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屢次親眼目睹詭異事件到如今打死我也不相信這個世界真的存在跟我們共同生存在一起的另類生物唯一不同的是它們不具備人類的形體就像影子一樣維持它們存在的力量就是念力和思維如果不是親身體念和經歷過誰信”誌慶究竟捨不得最後一隻香菸拿出來也只是放在鼻子下嗅嗅然後重新放進煙盒子裏

不經意間瞥看了一眼對方的舉動鍾奎黝黑的面龐唯獨一雙眼眸閃爍晶亮的眸光深邃的盯着即將登陸的彼岸道:“附體在徐倩身上的惡靈不單單是提出一個地獄考題而是想告訴我們什麼吧”他暗自在用最簡單的計算方式算出這一組的加法結果等於14

“這個是一個腦筋急轉彎的題沒有什麼難度吧也許不是你想象的那樣”誌慶也覺得自己的解釋也許牽強了些

暫時的沉默兩人各自心有所思

稍頃鍾奎主動打破空寂的沉默話題再次回到徐倩身上

“她一定感應到什麼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附體了”話裏多少還是有些擔憂徐倩

“嗯等她醒來我們去問問孃的那位百歲老人講述沒有這一細節吧”誌慶惶惶然的感覺有些不安道

在說話之際鍾奎有注意到他們越是靠近無人荒島頭頂的天空周遭的環境都在發生微妙的變化頭頂的天空雲層翻滾變化層次無窮周遭好像有無數雙肉眼不可看見的詭異目光在注視他們這艘飄零在湖面的船隻

小明繃緊了肌肉不停的搖櫓發出吱呀吱呀很有節奏撥動水面的響聲師父和陳爺爺的對話順風一絲不落的順進了他的耳朵裏

他警惕的查看着周遭好像並沒有看見什麼異常一顆心卻緊張得要命

“哥……”香草的聲音傳來一定是徐倩醒了鍾奎和誌慶三步兩步進入船艙

徐倩醒來第一句話就問鍾奎她要把剛纔發生的可怕情景講述給他聽

就在剛纔幾分鐘之前她出船艙突出漱口水折回身……從另一個方向就是船舷的側面不經意間飄來一股冷風

她眼角好像瞥看到一縷酷似飄忽形態的物體在視線一閃再次定睛看時卻沒有了當時她就感覺渾身一冷心裏發憷進入船艙寒冷更甚

按理船上有鍾奎在任何鬼魁誰敢來放肆這也是徐倩鍾奎後來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況之一

當徐倩在香草的安頓下上牀躺下……香草轉身出去那麼幾秒鐘的時間突然從牀頭頂部哧溜鑽出一個人頭來……

啊徐倩下意識的想大喊可惜還是遲了一步她喊出來的聲音被扼制在喉嚨裏發不出來了……人頭有一張猙獰恐怖卻好似沒有惡意的面孔俯瞰的姿態從上向下對峙的樣子正視着她……

她在感覺自己的意識在遠離軀體人頭在說話:“借你身體用一下幫幫我”這哪裏是借啊分明就是強佔徐倩還有一線意識在抗爭着

在失去本能的抵禦能力後意識開始模糊渾身就像跌入無底空洞一般絕望喊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求生的本能……很想抓住什麼卻又無法抓住一切都很虛無縹緲手拿三世書的女人再次侵入飄忽的意識中來……

這種感覺讓她欲罷不能求生無望靈魂脫離**的感覺真的好難受她第一次嘗試死亡時爲什麼人們會害怕會不捨黑漆漆的環境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滿眼的黑視線裏看不見活生生的物體生物

就在徐倩以爲自己已經死亡潛意識還在腦海裏遊動:也許黑白無常待會就會來勾魂了轉念一想不對鍾奎說過客死他鄉的靈魂只有變成孤魂野鬼的份黑白無常是不會搭理的這樣一想無比悽苦的感覺讓她更難受……

一聲聲呼喊既然遙遠也近在咫尺“徐倩姐你醒醒徐倩姐你醒醒”倏然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香草

噏動鼻翼酸酸的感覺徐倩疑似還在地獄一般剛纔的喊聲也好像來自傳說中的天堂就急忙問道:“香草你怎麼也來了”

“啊”見她醒來香草欣喜之餘驚愕盯着徐倩不知道她爲什麼要這麼說

徐倩吃力的欠身想起來感覺到渾身痠痛馬上明白了自己已經歸魂回到身體裏就苦笑了一下道:“幫我喊一下鍾奎”

鍾奎在聽完徐倩的講述後心裏自然有底剛纔那位的用意無非就是想告訴他們前去有危險如他們在看見徐倩附體後產生恐懼和害怕的心理這隻鬼魂斷然不會就此罷休它是惡鬼還是什麼暫且不予理會 047 深淵

鍾奎他們終於在黃昏時分登陸無人荒島湖邊淺水處一進一退的潮水不知疲倦的來回摩擦收走陳舊的記憶留下新鮮的痕跡

船隻只能擱淺在距離岸邊三米遠處鍾奎他們不得已暫時下船蹚水到岸上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距離湖邊有三米遠處一顆龐大足有小圓桌那麼粗的一顆大樹很顯眼的矗立在酷似入口的位置

徐倩和香草還不能下船她們倆是女生要等到小明和師父砍伐來木樁固定好船隻才能離開

鍾奎和誌慶在忙碌準備進入樹林砍樹做固定樁子他們倆誰也沒有注意到在他們行駛路線之處出現了幾個小黑點

留在岸邊的小明有看見他高高挽起的褲腿踩踏在泥濘的沙灘上左右看看想要蹚水到船上已是來不及只好尋覓他們砍伐樹木的聲音找去

香草和徐倩呆在船艙裏好一會還沒有看見鍾奎他們來接應就鑽出船艙站到船頭上來岸邊視線所及的範圍陰森森黑漆漆的密林構成一道天然長牆裏出現一個小小的豁口

一道人影在豁開處一閃不見疑是小明的她不能繼續等待就喊上徐倩各人把褲腿挽起露出一截白皙細嫩的雪腿

踩踏進冷沁沁的湖水裏兩人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戰湖底淤泥承受不起她們腳髁的踩踏在腳趾間滑溜溜的四下散開這樣一來她們的腳髁就陷得更深

香草是從小玩泥巴長大的對於腳趾頭踩踏在稀泥的感覺雖然也是特別的不喜歡卻沒有徐倩那般慌亂

“沒事你盯着前方直走不要顧及腳下”香草鼓勵道

徐倩還是慌亂她實在是不喜歡淤泥與皮膚接觸的那種感覺眼看快要到岸邊時身子一晃差點沒有閃進水裏

這好不容易上了岸小明的身影早已不見她們倆回頭看了一眼擱淺的船隻二話不說蹭蹭的跟隨在小明的身後進了那個豁口

豁口就像一個未知環境的入口當時香草和徐倩是毫無準備就那麼衝進了豁口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衝進豁口看見的環境並不是那位百歲老人所講的空無一人光禿禿的山樑子

她們怎麼都沒想到這裏竟然是一個城鎮的一個看似很古老很陳舊的城鎮城鎮的正前方有一座看起來像是廟宇的建築很是宏偉其實這也不奇怪古時候最雄偉的建築總是這種框架

令人感到驚秫的是這些建築物就像一個靜態中的物體它的周遭除了死寂般的氛圍幾乎沒有一個活動的生物出現當然除了香草和徐倩是唯一出現兩條腿的人類

後背一寒“我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徐倩總是覺得周圍有些不尋常卻又說不出來那裏不對勁她抱緊胳膊走一段停下來看着香草問道

“天你不說我還忘記了你不覺得奇怪嗎鍾奎哥和陳叔呢”

香草猛然提到他們倆徐倩如夢初醒一般懵了腦袋哄一下失神的看着這陌生詭異的環境“香草我們趕緊退回去找找他們倆”

沒來由的安靜會讓人抓狂這句話不知道是誰說的對於徐倩來說這種安靜好像潛在一定的因素

香草不喜歡這種安靜她故意在走路時發出響聲要麼踢動腳下的石頭要麼隨手拉扯路邊的樹丫輕輕的那麼一拉樹丫彈回紛紛揚揚落下一層厚厚的泥灰

徐倩呆呆看着飄落下的灰塵思維短路驚訝轉動身子渾身寒氣昇華樹枝不是綠色而是那種很淡很淡灰濛濛的顏色

而在靜寂中似乎有一種微不可見的力量在控制她們這種感覺活脫脫就像進入一個未知的夢境……心神不寧神經質的前後左右看她突然脫口而出道:“香草……我們可能進了一個陷阱”

香草也在猜測這裏的環境是怎麼回事在她不想觸及的童年記憶裏歷經無數次的噩夢和難以接受殘酷打擊總以爲已經有面對任何恐懼有免疫力的她此刻也有些不能淡定下來猛不丁聽到徐倩的話心裏更是驀然一跳仔細回憶剛纔進入的那個豁口酷似一個巨獸的嘴巴

不想則已一想拉無邊無際的恐懼滿滿塞進腦海要想找到鍾奎和誌慶他們倆的想法更加強烈一切好像變了樣在記憶裏的歸路就像曇花一現根本不存在的感覺

沒有退路在她們倆面前全部是錯綜複雜的路灰色的路灰濛濛的天空時有時無貌似有那麼一些細小的粉塵從高空落下

越是這樣兩個女孩的心越紊亂

香草說:“徐倩姐你不是會感應嗎求求你感應一下鍾奎哥他們的位置”她自持膽大心細如何也慌亂起來

徐倩蒼白的臉更白她點點頭“我試試”說着就握住拳頭閉眼努力剋制心裏滋生出來的恐懼極力清理腦海的雜念釋放出自身的磁力試圖吸引鍾奎的意念磁力看看是否能聯絡到他

閉眼的徐倩不知道就在她釋放磁力意識時在不遠處出現了一位身穿素色衣服的女人女人手裏捧着一部書女人僵直站立的姿勢讓香草感到奇怪

“咦這裏還有一個人”她自言自語說着人已經離開深陷在感應中的徐倩走向那個忽然出現在視線裏在看書的女人

徐倩沒有感應到需要的訊息卻看見最不願意看見的畫面她感應到妹妹徐睿……就在附近下意識的睜開眼睛沒有看見香草真的看到一抹身影在不遠處的樹林旁邊一閃不見

在看見那一抹身影時一種難以抑制的親情感在腦海冒出她驚呼道:“徐睿”就急急的追過去

香草明明是看見前面站在一棵樹影下的女人就着她要靠近時女人就像空氣那般在眼前消失看着眼前這一幕無比詭異的情景渾身汗毛簌簌豎起連脖子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回身想對徐倩說這件奇怪的事才發現她也不見了

空蕩蕩的空間留下一個人她緊張的捏緊拳頭視線越過陰森森的樹林好像看到一些異常的東西存在這些東西貌似在竊竊私語特別是那樹林深處隱藏着一種隱晦的暗黑力量在蓄意待發中似的 048 鬼影重重

汗水在白皙的臉上肆意流淌,張着淡紫的嘴脣,發出悽慘的呼喊;“徐倩姐……”香草覺得這纔是有史以來,自己所經歷的最爲恐怖的情景,空蕩蕩的空間,她的喊聲是如此蒼白無力,喊聲在空曠的空間裏被詭異的慢慢吞噬掉,

小明跑進距離岸邊幾米遠的樹林,尋覓砍伐聲找到鍾奎他們,他慌慌張張的舉動,引起他們倆的注意,

誌慶半玩笑道:“看見鬼了,”

“不是,是看見有人跟蹤我們來了,”

“什麼,”鍾奎剛剛想責怪小明,老是這樣慌慌張張的不淡定,乍一聽他說什麼跟蹤的話,來了興趣就出口道:“別不是眼睛看花了,誰會閒的蛋疼跟蹤我們,”

“真的,”小明抹一把臉上的汗珠道,

他們三誰也沒有注意到,就在三人面對面說話的時候,一根細細捲縮着,不斷伸展的藤蔓,具備生命力一般對着他們腳下伸來,

鍾奎在聽說到有人跟蹤時,一分神,提腳就跑……最先伸來的藤蔓捲了一個空,微微一顫,停止伸展……

誌慶在看見他跑了出去,也急忙抱住砍伐好的樹枝,跟了出去……另一根詭異的藤蔓同樣沒有纏繞住他的腳……

小明慢了半拍,藤蔓倏然纏繞住他的腳……一陣嗤嗤誇誇的響聲,隨即就是有什麼東西在纏繞腳髁,剛剛提起來的腳,被硬生生的拉住,低頭一看……嚇得他差點沒有尿溼褲子,驚恐之餘一邊大喊:“媽呀,什麼玩意,什麼玩意,”一邊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撕扯藤蔓,

鍾奎泡在前面,他知道後面跟來的是誌慶,誌慶後面應該是小明,卻意外的聽到小明在喊叫什麼,其聲音異常恐怖的樣子,

小明伸出手去撕扯藤蔓,藤蔓靈活的纏繞住他的腿杆,繼而分支出細細才觸鬚,一下子纏繞住他的手臂,別看這細小看似很細弱的藤蔓,它的力量可不能小覷,足可以拉動一頭牛的力量,對於一個毛孩子,那是輕而易舉的就把他給拖走了,

鍾奎二人同時聽到恐怖的叫聲,同時回頭看,尼瑪,小明果然不見,

“壞了,”鍾奎低罵一句,急忙往回跑……誌慶丟掉手裏的樹枝,也跟跑過去……

藤蔓拖拽着小明在潮溼陰暗的地面上,以極快的速度回退,

鍾奎健步如飛,手指扣住劍鞘,目光如炬掃視剛纔他們呆的地方,小明已經不見,只有地面留下一道很明顯的拖痕,

誌慶年紀畢竟不適宜在密林中狂奔,等他氣喘吁吁跑到原地點時,不光是小明不見,也沒有看見鍾奎,正在感到納悶時,遠處傳來他的聲音:“陳叔,你回岸邊去看看香草她們,我去去就來,”

也許是鍾奎看見他,他沒有看見對方吧,雖然是聽到聲音,還是沒有看見人,想到小明,他心裏惴惴不安起來,但願不要出什麼事纔好,心裏這麼想着,也有些擔憂起還在船上的香草她們來,就不敢怠慢,趕緊的抽身迴轉去跟香草她們匯合,

鍾奎一路狂奔,終於看見小明,他被什麼東西拖拽着在前面就像皮球似的,骨碌碌滾動着,一路上他不停的想伸出手來抓住可以減緩拖力的樹枝,無奈手和腳被這根邪惡的藤蔓死死纏繞住,無法抽出手來,此時的他嚇得早已經聲嘶力竭,喊不出聲音來……

噔噔,急跑幾步,跑出布袋,大聲呵斥道:“什麼鬼東西,敢給你鍾奎爺爺作對,”喊聲出口,小明嘶啞着聲音求救,卻是聽不到他喊的是什麼,

好一個鐘奎,一枚五帝錢在手,對着目標手指一彈,嗖,一聲破空的輕響,五帝錢滑動弧形光圈,閃爍一縷金光斜刺刺對着藤蔓飛去,

‘叮’驚秫的碰撞之聲,藤蔓被攔腰截斷的脆響聲,“嗤,嗤,”截斷的藤蔓冒出一股血一樣紅色的液體,簌簌回退就像舌頭似的靈活閃退,

小明胳膊上,腿杆上的藤蔓在幾秒鐘時間,驚秫般退去,他整個人嚇得癱在地上,全無半點力氣爬起來,爲了慎重起見,窮寇莫追,鍾奎彎身蹲下扶起小明,

“沒事就好,別怕,”他的目光還是在追隨那閃退的藤蔓,好奇怪,好邪惡的葛藤,究竟是什麼東西來的,這種畫面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小明臉色慘白他的胳膊上,腿杆上,一道道葛藤劃傷的痕跡猶在,血淋淋的傷口,在一點一點滲透出血珠來,得趕緊把他弄到船上去,只有香草有辦法來幫助小明,

小明恐懼極了,一對瞳孔閃爍無比驚懼的目光,他虛弱的告訴師父,這些藤蔓就像吸血的螞蝗,攀附在他裸露的胳膊上時,它們的根部好像有吸盤,穩穩吸住他的毛孔,從毛孔中吸食他的血液那般,並且他還看見最爲恐怖的一幕,藤蔓在攀附上身體,吸食到他的血液時,細小的藤蔓迅速變得粗大,甚至於可以看見藤蔓在吸血時,血液在藤蔓透明的莖稈裏流動,

去,要不要別這麼恐怖,聽小明這麼一說,鍾奎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細想之下,真的是後怕不已,要是他晚來幾分鐘,小明的命就休矣, 捉鬼的他,也被眼前看見的和小明所說的,驚得冒出一身的冷汗,

鍾奎在救出小明,暗自慶幸之餘,怎麼也沒有想到,還有一件更可怕的事實在等待他,

香草和徐倩不見了,

誌慶第一次感到無助和恐慌,他在告訴鍾奎時,看見他就像遭到電擊一般渾身一顫投以一抹難以置信的目光,臉色變得相當難看,啞着嗓音道:“怎麼可能,你到處找了嗎,”

誌慶理解對方此刻的心情,發生的這一切不光是鍾奎不相信,就在幾分鐘前,他自己也不相信,兩個活生生的人,特麼的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的,

ωwш ▪TTκan ▪¢ ○

“我四處找了,就連船舷附近的水域我也挨個的摸了一遍……”看着對方溼漉漉的褲腿,沮喪的神態,鍾奎信了,

他的心在下沉,看來他們這次無人荒島之行還是太過於草率,那位百歲老人講述的故事,有幾分真幾分假,現在還不得而知,目前的情況來得太突然,小明看見的湖面小黑點是什麼,香草和徐倩去了哪裏,藤蔓是什麼東西, 049 交替

腳下是凌亂的跑動聲前面的身影時而隱沒在暗黑的樹影下時而故意暴露在徐倩的視線中

“妹妹徐睿”完全失去判斷力的徐倩混淆在說陷入的幻覺中在她的眼前出現了大片樹林樹林後面有一棟房屋

徐睿會不會跑進房屋裏在很小的時候徐倩就喜歡和妹妹一起玩捉迷藏的遊戲那些零碎的記憶片段一直被她故意深埋在心底如今看見徐睿記憶片段再次冒出來倏然有一種很想抓住它的感覺這是她一生中唯一的歡樂

‘蹭蹭’跑越樹林佇立在屋子前四周安靜極了沒有風沒有其他生物發出的聲音更沒有白晝應該具備的光線

置身在這種灰色的環境中完全就像在噩夢中的那種感覺莫名的害怕恐懼卻無法擺脫在這靜寂的氛圍中那些酷似靜態物體的植物房舍好像隱伏着一種可怕的暗黑

徐倩一步一步向前移動她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來回抨擊胸膛雙腿在打顫她渾身的神經細胞處在高度緊張中

極力壓制由於太過恐懼發出的粗重呼吸聲捂住口鼻慢慢慢慢走到窗口前好奇、恐懼交織爲了探求真相她踮起腳窺看窗戶裏面到底有什麼裏面好像有說話聲

一股難聞的氣味隨着她探看到窗口時徐徐飄了出來面前是一副貌似很溫馨的畫面

一個女孩在父親的攙扶下好像在吃什麼東西那氣味就是碗裏飄出來的碗裏裝的是什麼看着女孩把一碗奇怪的東西喝光父親好像很滿意的樣子嘴角勾起一抹古怪的笑意就拿起那隻空碗走了出去

在這種詭異的氛圍中可以看同類那是多麼幸運的事情香草不見了鍾奎他們不知去向要是可以和屋裏的小女孩說幾句話問清楚這裏是什麼地方那就可以找到出去的路線

想法配合行動徐倩義無反顧提起腳就往屋裏走去無論此刻她的思維是怎麼地混淆可是有一點她還是感觸得到的那就是這裏的每一立方米空間中好像都很不尋常

走進屋裏右邊是女孩呆的臥室左邊是兩扇門一扇小門一扇大門那位父親剛纔就進入一扇小門小門應該是廚房在進入屋裏之後那股難聞的氣味越濃

就那麼隨意的瞥看了一眼噁心感涌出來徐倩想吐……

她看見地上擺放着一條酷似狗的屍體那個父親的男人在用刀子切割開死狗的皮毛就那麼切一塊血淋淋的肉送進口裏咀嚼着……

渾身就像被一種超自然的力量禁錮住一般徐倩不能自控意識和行動她就那麼驚恐的目睹那個父親一樣的男人在大力咀嚼狗肉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他的嘴角流淌着污血白森森的牙齒和血污的狗肉形成鮮明的對比

他就那麼旁若無人般一口一口吞嚥下切割下來的狗肉……

嘔意陣陣這個人一定是瘋子想到他是瘋子她腦海立馬冒出小女孩來小女孩不能跟瘋子呆在一起她得想法救出小女孩

就在這時吃狗肉的男人好像察覺門口站着一個窺視他的女人

切割狗肉的砍刀在男人驚訝的注視下失手‘哐當’掉在地上清脆的響聲驚得徐倩渾身一震她驀然掙脫蠱惑的力量和那個瘋子男人同時起步跑

男人是衝她來的眼裏露出兇光以極快的速度對着她奔來……

徐倩是衝女孩去的她要在第一時間拉出女孩逃跑遠離這個瘋子

衝進女孩的臥室二話不說拉住女孩……可是卻已經晚了一步

那個父親似的男人堵住在門口臉上掛着猙獰的笑意手上舉起那把看似厚重卻鋒利無比的砍刀一步步逼向徐倩走來

女孩的手好冰女孩很淡定的樣子貌似對徐倩的做法無動於衷

對方在逼近她只能後退再後退

虎視眈眈的逼視砍刀猙獰的閃爍寒光徐倩害怕極了後退是唯一的辦法可要是抵住牆壁不能退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女孩木然的被她拉住手她退一步女孩也退一步持刀男人沒有表情就那麼木木的逼過來他的眸光很恐怖好像徐倩就是他刀下待宰的羔羊一般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不知道踩在什麼地方腳下突然一空整個人一下子就失去重心不能停滯下來身子就像一片飄零的樹葉更像一顆不能自禁的石頭不停的往下墜

也不知道下墜了多久徐倩只覺得砰然一聲巨響貌似着地的感覺渾身卻感覺不到疼痛手指觸摸身下的溼漉漉有點黏糊糊的

視線許久才能適應剛剛跌入的暗黑環境中在手指的感觸下她摸索到的應該是青苔是青苔是厚實的青苔纔會讓她在墜下地時沒有摔傷思維短暫的紊亂之後就是恢復階段想起剛纔拉住的女孩這次努力鼓起眼睛四處尋找

女孩捲縮在另一個角落一動也不動……徐倩心裏微微一顫疑心是不是剛纔掉下來時女孩做了墊揹她才沒有受傷

想到以她的重量壓住一個幾歲小女孩她……越想越可怕原本是想救她出來的結果反而害了她慢慢靠近女孩視線散亂迷惘看着周圍的環境這裏好像一個地下隧道隱隱有光線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滲透進來

粗重的喘息聲蹭蹭在地上爬動的聲音徐倩渾身無力伸出手試圖想勾住女孩的衣服

女孩好像在動至少看見她的胳膊在動她沒有死徐倩一陣欣慰的苦笑一下抱起女孩的頭女孩睜開眼睛的一剎

黑色瞳仁觸目驚心的黑色這是什麼眼睛正常人的眼睛怎麼可能是這樣的徐倩渾身一顫絲絲寒意沁進腦海

神經質般想丟開女孩的徐倩卻驚訝的發現女孩就像她的一個肢體緊緊的黏住在腹部“你是什麼東西來的”

女孩緩緩擡起頭凌亂的髮絲下露出一張慘白的面孔充血的眼眶滿眼的黑色酷似無底深淵的暗黑帶着邪惡木木的盯着她…… 050 燃燒女孩

→香草四處找尋徐倩不見茫然無措的在這片看似迷宮般環境裏穿梭詭異的氛圍每走一步都汲汲皇皇回頭看總是覺得四周潛伏着危險和暗黑有什麼東西在遠處窺視着她觀察着她的一舉一動

空蕩蕩渺無人跡的空間一個人孤寂無奈的身影讓香草有一種想哭的衝動她們這是怎麼回事這裏是什麼地方爲什麼就不見了徐倩姐還有鍾奎哥他們

一陣胡亂漫無目的慌慌張張的瞎跑最終停住已經沒有力氣再跑的腿視線茫然掃視希望看見有生命力在移動的生物哪怕是一隻鳥兒或者是一隻在地上爬動的昆蟲也好

靜態無風恍如夢境中的她沮喪得一塌糊塗簡直有世界末日來臨之感 張皇失措四下環顧她突然低下頭啜泣起來一向堅強的她此刻無助得像個孩童

灰濛濛觸手可及似的高空還在飄着細沫般的粉塵擡起手攤開手掌想要接住像紙片那般的粉塵粉塵果然跌落進溫熱的手掌心卻像雪一樣瞬間在她的眼皮下化爲灰燼眨眼不見連一點點殘渣也沒有留下這是什麼東西

擡頭看向許許多多的粉塵只是那麼稍微擡一下頭一雙清澈無雜質的大眼睛倦怠懶懶的垂着她也只是那麼小小的安靜了一下忽然擡起頭抓狂的神態對着空寂的空間大聲喊道:“哥……你們在那”悲愴的哭聲久久迴應在空間裏

喊聲沒有喊來鍾奎卻喊出那個神祕的素衣女人她的再次出現似乎沒有什麼大的變動依舊孤寂一般佇立在不遠處一顆大樹下手裏還是一成不變捧着一部奇怪的書

女人好似沒有看見香草的存在詭異的姿態低垂的眼簾那一抹無法看真實的面龐給人毛骨悚然之感

香草緊張的抑制住恐懼一步步走過去……

女人猛不丁擡起頭她看見了一雙最不願意看見只有死亡的幽靈纔會有的慘白的面龐上一對黑色沒有眼珠子的眼眶尤爲突出這一束詭黑色的眸子深深注視着她具備一定邪惡就像劍芒刺進她都胸口胸口劇烈的疼痛起來疼得她直不起腰……撲通跪倒在地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快要死了絕望禿廢慢慢侵進思維在毀滅她的生存意志

啪是女人那本書掉在香草的腳下半跪在地吃力的撐住身子慢吞吞擡起頭女人面無表情的直視着她忽然無聲砰然一炸女人就像一縷沒有實體的煙霧般

在香草的視線裏一點點分離開逐漸消失掉女人詭異的消失空間裏沒有留下她一絲來過的痕跡唯一可以證明女人來過的就是地上遺留下一部書

捂住還有些微微灼痛的胸口拾起那部書來奇怪的事情就在這時發生了書拾起來胸口的疼痛頓然消失整個人完好如初根本就感覺不到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存在

香草看不懂書上記載的是什麼反正密密麻麻的字體讓她眼花繚亂沒有用拿來幹嘛想法剛剛冒出腦海她的胸口驀然就像被利器砸中一般沉悶的痛楚再次襲來 霸愛:惡魔總裁的天真老婆 前妻,求你別改嫁 日日與君好 一遇葉少誤終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