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她故意將你往那些金鋪帶,你會想到要買金鐲子給她麼?

這種手段,也只能用來糊弄糊弄你,換任何人怕都不會上當好吧!

用腳指頭都能猜到是怎麼回事的魏明無語無比,但現在東西都送了,再說這些也沒什麼意義。

因而魏明就只能繼續祈禱二人最後真的能成,同時繼續不動聲色的打聽二人到底聊了些什麼,想要從中窺察出些蛛絲馬跡來。


“也沒說什麼,她就問了我一些直播啊之類的事情!”魏貴方道。

沒得到更多消息的魏明便也只能罷手。

接下來的兩天,都是魏貴方出去送海鮮,順道去找於冬梅,魏明自己則一直留在島上做直播,順道照看靈果。

隨着靈果的日益成熟,香氣便愈發濃烈,不時便能看到有海鳥之類的下來糟蹋靈果。

對於島上可能對靈果構成威脅的如松樹,老鼠之類的小動物,魏明還能利用靈孕山水訣讓它們不可輕舉妄動,但對這些海鳥,魏明就真是半點辦法都沒……

要這些海鳥僅僅是吃上幾顆倒也罷了,問題的關鍵在於這些傢伙吃東邊啄幾下,西邊吃兩嘴……

兩天下來吃沒吃多少,糟蹋倒是被糟蹋了好幾十顆靈果。

“幾百萬的東西啊!”

看着這些被啄的坑坑窪窪的靈果,魏明是欲哭無淚,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就是讓老黃去靈果樹下看着。

這一招一開始還有用,但沒過一天那些海鳥似乎就已經意識到老黃拿他們沒辦法了……

一個個的在枝頭肆無忌憚的啄食靈果不說,還經常衝着老黃進行俯衝挑釁,直將老黃給氣的經常滿海島的汪汪叫,估計晚上做夢都能夢到這些可惡的海鳥。

連老黃都不管用的話,魏明就徹底沒招了,只能慶幸千島村總算遠離大陸,能過來搗亂的海鳥終歸不多了!

因爲於冬梅的緣故,這兩天魏貴方都是早出晚歸。

幾乎每天晚上回來,都會臊眉耷眼的跟魏明要錢……

雖然知道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但魏明並未立即點破,而是該給的給,心裏頭打算先跟於冬梅聊聊再說,聽聽對方說什麼之後再說。

一眨眼時間便過去了三天,到了拍賣開始的日子。

一大早,魏明便讓魏貴方留在島上,而他自己則上岸送貨,準備先去拍賣場看看拍賣的情況之後,回頭再找於冬梅聊聊。

“那你路上小心點兒啊!”

送魏明出海之後,魏貴方第一時間便撥通了於冬梅的電話,表示今天自己要守島,不能去見她了……

上岸之後,因爲距離拍賣還有時間,魏明便提溜着幾隻螃蟹去找江琪若。

“幾天都不見人影,我還以爲你都把我給忘了呢!”

看到魏明,江琪若板着臉道:“以前不搭理你的時候吧,你一天巴巴的,現而今眼瞅着要到手了,就開始不懂得珍惜了是吧?”

“上次不都說了最近忙麼!”

一想到那些可惡的海鳥就頭大的魏明只能討饒,摟着江琪若表示等自己忙過這陣,一定好好陪她之類。

“這在辦公室呢,趕緊放開!”

紅着臉掙脫了魏明魔抓的江琪若哼哼道:“你最好是真的忙,而不是又勾搭上了什麼女人想對本姑娘始亂終棄——醜話我可說頭裏,本姑娘要麼不喜歡上什麼男人,可要是喜歡上了,那就沒有分手,只有喪偶,明白沒?”

“……”

多少都有點花花腸子的魏明頓時無語,乾笑道:“偶爾的逢場作戲,總是可以諒解的吧?”

“逢場作戲……”

江琪若似笑非笑道:“那你試試看嘛!”

“開玩笑開玩笑,我可不是那麼隨便的男人!”

魏明忙賭咒發誓,出來之後一臉冷汗,都感覺有點兒小後悔了!

瞅瞅時間,眼見要到拍賣開始的時候,魏明便趕緊駕駛着小麪包趕往拍賣場。

“你怎麼來了?”

清楚了魏明來意的楊正剛悻悻道:“那一千萬的訂金你都還沒湊夠呢,居然還來參加拍賣?”

老子那些靈果要是賣的好,價值可過億!

只要順順利利的都賣出去了,別說是區區一千萬的訂金,便是買下玉石所需的三千萬,哥那也是眼皮子都不帶眨的都掏出來了好吧?

心裏狠狠鄙視了楊正剛這個狗眼看人低的傢伙一番,魏明又花了十幾萬要了個拍賣場的包廂的號牌,從後門進入了包廂之內。


拍賣場的包廂位置,能夠俯瞰全場,但場內的人卻看不出包廂內的情況。

場內參與拍賣之人,明顯比魏明之前濫竽充數之時參拍的人多了不少。

“要多出來的人,都是爲我那靈果而來的,那就爽了!”

這般安慰自己一番之後,魏明便是樂的合不攏嘴。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所想的還真就是事實——比如此刻身在會場之內,因爲用了障眼法他沒認出來的老熟人秦冰,還有和他一樣躲在另外一個包廂內的秦鬆秦雨,的確都是爲了他的靈果而來! “快看,她在那邊!”

巡視全場,秦雨很快便指向一個角落道:“居然還戴了易容面具,要不是見天的看着她,我還差點沒認出來!”

“爺爺居然還有臉說自己不偏心,當真是什麼好東西都給了她了!”

想到當初家族爲了那易容面具而付出的代價,秦鬆便忍不住又是一陣悻悻,然後才道:“我爸這邊給了我一千二百萬,你呢?二伯給了你多少錢?”

“只給了我六百萬!”

眼見自己手上能動用的錢居然只有秦鬆的一半,秦雨便有點泄氣,轉而卻又笑道:“好在那些水果的底價只有二十萬,相信即便真是靈果,咱們無論誰手中的錢,都也足夠將之從她手裏給搶過來了!”

“不錯!”

秦鬆在點頭的同時又恨恨道:“別說要真是靈果咱們會花多少錢,就說能將她看中的東西搶到手,那無論花多少錢,我都覺得值!”

“我也是這麼想的!”秦雨道。

這些秦雨自然是不知道的,只是有些興奮的盯着拍臺,激動的等待着拍賣的開始。

包廂內的魏明也是如此。

因爲私拍參與的人不多的緣故,拍賣到了預定的時間之後,立即就開始了。

拍賣的過程,也和之前魏明參加之時的沒有太大的分別,依舊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進行墊場,大多都沒人舉牌,或者是隻要有人舉牌,就是一口價成交……

因爲靈玉的緣故,魏明這次倒是明顯的對拍品上了不少心,每件東西都細細感應,想要發現點什麼自己能用上的東西。

但很明顯的,他失望了。

很快,拍賣的物品就已經過半,輪到了他的靈果登場。

“下面的拍品,是五盒水果!”

隨着拍賣師的介紹,幾盒包裝精美的水果被推到了臺上。

隨着絨布的打開,包裝盒裏的燈光也開始亮起,幾樣水果也都在盒子中顯露出了真容。

“我去,這不就是普通的梨子龍眼什麼的麼?”

“這居然都敢標價二十萬一盒……”

看到這些水果,即便自己等人所拍的東西大多也都是一些在別人眼中看來根本毫無價值的東西,場中依舊有不少人忍不住的吐槽出聲!

只是這些人不知道的是,在看到這些水果的第一時間,秦冰秦雨秦鬆三人的心,立即就咚咚的劇烈跳動起來!

因爲那些包裝盒上開着用來透氣的小孔的緣故,所以三人幾乎在第一時間,都從那小孔中溢散出的氣息之中確定了眼前的這些水果,正是在當下這末法時代中,修行界中可遇而不可求的靈果!

“二十萬第一次,有沒有人出價?”

拍賣師在向着場內宣叫,等候了一陣之後又道:“二十萬第二次,有沒有人出價?”

眼見根本沒人應答,知道暗網拍賣規矩的不少人開始怪笑,心說也不知道是哪個傻蛋居然將普通水果弄來拍賣,而且還定了二十萬這麼高的底價——這下這傢伙怕是要虧的底褲都掉了!

聽着這些聲音,不說想到島上那麼多的靈果成熟在即,要賣不出去自己的損失那可是以億計……

也不說想要購買古玉,自己也都指着這筆錢!

就說今兒爲了這包廂,自己就花了十幾萬……

魏明急的是額頭上忍不住的直冒虛汗,心說今兒明明來了這多人,別是居然連一個識貨的人都沒有吧?

在魏明焦急的同時,秦鬆秦雨也在焦急的等待,並不時的看向秦冰,心說這丫頭,明明是衝着這靈果而來,卻直到現在都沒舉牌……

“這死丫頭到底在搞什麼?難道是這靈果有什麼問題不成?”

雖然手裏大把錢,可因爲修爲,福緣的差距,二人根本不確定這些靈果到底對自己有沒有用,因而雖然焦急,卻也都下定決心,那就是隻要秦冰不出手,他們就絕不出手!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

秦冰臉上也在逐漸綻放笑容。

在她看來,直到這會兒都沒有人舉牌,那就說明今日懂行的就只有自己一個!

在沒有競爭者的情況下,便能一底價拿下這些靈果!


想到在當下,幾乎不可能有什麼靈果出現在市面上,就算有,那也絕對是幾百萬往上!

而現在,自己只要花上百萬,便能拿下五盒……

光是想想,秦冰就樂開了花,並在拍賣師就要敲錘流拍之時嬌聲道:“這些水果,我都要了!”

“我去,這還真賣出去了啊……”

“麻蛋,下次老子也搞點水果,弄個漂亮包裝上去拍賣,說不準就能忽悠到幾個傻子!”

之前看笑話的人等悻悻不已,拍賣師則興奮的準備讓上下一件拍品——畢竟在他看來,這些水果能拍出去,那就已經是撞了大運,幾乎不可能有什麼人再加價了!

秦冰也是做如此想。

誰知道就在這時,秦鬆秦雨開口了——二十五萬!

該死的!

一聽到有人開始出價,秦冰知道自己想以最低價拿下這些靈果的企圖是泡湯了,咬牙加價道:“五十萬!”

“我去……”


聽到這個價格,之前那些看笑話的人看向秦冰的眼神簡直像是看着一瘋子,心說這些普通水果,你居然也能出價到五十萬一盒?

這特麼怕是家裏的錢多的沒地方花了吧?

但更讓他們吃驚的一幕出現了,因爲在下一秒,其中一個包廂內便喊出了一個百萬的高價!

“想以高價將我們嚇跑?”

秦鬆秦雨在加價之後冷笑連連,心說跟咱們比錢多,你做夢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