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一落,小野藤四郎整個人就突然花做一團虛影,並在一秒之後憑空消失。

忍者幻術!

林飛眯著雙眼,沉著應對,上次在沖田雪麗身上也見識過這種島國近乎玄幻的武道招式,不過畢竟上次是在狹小的轎車內,和現在堂堂正正的比試不同,空間也大了許多。

也恰恰如此,才會顯得對方的實力高深莫測。

「嘿嘿,雕蟲小技!」

林飛嘴角輕蔑一笑,旋即暗運真氣,施展望氣術第十層,頃刻間股股真氣如同滔滔不絕的洪水般,從丹田處湧起,快速途經身體的奇經八脈,最後匯聚於雙眼瞳孔內。

下一刻,林飛瞳孔內正中央處,在真氣灌澆后,出現了兩點金色精芒,且四周環繞著幾團肉眼難見的火焰。

緊接著火焰沒入瞳孔內,與金色精芒融合,瞬間后化為兩團烈火,熊熊燃燒后光芒四濺,隱約間散發出兩道光芒……

這就是烈火金瞳,是林飛望氣術十層境界的技能之一,能夠辨真身,透視等等。

不過,由於烈火金瞳這個技能,只是望氣術十層境界中眾多的一個而已,處在初階階段,因此效果也只是一般。

但即便是一般,也足以秒殺現場所有人。

比如現在小野藤四郎所施展出來的忍者幻術的隱身技能,在林飛這烈火金瞳之下,頃刻間便無所遁形。

林飛瞳孔一閃后,就清楚地看到小野藤四郎此刻所在之處。

只見,小野藤四朗蜷縮著身體,一副潛伏伺機進攻的樣子。

悲催的是,小野藤四郎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在林飛眼前,已跟沒穿衣服一樣,一覽無遺。

「喲西~」

小野藤四郎臉露得色,「嘿嘿,就算你林飛再厲害,也比不上我的隱身技能吧?下一刻,只要我找准攻擊點,發動突襲,想不贏都難!」

「是啊!想不贏你……的確好難!」

小野藤四郎的話剛說完,他耳邊就傳來林飛懶洋洋的聲音,嚇的他一陣腳軟,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滿臉驚訝地循聲看去,見到的是林飛那張人畜無害的臉。

「啊~」

「吶呢?」

「你……怎麼可能會……會看見我?不……不可能! 網購系統拯救異界 不可能啊!」

小野藤四郎先是一聲驚呼,接著不可置信地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林飛,見鬼了嗎?剛才明明還在前面啊,怎麼突然間就出現在眼前了呢?

「怎麼不可能?你又不是鬼,我怎麼就不能見到你呢?」

林飛笑了笑,用手去捧了一下小野藤四郎那張清瘦的臉,說道。

「八嘎~」

小野藤四郎旋即臉色一變,狠狠瞪了林飛一眼后,再度隱身。

「我還真就不信,這次你還能把我找出來?」

人雖消失,但小野藤四郎的聲音卻在半空中飄蕩著,看樣子還是不肯服輸。

「唉,何苦呢?偏偏要浪費我時間!真是的!」

林飛撇了撇嘴,聳肩說道,接著彎腰撿起一塊小石子,玩味一笑后,猛地一個轉身朝左側角落大力砸去。

咻!

小石子破空而去,突然在角落某處停頓了幾秒,接著染紅墜落。

「哎喲~」

一記慘叫響起,剛才小石子停頓的那裡,憑空冒出一股猩紅的鮮血,滴落地上,迅速形成一小灘血池。

隨著慘叫聲響后,小野藤四郎再次顯身,只是這一次比之前慘了很多,左腦被砸了一個小洞,鮮血如同噴泉那樣,不停噴涌而出。

「八嘎呀路~」

小野藤四郎用手捂住傷口,但似乎還是不能止血,氣急敗壞之餘,他竟然還能迅速冷靜下來,接著再次施展忍者隱身之術,不過這一次他很有信心,已經動用了自身全部內力,林飛肯定不可能再那麼輕易地找到他!

隱身之後,小野藤四郎更是快速地先用手自己進行止血,然後快速一躍而起,手掌頃刻間化作手刀,再從上方急速墜下,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將林飛給現場誅殺!

眼看著他的手刀就要劈中林飛的天靈穴,繼而林飛必定會受到重創,再過一分鐘不到,林飛將會因為腦部受到不明物體攻擊,而受損致死。

想到這個可能,小野藤四郎的心情立刻好多了,更是破天荒地發自內心地笑了。

「嘿,笑啥呢?有什麼開心事,說來聽聽嘛!」

忽然,林飛的腦袋猛地一個朝上,咧嘴一笑,笑問道。

八嘎,居然又被他發現了?

還能不能愉快地進行切磋了?

小野藤四郎崩潰的心都有了,千算萬算,怎麼就還是不能避得開林飛呢?

這不是扯淡嘛!

「說你八嘎~」

「我沒有八嘎,有個九嘎,你要我馬上給你!」

話音一落,林飛仰頭直接就把小野藤四郎給拉起來……

(本章完) 這一幕,就像在看玄幻電影般。

只見,林飛猛地懸在半空,伸手一把將小野藤四郎給拉住,接著兩人開始以手為基點,快速旋轉換位,遠遠看上去就像兩扇在極速轉動的扇葉般,一下子快到都看不到人……

「納尼?」

安南北也被眼前這一幕再次嚇到,加上剛才的連連震驚,已經讓他腦子的三觀被完全凌亂了,若不是他偷偷掐了一下自己大腿有痛感傳來,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不但是安南北也,就連楊雪媚三人也是看到目瞪口呆,不得不承認,他們此刻都再次被林飛「干」的事給震驚得無以復加。

簡單的「變態」一詞,已經不能形容林飛了,或者用「妖孽」更為貼切一點。

而身在旋渦之中的小野藤四郎,毫無疑問地早已被林飛給轉暈了,天地之間在他眼前不停轉化變換,什麼東南西北,他早已分不清……

「呼呼呼~」

最後,林飛和小野藤四郎兩人已經完全見不到人影,唯一能見的,只有一個在極速旋轉的旋渦,由此扇出的風也越來越大,隱約之中竟然達到了4、5級以上。

這簡直就是一台活生生的人肉風扇啊!

「嘭~」

就在風力越來越大,隱隱間有向颶風發展的趨勢時,冷不防地一聲巨響,小野藤四郎恆被狠狠砸在地上,如同弓蝦般痙攣抽搐了幾下后,就猛地一伸直,動彈不得了。

風在瞬間消失,林飛的身影也漸漸出現在眾人面前,他一臉輕鬆地走到安南北也跟前,厲聲問道:「安南會長,人呢?你是自己給我放呢?還是我自己去找呢?這兩者之間的區別,你自己好好衡量一下,給你十秒鐘考慮。」

「現在開始倒數,十、九、八……」

林飛緊接著便慢慢倒數,聲音不緊不慢,目光緊盯著安南北也,身上散發出強者氣息,瞬間就將對方碾壓得連呼吸都開始慢慢急促起來。

安南北也卻還心存僥倖,他相信只要自己死口不認,林飛絕對不敢為難自己這個一會之長的。

可是,他沒想到的是,林飛不是那種善於遵守規則的人。

「……三、二、一!」

隨著最後一聲響起,安南北也依舊閉口不肯說,林飛臉色瞬間就變得陰沉下來,看向安南北也的眼神也變得更加冰冷了。

就在安南北也以為林飛會對自己做些什麼時,林飛卻忽然轉過頭去問劉風:「首長,如果我把他的手手腳腳打斷,會不會引發兩國之間的外交糾紛?」

劉風一愣,苦笑著思索了片刻,點了點頭。

「哦,好吧,那我就對他好一點,把他的手給打斷好了!」

說完,林飛就捲起袖管,一副就要開打的架勢。

「你……你敢?我可是一會之長,受維也納公約保護,在華夏享有赦免權,所以你不能動我,知道嗎?」

「是嗎?我好怕呀!誰說我打你?我只是有句悄悄話想要告訴你!」

林飛一笑,立刻湊到安南北也耳邊,輕聲說:「安南會長,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吧,你現在告訴我還來得及,否則接下來我就會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生不如死,懂嗎?」

安南北也嚇得臉都白了,嘴巴卻依舊還硬:「八嘎,我們大島國的男子漢,頂天立地,豈會怕你的恐嚇?」

林飛愕然,「是嗎?」

「當然!」

「那太可惜了,給你機會你不珍惜,那就別怪我了。」

話音一落,林飛就一把按住安南北也的肩膀,真氣啟動,直湧入眼睛內,兩個瞳孔很快便出現了兩個金色圓點,緊接著從兩圓點中猛地射出兩道精芒,沒入到安南北也的眼中。

隨後,安南北也先是覺得眼睛一陣熾熱,先是被火燒般,但很快就沒啥感覺了,但就在他以為沒事時候,卻忽然覺得眼睛瞳孔內的熾熱猛地加劇,比剛才有過之而無不及,痛得他當場叫出了聲。

緊接著,這種被火燒的感覺,就像很有規律般,出現的時間間隔也越來越短,越來越急促……安南北也的慘叫聲也開始從一聲兩聲,慢慢變得越來越多起來,最後更是直接乾嚎,撕心裂肺!

「怎麼樣?安南會長,你說呢?還是不說?」林飛又問道。

「我說……我說還不行嗎?求求你,幫我把這感覺趕走,太難受了,啊……」

「不好意思啊,見不到人,我是不會幫你的。」

「八嘎……啊……」

安南北也敢發誓,這輩子第一次有這種刻骨銘心的刺痛感,實在是太恐怖了,若是一些皮外傷什麼的,或者他還能夠忍受得住,但像這種如同一團火在眼睛內部燃燒的感覺,絕對是前所未有的切身體驗。

「林先生,陳雨菲小姐就關在會館二樓的二號房內,她沒事的,我們只是限制她的自由……啊……」安南北也再也不敢嘴硬,連忙將陳雨菲被軟禁的地方全盤托出,但話沒說完,眼睛的刺痛感再次到達高、潮,使得他忍不住再次慘叫起來。

「好,安南會長,那就辛苦你暫時忍著,等我的人去把陳雨菲接出來先吧!」

林飛立刻向劉風看了過去,劉風三人立刻會意,其中劉風更是在點頭后,下令立刻去把陳雨菲救出來。

三分鐘后,陳雨菲就被劉風、陳雨峰和楊雪媚三人給救了出來。

陳雨菲見到林飛時,激動得跑著飛撲過來,一把將林飛給抱得緊緊的,嘴上更是一個勁兒地在埋怨林飛為什麼這麼久才來救她,是不是不愛她了?

這些肉麻的話,聽得劉風和陳雨峰起了渾身的雞皮疙瘩,但楊雪媚卻是眼神複雜地目睹了這一幕,她沒說話,只是看上去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而已。

「林、林先生,求求你了,放了我吧……」

突然,安南北也一把抓住林飛大腿,不停地懇求著讓其放過自己。

林飛不耐煩地一笑,上前一把拉住安南北也,面對面說:「放心吧,二十分鐘之內,你的癥狀就會消失的。」

「真的嗎?」

安南北也一臉驚喜。

(本章完) 「假的!」

「……」

「好了,好好睡一覺吧!」

林飛說完,在安南北也愕然的注視下,輕輕點了一下他的麻穴,緊接著安南北也只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昏昏沉睡了過去。

隨後,劉風拿起對講機,冷靜地說了一句:「全體都有,進來抓人!」

話音剛落,大門被推開,接著潮水般湧進一大批身穿軍裝的軍人,他們的動作整體劃一,步伐卻刻意地保持落地無聲。

進來后,軍人們迅速擴散,互相合作,如同螞蟻搬家那樣,快速且有序地將地上那些在痛苦呻吟的、昏迷不醒的島國人,包括沖田雪麗、小野藤四郎最後還有安南北也等人,全部都帶走了。

很快,諾大的會館大廳空無一人,最後離開的一個把燈也關了,「啪嗒」一聲后,整個會館漆黑一片,就好像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行動結束后,林飛帶著陳雨菲獨自回家,劉風等三人跟著大部隊趕回基地,後續的關押、審判等工作也急需他們來,只是就沒有林飛什麼事,他去那裡也幫不上什麼忙。

回到家后,其餘幾女和李逍遙都在客廳等候,見到林飛和陳雨菲回來,幾女激動得緊緊相擁,林飛在旁也看到感慨良多。

總裁老公很不善 「怎麼樣?小友,是不是有種人生至此,夫復何求的感覺啊?」李逍遙忽然上前,拍了一下林飛肩膀,笑道。

「是啊,看到她們都平平安安的,我這才放心啊!」林飛點頭,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

「呵呵~」李逍遙淡然一笑,接著臉色一正,說:「既然都沒事了,那從明天起你就得好好幫我煉製我的那些私人訂製的藥丸了,我出來多日,也差不多要回去京城了。」

「不等我一起嗎?反正我的錄取通知書也差不多快到了,到時候一起去京城,路上起碼有個照應不是?」林飛問道。

「還照應?你以為是古裝電視連續劇呢?現在有飛機方便多了,我真等不及了,家裡沒我這個老不死的坐鎮,還真有點不太穩當,所以還得拜託您辛苦一點,這幾天加班加點給我趕出來吧,老頭我再次感激不盡!」

說著,李逍遙雙手抱拳想要給林飛鞠個躬。

「前輩,你別……」林飛趕緊一下子擋住,接著咧嘴一笑,說:「你這樣的話,我會折壽的,我還年輕呢,不想那麼快去見閻王。」

「你小子就不能正經點?」李逍遙沒好氣地白了林飛一眼,也就沒再堅持行禮。

「對其他人我可能還要,但對你……前輩,有這個必要嗎?」

「臭小子,信不信我抽你?」

「嘿嘿,我還真不信了呢!來呀?」

「……」

一老一少打鬧了一陣后,便消停了,李逍遙不願在大廳做電燈泡,閃了,而林飛則要繼續忙碌,糾纏於五女之間,他第一次覺得好累,也第一次覺得長得帥其實真的挺累……

接下來一個星期,林飛就像一個陀螺般轉動起來,異常忙碌。

先是去學校拿京城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這期間少不了又被學校的領導拉過去座談了一上午,還搞了個獎勵儀式,愣是獎勵他十萬塊獎學金。

十萬塊對於已是億萬富翁的林飛來說,充其量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不值一提,但再怎麼說這也是母校的一番鼓勵和心意,他自然開心接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