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懷璟現在顧不得聖姑的狀況,抱著柳喬喬就出去了。

因為柳喬喬,聖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灰沉沉的聖地一下變得明亮了起來,四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長出了許多漂亮的綠植和花。

而柳喬喬卻沒有任何要蘇醒的跡象,許懷璟想要帶著柳喬喬離開,可是雲先生說柳喬喬身為聖女,在聖地徹底恢復之前,她是不能離開的。

梁亞博想盡了辦法,用了各種葯,還是沒有辦法讓柳喬喬蘇醒過來。

不知不覺,三個月過去了。

在這三個月里,聖地在慢慢發生變化,他們開始走出去。

可是柳喬喬在這三個月里卻一次也沒醒過。

許懷璟在這三個月里也沒有閑著,動用了所有的力量去尋找孩子和大哥,但還是一無所獲。

雲先生承認孩子們和大哥不見了是他造成的,但是孩子們和大哥自己想法逃走了,現在雲先生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經歷這次事情以後,雲先生帶上了秦御醫的骨灰,準備去遊歷四方。

所有的事情都好像回到了正常的軌道上,只是柳喬喬一直沒有醒來。

許懷璟外出回來,繼續幫柳喬喬按摩著身體,因為梁亞博說這樣柳喬喬再次醒來的時候才不會身體功能退化。

「懷璟!懷璟!」這時,門外突然想起了隔壁張大娘的聲音。

「估計又要我幫忙搬什麼了,我等會回來。」因為許懷璟力氣大,所有經常隔壁的鄰居都會找他幫忙做些什麼。

幫柳喬喬蓋好被子,許懷璟就出去了。

「怎麼了?張大娘?」許懷璟一邊說著一邊挽起了袖子。

張大娘神秘的笑著,看起來好像並不是來找許懷璟幫忙的。

「懷璟啊,來來來,這是我遠房的侄女,叫秀鈺,你們可以認識一下。」張大娘把身後羞澀的秀鈺拉到許懷璟面前。

看到身材挺拔,模樣俊俏的許懷璟,秀鈺的小臉一下更紅了,羞的都不敢看許懷璟。

「我這侄女長的秀氣吧,也很聽話的。」張大娘一個勁的誇著自己的侄女。

「姨娘!」秀鈺更是不好意思,但又忍不住想多看俊俏的許懷璟幾眼。

「張大娘,你這是?」許懷璟有些沒明白,張大娘為什麼要把自己遠房的侄女介紹給他?

「哎呀,懷璟啊,你說你天天守著一個還不知道能不能醒過來的夫人多孤獨啊,我這個侄女你就收個偏房就可以了。」張大娘表情很是認真,看起來並不像是開玩笑。

「張大娘!」原來是給他介紹偏房,許懷璟的臉一下就拉下來了。

「我知道你很愛你的夫人,人也熱心善良,可是也不能守一個不放啊,聽大娘的,你要多為自己著想!」雖然才短短三個月的相處,但是周圍的這些人都覺得許懷璟是一個好人。

暖婚重生:盛少獨家寵溺 ,他都會義不容辭的幫忙。

也正是因為這樣,張大娘才想把自己長相乖巧秀氣的侄女介紹給許懷璟。

「不用了,張大娘,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沒有考慮納偏房。」許懷璟不著聲色的把手從張大娘手裡抽了出來,明確的拒絕了她。

聽到許懷璟的拒絕,在旁的秀鈺一下就委屈的紅了眼眶。

「姨娘,他不願意就算了。」秀鈺拉著張大娘,薄臉皮的她不想再被拒絕了。

「懷璟啊,你要是納偏房的話,不會有人覺得你對你夫人不忠的。」張大娘還是不肯放棄,還想說服許懷璟。

絲毫沒有察覺許懷璟已經有些生氣了。


「誰說的!」突然,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讓許懷璟一下僵住了身子。

門口,柳喬喬虛弱的扶著門框,剛醒來的她腳還有些軟,但還好因為許懷璟每天都給她按摩,所以還是能繼續行走的。

剛醒來的她就聽到了門口傳來的聲音,走到門口就聽到張大娘想讓許懷璟納偏房,這可把柳喬喬氣壞了。

「他要是納偏房,還得問我同不同意。」柳喬喬霸道的說道。

居然敢有人趁她昏迷的時候慫恿許懷璟納偏房,柳喬喬不由得對張大娘有些討厭。

許懷璟本來只覺得有些熟悉,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覺,可柳喬喬再次開口的時候,許懷璟就確定了這就是柳喬喬的聲音。

這是那個他每天夢寐以求都想聽到的聲音。

「喬喬?」許懷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柳喬喬,他沒想到柳喬喬現在就這樣站在自己面前。

「許懷璟,你要納偏房嗎?」柳喬喬生氣的問著許懷璟,臉氣鼓鼓的。

再一看那個什麼秀鈺,長的是很秀氣乖巧,她一個女人看了都心動。

再加上現在一副委屈的模樣,誰看了受得了?

「啊?」許懷璟沒想到柳喬喬醒來問他的第一個問題居然是問他要不要納偏房,這讓許懷璟一下愣住了忘了回答。

「你要納偏房嗎?許懷璟!」許懷璟的反應讓柳喬喬很是生氣,難不成這男人在她昏迷的時候已經不愛她了嗎?

柳喬喬醒了過來!

許懷璟腦子裡只有這個想法,天知道現在的他真的激動的要哭了。

飛快上前,許懷璟緊緊的抱住了柳喬喬,像是要把她蹂進自己的懷裡。

「不,我才不納什麼偏房,我許懷璟只愛你一個女人!」許懷璟霸氣的表白道,抱著柳喬喬的力度不由得又加重了幾分。


「我們還是先走吧……」萬萬沒想到柳喬喬會在這個時候醒來,張大娘站在門口是又心虛又尷尬,拉著秀鈺趕緊離開了。 「我要喘不過氣了……」柳喬喬拍著許懷璟的背,因為許懷璟要是再不放開,她真的要窒息而死了。

許懷璟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放開了柳喬喬。

「對不起,我看到你沒事,太開心了!」柳喬喬現在這樣平安無事的站在他面前,他激動的都無法用言語表達了。

「是嗎?我看你是看到美女才這麼開心的吧?」柳喬喬插著腰,生氣的質問著許懷璟。

要不是她剛才醒來,說不定許懷璟就真的納了偏房。

柳喬喬這氣鼓鼓質問他的樣子,讓許懷璟有些恍惚,好像又回到三個月之前了一樣,一下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是不是想到要納偏房,開心的不得了?」剛醒來就生氣,柳喬喬感覺自己一下有些腦袋充血了,趕緊扶著門框。

「喬喬,你哪裡不舒服嗎?」許懷璟趕緊扶著柳喬喬,她才剛醒,可能還有些不太適應。

「不要你扶,你找你的偏房去吧!」柳喬喬還在生氣,拍開了許懷璟扶著她的手,自己往床邊走去。

但是本來腿就有些不適應,剛又站了好一會兒,柳喬喬腿一軟,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還好許懷璟眼疾手快,立馬把柳喬喬抱了起來。

「我不納偏房,我說了我只要你一個。」許懷璟溫柔的把柳喬喬放回了床上。

許懷璟真誠的眼神讓柳喬喬安心了。

坐在床上,柳喬喬再打量了一下房間,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這是哪裡啊?」柳喬喬根本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剛才醒來也沒有太注意。


「這是聖地。」許懷璟轉身給柳喬喬倒了一杯溫水。

「我昏迷多久了?」柳喬喬一臉好奇,她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


「三個月。」這三個月的時間裡,許懷璟真的感覺自己想度日如年般的難熬,他每天都在擔心柳喬喬會不會就這樣醒不過來了。

「我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夢。」提起那個夢,柳喬喬還心有餘悸。

「什麼夢?」許懷璟坐在床邊,溫柔的握著柳喬喬的手,眼神一刻也不願意離開柳喬喬。

柳喬喬和許懷璟講述了自己做的夢,說是夢,但是她卻感覺很是真實。

柳喬喬夢到自己回到了前世,她還沒有穿越。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她家庭幸福,工作穩定,還有一個無比愛他的老公,一切看起來都特別幸福。

她迷失在這樣的幸福生活中,直到有一天她醒來想起了穿越后的記憶。

那個神秘人又突然出現,逼迫她做出選擇,她是要留在那裡還是回來。

柳喬喬猶豫了,她不知道該怎麼選擇,因為兩邊她都不舍。

一邊是幸福的生活,一邊是在等待她的孩子和許懷璟,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那你是怎麼選擇的?」許懷璟也很好奇柳喬喬的選擇。

柳喬喬低下頭,溫柔的撫摸著已經大起來的肚子,她最後還是選擇了許懷璟和孩子。

前世的她因為善良軟弱,失去了擁有孩子的機會,這一世她不會再錯過。

而那些幸福她也明白,不過就是她的幻想,因為前世的她並沒有過得那麼幸福。

「孩子沒事吧?」柳喬喬昏迷了這麼久,擔心肚子里的孩子會因此受到影響。

「沒事,梁亞博把孩子照顧的很好。」多虧了梁亞博,肚子里的孩子在穩定的生長。

「那就好。」聽到許懷璟這樣說,柳喬喬就放心了。

這時,許懷璟輕輕嘆了一口氣,因為他想起了之前聖姑的話。

不過不想柳喬喬擔心,他很快收回了思緒,去找來了梁亞博。

很奇怪,柳喬喬昏迷了這麼久再次醒來居然什麼事情都沒有,除了身體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其他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這樣的狀況讓梁亞博又開心又擔心,因為有時候太好的事情不一定是真的那麼好。

柳喬喬在許懷璟的幫助下,每天都在鍛煉,身體已經變得和以前一樣靈活了。

「我是不是胖了很多。」柳喬喬換好衣服站在銅鏡面前,因為肚子顯懷看起來胖了不少。

「沒有,你瘦了。」許懷璟從身後擁住柳喬喬,昏迷這段時間柳喬喬消瘦了不少,他心裡暗暗決定,一定要把柳喬喬喂胖。

「哪有,你看這肚子!」柳喬喬嘆了一口氣,她的細腰沒有了,這可是她當初好不容易減下來的。

「你怎麼樣我都喜歡!」許懷璟一點也不在意柳喬喬的身材,反而柳喬喬胖一點他更開心,這樣覬覦柳喬喬的男人就會少一些了。

「你五大三粗當然不介意。」想起柳喬喬當初胖成那樣,許懷璟都沒有一點的嫌棄,柳喬喬不由得搖了搖頭。

男人不都是視覺動物嗎?許懷璟這麼一個英俊的男人居然一點都不嫌棄柳喬喬的肥胖。

看來許懷璟對之前的柳喬喬是真愛了。

「我們出去逛逛吧,我也是時候去調查一下這裡的市場了。」醒來這幾天,柳喬喬已經大概把這裡的情況掌握清楚了。

「好。」許懷璟給柳喬喬披上披風,搭著柳喬喬想要扶著她,被柳喬喬一手甩開了。

「我沒事,不用扶著我。」柳喬喬現在行動已經沒有絲毫問題了,但是許懷璟卻總是害怕她摔倒一樣,去哪裡都要扶著她。

「你現在已經怪胎四五個月了,要當心一點。」許懷璟十分的謹慎,看起來就像一個新手爸爸一樣。

這也難怪,之前許瑞和許希出生的時候許懷璟都不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