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話后,李浩然悄然退出了禪房,在房外一小和尚的帶領下,朝著金剛寺的外面走去。

不多時,當李浩然走到金剛寺的門口時,他先是感受到了一股天地之威,接著天地之間佛光震蕩,在他身後的金剛寺內,忽然泛起了一震濃烈的波動,緊接著一道如同這方天地般大小的佛影一下子出現在了天地之間。

這道佛影一出現,正在金剛寺各處佛山作亂的鎮山妖獸,還有各路的妖魔鬼怪,在一刻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他們眼中泛著濃濃的忌憚之意,有的已經開始掉頭逃竄。

「封!」

佛影中一個聲音響起,接著浮蕩在金剛寺萬佛之山上空的佛光忽然一凝,化作了一片光幕,竟將整個萬佛之山封禁,讓逃亡的眾人瞬間露出了絕望的眼神。

「滅!」

接著,佛影抬手朝著前方輕輕的退去,口中又說出了一個聲音。

佛手一出,給予李浩然一種星辰毀滅的感覺,且他感覺這一隻手似乎並非是單純的朝著前方退,而是朝著四面八方推去。

轟!轟!

萬佛之山內,一道道的轟鳴聲響起,只見正在各處佛山中的諸位背叛了佛山的妖獸、前來搗亂的妖魔,竟在這一掌之下,紛紛自爆。

狂暴的力量席捲出來,被這一道佛手散發出來的力量抹去,竟沒有對萬佛之山造成任何的傷害。


也在這個時候,已經進入了萬佛之山的那一片浩蕩魔氣,正在不斷的撞擊著萬佛之山上空的金光,欲要撞破金光逃亡出去。

「死!」

爾後,佛影左手揮拳,一拳轟在了那一道黑色魔氣之上。

轟!

嚎!

轟鳴聲和嚎叫聲同時響徹天地,那一道先前萬佛之山諸位山主都無法對抗的黑影,竟在這一拳之下灰飛湮滅在也不留任何痕迹。

這一切只發生在五個呼吸之間,好似短短的一瞬,正處於危險中的萬佛之山,竟一下子平靜了下來。

一切的叛亂和戰鬥都停了下來,在這一道天地大佛的力量之下,似乎所有的一切都不堪一擊。

「靠!金剛寺的萬佛之祖不是在也無法喚醒了么?怎麼今日跳了出來?……該死的老禿驢,被他們騙了……」

這個時候,正在萬佛之山北面的修羅王,看著遠處萬佛之山中忽然出現的那一道巨大佛影,身心一震,臉色瞬間蒼白一片,也不敢在這裡停留,意念一動,捲動著這一片魔雲,化光瞬息而去。

「哼!來了,就留下點東西吧!」

在修羅王離去的時候,金剛寺內傳出了一聲冷哼,接著萬佛之祖的佛影轟然一動,雙眼微微睜開,從中射出了兩道浩蕩金光。

轟!

金光瞬息而至,徑直轟在了那一道濃濃的魔雲之上。

濃烈的轟鳴聲不斷響起,只見遠處那一片魔雲在金光之中不斷潰散,正堅持抵抗的修羅王在這道佛光之中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眼睛一轉,也不再猶豫,提起一旁的陳影,身形一動,毅然拋下了他的魔軍,朝著北方逃遁而去。

轟!

又是一聲轟鳴聲響起,魔雲在金光之下灰飛湮滅,內中的無數強者也被金佛消滅。

站在金剛寺門口的李浩然,抬頭看著前方的那一片被金光消滅的黑雲,心中隱隱有些慌張,抬頭四處望去,只見萬佛之山雖然平息了動亂,可各處村鎮仍舊是損耗嚴重,煙火衝天。

「鎮封!」

又在此刻,那一道萬佛之祖低頭看去,抬手朝著那煉獄之門的方向按下。

轟隆隆!

虛幻的佛手如同那隕落的星辰,徑直拍在了煉獄之門之上。浩大的威勢,捲起了一陣陣的塵土。

待塵土消失的時候,李浩然赫然發現,煉獄之門所在的地方,已經被一座高約數十丈的柱形山峰所鎮壓,且在山峰的四個方向,那四尊金剛以背山之勢拱衛四方…… 第三百八十三章因幻傷心

金剛之亂,除卻少數佛山未曾受到任何的災難之外,大部分佛山都因那忽然生起的叛亂死傷嚴重。

一路走來,李浩然心頭沉重,他本以為萬佛之山內有眾多高僧,普通的百姓能夠損失小一些。

可未曾想到,他走過了千餘個鎮子,幾乎有半數的鎮子被屠盡,更有的鎮子在戰鬥之中化成了一座巨大的深坑。

不計其數的百姓哭號遍地,更有無數的佛徒帶著金銀糧食,日常物品救濟著這些信徒。

「娘!娘!上西南!寬寬的大陸,長長的寶船。娘!娘!上西南!溜溜的駿馬,足足的盤纏。娘!娘!上西南!你甜處安身,你苦處化錢。娘!娘!上西南……」

就在李浩然來到一處殘破的佛山前時,一個孩童嘹亮的送別聲響起。

孩子身邊跟著一個滿是補丁的老和尚,老和尚正裝殮著屍體,小孩跪在一美婦的身邊,高聲的喊著。

他的聲音空靈悲寂,聽的心頭泛起絲絲悲意。

李浩然駐足道路旁,扭頭看向了前方,只見不遠處那一座數十裡外的佛山因為這一次劫難,被人轟破了半壁山。

山下的佛鎮也毀了大半,此刻不遠處更是大地淪陷,哀嚎不斷,許多灰頭土臉的人都在廢墟瓦礫之中行走著,他們將一具具死去的屍體搬運出來。

李浩然不知道這一處佛山是什麼佛山,他完全是被那孩子的聲音吸引,目光由遠而近,在他的目光完全落在孩子身上的時候,他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且這個孩子身上隱隱有寶光浮現,看起來神奇無比。

「你叫什麼名字?」

聽了一會,待老和尚收殮完屍體,作完了法師,孩子也停了下來,李浩然對著那老和尚微微一笑,扭頭好奇的看著孩子笑著問道。

孩子那明亮的眼睛中,充滿了明亮的光芒,他慢慢抬頭,看著李浩然露出了一抹似曾相識的感覺。

「你是李浩然?」

這種感覺讓這孩子心神一震,立馬脫口而出。

聽著孩子的話,李浩然更是一震,他不由扭頭看了眼旁邊的老和尚,只見老和尚恍若不知一般,仍舊在埋頭干著活,似乎李浩然是個空氣一般。

見到如此,李浩然眼中更為疑惑了:「你認識我?」

「……我認得你,你也認得我的前生!今生我名南天,師父賜我法號皆空,日後我為琉璃袈裟佛佛山之主,將榮登金剛寺第四尊無上真佛!」

孩童遲疑了一下,接著眼中的光芒越來越亮,他看著李浩然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這個笑容恬靜慈祥,看的李浩然一愣,他覺得這笑容很熟悉,好像是在哪裡見過一般。

話音落下,李浩然陷入了沉默當中,他的心中一動,不由扭頭看向了遠處的未來佛山,心裏面默默的說著:「他和彌勒好像……」


待他迴轉思維,想要在去看一看這孩子的時候,卻發現孩子已經和老和尚走遠了,他們前往的方向,正是那殘破的琉璃袈裟佛佛山。

哎!

看著遠處的一切,李浩然長長一嘆,對於琉璃袈裟佛佛山前一任山主琉璃的事情,他很是無語。

這一次煉獄之行,若非是琉璃在進入之前,就寒了眾客卿的心,也不會鬧得客卿分離,琉璃帶著佛門眾高手獨自作戰。

且若不是琉璃心懷私心,更不會害了進入煉獄的大師,害了張九難等人。

「因果報應,自有定數!……」

李浩然淡淡說了一句,轉身朝著蓮台鎮中行去。

不多時,李浩然繞過了仍舊處於封閉中的未來佛山,進入了蓮台鎮。

這裡一切如常,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失和傷害。

在金剛寺強力出手,鎮壓斬殺了叛亂和作亂的人後,彌陀寺的主持悟念就活絡了起來,安排著鎮子中的百姓,捐錢捐糧,親自帶著人去了受災的地方救援。

且學堂內的劉楓、符畫天、陳雪和張勤也都跟著隊伍一同出發。

當李浩然進入學堂的時候,四位文儒正在學堂內顏師神像前禱告,幻馨和碧落無聊的坐在二樓,遠遠的眺望著遠方。

「哥哥!」

看著走入學堂的李浩然,樓上的幻馨最先笑了,她忽地一動,身形一閃,竟直接從二樓之上一閃而下,朝著李浩然這邊跑來。

樓上的碧落心頭一動,眼中泛著滿滿的喜悅,可她並未如幻馨這般變現出了全部的心情,而是笑嘻嘻的看著樓下正抱住了李浩然的幻馨,眼中有羨慕,有高興,也有喜悅。

梅林四人微微笑著,紛紛對著李浩然執禮。

李浩然尷尬的笑著,呼吸著幻馨秀髮上的清香,將幻馨慢慢推開:「好了!好了!都是大人了,不要再這般孩子氣了!我離開的這幾天,有沒有拉下修鍊?」

聽著李浩然的話,幻馨嘻嘻一笑,認真的說道:「我們每日都十分的努力,想要追上你的腳步!尤其是碧落姐姐,她可是每天都在想著你噢……」

「不要聽那丫頭亂說!」

樓上的碧落聽后心神一慌,面露驚色,趕忙搖頭喊著。

李浩然微微笑著,先是對著梅林四位文儒行了一禮,這才帶著幻馨走上了樓去。

當李浩然來到樓上的時候,碧落已經回到了她的房間裡面。

吱呀!

推開碧落的閨房,李浩然被幻馨強行拉入了進去,剛剛進入內中,頓時一股茶花的清香撲鼻而來。

接著,李浩然發現,碧落的房間十分的溫馨,房間裡面掛著各種各樣的飾品,更布置著一個又一個的小型幻陣,幻陣聯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頗為複雜的陣法。

嗡!

走入內中,李浩然看著房間布置下的陣紋,意念一動,剛剛觸碰到陣法,就已經將陣法啟動。

幻陣開啟,房間內的一切瞬間退去,化作了一片山海幻象。

這是大千幻變宗的幻象,各處山巒進階顯現,更能夠隱約看到山中有人在行走,有人在修鍊。

看到這裡,李浩然忽地心頭一痛,他這段時間只顧著東奔西跑,確是忽略了碧落的心情。

她是一個心思單純的女孩子,看上去雖然每日都將微笑掛在嘴角,說話也是開開心心,可這樣的人,越是容易將傷心的過往藏在心中,在每日獨自一個人的時候,都會舔舐著心中的傷痛。

李浩然看著幻象,扭頭看去,只見陣法另外一邊的碧落已經是淚如暴雨。

幻馨則是將目光放在了迷魂峰上,看著那熟悉的一草一木,她的心中也泛起了一抹淡淡的憂傷。

因為幻馨先前經歷過一場磨難,已經在吳道子那裡得到了解脫,故而眼前這一幕場景,幻馨多的是祝福和想念。

李浩然搖頭一嘆,攬著幻馨走到了碧落身前,意念一動收起了幻陣,將碧落抱在懷中:「傻丫頭,你父親他們都還好好的活著,這麼傷心幹什麼!」

「我的痛你不懂!你永遠都不會懂的……嗚!嗚!嗚!……」

碧落靠在李浩然的肩頭哭泣了起來,她傷心的說著,這一刻她的心中不僅有回憶,不僅有痛,還有一個個的疑惑。


李浩然聽得一愣,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對碧落的了解太少了,他只知道碧落是大千幻變宗宗主的女兒,母親已經離去,十分單純……

其他的他一概不知,他不知道她喜歡什麼,更不知道她有哪些興趣,也不知道她的今昔過往生命中的一些點滴。

作為一個保護者,李浩然發現他做的遠遠不夠,似乎還沒有碧落了解他多一些。

「好好安慰一下姐姐!」

幻馨被碧落的哭泣聽的心頭也是一痛,她看著李浩然輕輕說著,悄然退出了房間,將房門輕輕關閉。

在關閉房門的那一刻,幻馨眼中也流出了淚水,她眼中帶著一抹異樣的眼神,站在門前看了許久,這才一步步的退去。

李浩然看著哭泣的碧落,雙手慢慢落在了她的背上,輕輕說道:「好了!好了!一切都過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