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今日這般開口,好似也不願過多的談起他的雙眸。而夜雨的眼睛,我們都已經知道,是佛家典籍中的阿修羅之眼,也就是陰眼。

至此,我們便沒有再詢問,只是在匯合之後商談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而戰場之中因爲三具千年屍王的死去,四大邪教已經在沒有了什麼阻擋我們進攻的步伐。

此刻依然呈現出了兵敗如山倒的趨勢,我方大軍如同洪水猛獸,對準了四大邪教的妖道們就是一陣陣碾壓。

哀嚎與喊殺之聲並存,我方人馬這會氣勢如虹,在這種大勢之下,勝利只是早晚的事兒。

不過我心中卻很是擔憂,童瑤在這裏,那麼黑蓮鬼兵一定也在這裏。

現在都這個時候,黑蓮鬼兵依舊沒有出現。但我清楚的明白,當黑蓮鬼兵出現的時候,那纔是真正的戰爭。

現在四大邪教大勢已去,劍宗掌門盧西安,紫陽觀掌門鐵雲道士,這會兒正在拼命抵擋。就算他們悍不畏死,但在這麼多人馬和大勢之下,他們必亡。

所以我絕對沒有必要在繼續出手,我們必須保存實力等待黑蓮聖女童瑤的黑蓮鬼兵。

這會兒罵我說出了我心中的想法,衆人聽我這般說道之後。全都表示贊成,畢竟讓我感覺棘手的不是四大門派的妖道,而是童瑤手中的黑蓮大軍。

至此,我帶着衆人準備回到石臺,繼續在周圍觀戰。

可就在此刻,我突然聽到一聲虎吼在這戰場之中響起。緊接着,我們的左前方突然出現了一股濃濃的陰氣。

而且這股陰氣之強,如同潮水一般,直接就涌向了此刻正在追殺四大邪教人馬的我們道士們。

這股陰氣剛一出現,我的心便“噗通”一聲。同時心中暗道;來了。

我們害怕的終於來了,此時向着左前方望去,見那遠方陰氣沖天、鬼影涌動。

看着那金戈鐵馬,刀槍劍戟,這不是童瑤之陰山後帶回陽間的鬼兵,又會是什麼?

不敢怠慢,當場便在戰陣之中大吼一聲:“左前方結陣。”

隨着我的一聲大吼,我周圍的道士們紛紛放棄追擊,開始在左前方聚集,全都磨刀霍霍準備與即將出現鬼兵大戰。

同時間,指揮全局的宋叔和白老太太也發現了下方的異常。這會兒那不敢怠慢,連連打出旗語,讓剩餘的一千多名道士趕快前往左前方結陣。

除此之外,還命令正在追擊的道士趕快回來,放棄繼續追殺四大邪教的妖道。

在一系列的命令下達之後,所有人都開始迅速的行動了起來,準備結陣等待最後一波的廝殺。

遠方鬼影越來越多,鬼兵也開始迅速的結陣軍陣。而鬼兵之中,爲首的赫然就是騎着猛虎黑蓮聖女,並且生怕還有一名年輕男子。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在飄雲谷中,被我擊敗的送信使者。

這會兒我們一行人已經登上了石臺,縱觀全場。發現鬼兵的數量竟然達到了一萬上下,這麼多的鬼兵,着實嚇了我一條。

現在我們還有多少人,算上受傷的,恐怕也就剩下了兩千人。

兩千對一萬,這樣的差距着實不好打。或者說根本就沒得打,但是我們卻不能後退。

我們這裏的人所有人,已然是陽間的最後正道力量,要是我們撤退。那麼黑蓮鬼兵和妖道們就會趁機碾殺而至,到了那個時候。

就真的是輸了,就連一搏的機會都沒有了。

看着遠方漫山遍野都是鬼兵,馬嘶不斷,槍林如海,每個正派道士的心中,都升起了一絲恐懼。

不過即使如此,卻沒有一個人逃跑。沒有一個人後退,在我們每個正派道士的心裏。

至入道開始,便有了以身殉道的覺悟。

此時我長吸一口涼氣,直接對着宋叔請纓道:“盟主,現在妖道已退,但鬼兵來勢洶洶。如今斬首行動已經沒有了什麼意義,我們小隊請纓加入戰鬥。”

宋叔此時聽我這麼說,直接便點頭答應,還命令一個五十人小隊跟着我們,讓我們指揮。

當然,我纔是真正的盟主,我之所以在宋叔面前請纓作戰。

其實就是做給石臺下面剩餘的一二百人看的,而宋叔也清楚我的想法,所以他沒有絲毫疑慮,直接就答應了我。

但話又說回來,黑蓮勢大,必須有強力隊伍頂在最前面。不然我們的僅剩下的兩千人,根本就擋不住黑蓮鬼騎兵的一次衝鋒。

在得令之後,我告別了宋叔、王叔等,直接領着老常等和宋叔給我的五十人小隊,當場就奔馳向了戰陣之中。

而此時的戰陣呈現圓形防禦圈,左前方人數最多。畢竟一會兒會和黑蓮正面抗衡。

所以我帶着衆人直接就來到了左前方,並且在第一排第一列。

而我身後則是胡三爺、以及其餘各門派的領軍人物。比如武當派牛真人馬藏雲,宋叔的大弟子柳如風。

還有就是,七星派大弟子王虎,八卦門大弟子周敵等。

他們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中,都算得上一流。只是在一世遇上我們這幾個道門變態,導致他們的光芒被壓制。

要是放任以往,他們絕對讓得上行內年輕一輩中,一等一的強者。

如今列陣完畢,靜等黑蓮鬼兵的衝鋒。而對面領頭的童瑤好似也不在客氣,就在她統領的鬼兵集合完畢之後,只聽見手中長劍一引,她身後的黑蓮鬼騎兵全都和吃了春藥一般,對準了我們就衝殺了來。

而且這還沒完,在鬼騎兵的身後,則跟着拿着長槍的步兵,在後面則是手握長刀的步兵。

如今看着傾巢出動的黑蓮鬼兵,我猛的嚥了一口唾沫。他奶奶的,當年在陰山背後和鬼兵打,被上萬鬼兵追殺。

現在回到陽世,竟然還要和鬼兵打。而且現在避無可避,只能硬着頭皮上。

今夜一戰,不知生死,但我卻抱着必死之心!

幹我們這一行,本就是過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正邪之戰,要麼生要麼死。絕對不會有第二者出現……

鬼騎兵雖然都是有厲鬼組成,但此時在向着我們奔跑過來,依舊有那種雷霆之勢。

馬嘶長吼、鐵蹄踐踏,那種沉悶的殺伐氣息,當場就覆蓋了所有人。

看着越來越近的鬼騎兵,我掃視了身後的所有人。見衆人都沒有躲閃之意,全都一副不是你死就我亡的神情。

我沒有說話,只是看着身後的衆人,周敵、柳如風等見我扭頭向後掃視。

周敵只是嘿嘿一笑,沒有說話。而帥氣的柳如風卻冷哼一聲,直接開口道:“你別死了,我會超越你的!”

我與這柳如風交集並不多,雖然他是宋叔的大弟子。但他天生孤傲,可奈何在修行天資上卻不是很優秀。

在普通人道士門前,雖然算得上厲害。但在我的面前,那真就不夠看。

而他現在的道行,也不過纔剛到中樞期不久。想要與我出手,還真擋不住我一招。

但這人卻懷有一刻道心,一直以除魔衛道爲己任。同時把年輕一輩最強的我,當做超越的對手。

這會兒聽他般說道,我也是笑了笑,然後開口道:“你也別死了,我等着你的挑戰!”

說罷!我便扭過了頭,看着不斷逼近的黑蓮鬼騎兵。

五十米、二十米、五米、來了……

隨着我的瞳孔猛的一縮,第一名鬼騎兵已經舉起長刀,當場就殺想了處於尖刀位置的我。

雖然鬼騎兵看上去很是勇猛,但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嘴裏直接冷哼一聲,手中長劍猛的劈死。只聽“砰”的一聲,連人帶馬直接就被我一刀劈死,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我算拿個一個開門紅,當場就劈死一個鬼騎兵。

而緊接着,周邊不斷有鬼騎兵殺至,他們對準了我們的陣地就是一陣猛衝。

在這一刻,道令之聲接連響起,各種黃符更是連連被打出。

向着我們襲來的鬼騎兵,第一波便成片的倒下。而且凡是倒下的鬼騎兵,沒有一個是受傷的,全都是魂飛魄散。

不過鬼兵太多,來了第一波第二波接着便已經殺到。

就算我們的符咒在厲害,但這會兒也頂不住不間斷的攻擊。

除了我尖刀的位置,還結實的處於防守中以外,其餘兩側的防線已經崩潰,大批鬼騎兵已經洶涌的涌入。

見到這場面,腦海之中直接響起了一陣驚雷。

完了,如今防線以破,鬼兵已經殺入,陣型大亂便是遲早的事兒。

至此,敗局已定,我們再也守不住了! 看着即將大亂的陣型,我心頭焦急異常,我一邊揮舞着手中的桃木劍,一邊頂着不斷變強的壓力。

不過就黑蓮鬼軍大破我方陣型,準備魚貫而入的時候,我方陣營之中,突然想起了數聲大吼。

同時間,一陣陣懾人波動出現。

感覺到這兒,心頭便是“噗通”一聲,這種懾人的波動。

沒錯,正是龍組的“捉鬼電波”。心有所想,我便猛的回頭望去。

見被撕破的防禦裂口,這會兒竟出現了一個怪人,這三少說也有三米。而且全是長滿了青色的鱗片,身後還有一隻條粗壯的尾巴!

但奇怪的是,他的尾巴卻是一條如同老虎一般的斑斕虎尾。

除了這“怪物”外形古怪之外,他的一雙眼間也是血紅異常。此刻他憑藉這嗜血般的眼神,強壯高大的身體,硬是在這戰陣之中橫衝直撞。

不僅如此,這怪物的實力也強橫的不得了。打得突上前的黑蓮鬼兵硬是接連敗退。

而且在這人形怪物的身旁,還有幾個道士般模樣的龍組成員,他們不僅使用符咒、桃木劍等,竟時不時的扔出一些圓球形東西。

這些東西很是奇怪,竟然可以爆炸,而且爆炸後可以大面積殺傷鬼兵。

如今見到這樣的場面,我不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同時心中暗道:“臥槽,這就是龍組嗎?竟然這般的古怪與強悍。”

除了我以外,很多人都在這一刻倒吸一口涼氣。覺得這龍組不僅實力強橫無匹,而且還古里古怪。

其中最爲突出的便是那人形怪物,不僅全身覆蓋有鱗片,而且全是的堅硬程度和殭屍一般,鬼兵根本就傷不到他一分。

但我在粗略的掃視了一眼便知道,這怪物應該就是龍組中最強的“武器”,也就是哪個瘋狂的道術科學家。

他在自己的身體之中,嫁接了妖怪們的細胞。搞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但卻相應的得到了強大的力量。

此刻龍組的出現,當場就把即將奔潰的陣型再次穩固。見到這兒,心中再次鬆了一口氣兒。

而且那龍組的那種“做鬼電波”在出現之後,好似對黑蓮鬼騎兵的影響很大,雖沒有直接殺死他們。

但好似減弱了他們的攻擊力量,讓他們在衝殺我們的時候,變得不再是那麼厲害與強悍。

至此,我們艱難的堅持着,防守着。

而被我們防禦在中間的宋叔等,也是不斷的指揮全局,以防陣營不被突破。

此時的我們,畢竟以少戰多,在人數少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的。只是我們這些道士之中,有些個別的道士都比較厲害,在藉助了其餘人的協防,這才能守護住陣型不被擊潰。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大約十分中後,黑蓮的一波強勢的鬼騎兵終於被我們防守了下來。

而且這一波的鬼騎兵突現,導致我們直接死亡了三百多正派道士,受傷更是數不勝數。

不過鬼騎兵付出的代價更大,至少有八百鬼騎兵給我方人馬陪葬。

而第一波攻擊之後,還不到我們休息五分鐘。黑蓮聖女童瑤便催動第二波鬼兵殺到,這一波的鬼兵全都是搶兵,看着槍林入海的鬼兵,我暗暗的嚥了一口唾沫。

他奶奶的,這裏的人數,少說也有四千之衆多。比我們的這裏的總人數,明顯多出了一節。

不過即使如此,我們在場的白派道士們,都沒有退縮的意思,而且殺意正濃。

“砰砰砰”隨着那沉悶的聲響越來越近,我們己方道士也做好了全面開戰的準備。

看着越來越近的鬼兵,我再次緊了緊手中的真武桃木劍。

也就在那些鬼兵距離我們約有十米的時候,我猛的大吼一聲:“衝!”

隨着我的一聲大吼,我帶着身後的老常等人,當場就迎面殺了上去。

這個一次之所以懸着主動進攻,最主要的是對方是槍兵。這些長槍少說也有兩米,如果讓對方以潮水般的方式用這種長槍對我們攻擊,我們根本就沒有什麼還手的地方。

因此,近戰是對我們有利的。所有我選擇主動進攻。

老常、姬無雙等見我突然舉刀殺了上去,都不敢怠慢。皆隨我迎面攻殺了上去,而且每一人都悍不畏死,誓要殺出一條血路。

而在中間指揮全局的白派高層們,這會兒突然見我帶人殺出陣營。這會兒全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靜音師太更是直接驚訝的開口道:“小炎、小炎這是幹嘛?敵方勢大,他這樣衝出去不是送死嗎?”

靜音師太的話音剛落,雲霞真人也是疑惑的附喝道:“是阿!世侄這是要幹嘛啊?”

不過就在高層等人議論紛紛的時候,略有所思的王叔好似有所頓悟,當場便興奮開口道:“我明白了,三弟,白老太太快我方人馬全面反攻!”

衆人聽王叔這般說道,都扭頭望向了宋叔,想王叔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王叔見衆人望向他,當即便開口道:“你們看,對方全是清一色的長槍兵,如此戰陣。我方如果禁止不動,一直處於防禦狀態,畢然兵敗。所以必須主動進攻,以近戰定輸贏!”

王叔此話一出,我方高層紛紛頓悟,宋叔和白老太太更是連連下達命令。

並在同時間,擂鼓的鼓手當場便擂起了“將軍令”。

“咚咚、咚咚!”

隨着沉悶的擂鼓聲響起,我方人馬哪敢怠慢?全都在第一時間選擇隨我衝上去。

其中的很多小頭目更是連連大吼道:“諸位道友,給我衝!”

“兄弟們,乾死這些該死的鬼兵!”

“諸位家仙兒,得功德的時候到了,殺敵越多,你我成爲地仙的日子也就越近!”

“……”

隨着各個方正頭目的吶喊,我方人馬全都在鼓聲響起的第一時間衝了出去。

此時在俯瞰大地,在這被森林大火燒焦的焦土山地裏。這會兒正有兩隻隊伍迎面對攻!

一方乃當世白派陣營,而且這裏聚集的當世白風之九十八的白派道士。而且每一個都悍不畏死,誓要用自己的生命捍衛自己的正道。

而另一方,則是來至幽冥陰山後的黑蓮鬼兵。而且數量之多,超越我方人馬數倍。

鬼氣森森,刀槍林立。他們的心中只有命令,而且現在的唯一目標,就是將我們這裏的所有人,斬殺殆盡。

但即使如此,我也沒有絲毫的退縮。健步如飛,手中長劍橫握。雙腳猛的對地一蹬,身子直接凌空躍起。

同時間,對面的鬼兵也發現了。舉起長槍便向空中刺來,但就像這麼傷到我,完全是癡人說夢。

長劍一揮,只聽“砰”的一聲,直接掃開數把長槍,隨即身子猛的下墜。當我在距離那些鬼兵不足兩米的時候,我猛的舉劍,嘴裏直接大吼一聲:“死!”

此言一出,我全身之中猛的釋放出了一陣炙熱的罡氣。

隨着我的意見揮出,當場就由數名鬼兵死於我的劍下。

一劍之威力,讓我站穩了腳跟。隨後我更是連連揮舞手中的長劍。一時間竟殺得這些手握長槍的鬼兵毫無還手之力。

隨我之後,隱世三兄弟,姬無雙、擎天等紛紛效仿。

因爲這都是強大的一行人,所以直接如同我一般,當場就殺入了敵陣之中,一時間竟然給對方來了一箇中心開花。

而我們這十二人之最先殺入敵陣之中的,而且全都成功,硬是殺得黑蓮鬼兵人仰馬翻。

至此,身後的一些道士紛紛效仿。也都想約過槍林直接與鬼兵近身戰鬥。

可奈何所有人的道行都不像我們這般,因此很悲催的事兒出現了。許多人剛一躍起,便被數道長槍刺成了馬蜂窩,結果橫死當場。

而且就算有人約進了敵陣之中,但也沒能尖刺住,依舊被圍毆致死。

甚至有好幾個是被活活咬死在敵陣之中,鮮血四濺、血腥異常……

但值得一提的,便是龍組的人形怪物,那小子仗着自己全身強大,身體也是硬得出奇,根本就不理會那些鬼兵手中的長槍,直直的就衝向了鬼兵陣營。

而且在鬼兵陣營之中,顯得生猛異常,竟有無人能擋的威勢。從大戰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就那人孤軍深入,在敵陣的深處廝殺。

他這樣做,讓敵人的方陣硬是出現了點點騷亂。我本想讓這樣的態勢擴大,也殺入敵陣中心。

畢竟這樣的長槍鬼兵,需要方陣的基礎,才能發揮最強大的攻擊力。如果落了單,或者沒有了陣營的依託,那戰鬥力,可就會變得很弱。

不過心中雖然想打亂對方的方陣,可是試了好幾次,都以失敗告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