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微微一笑:「沒什麼,冥族大概不甘心上次被我逐走,這一回三名五劫世尊齊出,來到了天井山脈。想要找我的麻煩。」

許陽表現出來的神色非常鎮定,在這種時候,他絕不能表現出一絲慌亂的神色。萬一被敖融世尊這兩個老狐狸嗅到不對勁的味道,肯定會第一時間抽身離開。

其實,許陽現在心裡也沒有底。到底能不能對抗五劫世尊。畢竟他剛剛煉好血飲劍與乾元劍,不清楚自己現在有多強。尤其是對面是三個五劫強者齊至,這就更加棘手了。

敖融世尊注意看了看許陽的神色,見到後者臉上沒有一絲驚慌畏懼的表情,也鎮定了許多:「既如此,我們兩個老骨頭也義不容辭。正好冥族世尊殺戮我龍人族的事情還沒完,這次要和他們好好算一算賬!」

許陽吩咐御玄雨去枯榮界中整頓內務,然後與敖融、敖順兩名世尊強者,一同離開了天井秘境。

三名冥族強者來的很快,他們是五劫世尊,對於空間穿梭非常熟悉。幾乎是魔淵附近的暗哨剛剛發出消息不久,他們就已經穿梭空間,來到了天井山脈附近。

世尊級以上的強者,只要不是有意隱匿氣機,互相之間很容易感應出來。剛剛踏出秘境,許陽就見到了對面的三個小黑點,呼嘯飛射而來,正是冥族三尊!

最左邊的一人,面容冷峻兇悍,一對倒八字眉突兀豎起,令人心寒。他就是上次與許陽交手的五劫強者,冥泉康!

最右邊一人,身姿修長,外貌頗為英俊,氣質溫和,和一般冥族的陰鷙有很大不同。只不過,這溫和的眼神之下,不時閃過的一絲精光,卻讓人心生忌憚。他便是冥青桐,冥族另一位五劫世尊。

令許陽意外的是,站在三人中央,隱約是三人之首的五劫強者,居然是一個女人。這個女子身材婀娜,黑紗蒙面,一對露出的鳳眼隱含煞氣,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她,便是冥族三大五劫世尊之中,唯一的女子,冥南絳!

「泉康世尊,上一次你僥倖逃走,沒料到這次還敢過來。你帶上你的這兩個同夥,是想拉他們和你一起陪葬么?」許陽高聲喝道。雖然處於弱勢,但許陽只要打定主意戰鬥,氣勢是從來不輸敵手的。

冥泉康氣得臉色一黑。他上次狼狽逃回族群,被冥族之主嚴厲訓斥了一頓。一向與他不和的冥青桐,更是冷嘲熱諷。

冥泉康本來辯解,說許陽身懷聖器,而且能夠自如運用。結果,冥族之主更是痛罵了他膽小如鼠,並分析判斷,許陽絕對無法自如地運用聖器的力量。原因很簡單,如果許陽能自如地使用聖器,為何不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施展出來?

結論就是,冥泉康被一個二十多歲的後生小子給嚇住了,丟盡了冥族的顏面。這一回,冥族之主終於決定集合三大世尊的力量,一戰推平人族總部,再去和御獸族爭雄。

冥泉康「醒悟」過來之後,也是怒氣填胸,誓要殺死許陽,洗雪恥辱。

「哼……許陽小子,上次你仰仗聖器,將老夫嚇走,這一次,你休想得逞!我冥族之主,已經看穿了你的小把戲!」冥泉康咬牙說道。

許陽心中暗笑,看來冥泉康終於醒悟上一次拿乾元聖劍欺騙他的事情了。只不過,冥泉康沒有想到,現在的許陽已經成功收攝了乾元劍。

「冥泉康長老,這小子就先交給你,希望你能扳回一些顏面,不然的話,可就成了笑柄了!」右側英俊瀟洒的冥青桐,嘿然一笑說道。他也希望冥泉康先去碰一碰許陽,看一看許陽的深淺。

「不勞你提醒!」冥泉康冷聲說道。冥青桐這傢伙一直冷言冷語,讓他火冒三丈。如果不是忌憚冥青桐的寒霧劍厲害,冥泉康早就翻臉了。

「黑魔槍,去!」冥泉康一聲斷喝,黑色長槍再度衝出體外,向許陽飆射而來。

上一次,黑魔槍被許陽護身的紫金帝甲上,長龍反擊,出現了不小的破損。雖然事後冥泉康進行了修復,但他不擅長煉器,始終沒有恢復黑魔槍的全部威能,這件極品寶器,也因而降了不止一個檔次,只相當於中品寶器了。


冥泉康的策略很簡單,先將許陽的全盛狀態逼出來,再游斗消耗時間。等到許陽的加持增幅狀態結束,就立刻施展全力,將這個可惡的人族小子擊敗。在他看來,反正許陽無法主動施展聖器本體威力,對他這個五劫世尊來說毫無威脅。

許陽心中,也在仔細盤算。這次冥族派出了三個五劫世尊,正是千載難逢的時機。如果能在這裡,將三個五劫世尊全部留下,對於他接下來的計劃,肯定大為有利。

「我對於操控寶器戰鬥的經驗,還差了不少。正好這冥泉康是三人之中最弱的一個,不如把他當做磨刀石,試一試我新煉化的血飲劍。」

許陽心中一動,立刻施展了八極融合以及枯榮界加持之力,渾身上下彩光爆射,黑白兩色光芒融入他的身軀。下一刻,一道細長的血刺從掌心飛射而出,化作一道血光,迎擊空中的黑魔槍!

「奇怪,這小子的戰鬥方式,怎麼和上一次有所不同?」冥泉康皺眉,不過他沒有細想,只要不是聖器,他就絲毫不懼。

黑魔槍與血飲劍,在空中狠狠撞擊在了一起!

兩者都是寶器本體的撞擊之力,這一次轟擊的威能可想而知。彷彿是巨雷在眼前炸響,澎湃的黑色、赤色氣浪,向四周翻騰開去,方圓十里的雲霧,被一掃而空!

許陽和冥泉康的身軀,均是劇烈震動。這一擊,居然是平分秋色。

「怎麼可能,這小子的手段……完全不像一個剛剛踏入世尊境界的菜鳥!高階世尊的戰鬥方式,他是什麼時候學會的?」冥泉康心中驚訝。(未完待續。。) 不過,冥泉康並沒有太過慌亂,他已經看出,許陽雖然功力很強,但控劍的手法非常生澀,根本就不足為慮!

「魔槍百變!」


冥泉康大喝一聲,黑魔槍驟然閃爍出上百道槍影,每一道都化作黑色厲芒,直衝許陽。

許陽登時感覺壓力大增,冥泉康駕馭寶器的手法比他要老練了許多。不過,許陽是在枯榮界中,以比肩聖人的實力收攝的血飲劍,對血飲劍的掌控,也幾乎到了如臂使指的程度,這是他的優勢。


「散!」許陽雙手一分,心神操控之下,空中那一道細長血刺一般的血飲劍,猛然分散成兩道血色長刺,同樣射向了冥泉康!與此同時,許陽眼眸緊緊鎖定冥泉康,他在學習對手駕馭寶器的手法。

冥泉康哈哈一笑,他分出了部分槍影,擋在那兩道血光之前,剩餘的數十道槍芒,依舊隔空向許陽激射而去。許陽這次,分出了大部分的玄力在血飲劍上,這意味著許陽沒有足夠的玄力,催動紫金帝甲這一聖器護具的反擊!

「這小子太蠢了,居然想以寶器與我對攻,還不如放棄攻擊,全力催動岩族之王的聖器戰甲!那樣的話,我的攻擊會引發聖器防具的反擊,肯定會投鼠忌器,只能游鬥了。可現在……哼哼,他的勁力分散,根本無法催動聖器護甲的反擊威力!」冥泉康心中暗暗譏笑許陽,卻不知道,許陽在暗中偷學他的控制手法。

轟隆!

一聲震響,首先是血飲劍分化出的兩道血光,與那數十道槍影碰撞,威力齊齊消散。然後。冥泉康分化而出的剩餘數十道槍芒,一齊向著許陽攢射而去,直接命中紫金帝甲!

叮叮噹噹的響聲傳出,瞬間紫金帝甲之上多出了一些白色印痕。這些長槍攻擊的威力,大部分被帝甲擋下,剩餘的少部分力量。均勻地傳遞到了許陽身軀之中。

許陽肉身強橫,但也被這股力量震得連續不斷地倒退,最終堪堪站穩了身形。

任誰都能看出,這一次對攻,是冥泉康大佔上風。

敖順世尊皺眉說道:「奇怪,看樣子許陽盟主並無勝算,敖融長老,我們該怎麼辦?」他有些惴惴不安,對面還有兩個五劫世尊並未出手。

敖融世尊也有些緊張。輕聲傳音道:「你站到我這裡來,一旦情況不對,我立刻帶你瞬移離開此地……」

冥泉康哈哈大笑,手中印訣連變,空中的黑魔槍閃爍黑芒,再度分化成上百道槍影,向許陽轟殺而來。

「散!」許陽操控血飲劍,低聲喝道。那一道細長的血刺。驟然間從二道變成四道,瞬間又變成八道!


「果然可以!」許陽心中興奮。他雖然表面上吃虧,但並沒有受傷,駕馭寶器的手法反而有所進步。

八道血光飆射向冥泉康,這可是寶器本體的攻擊,比幻化出的玄力攻擊要強出許多倍!冥泉康若要瞬移逃脫,勢必消耗大量的玄力才能做到。當然。如果是聖器的攻擊,冥泉康根本就無法瞬移逃走。

「咄!」冥泉康這次分出了一半的黑色槍影,擋在這八道血光面前,剩餘的一半槍芒,依舊射向許陽。

這一次交鋒與上一次相比沒有太大差別。許陽的身軀劇震,被連續不斷的槍芒射擊,退後數百丈。只不過在紫金帝甲的防禦之下,他沒有受傷。

「再來!」出乎意料,許陽並無一絲緊張之色,他反而操控血飲劍,向冥泉康發出了攻擊!

這一次,血飲劍分化出了數十道血光,每一道都蘊含著中品寶器的本體攻擊力,呼嘯之間,向冥泉康飆射而去!

冥泉康大吃一驚,他沒有想到,許陽的控劍手法,在短短几次交鋒之間,就有了這麼大的提升,現在已經有模有樣了。他不知道的是,許陽當初是以比擬聖人的實力,收攝寶器,本身對血飲劍的控制就非常緊密,現在有他這個現成的老師實戰指導,經驗自然飛漲。

許陽與冥泉康,兩名世尊強者操控寶器大戰,許陽從一開始被死死壓制,到後來十成之中反擊二三成攻勢,再到後來,甚至能與冥泉康齊平,不分軒輊!不僅是冥泉康大感邪門,雙方觀戰的世尊強者,同樣是感到不可思議。

他們怎麼也想不通,許陽的控劍手法為何進步這麼快。

「離合!」許陽左手張開,印訣施展之下,血飲劍頓時散成了上百道血影!與此同時,許陽手掌握拳,結出一個奇妙的拳印,頓時那上百道血影,凝化成九道猶若實質的巨型血劍,遙遙對準了冥泉康!

在戰鬥良久之後,許陽終於將冥泉康的手法學的差不多了。這一手離合劍訣,就是他結合冥泉康「魔槍百變」、「魔槍九閃」的槍訣變化,偷師而來。

「可惡的小子!」冥泉康壓力越來越大,他同樣施展出魔槍九閃,九道墨色長槍閃爍寒光,一齊向許陽激射而去。

轟!轟!轟!……

一連九記驚人的爆炸雷音響起,離合劍訣的九道血色巨劍,都撞上了一道墨色長槍!氣勁爆鳴,罡氣交攻,這種硬碰硬的戰鬥,比拼的就是誰的玄功深厚,誰的寶器精良。

許陽的血飲劍是中品寶器,冥泉康的黑魔槍本來是極品寶器,兩者有著差距。但是黑魔槍之前被紫金帝甲的聖威長龍擊中,下降了兩個檔次,堪堪與血飲劍的威能齊平。

在冥泉康難以置信的眼神之中,九道墨色長槍逐一崩潰,而九柄血色巨劍,雖然光澤暗淡,卻仍然存在!

已經對控劍手法很熟練的許陽,當然不會錯過這次硬拼帶來的機會,他左掌再度握拳,喝道:「離合劍訣!」

空中九柄暗淡無光的血色巨劍,猛然合攏成一股,呼嘯著向冥泉康轟擊而去!

冥泉康的得意招數被破解,體內玄力空虛,面對寶器本體的威力,想要瞬移逃開,都已經成了奢望。他看著那越來越近的血光長劍,忍不住大吼道:「救我!」

冥青桐笑吟吟地並不出手,而是將雙手背在身後,一副看熱鬧的表情。一旁的冥南絳,卻是眸光微皺,抖手拋出了一根黑色長鞭,向著血光長劍包裹過去。

這黑色長鞭寶光燦然,顯然也是一件寶器。

「機會!」許陽這邊觀戰的敖融世尊,眼中猛然射出一道精光,掣出了一柄金色大刀,呼嘯劈出,目標正是冥南絳世尊的黑色長鞭!

敖融世尊觀察良久,終於判斷出許陽有著對抗五劫世尊的實力。眼見得他要將冥泉康重創,將場面演變成二比二的形勢,而冥青桐世尊又因為私人恩怨,作壁上觀,這種千載難逢的良機,怎麼可能錯過?

「嗡!」黑色長鞭,與金光大刀橫空對撞,罡氣四射。

冥南絳斥道:「大膽!」只不過,她已經來不及再出手救援了,血飲劍徑直射穿了冥泉康的胸口,帶起了一蓬血花,透胸而出。

冥泉康張口噴出了金色的鮮血,他的氣息迅速萎靡下來,黑魔槍也失去了控制,斜斜墜落。

冥青桐終於出手了,他單手一揮,一股柔和的玄力包裹著冥泉康,向後甩去,避免血飲劍的進一步追殺。

許陽的目標,立刻改變,血飲劍化作一道長虹,徑直向黑魔槍射去。

冥泉康眼中閃過憤怒絕望的光芒,大叫道:「不……」然而他的叫喊是徒勞的,黑魔槍無人操控,任何妙用都發揮不出,被血飲劍從中剖開,切成兩段。

霎時間,血飲劍光芒大盛,包裹住了斷裂開來的黑魔槍!一道黑色槍靈,被血飲劍以血光硬生生吞噬了。

黑魔槍再無絲毫光華,化作兩段黯淡的凡鐵,跌落向下方的大地。冥泉康世尊眼神有些渙散,要知道黑魔槍是他畢生煉化的寶器,是他實力的最大依仗。沒有了黑魔槍,他的實力大降。想要再煉化摸索另一件寶器的使用印訣,又要耗費經年累月之功。

血飲劍在吞噬了黑魔槍靈之後,噼啪連響,嗡嗡震動,返回許陽的面前。黑魔槍的本來品階可是極品寶器,這一次吞噬,血飲劍的威能得到了很大提升,進化到了上品寶器的層次。

「好一把能進化的寶器,不知是何人煉製出來的。」許陽心中暗贊。

「冥青桐,你為何不出手?」冥南絳蹙眉質問道。

冥青桐呵呵一笑:「誰知道他居然會被一個後生小輩打敗?我剛回過神來,就已經出手救他了,要不然,你以為泉康長老會活命?」只不過,他的笑聲中,很有些幸災樂禍的味道。

冥泉康氣得發昏,他當然知道冥青桐的打算,這個族中宿敵,就是想讓自己受到重創、實力大減。失去了黑魔槍之後,冥泉康更加沒有和冥青桐對抗的本錢。

冥南絳冷冷說道:「冥青桐,我很清楚你與冥泉康長老的恩怨。但這次我等共同出手消滅人族的任務,事關重大!」

冥青桐呵呵一笑:「放心吧,南絳長老……這個許陽,交給我來對付,如何?」(未完待續。。) 冥南絳冷冷說道:「你確定?這個許陽駕馭寶器的手法,已經不次於冥泉康長老,他本身的功力,似乎比一般的五劫世尊還要深厚。你對付他,可別出了什麼差錯。」

冥青桐呵呵笑道:「南絳長老放心,我可不是冥泉康那種廢物。」

冥泉康心中惱怒,但他現在已經身負重傷,而且失去了得意的寶器,根本就不在冥青桐的考慮範圍之中。

冥南絳略一點頭,鳳眼重新看向對面的許陽、敖融、敖順等三人,最後定格在了敖融世尊的身上。

「敖融……上一次在騰泡大澤,你跑得快,逃過一劫。沒想到,你們龍人族不思悔改,居然還想和弱小的人族結盟!」冥南絳黑紗之下的聲音冰冷無比,「現在本長老再給你一次機會,就此離開,不要摻和我們冥族的事務。」

敖融世尊看到許陽擊敗冥泉康,心中的信心也有所增加。他冷笑說道:「冥南絳,你在騰泡大澤屠殺我族人的仇恨,老夫可是一刻也不敢忘記!現在有許陽盟主牽制住冥青桐,你們再也沒辦法以多打少了吧?這次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許陽心中暗暗思忖:敖融世尊倒也不是全然懦弱,在有勝利希望的情況下,他倒是不懼一搏。這才符合常理,一個懦弱的人,怎麼可能修鍊到五劫世尊的境界。

冥南絳雖然黑紗遮面,看不到臉,但眼眸也是森寒一片,冷聲說道:「好,敖融!既然你自尋死路,我絕不容情。天魔玉帶!」

冥南絳手中的黑鞭。再度使出,一重重鞭影如靈蛇一般矢矯蜿蜒,蘊含著破碎空間的絕大力量。

敖融世尊對許陽說道:「許盟主,冥青桐就拜託你了。」

許陽頷首道:「放心,有我在,他翻不出大浪。」在擊敗冥泉康。領悟離合劍訣之後,許陽的信心大增,他還有底牌尚未動用。

敖融世尊豪氣頓生,手中的三尺金刀猛然掣出,大喝一聲:「形變!」那三尺金刀,驟然迅猛延展開來,化作一柄千丈大小的金刀,轟然劈下。

千丈金刀、天魔玉帶互相轟擊,一聲巨響。罡氣爆射,雄渾恐怖的氣浪向四周翻騰。周圍的冥青桐、許陽以及敖順等人,都不由自主地退開,以免被餘威波及。

冥青桐冷笑道:「許陽……我很想知道,你剛剛對那個敖融說出的豪言壯語,到底有沒有足夠的實力支撐?」

這是變相的邀戰,許陽沒有拒絕,平靜說道:「有沒有足夠的實力……一戰便知。」他的雙掌一分。離和劍訣施展出來,頓時血飲劍化作上百道血光劍影。呼嘯著向冥青桐刺擊而去。

冥青桐淡然一笑,英俊的臉上有幾分邪氣:「這種手段……還是少拿出來丟人現眼吧。寒霧劍!」

冥青桐雙掌一錯,一道純白色的劍刃從掌心噴射而出,甫一出現,場中的溫度就降低了許多,一絲絲霧氣。在那純白色的寒霧劍本體周圍縈繞。

「本長老的寒霧劍,可是准聖器的存在,比冥泉康那蠢貨的黑魔槍,高出了一個品階!」冥青桐手掐劍訣,指揮寒霧劍飆射而出。「只要是寶器,就要受到我的寒霧劍的剋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