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起手長,這世間還真沒誰比鐵武的手更長。

這個蠢貨不止偷偷幫助鐵武做事情,更是在幫助鐵武瓦解自己國家的力量。

也不知道那麼蠢,希爾國的國王是怎麼受得了的。

怎麼還不趕緊棄掉這顆廢子,趕緊連一個小號。

「你笑什麼?」希爾維利亞說道。

這個葉龍不僅對自己無力,竟然還敢嘲笑自己。

龍神怎麼樣,人在厲害還能跟大型冷兵器對抗嗎?

既然今天自己敢來,那自己是做好充分準備的。

到時候如果可以帶着葉龍的頭回到鐵武,那該是一件多麼威風的事情。

「既然希爾王子知道我是誰,那不會自己就帶這點人過來吧。葉龍淡淡的說道。」

這些人的戰鬥力,根本不夠自己做開胃菜的。

希爾維利亞得意一笑:「你就等著死無葬身之地吧。」

說完,他拍了拍手,轟隆隆的機器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緊接着,希爾維利亞的打手刀郎與澀谷推着什麼就走進來了。

謝天昊定眼一看,竟然是大型的軍隊大炮。

不知道謝天昊的老父親看到,會不會氣死。

希爾維利亞興奮的摸了摸冰冷的大炮,好像這是什麼無價之寶一樣。

希爾維利亞一邊撫摸一邊對大炮出道:「兄弟,今晚成敗看此一舉,看你的了。」

「我們要走嗎?」看着刀郎推進來的大炮,謝天昊皺了皺眉頭。

「不急。」葉龍慢條斯理的坐在了門前的躺椅上。

好戲還沒開始,他走那麼早去幹嗎。

希爾維利亞看着葉龍悠哉的表情,更加的生氣了。

他對着澀谷和刀郎吩咐道:「給我炸,一個不能留。」

「我到要看看是鼎鼎大名的龍神厲害,還是我得意的小胖更加厲害。」、

「你儘管試。」葉龍坐在躺椅上,動也不動。

希爾維利亞說道:「你以為我是那個蠢貨,這麼容易就能被人識破心裏。」

「我今天就要一局把你殲滅。」

「幹嘛?鐵武就只教會你說大話了?」葉龍乾脆閉着眼睛跟希爾維利亞交流。

「你說什麼?」希爾維利亞震驚了,葉龍怎麼能知道自己參加了武鐵。

這件事情連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因為父親一心想讓自己繼承王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敲定了玲瓏的身份,郁方也不想多說什麼了。

他現在還有很多事要去辦,想到這裏,都不禁頭大了一圈。

「話說你的角怎麼沒了?」

郁方看了看玲瓏,總覺的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仔細想想,原來是她的那根金色獨角沒了。

難不成獨角花玲瓏化人之後,就可以隱藏自己的獨角了?

「這個嘛,當然是被我藏起來了呀。

只要我願意,就可以隨時隱藏的。」

玲瓏笑了一下,隨即身上泛起了粉紅色光芒。

緊接着一根金色獨……

《九劍通天》第一百六十二章約法三章 有一說一,雖然林凡如今的修為離巔峰時還相差甚遠,但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救下殘魂漸漸消散的女鬼趙曉娜。

只是,她可不是唐傲雪或者洛冰那種命格萬里挑一的奇女子,若讓林凡消耗真元幫她一個誤入歧途的普通遊魂聚靈續命,他自認很不合算。

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早就應該有心理準備,為自己做出的選擇負責。

既然趙曉娜明知道李剛的金波地產有問題,還為了金錢和面子給他當狗,多多少少在諸如暴力拆遷柳志玲家小區這種事情上助紂為虐,那麼就要接受被他背叛,最終死無葬身之地的後果。

唐傲雪內心,雖然也還在為趙曉娜的遭遇感到唏噓,但已經習慣性養成唯林凡立場論的她,如今更多地卻在擔心紅衣女鬼魂飛魄散后,斷了幕後黑手的線索,這該如何是好。

「糟糕,知情鬼也給炸沒了,老公,現在怎麼辦?」

林凡雖然也沒想到神秘人出手竟如此決絕狠辣,但他可不是普通人,自然有的是手段追蹤。

呼吸間,他已經張開法眼,在萬分之一秒的時間裡,透過幕後黑手遠程操縱趙曉娜殘魂自爆時的細微魂力波動,鎖定了敵人的方位。

「放心,我已經通過蛛絲馬跡找到他的位置了。」

「跟我來!」

講真,這種在別人魂魄里種下禁制,用來反制變節者,防止他們泄露信息,甚至遙控傀儡自爆的手段,可以說當今世上,沒有人比林凡更熟悉了。

畢竟,弱肉強食的修真界可不是什麼什麼善地,爾虞我詐是家常便飯,翻臉背叛更是時時刻刻都在上演的大戲,沒點城府,他怎麼可能在那種絕地撐過千年。

所以,神秘人用魂線控制女鬼的手段,在萬域仙王面前看來,就是他八百年前就玩剩下的小把戲。

憑這種程度的雕蟲小技,就想騙過他逍遙仙尊的眼睛,你玩鬧呢?

順著魂線帶著二女,徑直穿過烏煙瘴氣的小區,闖入一處地勢低洼的地下車庫底層,林凡三人總算把那戴斗笠的神秘人堵了個正著。

當然,其實那人也沒打算逃,畢竟擺了多年的局,他自信林凡等人在他的主場,基本跟待宰的羔羊無異,無非只是給魔胎供養魂魄能量的養料而已。

想到這裡,斗笠男竟然厚顏無恥地用沙啞的聲音,不緊不慢地朝林凡和二女隔空喊話道:

「桀桀桀,沒想到,你們居然能順著魂線上的靈力波動找到這裡!」

「可惜,我花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把那蠢女人煉成紅衣女鬼……」

「害我失去辛辛苦苦煉製的鬼仆,你們打算這麼補償我呢?」

這!

我怕是沒有聽錯吧?

趙曉娜的殘魂不是因為被你下了禁制,才被迫自爆的嗎?

這樣都能賴上我們?

你是在母胎solo時就點下的碰瓷天賦嗎?

聽到這貨居然一言不合就反咬一口,林凡和唐傲雪猝不及防下,都給驚得瞪大了眼睛。

就連平常一向冷靜的洛冰,聽到這貨的強盜邏輯,都不免動容,愣了一會,才扭頭朝唐傲雪吐槽道:

「喂!是不是你們武林中人,都是這樣不講道理?」

「哪有!才不是呢!」唐傲雪一聽,果然急了,當即朝看不清斗笠下面容的神秘人喊道:

「你可真不要臉!明明就是你修鍊邪法,害死這麼多人,我們還沒公布你的十大罪狀,你倒是先惡人先告狀了!」

把話說完,唐傲雪這才意識到洛冰話中有話,馬上瞪圓了大眼睛,朝她不依不饒道:

「等等!你好好說話,指桑罵槐的,說誰不講道理呢!」

「誰認就是誰唄。」

「不是,你給我講清楚!我怎麼就不講道理了?」

「呵呵,林凡到底是上了你唐家門做了姑爺,還是把你娶進門當了媳婦?你就這麼一廂情願地張嘴『老公』長老公短地叫喚,自己說說,合不合道理?」

「你!」

唐門女俠被鐵警狂花拿世俗倫理一嗆,頓時無言以對。

然而,她畢竟是靠刁蠻暴脾氣立身的千金大小姐,面對這種繞來繞去的套路,果斷選擇蠻不講理。

「哼!我喜歡叫你管著嗎?有本事你也喊啊!」

「你!」這下子,可輪到鐵警狂花吃癟了,畢竟,她雖然骨子裡是說一不二的行動派,但臉皮卻極其薄,讓她當眾叫出那個親昵到極點的稱呼,可還真不容易。

看到兩個人居然在陣前搞起內訌,林凡也很無奈,剛想勸阻,對面的斗笠男已經忍不住喊了起來:

「停!」

「老子歷經千辛萬苦,研習失傳已久的讖術,求的是長生不朽,可不是為了聽你們這些膚淺的凡人鬥嘴來的!」

「看打!」

說著,斗笠男越想越氣,竟翻手從袖口裡抽出兩張昏黃的符紙,手腕一抖,便化作兩道金光,朝唐傲雪和洛冰徑直打來!

唐傲雪畢竟已是宗師修為,感知何等敏銳,看他伸手往袖子里找東西時便發現了不對勁,一邊作勢躲閃,一邊氣勢洶洶地回罵道:

「好傢夥,老匹夫你講不講武德,一言不合就打過來!以為我是嚇(廈)大的嗎?告訴你,本女俠可是正宗的渝大高材生!」

誰知,她硬氣的話剛說一半,馬上話鋒一轉,扭頭朝林凡大喊:

「老公救我!」

聽到這丫頭撒嬌的表情宛若川劇變臉般信手拈來,莫說當場被雷得暈頭轉向的洛冰,連滿頭黑線的林凡,都幾乎一個踉蹌撞到在地。

不過,捂臉歸捂臉,面對危機四伏的殺招,林凡可不含糊,一揚手,便利用外放的罡氣,隔空拍飛了兩道削鐵如泥的金符。

看到林凡居然在輕描淡寫間,便隨手接下他那一手連十寸鋼板都能輕鬆斬破的「奪命追魂符」,斗笠男不由得對一身休閑服,看上去根本就是個稚嫩大學生的林凡刮目相看。

「噢?年紀輕輕居然能接下我這一招,小子,你究竟師從何人?」

林凡一聽,語氣中透著忌憚的神秘人問起自己師承,不禁輕輕偏了偏腦袋,眼珠子一轉,風輕雲淡般答道:

「家師已駕鶴西去,林某能走到今天,純屬自學成才。」

聽他這麼一說,蒙面斗笠男心中一顆大石頓時落了地,沙啞的聲音也緩和下來。

「桀桀桀,小子,別以為有幾分天賦,你就張狂無度。」

「你自問,修為比起青城山天師派掌教宋長生又如何?」

「不妨告訴你,老傢伙可是我手下敗將。」

林凡聽了他的話,頓時便樂了。

這傢伙,居然搬出打敗宋長生的戰績,打算藉此勸退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