的給坐在自己身邊的弘時布布菜,倒倒茶,只一個二十四孝父親。

弘時面無表情,他夾我就吃,他倒我就喝,完全不牴觸。但也只有胤禛知道弘時只是不想在皇阿瑪面前鬧事,也或許現在自己是他的主子,所以不敢違抗?

雖然心下難受,但是也怎麼比對面的皇阿瑪強!

康熙看着隔了好幾個座位的胤禩,心頭不愉,再瞄到對面胤禛和弘時一副“相親相愛”的模樣後,臉色更沉了。

然後一桌子人感受到他皇阿瑪寒風似的氣息,頓時安安靜靜地開始吃飯,氣氛冷下不少。

膽子大點的胤礽好奇的擡了擡頭瞄了瞄康熙,見自家皇阿瑪的眼神老是往身邊的身邊飄。

一看,恍然,原來是老八啊!

不過老八和皇阿瑪到底怎麼回事呢?胤礽咬着筷子,微微糾結。

自己好歹也聽說過當今皇上如今如何寵愛十二阿哥,還特意賜住養心殿,這可是有史以來唯一被賜住養心殿的皇子啊!就算是自己當年也不曾有過這份殊榮,雖說當初是因爲十二阿哥病重。

但如今看來,皇阿瑪對老八不知這麼簡單啊!難道皇阿瑪良心發現,自己之前對老八太苛刻的原因?(太子爺,您真相了啊!)

胤礽偷眼掃了掃兩個人,然後繼續低頭默默吃菜。

算了,反正不關爺的事!爺現在連愛新覺羅家的人都不是,爺不湊那份熱鬧!

胤禩坐在弘時旁邊,到時看着胤禛如今對待弘時的樣子,不禁微微在心底嘆了口氣。

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弘時眼底早就沒有了當初的孺幕,剩下的只有釋然和淡然了。

看出弘時和自己一樣的苦惱,胤禩此時也稍微有了點同病相憐的感覺。

弘時察覺到了一旁他八叔時不時投來的同情眼神,微微嘆氣。

八叔,你貌似也比我好不到哪裏去。

弘時瞥了一眼康熙爺冷颼颼的目光,對他八叔報以同情。

胤禩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弘時滿滿當當的碗,不語。

弘時一噎,頓時沒了底氣,自己和他八叔半斤八兩,誰也好不到哪裏去。

兩人無奈的對視一眼,難道愛新覺羅家的男人都這麼不要臉麼?

巴着他的時候,他狠狠的把你甩開,恨不得你從沒出現過。現在爺不樂意跟你耗了,他偏非得湊到跟前,百般討好。

說這叔侄倆倒是也挺有緣分的,難怪當初胤禛要把弘時過繼給老八呢!

真是人不同,命相同啊!

衆人終於在康熙的冷氣下艱難的吃完了這頓團圓飯,紛紛表示有些消化不良。同時在心底默默吐槽,皇阿瑪,下次有這種好事,就別想着我了。

我們傷不起啊!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吧!”康熙放下碗筷,宣佈解散。

回過頭看向正準備起的胤禩,聲音頓時變得柔和起來,“禩兒,阿瑪改天再帶你出來,你今天該喝藥了!”

說着,便走到胤禩跟前,牽起胤禩的白嫩小手,在衆人驚奇到幾乎幻覺的眼神中,拉着胤禩走出了包廂。

禩,禩兒?

胤礽表示自己晚上沒睡好,出現幻聽了。

弘時一臉驚嚇,大概是剛纔受他皇阿瑪(胤禛)的刺激,所以自己眼睛、耳朵不好使了吧!

胤祥、胤禎一臉迷茫,剛纔那個是他們皇阿瑪麼?那其實是弘曆附身的吧!

胤禛和胤禟表示淡定,爺已經打擊過了,早就習慣了!

胤禩微微使勁想抽出手,最後放棄,跟他皇阿瑪比拔河,他這小身板是絕對不可能贏得!

“禩兒,你身子不好,下次阿瑪再帶你出來吧!如今皇后懷着孩子,樑仲卿需要留在宮裏以防萬一,不然今天朕就帶他出來,也好讓你盡興。”康熙看着沉默的胤禩,淡淡的解釋。

他從來沒想到他的皇阿瑪居然會跟他解釋這些,垂着腦袋的胤禩微微驚訝的擡眼看了看身邊寵溺的望着他的康熙。

但又很快回過頭,默默地看着遠方,良久才吐出一句,“謝……阿瑪!”原來想喊皇阿瑪,但發現現在似乎是在大街上,胤禩只好改口。

卻讓康熙爺驚喜萬分,這孩子終於願意喊自己阿瑪了!(我說康熙爺,您要求真低!那是八爺不得已爲之啊喂!不是出自內心的!!你激動個毛~~~)

胤禩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耳邊隔絕了所有的聲音。他似乎覺得自從遇到他皇阿瑪以來,所有的事都讓他心神疲憊。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若一切只如當初,自己是不是又不必再尋找煩惱?

二哥來了,大哥也應該就在此處,自己是不是該回阿哥所了?

“……阿瑪,孩兒想……”

康熙剛剛就聽到了胤禩在低吟容若的詞,此刻他開口更是有不好的預感,慌忙打斷他。

“禩兒!想要吃糖葫蘆麼?”康熙笑眯眯的指着前邊的糖葫蘆,聲音是胤禩察覺不到的緊張。

下意識的,康熙有些抗拒胤禩想要出口的話。看來不是他的錯覺,自見到胤礽,這孩子似乎有些不對勁。

胤禩沉默,皇阿瑪他這是拒絕麼?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不了!孩兒不愛吃那個!”

父子倆一陣沉默,身後沒有跟着一大堆小的,也沒人敢在皇上面前插話,只能任憑這僵硬的氣氛蔓延。

胤禩此時倒是有些想念小九和太子了,只不過小九應該跟着太子爺和十三、十四去找小十了,只把自己留在皇阿瑪身邊。

吃藥啊!胤禩無奈嘆息,自己這身體,原本是打算活到25歲,看完這大清的江山,便了了心願就此離去,如今恐怕還是要多糾纏些時日的。

胤禩心裏對自由的渴望還是沒有淡去,只找着一個契機就此離開,一個人遊山玩水去便好。

Wшw▲ ttk an▲ ¢Ο

康熙自是不知道這些小心思,他對胤禩和自己如今這看似溫和卻實則淡漠的關係着實有些頭疼。

小八這倔強的性子不知道是隨了誰的,真是油鹽不進。

想起良妃,那個眉眼間總是淡淡的,無悲無喜的女子,康熙深深地嘆了口氣,小八如今和良妃是越來越像了。

都是無慾無求的模樣,淡淡的,溫和的,卻把自己遠遠地隔離了塵世,只求自己一片安於之所。

如果自己真的放胤禩走了,恐怕這輩子他也別想再見到這個孩子了。愛新覺羅家的人有多麼的狠心絕情,自己不是深有體會麼。

自己當初對着這個孩子說了那些絕情的話,又在南巡時,讓太醫們勉力醫治重病時的胤禩。

如今他這番對待已是不易,自己到底還在奢求什麼,放這孩子去過他想要的生活,不也是另一種補償麼?爲何自己就是放不開手呢?

康熙緊了緊手中胤禩的小手,不想永遠都看不到這孩子,捨不得,放不掉。

在自己還沒弄清到底爲什麼之前,禩兒,乖乖待在阿瑪身邊,哪裏也不要去!

讓朕看着,也許哪天自己就明白了!

這廂糾葛萬分,那邊胤禟、胤礽、胤祥、胤禎四兄弟來找胤俄,整個富察府是雞飛狗跳。

傅恆倒是笑眯眯的看着熱熱鬧鬧的胤禟和胤俄,眼裏閃着一抹精光。

自家兒子和蘭馨公主什麼時候這麼熟稔了?

大大的JQ兩字,似乎在眼裏閃爍。

要不,給皇上去求個旨?

傅恆在心底不斷地YY,看得一旁的管家直打哆嗦,自家老爺又在算計什麼了?

胤禟是從小便和他家二哥不對,一見面就是冷言冷語、外加使絆子,重生之後,雖然少了算計,但是兩個人還是看不順眼,時不時地便掐上兩句才舒服。

一旁的胤禎和胤祥無語扶額,只能感嘆今天流年不利,諸事不順。 胤禛好不容易逮到弘時,自是不會輕易放他離去,便厚着臉皮帶着弘時在大街上逛了起來。

弘時之前約了浩祥出來喝酒,卻沒想到碰到了浩祥那個晦氣的哥哥不說,還遇到了皇瑪法和八叔他們。

如今飯局結束,八叔被皇瑪法領回去吃藥,九叔和十三叔他們去找十叔玩,自己則被皇阿瑪(?)單獨留了下來。

現在算是怎麼回事?兩個大男人逛大街麼。

弘時無語的走在胤禛半步後,滿心的不情願。

浩祥!你趕快來救救兄弟我吧!

或者,阿瑪,你快來把你兒子我帶走啊!再不然,你兒子就沒了啊!

弘時在心中欲哭無淚,胤禛倒是心情不錯,好歹有了進展,只是不知道該怎麼緩和兩人的氣氛。

“弘時,你……“

“三貝勒!奴才想去玉緣樓買罈女兒紅,不知可否?”弘時看着前方的玉緣樓打斷胤禛的話。

胤禛頓了頓,臉色微僵,看着弘時望着前面不遠的玉緣樓,終是點了點頭。

付了錢,弘時高興地捧着一大罈子女兒紅,連鼻尖似乎都聞到了酒香味。想到自家阿瑪問到這酒香味時露出的表情,弘時頓時好心情的露出了一個笑容。

胤禛怔了怔,似乎好久都沒有見到弘時這樣真心的笑容了。

“想到什麼這麼開心?”

弘時此時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裏,倒是沒多想就回答道,“阿瑪看到這酒肯定會很高興!”

語畢,弘時就感覺到周身一股刺骨的寒氣,轉過頭,就看到胤禛鐵青的一張臉,目光裏是他不願懂得傷心和失落。

弘時下意識的就想跪下,卻被胤禛拖住了手。

“弘時……你就一定要這樣麼?” 遇見百分百男人 胤禛難得露出一絲受傷!

他曾經最喜愛的孩子,現在毫不掩飾的在自己面前歡欣的喊着另一個人阿瑪,對自己卻冷淡的猶如一個陌生人。

弘時看了看他前世滿心奢求看他一眼的父親,如今只剩下陌生和釋然。

“四爺,從你把我過繼給八叔後,我就不再是你的兒子。前世已過,如今奴才只是多隆,奴才的阿瑪也只有一個,就是博爾濟吉特.博多(編的,歷史上無此人)。望三貝勒多加體諒奴才,奴才不希望阿瑪因此誤會!奴才家中還有事,就此告辭!”

弘時淡淡的欠了欠身,抱着酒罈就此離去。

胤禛面色慘白,身體有些微微搖晃,似是受了不少打擊。

弘時見狀,心中一痛,卻並無其他動作,不想被胤禛拉住了衣袖。

“弘時!你真要如此狠心麼?”胤禛的語調微微不穩。

狠心?弘時眼角挑起一絲嘲弄,嘴上譏笑,“狠心?論狠心奴才遠遠比不得您!爺說這句話之前,就不曾回憶過往麼?最沒有資格說這句話的人不就是您麼?對了!還有現在四九城裏那位!八叔不是也早就對他失望透頂了麼?難道愛新覺羅家的人都是這麼厚臉皮的麼?虧得我和八叔早就被逐出宗室,不然,如今還要和愛新覺羅家糾纏,真是讓我噁心!我如今真是同情八叔,早就斷絕了關係,還要糾纏在一起。還是您真以爲,像現在的低聲下氣就能挽回過往種種麼?該說帝王都如此自大、天真麼?聖祖爺現在如此強迫八叔,總有一天要後悔的!”

他們是隻看到了八叔眼底的淡漠和疏離,卻沒瞧見那被冷漠深深掩埋的決絕,聖祖爺最好別逼八叔太緊,否則,八叔早晚會選擇魚死網破!

難道這就是所謂同命相連的人的瞭解麼?

弘時深看了一眼胤禛,決絕的轉身離開。

胤禛看着弘時毫不留戀的背影,頓時覺得天地都在旋轉,一個暈眩便黑了雙眼,暈了過去。

身後跟着的暗衛刷得現身,抱起暈過去的胤禛便回了府。

三貝勒被多隆氣暈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康熙耳中,而弘時當時說的話也被一字不拉的轉述給了康熙。

康熙沉着一張臉,看着暗衛上交的奏摺,頓時心中五味陳雜。

他是惱恨弘時的,但是他也知道如今胤禛和他基本上就是一個情況,如今兒子的下場也在告誡他,胤禩如今的順從不過是礙於自己的身份,他的心裏從未原諒過自己。

而弘時最後的一句話更讓他覺得有些不安。

“暗!”

養心殿內忽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身影,恭敬的跪伏在地上,等待帝王的指令。

“從今天起,你跟在胤禩身邊,好好地給朕……看住八爺,要有一絲差錯,你的腦袋就別想要了!

……等等,沒有特別緊急的情況,別讓胤禩知道你的存在”否則,那孩子絕對會較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