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寧子瑜便將自己的手機號報給了蘇葉,蘇葉本不想要的,但看寧子瑜實在是太熱情了,沒辦法只能拿出手機記了下來。

“老寧,那我先走了。”

蘇葉對着寧子瑜打了聲招呼便一個人騎着自行車朝着大門走去。


一旁的寧子瑜卻沒有着急開車朝着地下停車庫駛去,而是繼續停在原地,怕到是蘇葉進不去,還正好可以順道帶他進去。

可下一刻,他卻傻了,只見蘇葉走到大門後,從兜裏拿出一個和自己一樣的小卡片,在門上輕輕一刷,就見那道大門就緩緩地打開。

這……他怎麼也有業主卡?!

難道?!

忽然他想到了剛纔蘇葉的一句話。

“我就是這裏的業主。” 一想到剛纔蘇葉說話的話,寧子瑜此時就感覺自己臉上火辣辣的,這人真的是這裏的業主啊。

那一開始自己還給他一筆錢,能住在這裏的人,哪一個不是身價過億,怎麼可能會看上自己這點錢。

wWW☢ ttкan☢ C〇

尷尬!

一想到這裏,寧子瑜就感覺到無比的尷尬。

不過就在寧子瑜感到無比尷尬的時候,就聽到蘇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老寧你快回去吧。”

一聽到蘇葉的聲音傳來,寧子瑜也打消了心中的顧慮,都是好哥們,就沒必要講究這麼多。

回到別墅後,蘇葉發現燈還是開的,而白落雪則在沙發上熟睡過去。

雖然現在白天穿短袖,但晚上的溫度卻很低,爲了不讓白落雪着涼,蘇葉準備拿上一塊攤子給白落雪蓋上。

可就剛給白落雪蓋上攤子的時候,就看到白落雪的睫毛微動,隨即兩人便大眼對小眼的對視了起來。


“你醒了?”

蘇葉也不是新手,自然不會慌慌張張的,他想看白落雪十分淡然的說道。

白落雪同樣不是小女生,她看向蘇葉嫣然一笑道,“臭房東,你還知道回來啊,我以爲你不準備回來了呢。”

“這是我家,我不回來,那我住哪裏去啊!”

蘇葉隨意的坐在沙發上看向白落雪,意味深長的說道,“不過倒是你,你不去臥室裏睡,在這裏睡什麼?難不成你在等我回來一起睡?”

一聽到一起睡三個字,白落雪的臉蹭的一下就紅了起來,她連忙狡辯道,“哪裏有,我明明就是看電視,看的睡着了而已。”

不過再說這句話的時候,她自己都顯得有些不信,說道最後聲音竟然越來越小,到最後都聲如蚊吟。

看到白落雪有些羞澀的低着小腦袋,蘇葉忽然上前準備拿起放在她一旁的遙控器。

拿過遙控器後,他轉頭看向白落雪的臉,發現白落雪的臉頰之上有些微微泛紅,但面對他的目光卻沒有任何躲閃的意味。

蘇葉曾經聽過這樣一句話,如果你在副駕駛給一個女生西山安全帶的時候看着她,如何他沒有躲閃,則代表她已經做好被你親吻的準備。

雖然此時不是在車裏,但是這個表現和操作對於蘇葉來說在不在車裏已經不重要了。

他此時也想知道這句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所以,下一刻,他在白落雪那有些驚訝的目光中,朝着那輕柔的嘴脣親了上去!

雖然,蘇葉和白落雪生活了有一段時間,但他們兩人雖然居住在不同的房間裏,但蘇葉也早已經看過了白落雪的嬌軀。

當然那是無意之間看到的,不過對於兩個二十多歲的青年這種概念自然就不一樣了。

此時的白落雪雖然看起來很清醒,但腦子裏卻混亂成一片,因爲此時的她居然對蘇葉的親吻沒有片刻的抗拒之意!

難道自己這是?!

她連忙將自己當初相親時候的要求搬了出來,可此時此刻不管那一項放在蘇葉的身上都恰好合適的不能再合適了。

就連當初要求最爲苛刻的身高,也在蘇葉服用了大力丸後變得合適了。

無論她怎麼提高自己的要求,她的內心深處都彷彿有一塊地方,此時早已經被蘇葉牢牢的佔據了。

蘇葉足足的親了數分鐘才離開白落雪的紅脣,他看向白落雪那紅的快滴出血的臉龐,嘴角不由的浮現出一抹微笑。

看來說這句話的人確實沒有錯,而且他認識白落雪的時間也不短了,從一開始的相親到現在一起生活了數個月,事業上也從一個普通的億豪員工,成爲了核心成員。

想到這裏,他輕輕地靠近白落雪的耳邊,手也直接放在她的雪嫩的腿上,聲音緩緩地說道。

“要不今晚去我的房間裏睡吧。”

白落雪聽到蘇葉的話,頓時俏臉變的更紅了幾分,她不是小姑娘自然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只是心中有些遲疑。

“怎麼?難道你覺得我配不上你嗎?”

看到白落雪有些猶豫未決,蘇葉淡淡的問了一句。

“不……不是的。”

聞言,白落雪連忙擺手說道。


她不是不願意和蘇葉發生關係,只是自己今天真的不能和蘇葉那個,畢竟她也是有苦衷的。

“那個,只是我今天來了親戚,沒辦法……”

還沒等話說話,就見蘇葉伸手將她的手腕握住,白落雪頓時一驚,不過隨即看到蘇葉在給她把脈便也就鎮定了下來。

“嗯,確實,那既然如此,三天後等你親戚走後,再來深入討論一下人生吧。”

蘇葉看向白落雪的美眸,打趣道。

他本就是有神醫的傳承,把脈來判斷來不來親戚,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簡直不要太輕鬆。

“嗯~”

白落雪低聲應了一聲,小臉之上早已經是紅撲撲的,在輕輕地的蘇葉的右臉頰上親了一口,隨即便回到了自己房間裏。


看着白落雪走回房間,蘇葉不禁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嘴脣,果然女大三抱金磚。

一夜無話。

第二天,蘇葉醒的比平常有點早,因爲他準備給自己定一個運動計劃,準備每天早上就沿着別墅區的周圍跑一圈。

別墅區其實蠻大的,跑一圈少說也有四五公里。

跑着跑着,他就發現昨晚遇到的大叔也在跑步。

“大叔,你也在運動?”

蘇葉追上大叔笑着說道。

寧子瑜看到是蘇葉,也是面帶笑意的說道,“小兄弟,昨晚是我有些以貌取人了,沒想到你真的是住在這裏面的,不過你咋是騎自行車啊。”

其實這不僅是寧子瑜想問的,就連那些保安和讀者也想問,你這麼有錢,爲什麼還要騎自行車?

而且騎自行車也就算了,爲什麼還要騎許多年前的鳳凰牌自行車。

那自然是因爲蘇葉去擺攤的地方實在是太堵了,若是開車的話,汽車近都進不去,還怎麼擺攤?

“老哥,你有所不知,我每天晚上都要去擺攤的,若是開汽車,我連地攤區都進不去的啊。”

“擺攤?!”

聽到蘇葉說道這個詞,他忽然想到蘇葉昨晚在車裏確實說過,雖然當初他是信的,但後來看到蘇葉是這裏的業主,自然把蘇葉的這句話又給當成了玩笑話。

不過這時候,蘇葉又提起了,這讓他不知如何接。

“這個,小兄弟,你說的擺攤是那種意義上的擺攤呢?”

寧子瑜有些不確定的說道,他此時的只能把蘇葉說的擺攤,往其他地方想。

比如開大型商貿公司之類的,可下一刻蘇葉的話卻讓他呆若木雞起來。

“就是常人說的擺攤,攤一塊地攤布,然後擺放一些小玩意,做點小買賣。”

蘇葉如實的說道。 額……

做點小買賣?!

聽到這裏寧子瑜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你丫的做點小買賣能買得起這麼貴的房子?

糊弄鬼呢?!

鬼:“???”

鬼表示我的智商可不低,這也糊弄不了我啊!

不過看到蘇葉的認真的表情來看,寧子瑜只能把蘇葉當成一個富貴人家的富二代來看待了。

雖然如此但依舊不能改變兩人聊得火熱的事實。

“小兄弟,我到家了,這就是我家,要不要進去看看?”

寧子瑜指着一座別墅說道。

雖然裝修的很奢華,但距離蘇葉的那一套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畢竟蘇葉住的那可是樓王,怎麼可能是一般別墅所能比擬的?!

“小兄弟,你先進來吧,我老婆最近出差了,所以此時家裏只有我一個人,要喝點什麼?”

寧子瑜取出被子看向蘇葉問道。

“白開水就可以了。”

“白開水好,年輕人就是要少喝一點果汁飲料啥的。”

寧子瑜遞上一杯白開水看向蘇葉笑道,“怎麼樣,這裝修的還行吧?”

蘇葉接過白開水,喝了一口,環視四周,點了點頭。

“裝修的很不錯,這種中式古典風格的裝修價格怕是不比這套別墅便宜吧?”

“小兄弟眼光可以啊,這套裝修足足花了我一億六千多萬,這別墅買來也就一億。”

寧子瑜聽到蘇葉的話,不禁舉起大拇指道。

“嗯?大叔,你家裏怎麼還放着一顆石頭?”

蘇葉看向一顆和外面普通石頭沒有太大區別的石頭說道。

這顆石頭和外面的石頭唯一的區別就是外表很圓潤,十分的圓潤,應該是被人刻意的打磨的。

“小兄弟,這是我上次在賭石交易會上買的石頭,因爲當初連續開了好幾個都是空的,所以這個我也就沒開了,放在家裏做個紀念同時也是警示我自己不要再玩賭石了。”

寧子瑜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