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昌碩的臉上絲毫都沒有露出害怕的神色,反而還氣定神閒地感受了一下對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

還別說,這個人比起一般的武者來,這實力還真的就不能算是弱的,氣息很凌厲,看來不是一般人啊!

“好啊,那你告訴我是誰,我倒是可以考慮配合你一下。”許昌碩笑着說道。

配合你把你自個兒的第三條腿給卸了,老子怕你自個兒下不去手。

“哈哈哈–想知道是誰的話,那就先等我把你的腿卸了之後再告訴你吧,不過,要是你肯自己動手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不動你身上其他的部位,或者是替你再叫個120啥的!”

光頭男子的話語卻是突然就變的溫暖了起來,不但是不會傷害他的其他部位,竟然還要主動幫他叫120,麻痹的,乾脆直接再幫他叫個110好了。

奶奶的腿兒的,許昌碩不由得在心中罵道。

家中還有三個美人兒等着自己,而不知道哪個王八蛋竟然找了這麼一個光頭來噁心自己,真的是是可忍熟不可忍。

“考慮你馬勒戈壁考慮,要動手就快點兒,老子還有事兒呢!”許昌碩此時也沒有了好氣兒。

“不識擡舉的東西!”

光頭男子語氣一愣,便是就朝着許昌碩大踏步走了過來,只見他左手舉起了那明晃晃的彎刀,右手卻是直接就朝着許昌碩的脖子抓了過來。

在他看來,這許昌碩就像是案板上的魚肉,還沒有開始,命運就是已經註定了。

接下來自己只要是把他給按在地上,再給他一拳打暈,那第三條腿還是任由自己切割,想要切成幾段,就可以切成幾段。

光頭這個人有一個變態的喜好,那就是特別喜歡看着別人在他的面前受虐,尤其是在聽到對方那痛苦絕望的聲音的時候,他就會感覺到一種莫名的興奮。

可是,這一次好像是要讓他失算了。

因爲許昌碩在看到他舉着明晃晃的砍刀向着他看過來的時候,他不但是沒有被嚇得大喊大叫,反而還十分鎮定地站在了那裏,目視前方,眼睛裏面更是映着那光頭男子的陰狠面容。

其實,要是許昌碩不想要和他做過多的糾纏,也十分的容易,直接走掉就可以了,但是面對別人對他的威脅,許昌碩要是不報復回來的話,那總感覺就是有點兒對不住自己一樣。

而且,自己今天要是走了的話,難免以後這樣的事情還會發生第二次甚至於第三次,所以說,他不能跑,更不能撤,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先把對方打的爹媽都不認識之後,問出幕後之人,然後再把那幕後的人揪出來,牙打掉,腿打折,肋巴扇子打骨折。

奶奶的,竟然敢算計自己,這是長了多少能耐呀!

光頭男子雖然說也訝異於許昌碩的表現,不過,他只當是他被嚇傻了,所以,在下手的時候,絲毫都沒有手軟。

而許昌碩則是在那光頭男子靠近自己想要朝着自己劈下來的時候,就那樣直接揮舞起了拳頭砸向了那光頭的面門。

光頭微微有些意外,也因此手腕微微一抖,那彎刀就坎向了李勇的手腕。

只不過,就在這時,讓他更加意外的事情發生了,許昌碩的拳頭竟然是突然就變成了手掌,隨後便是在他目瞪口呆之下,一把抓住他的彎刀,就這樣把他的彎刀搶了過去。

這怎麼可能?

光頭男子手中一空,心頭立刻就漏跳了一拍,他行走江湖多年,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詭異的一個場面。

要知道,這個招式可是他苦練多年才練就的,早就已經練的爐火純青了,除非是真的高手,也就是那些先天武者,不然的話,是絕對不可能從他的手中搶過那把彎刀的。

可是,自己得到的消息,這個許昌碩也就只是一個大公司的紈絝老總罷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武力,這特麼自己是被騙了嗎?

此時,那光頭哭的心也都有了。

拿到彎刀的許昌碩頓時心中一喜,看來自己還是挺聰明的嘛,本來自己想要直接動用真氣來收拾這小子的,可是對付一個後天的武者,自己要是用真氣來收拾人家,好像是有種作弊的嫌疑。

既然是武者,那自己就用武力來對付他好了,畢竟,做人要公平嘛!

可是,許昌碩所懂得的武術格鬥技巧並不是很多,所以剛纔的那套掌法實際上是在看到那光頭的攻擊方式的時候,自己臨時創造出來的,真的是沒有想到效果竟然會這樣好!

自己果然是一個天才!

嘿嘿嘿—-

就在這時,那光頭男子也是從震驚之中回過了神來,哼哼,搶了自己的彎刀那又如何,畢竟自己又不是隻有彎刀砍人這一招。

所以,光頭男子在彎刀被搶了之後,快速地朝着許昌碩撲了過去。

許昌碩又哪裏會能夠讓這光頭男子得逞,反正現在自己是有了彎刀,那自己何不用他的工具來好好的修理他一番呢!

所以,許昌碩便是就拿着彎道直接就朝着光頭的腦袋上砍去。

可是,很明顯許昌碩有些看輕這光頭男子了,雖然說他在許昌碩的接連攻擊之下,躲閃的有些狼狽,但是好歹是能夠躲避得過去的。

不過,許昌碩又哪裏肯就這樣輕易放過他,畢竟自己的第三條腿都要被人家卸了,自己要是不把這口氣給掙回來,以後他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的。 許昌碩根據那不斷攻擊的感覺,創出了越來越多的招式,而且還越用越多,越用越熟練,不到十招,那光頭男子便是就被打倒在地上了。

沒有理會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光頭男子,許昌碩看着自己的手,越發是覺得自己真的就是練武奇才了,爲什麼自己早之前都沒有發現呢!

這一定是自己的姐姐們帶給自己的好運。

由此許昌碩又想到了那個簽到系統,自己爲了得到姐姐,可是每天都堅持簽到的,可是,這系統就像是關閉了一樣,已經好長時間都沒有給自己再送女神姐姐過來了。

話說自己現在這幾個姐姐都還沒有搞定,還是暫時不要再來姐姐過來了吧,要不然的話,他還真的就怕自己會忙不過來呢!

麻痹的,自己是不是腦子壞掉了,現在可是有人要刺殺自己,自己這都是在這裏想什麼呢!

在意識到自己有些想的跑題了之後,許昌碩快速地搖了搖頭,讓自己快速地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地上的那光頭身上。

“喂,死了沒有?”許昌碩踢了一腳地上的光頭。

那光頭立刻就“噝”地一聲轉醒了,“還沒!”

艹!

許昌碩爆了一句粗口,他倒是挺配合,還告訴自己沒死,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裝死好讓自己放他一馬麼?

真的不知道這個傢伙的腦子裏面究竟是都裝了一些什麼!

“既然沒死的話,那就告訴我到底是誰那麼缺德,找了你這麼一個貨來噁心我!”許昌碩說道。

“我不能說!”道有道意,那光頭男子即便是到了現在也不想要說出幕後指使之人是誰。

許昌碩倒是也不廢話,直接就拿起那砍刀,朝着他的身下就比量了下去。

“說吧,你想要幾段?我技能很好的,不過段數可不要太多了哈,我怕你的太小,我實在是切不出來。”

聽了許昌碩的話,那光頭男子頓時嚇得冷汗直流,不過心中也不忘記罵了許昌碩幾句。

一個男人竟然被人家嘲笑那個地方小,這不是侮辱人嗎?

你小,你才小,你全家的都小!

“我說,是鄧根基!”最後那光頭實在是受不了許昌碩那明晃晃的刀在自己的那個地方晃悠來晃悠去的,太特麼的嚇人了。

“很好!”

許昌碩說完便是直接就將那彎刀扔在了一邊,就在那光頭男子一位許昌碩就這樣放過他,剛剛想要鬆一口氣的時候,就聽到許昌碩說道:“110嗎?我要報警……”

聽到許昌碩把情況事無鉅細地跟警察說了一遍之後,那光頭男子立刻就癱軟到了地上,他知道,他這一次算是栽了。

所以,還沒有等許昌碩再說話呢,那光頭男子便是就着剛纔的那口氣直接就暈了過去。

許昌碩搖搖頭,真的是,真是虧得自己還以爲他是一個多麼有骨氣的人呢!原來也不過如此啊!

二十分鐘過後,警察就趕了過來,又當面向着許昌碩瞭解了情況之後,便是直接就把那光頭男子給帶走了。

許昌碩自然也是直接就開車離開了,並在路上暗暗地記下了鄧根基的名字,真的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敢跟自己玩陰的,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又過了不到半個小時,許昌碩便是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別墅,將車子停好之後,許昌碩便是就直接走進了屋裏。

真的是,也不知道那對姐妹花還吵不吵了,要知道自己剛纔可是被那光頭耽誤了不少的時間呢!

一時間許昌碩竟然是有些頭疼了,想那皇帝后宮三千佳麗,也不知道是怎麼管理的,自己這別墅裏面也才住着三個而已,就已經在第一天開始吵鬧了。

想到這裏,許昌碩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好吧,這別墅裏面雖然說是住着三個美人兒,但是也就只有林嘉茵是自己的女人,那另外兩個美人兒自己暫時還沒有拿下,所以,目前不能算是自己的女人。

許昌碩看一樓沒有人,便是就直接朝着三樓臥室走去了,就算是自己暫時看不到那對姐妹花,最起碼跟嘉蔭瞭解一下情況也是好的。

還好還好,當許昌碩走上三樓的時候,並沒有聽到什麼吵鬧的聲音,許昌碩也因此鬆了一口氣。

因爲害怕林嘉茵已經睡着了,所以許昌碩便是輕輕地推開了房門,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此時林嘉茵的臥室裏面竟然並排趴着三個美人兒!

而且,更讓許昌碩差一點兒噴出鼻血的是,這三個美人兒竟然都穿着吊帶背心,不知道是在看一些什麼東西。

因爲她們三個人趴着的方向是腳衝着門口的方向,再加上許昌碩的動作又非常的輕,所以,許昌碩這邊都已經推門進來了,可是三個美人兒卻是誰都沒有發現。

依舊是有一下沒有一下的讓自己的腳丫一上一下的落着。

尼瑪的,這他可以理解爲是在勾引他麼?

要是他沒有看錯的話,這三個人那可全部都是真空上陣的,自己在後面雖然說是看的不真切,但是那有一下沒一下的間隙之間,有沒有穿小內內自己還是能看清楚的好嗎?

“嘉蔭姐姐,你說的都是真的嗎?”聽這語氣開口的應該是伊一。


林嘉茵“咯咯咯”一笑,說道:“那是自然了,反正接下來我們就要住在一起了,明天白天我就給你看看!”

“啊??那多羞人啊?可是碩哥哥會同意嗎?”伊夢有些害羞地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讓他知道的,我們偷偷看!”林嘉茵笑着說道。

“好啊好啊!”這一次是伊一和伊夢一起說道。

只不過,三個人誰都沒有注意到在她們身後的許昌碩此時臉色已經變得有些黑了,所以說,聽林嘉茵這意思,自己這是被賣了麼?

這個丫頭該不會是要把自己的果照還有她們的動作視頻給那兩個丫頭看吧!

這怎麼行?

嘿嘿嘿,只要是她們願意,自己天天給她們上演真人版的都可以!

許昌碩想到這裏,自己都被自己那齷齪的思想有些震驚到了,看來自己骨子裏面也不是什麼好人啊!

“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就在許昌碩一臉淫笑想入非非的時候,伊一竟然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就回過了頭,在看到許昌碩的第一時間便是就發出了一聲尖叫。 “那個..我剛推門進來!”

許昌碩見自己被人家抓了一個現行,立刻就慫慫地一樣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聲說道。

開玩笑,他纔不會做出偷聽那種沒品的事情出來呢!

好吧,是他纔不會承認呢!

除了林嘉茵,伊一和伊夢兩姐妹都是在伊一發出那聲尖叫之後,直接就扯過一旁的被子要蓋住自己。

只不過可能是扯的方式不太對,被子不但是沒有扯過來,反而是兩個人的睡衣肩帶就這樣滑落了下來。

許昌碩自然是不會放過這等美景的,嘖嘖嘖,還別說,竟然還真的是挺大的,只怕是比起林嘉茵來也是絲毫都不遜色的。

這料也實在是太足了。

“切,不是吧,嘉蔭,你該不會是告訴我你吃醋了吧?”許昌碩笑着問道。

林嘉茵見被許昌碩說中了心思,於是就杏眼一瞪,說道:“誰吃醋啦,我纔沒有!”

“好,好,好,你沒有,沒有總行了吧!”許昌碩說完,便是就直接伸出手去朝着林嘉茵那柔嫩的小臉捏了過去。



自從從江南迴來之後,許昌碩便是就無緣無故地增加了這麼一個癖好,那就是愛捏林嘉茵的小臉蛋。

不用說,這個癖好一定是跟凌甜甜那個地下女王學的,還別說,這樣捏人家臉的感覺,還真的是好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